照片中的灵魂·相框里的爱

BY:紫藤泪

我要结婚了!
再过三个月,我就要和这个叫做仁子的人类女子共度一生。可是,我知道自己其实不适合和人类女子结婚,因为我不知道在若干年后该如何向她解释自己青春不老的原因……
和仁子结识是在一年前,她是妈妈手帕交的女儿,长的很清秀,脾气温和,很聪明,而且对长辈极其孝顺。妈妈就曾不止一次的在我面前称赞仁子是个多好多好的女孩,同时抱怨我这把年纪都还不成家……妈妈的用意很明显,想把我和这个叫仁子的女孩送作堆,可是亲爱的妈妈却不知道,她几乎完美的儿子是只千年妖狐,是不能和普通人类结婚的。但是,我又不能跟她说,我不能告诉她,这二十多年来她一直生活在欺骗和谎言之中,那样太残忍了……所以,我只有保持沉默,认命的接受安排,和仁子交往……
转眼就过了一年了。最近我从妈妈的言行举止中察觉到我的“劫数”就要来了,果然没几天妈妈就对我说希望我结婚了,而且日子都选好了,就在三个月后的春天……我不禁叹了口气,也许只有成全妈妈的心愿,才是我唯一报答她的方式吧!……(我要多准备一些梦幻花粉应急了!)
自从婚期定了后,我就总有恍如隔世的感觉,然后常常发呆,回想起了以前很多的事:妖狐时期的丰功伟绩、和飞影力战八手、灵界盗宝、和幽助等人大败四圣兽、暗黑武术大会的经历、大战仙水、魔界统一战、解救小阎王、共退冥界耶云等,回忆里出现了很多人,曾经的旧友,现在的伙伴,甚至还有死去多时的黑夜鸟……是所谓的婚前症候群吗?还是在与以前的我告别?从今往后,妖狐藏马是不是应该消失,让南野秀一取而代之呢?……
仁子也开始频繁的出入我家,我带她去我的房间,用点心招待她。每每见她赞声“真好吃”之后心满意足的表情,总让我想起曾经有另一个人也常用相同的表情、相同的语气说“藏马做的东西最好吃了”。我也给她看我以前的相片,给她介绍我的朋友们。她最喜欢看的是我高中时期的照片,也是我的照片最多的时期,理由很简单,因为幽助爱玩,不管有空没空他都能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拉你出去疯,所以拍了很多的照片,那时侯和伙伴们在一起是我最开心的时候。现在大伙已经很久没有在一起了,毕竟年纪长了,会滋生很多的道义和责任,就好比我……
仁子目光停驻最久的还是那张我放在床头相框里的照片。
“这个人是……?”她曾问我。
“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是这么告诉她的。
那是一张我和飞影的合照,也是唯一的一张。
飞影是个孤傲的人,可想而知,他是根本不屑与我们“同流合污”去照什么照片的。每次要照相的时候,他都躲的远远的,(我估计他是不上相,呵呵)只有在照集体照时才会心不甘情不愿的露一下脸,说来他还真麻烦,每次都要雪莱眼泪汪汪的拜托他,或者是劳烦我的食妖植物往他身后站一站,他才肯乖乖就范(这样想来他好象也蛮可怜的)。因此,飞影的照片不多,但,有他的照片没有一张不是臭着张脸的,仿佛谁欠他几百万似的。而这张照片却不一样……
我记得那是两年前飞影和雪莱过生日时照的。那天,大家在幻海寺为他们庆生。因为这是飞影和雪莱相认后的第一个生日,所以大家都很慎重,我也特意做了个大蛋糕,想到飞影喜欢吃甜食,就在上头浇了厚厚一层巧克力。也许是太大了,九个人都没有把它吃完,后来不记得是谁带的头,(估计是爱玩的幽助)大家便开始了蛋糕大战!我也挖了一大陀奶油,习惯性的朝身边的飞影脸上抹去(因为我最常整的人就是他了),飞影一时呆楞没有躲开,顿时脸上多了厚厚的一层,他瞪着我,一字一顿的说,“寿星不是有赦免权吗?!”“这里没有这种东西!”我很坚定的告诉他,然后我就发现飞影脸上的奶油和他的眼白一样白,不由得“噗嗤”一声笑开了……飞影不甘受我欺负,顺手操起我盘子里的蛋糕往我脑袋上扣(我总算知道没吃完的后果了),结果,雪白的奶油顺着我绯红的发丝滑落到我衣服上,把我一套崭新的校服搞的斑斑点点,惨不忍睹,头顶上还挂着巧克力的碎片……我想那时侯我的样子一定是蠢透了,因为我从未见飞影笑的那么夸张过,他一边笑还一边捶地板,以至于所有的人都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我们,然后,一分钟后,所有的人开始向我们攻击,新一轮的混战又开始了……
