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马=雪菜??

BY:皎杰

欢迎来杰的主页:
http://jiaojie888.yeah.net/

(上)

"喂,藏马,你过来一下。"幽助在一旁不怀好意地叫着。
"什么事情?"藏马闻声走了过去,并没有刻意去理会幽助的不怀好意。
"你过来。"幽助又一次说道。
"过来了啊,干什么?有什么事情吗?"藏马说道,并看了看表,"快一点,一会我还要去给妈妈买东西。"
"马上就好。"
幽助话音刚落,藏马只听到"哗"的一声,感到有液体从头上流了下来。
"幽助,你干什么?"藏马说道。
"呵呵,没有干什么,萤子,牡丹,你们快来看啊。"幽助一面笑着,一面叫着萤子和牡丹。"我说是一个摸子印出来的吧,你们还不相信,现在你们自己来看吧。"
"什么一个摸子印出来的?"藏马心想道。
"啊,真的,真的耶,不愧是幽助,你好厉害!"首先是牡丹从藏马的右面跑了出来。
"恩……象是象……但是……幽助,你这样不会造成藏马君的困扰吗?"萤子一面看,一面说着。
"啊?糟了,我没有注意到……"幽助摸着脑袋说道。
"你们在说什么啊。"藏马越来越不明白了。
"你可以自己看的,呵呵。"牡丹一边笑,一边递给藏马一面镜子。
"什么?怎么会这样!"藏马很惊奇自己镜中的摸样。

那……那分明是雪菜啊……

"藏马……我说……"幽助笑着走了过来。
"你还要说什么?你给我弄了什么?"藏马抢在幽助的前面说着。
"呵呵,其实也没有什么啦,只是幽助说把藏马你的头发染成雪菜的颜色,是一模一样的,我和萤子都不相信,所以就叫幽助来试一试。"
"等等,牡丹,我一直在说不行的哦。"
"但是你脸上没有那样写~~"
"牡丹~~~~"
"呵呵"
"好了,两位打住,我现在又没有说要干什么,为什么要忙着推卸责任呢?我只是想问一问,这个染发药水的效力时间是……"藏马脸上露出了笑容。
"恩……这个……"幽助和牡丹马上就明白了藏马又在笑里藏刀,连忙说到,"不知道……因为是最新的产品,所以……"
"所以药效更长对不对?"藏马接得更快。
"不愧是藏马,马上就知道了!"幽助也接得很快,但站在旁边的牡丹耸了一下肩膀,说道,"完蛋了。"
果然不出牡丹所料,整个屋子里留下了藏马的一句……

………………………………ROSE WHIP………………………………

"现在怎么办,回不了家了。"藏马独自一人走在街上,心想,"妈妈拜托买的东西也不能买了……"
"这位小姐。"从藏马的身后出来一个人,拍了一下藏马的肩膀,"你怎么一个人呢?"
"我就猜到了……又是这种老掉牙的招式来骗小姑娘……"藏马心想,"干脆不理他算了。"
藏马转身准备走掉。
"这位小姐,请你等一下,你一个人不寂寞吗?"那人似乎不愿意放藏马走掉。
"我……说……"藏马转过身去,没等他说完,桑原就从那个想要钓MM的人后面冒了出来。
"这位大叔,你想要干什么啊。"桑原露出了一副恶狠狠的表情。
"这个家伙又要耍帅了。"藏马心想。
"不,不想干什么。"那个人见势跑掉了。
桑原见那个人走掉了,转过头来对藏马说道,"雪菜小姐,那个人已经走掉了,你可以不用害怕了。"
"我倒,这个桑原也把我认成雪菜了。"藏马心想。
"雪菜小姐,以后请不要一个人在街上走,这里有很多坏人的,但是……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愿意永远做你的护花使者。"桑原在藏马面前鞠了一个躬。
"倒……真的要倒了……"藏马想到,"你还真以为我是那个不懂世事的雪菜啊,鹅,真不知道雪菜面对他的殷情是怎么想的。"
"雪菜小姐,愿不愿意到我家里去玩玩啊。"桑原笑容满面。
"不用了,我还要去找我的哥哥。"藏马说道,满以为当桑原听了他的声音后,回以为他是藏马,不料……桑原却说道,
"雪菜还没有找到哥哥吗?那么加油了,还有,雪菜你今天感冒了吗?声音听起来和以前有一思的不同。"
"我……再倒……"藏马心想,"这个桑原,真的是见到雪菜那么高兴吗?还有……居然说我的声音像是感冒了的人说出来的,真是的!真不知道这个桑原脑子里装的是什么!干脆,再来骗骗他。"
"那……谢谢桑原君的关心……我就先走了。"藏马学着雪菜的样子给桑原鞠了一个躬。
"不用,折射应该的嘛,雪菜小姐,真的要注意身体了,看,你的声音都变成这样了,这样不好听的。"桑原一脸担忧。
"恩,我会的,再见。"藏马一面挥手道别,一面想,"我再再再倒,我的声音真的那么难听吗?是桑原你没有欣赏水平吧。"


走了一个桑原,迎面又来了飞影……
"雪菜,为什么你会在这里?"飞影很惊奇。
"我这次还要倒了,你这个飞影,竟然连自己的妹妹的藏马我都分不清楚了,亏你还为了雪菜去弄了一个邪眼。"藏马心想。但嘴里去说,"因为在寻找哥哥啊。"
"雪菜……你的声音……怎么成这个样子了?"飞影马上发觉有点不对劲了,"是不是感冒了?但是……为什么我总觉得声音挺耳熟……"
"恩……感冒,是最近感冒的。"藏马嘴里说着,心里可是另一个想法,"你这个飞影,竟然连我的声音都想不起来,刚才的桑原是可以忽略不记的,结果连你也……你仔细想想也知道,雪女是怎么会感冒的嘛,真是的。"
"雪菜,要注意身体啊。"
"飞影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真的是一大新闻啊。"藏马想着……

(未完)

 

(下)(杰敢完全断言,没有人记得上) 




“恩……雪菜……你是不是……”飞影欲言即止。 

“怎么了?”藏马满心欢喜,认为飞影认出来了。 

“你是不是长高了啊。” 

“倒!倒!倒!这个白痴飞影,这样你都看不出来啊,我明明就比雪菜高了很多的啊,你这个家伙,竟然会问‘是不是长高了’,简直是和桑原同样的智商了!”藏马想到。 

(桑原:“啊切,谁在说我?”) 

“恩……也许吧……”藏马支吾着。 

“雪菜,长高了是好事啊,还有,你的感冒真的是很严重了。看吧,声音好难听,都不象女孩子了……”飞影一脸担忧。 

“是……是吗?……”藏马对飞影彻底失望了…… 

“要多注意身体了!”飞影冲藏马挥了挥手,转身变离去了。 



一阵风拂过…… 

藏马感到好冷…… 

为什么就没有人说他不是雪菜呢? 

藏马不明白…… 



最后,回家成了藏马的一大麻烦,因为,藏马可不想让她敬爱的妈妈看到他这样,恐怖ING……但是,不回家妈妈又会担心…… 

最后,藏马还是硬着头皮回家了。 



“秀一?秀一?你怎么了?”志保利见藏马回来后马上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十分担心。 

“没事的……妈妈……” 

“是吗?有什么事情要告诉妈妈。” 

“恩。” 



“现在的问题是晚饭时间怎么办……”藏马独自坐在书桌旁,心里不住地盘算着。这可是比当年黄泉让他统一魔界时的情况还要糟糕。 



可是没有等藏马考虑好,楼下传来了志保利的声音。 



“秀一,时候已经不早了,下来吃饭吧。” 

“恩!”还没有想好对策的藏马只有先勉强答应了。 



“秀一?秀一?怎么了?为什么还没有下来呢?”志保利担心地又叫了一便。 

“恩……我马上就下来。” 



没有办法,在志保利N次的叫声下,藏马只有硬着头皮下去了。 



“天,秀一,你的头发的颜色怎么……”志保利一见到藏马,马上惊讶地叫了起来。 

“这个……妈妈……其实是有很多原因的……”藏马连忙辩解道。 

“不过……秀一,为什么突然想 起来染头发呢?以前的红色头发也不错的。”志保利笑了笑,给藏马递过来一道菜。 

“染……染发?……”藏马愣住了。 

“但是……秀一……你把头发染成这样……有一点象女孩子了……”志保利又一次笑了…… 

“可是……妈妈……” 

“没有关系的,妈妈不会因为你染发而怪罪你的,因为,这是秀一你的自由啊,再说,学校里也没有说不能染发的。”(555555,为什么杰的老妈就不会有这么开放呢??哭S……)志保利摸了摸藏马冰蓝色的秀发。 

“!·#¥%……—*—……%¥#·!%……—”藏马无话可说。 



第二天,头发的药力退了…… 

可是…… 

萤子在上学路中…… 

发现了被玫瑰萦绕的幽助…… 



“幽助?怎么?你也和藏马一样?喜欢用植物做战了?”萤子凑上去笑着说。 

“切!为什么你和牡丹没有事!就我有事!看我一会去找那只狐狸算帐!”幽助忿忿地说道。 

“哦?幽助又要去找藏马君要玫瑰花了?幽助……” 

“萤子……你……” 

“呵呵,幽助是花痴!” 

“萤子!你给我站住!” 



话说现在的牡丹。 

“555,到底是谁那么没有良心嘛……在人家的床上到处弄的都是玫瑰的刺,害人家一睡下去……55555555,人家又要花钱去保养院了……” 



似乎到最后……只有萤子一个人没有问题, 

原因嘛…… 

不明…… 



《完》 



后记: 

汗S……文章前篇是半年前写的…… 

所以……写后篇时完全忘记了前篇内容…… 

以及以前想好的写什么…… 

昏S…… 

弄地根本没有办法写了…… 



*************** 

完稿于2002年8月7日 

 
     

 

本站东东,未经我允许,请勿随意转载及做商业用途,违者我究的N次方(N∈正整数)
Copyright2003-2004 幽游之巢 All right reserved
站点维护:皎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