那次是我生平最狼狈的一次,当然飞影也是,试问成为众人“蛋糕靶”的两人,能好到哪去呢?后来,我和飞影各自去梳洗清理,当我回到大厅是发现飞影已经坐在那儿了,速度快的人果然不一样!然后我看到他的头发在滴水,叹了口气,取来毛巾搭在他脑袋上,为他揉干头发,虽然他是火妖,但没有理由说火妖不会着凉感冒啊,真是个不知道照顾自己的家伙!而飞影也反常的没有反抗,而是给了我一个微笑,习惯性的,我也回了一个微笑……正在那时,闪光灯亮了,我转头,赫然发现雪莱举着相机,将这画面收了进去……后来,雪莱告诉我,那是她第一次看到笑的那么温柔的哥哥!于是,这张照片被我进水楼台要了来,从此就摆放在床头,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在那么多的照片中选这张与我朝夕相对,也许是想感受雪莱口中飞影那不可多得的温柔吧!我同样不知道为什么仁子会那么留意那张照片,不知道为什么她总用奇怪的眼神凝视那张照片?她的眼神中总有一些我不明白的渴望和悲伤……原来,这世界上还有我妖狐藏马不知道的东西!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已到了春天,我的婚期也在渐渐逼近,这个认知让我有点坐立不安。在过去的两个月里,我和仁子交流的不多,很少见面,就算见了面也是简单的日常问候,连聊天都不曾有过。我觉得她好象有什么心事,最近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
终于,这一天,仁子她再次拜访,我请她到房里坐,照例端上点心……
“不用忙了,秀一,我有话跟你说。”她谢绝我的好意。
“什么话?”我有预感,所有的事都会在今天水落石出。
“你真的要和我结婚吗?”她睁着迷蒙的眼问。
我一愣,“怎么这么问?”
“或许我该这样问你,你爱我吗?”她换了询问方式。
我无言以答。娶她是报恩的一种方式,无关乎感情,这一点我非常清楚,但是,我能据实以告吗?
她叹了口气,“你不爱我吧!”
我继续沉默。斟酌用什么样的话语才能减少对她的伤害。
“你不爱我,为什么要跟我结婚呢?没有感情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
这个道理我当然知道,可是……,“我会试着去爱你的!”
“不,你不会爱我的。”她摇头,“因为你的爱早已给了别人!”
我失笑,“我没有!”她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
“如果你没有,为什么交往那么久了,你都没有吻过我呢?”
难道她是因为这个才反常吗?吻,我总觉得只有真心相爱的人之间才能进行的亲密动作!吻,不仅是唇与唇的相触,也是对感情的一种诠释,更是代表了一种承诺!那么,她是在向我索取承诺吗?我走到她面前,轻轻托起她的下巴,将自己的唇印在了她的唇上……然后,我尝到了咸味,惊讶的退开,才发现她已经泪流满面……
“你……”她不是希望我这样做吗?为什么要哭呢?
“你的唇是冰冷的!”她说,“这个吻,根本没有任何感情!”
我看着她,第一次感到词穷。
她抹掉眼泪,伸手拿起我床头相框,“这个人是谁?”
“是朋友。你以前问过的。”
“只是朋友吗?”
“是的。”我的声音很坚决,心底却因为她的询问而产生一丝动摇。
“你们站在一起好和谐,黑色与红色是世界上最般配颜色!”她开始自言自语,“你们的动作好亲密,但又是那么的天经地义!你们的表情是那么的温馨快乐,秀一虽然平时也在笑,但你的笑容总带着距离,印不到眼底,进不了心里,不像这里的……”她抚摸着照片,“发自心底的笑容是那么纯净,那么美,我从没见过的美!你们望着彼此的眼神是那么温柔,充满了感情,至少,秀一从未用这种眼神看过我!还有,你有没有注意到?”她转头看我,“照片中两人的瞳孔中都印着对方的身影,那时侯的你们彼此眼中就只有对方吧!”
我觉得应该说些什么,“那也许是个巧合,这照片是抓拍的!”
“秀一是个谨慎的人吧,普通情况下不会失态才对。”
没错,也只有在忘情的时候……
“更何况,不经意间流露的感情才是最真实的!更甚者,你们已经习惯这种相处模式,习惯了这种感情表达,却不明白这究竟代表了什么!有时候,人的习惯是很可怕的,它会让你失去……”
“你的意思是我爱的人是他了?”我喃喃道。“可,他是男的。”
“爱是没有任何界限的!”她说,“因为他和你同性,所以你在逃避吗?”
“我没有逃避!”
“那就承认吧,你爱他!”
“我不……”我不爱他这几个字是那么难以吐出,我真的不爱他吗?仁子的话在我心理激起千层浪,我真的在逃避吗?不由得想起那天……
“藏马,你不回魔界吗?”飞影问我。
“现在天下太平,我想住在人间界!”我笑着回答。
“我要回去了!”
“一路顺风啊!”我摇摇手。
“你,你不留我吗?”有点扭捏。
“飞影不是不喜欢住在人间界吗?”我惊讶的问。
“如果和你住的话……”小声的说。
“什么?”假装没听见。
“藏马”飞影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其实我一直对你……”
“飞影”我笑着打断他,“回去吧!”
“什么?”他瞪着我。
“人间界不适合你,还是魔界能让你自由自在”
“自由……也不是很重要的……”
“早点回去吧,要不然,躯又要砍人了!”
“你就那么希望我回去吗?”有点受伤了。
心中泛起一种奇怪的感觉,但我选择忽略,“你可以常来玩嘛。到时候我把我女朋友介绍给你认识哦!”
飞影的脸白了一下。
我发现我真的很残忍,“飞影的年纪也不小了,说不定这次回去躯就给你说媒了哦……”
“够了!”他喝断我的话。
“怎么了?”而且我也很会装傻。
“我明白了,我这就回去。”他转身就走。
“等等”我拉着他,“飞影,你记着,人间界的生活方式和魔界是不同的!”放手后,飞影就消失在我的视觉范围内。并且,这一年多,再也没有踏足过我的窗台!
我承认那时我是故意的!飞影想说什么,我想我是知道的,毕竟我也活了几千年了,只是狐狸敏感的天性告诉我,我不能让他说出莫名其妙的话,甚至不能让他在人间界待下去了,否则……所以,我直觉的去否认,因为我从不做没把握的事,于是,我留给飞影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人间界的生活方式和魔界是不同的!”我想他是明白的,所以不再来人间界,至少不再来找我!这就是逃避吗?
或许,我真的是在逃避也说不定!
仁子盯着我,“去找他吧!”
“什么?”我很惊讶她会说这种话。
“去找你真正的爱,去把握属于你自己的幸福!”她坚定的说。
“你……”为什么……
“我不想要个心中没我的丈夫,所以,我们不会有婚礼了!”难得的心平气和。
“仁子……”
“不用感谢我啦,这也是为我自己好!”她耸耸肩。
“谢谢……”我已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谢我什么呢?”显露出少见的调皮,“是谢我让你认清了自己的真心,还是谢我主动退出啊?”
“呃,都有吧!”
“呵呵……秀一,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和我结婚,但我还是很高兴认识你!你要幸福哦!”她起身,准备离去,我送她到门口,她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是,“你要记住,幸福是属于自己的、唯一可以自私的东西,无论有什么理由,幸福都不能拿来做筹码!”
看着门渐渐关上,“仁子,你也要幸福!”我喊了一句。最后印入眼帘的是她带泪的笑颜。我还是伤害了她,我果然是只残忍的狐狸!
……
仁子走后,我想了很多,想起了以前的种种经历。每当我受到伤害的时候,飞影总是很担心,尽管他不擅长表达;每次他受伤的时候,总是跑来找我治疗;开他玩笑的时候,就算再生气都不会和我动手,这点和对幽助、桑原的态度绝对不一样;涉及到他和躯的玩笑,他总是极力撇请,就算争个面红耳赤也在所不惜;不管什么时候,都只有我和雪莱能让他听话……我想,飞影他是真的喜欢我吧!
那么我呢?我对飞影是什么感觉呢?他的每道伤口,我都尽心为他医治;不时的担心他在魔界的生活起居;常常心痛他被躯在肚子上开洞;每天都准备双份的甜点,因为他喜欢;总是习惯性的往树上瞅,看看有没有熟悉的影子;保持了不关窗的习惯,因为有人习惯从那出入……即使是在这无人拜访的一年中,窗户依旧没关;冰箱里甜点常在;房间里伤药常备;偶尔有什么影子滑过,也要去看看是不是有人来了……(我怎么感觉我付出的比较多呢?!)也许,正如仁子所说,一切都是习惯作祟。我真的已经习惯了,习惯到友情变质了都没发觉!亏我还是自诩聪明的狐狸,这么简单的道理都看不透,还要一个人类女子来点拨,真是有辱妖狐之名啊!仁子,果然心思细腻,聪明过人!我已经明白了我的心,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魔界:
我利用魔界的“粘人精”(能记忆妖怪妖气的魔界植物)的草种,不费吹灰之力的找到了飞影,他还是老样子,一身黑的靠坐在大树旁,像只大蟑螂趴在那边……我切断了“气”慢慢接近他……
“藏马,我告诉过你很多次了,不要随便切断‘气’靠近我!”飞影突然开口。
我吓了一跳,“你怎么知道是我?”
“哼!除了你,谁敢这么无聊!”他转身对我冷笑。
想想也是哦。
“再说”他又开口,“你身上的花香浓的熏的死蚂蚁,只有死人才不知道是你!”
这家伙今天怎么了,火气那么大?吃错药了?!我走过去,挨着他坐下……
“别靠那么近,想臭死我啊!”
“喂,你刚刚才说是香,怎么这会儿又变臭了?!”我不甘示弱,“再说,能熏死蚂蚁,不一定就能熏死蟑螂啊!”
飞影狠狠瞪着我,“你来干吗?”
“想你了,所以来看看。”我在考虑要不要对他说实话,还是不要了,免得被他笑死!
“有什么好看的!”飞影好像火气更大了,“要看,看你老婆去!”
“老婆?”他是指仁子吗?我歪头想着。
“不准想她!!!”飞影火大的对我吼。
“呃?”难道他……,“你在吃醋吗?”
“谁在吃醋?!”坚决不承认的飞影涨红了脸。
“呵呵……飞影好可爱哦!”忍不住将他搂在怀里,虽然已是初春,但天还蛮凉的,抱着火妖真舒服啊!
“喂……”飞影不断的挣扎,“放开啦!”
“哈哈……”我好想仰天长笑,这时的飞影太可爱了,不行,要注意形象,“唔……”
气急的飞影抓住我的头发,用他的唇堵住了我的嘴,我睁大眼睛,眼睁睁的看着这嚣张的火妖不住的啃咬我的唇……
良久,他终于退开,满意的看着我肿胀的双唇,“痛啊,飞影,你真粗鲁!”我忍不住抱怨,“下次,换我咬你!”
“哼”忽然又想到什么似的,“以后不准再去亲别人!”
“恩”等等,“‘再’是什么意思?”我好象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没什么意思,你听错了!”急急否认。
“是吗?”我才不信呢,突然灵光一闪,“飞影,你居然偷窥?!”差点忘了他有邪眼,哼,八成是看到我吻仁子的那一幕了!
“哼”飞影哼的特别大声,“什么叫偷窥?我可是光明正大的看!”
“飞影……”唉,我叹气,算了,他这么做也是在乎我嘛。
“藏马,其实我一直在等你!”飞影突然正色的说,“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我抱住了他。
“以后不会分开了吧?”
“不会了!”我承诺。
听到了我的保证,飞影露出了和相片中一样的温柔表情,果然,这种表情是我专有的啊!心念一动,俯身便吻住了他,这一次换我咬你哦,飞影……
“哎呀,飞影,你别抓我头发好不好?!”
“不是说好是我咬你嘛,你怎么反客为主啊?!”
“可恶啊,我是狐狸,还怕咬不过你吗?!”
……
……
这一次,我的唇是炽热的,我的吻是充满感情的!诚如你所说的,仁子,我会幸福的!
至于要怎么向妈妈解释,那是以后的事了。对不起啊,妈妈,因为无论什么原因,幸福都不能拿来做筹码!
……
PS:
志保利:真是傻儿子!只要是你喜欢的妈妈也会喜欢的啊!啊,对了,藤,那个叫飞影的孩子能生吗?
藤:太太放心!他们家族有遗传双胞胎的基因,所以,保证能生对双胞胎,童叟无欺,如假包换!
藏&飞:!!!!!!!!!!!!!!!!!!!!!!!!(汗死!)
飞:要是我们生不出来怎么办?
藏:操老本行,去偷一个!
藤:!!!!!!!!!!!!!!(汗!) 

〈END〉
后记:藤的前几篇文文都是藏殿爱上飞殿先,搞的藏殿好惨的说,自我反省后觉得把藏殿折磨狠了,怪可怜的!所以,这次换飞殿走马上任,呵呵~~难得整飞殿一次哦,不过好像没有藏殿那么惨嘛,难道是藤无意识中偏袒飞殿?恩~~~值得好好考虑一下哦……有没有发现文中的藏殿和飞殿好宝哦,接个吻都能吵起来,要是到了决定谁OO谁XX的时候,估计要大打出手闹翻天了,哈哈……不过,对于这样的结局,藤自己可是很喜欢的说!呵呵~~~

 

 
     

 

本站东东,未经我允许,请勿随意转载及做商业用途,违者我究的N次方(N∈正整数)
Copyright2003-2005 幽游之巢 All right reserved
站点维护:皎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