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滴眼泪

BY:清潭遗梦

在桑员酒馆里,有一个清雅脱俗的身影,那是一个美的不食人间烟火的男子。红色的长发,绿色的眼睛……但就这么一个人,却喝得酩酊大醉,趴在桌上已经睡着了。

桑员走过来,看着他,摇摇头,“哎,怎么总是这样折腾自己的身子,身体会搞垮的,总是不当回事。”把他扶到楼上。静流轻声叹了口气。
半夜,睡熟的红发人儿突然咳的厉害,用手捂住嘴,鲜红的血液从指尖流出。红发人儿愣愣的看着自己的血,扶着墙壁站起来,去卫生间把血迹洗干净,大门已经锁上,摇摇头,一丝无奈的笑意在唇边绽放,回到房间,继续睡个回笼觉。

第二天一大早,就听到隔壁卖拉面的幽助练功的声音。他被这声音吵醒,一看表,到了上班的时间,他就像一个普通的上班族那样开始了忙碌的一天。
下了楼,就看到桑员热情的笑脸。“秀一,你上班去呀?”“是,对不起,昨天真是谢谢了。”“没什么。”
红发碧眼的少年,是少年吧,因为他还不到20岁。他叫南野秀一,今年19岁,在一家外企公司上班,高中的他成绩优异,他没有上大学,直接跳槽到公司上班。秀一的父亲在他8岁的时候出车祸去世,母亲也在一年前生病去世。因为天生好脾气,所以深受公司未婚女性的爱戴。(遗梦:怎么我好像在作广告???)

忙碌了一天的秀一,回到桑员酒馆。秀一的家是间公寓,但秀一不喜欢回他那个所谓的家,就住在桑员酒馆里,桑员也不介意,酒馆里有着么漂亮的一个人住着,连生意都好了。

夜幕渐渐降临,月亮也露出它那久违的脸庞,因为前几天是阴天,“今天天气转晴了呢!”静流一边打算盘一边说。“是啊。”坐在旁边一言不发的秀一忽然说,因为他刚才一直在摆弄手中的昙花,昙花很美,空气中弥漫着它的芳香。但,昙花的寿命很短,只开一夜,然后,就谢了……剩下的,只是它的尸体,风干后,随风飘落,什么都没有了,只是……空虚而已……这花多像他,一样短暂,一样空虚,一样美丽。

“秀一”静流看到秀一的表情轻声说到。“什么?”“你太悲观了,做人就要乐观点、开朗点呀!生了那种病,我也很伤心,但笑着面对总是好的。”静流开导。“我悲观吗?我只是面对现实而已,现实,永远残酷……”秀一想。静流看到秀一没说话,继续说道“既然总有失去的一天,那就要好好把握现在呀!”“我……”秀一欲言又止。“好了,天不早了,去睡吧。秀一也没说什么,转身上了楼。“姐姐,你还会开导人?”桑员跑过来在静流耳边轻声说道。“哎,总是这样,他就不想想也会有人关心他的。”静流低声说。“秀一,他的了什么病?”“是绝症吧。19岁,真是短暂的生命。”“姐姐,你怎么这样说?”“天不早了,去睡吧。”静流说完转身离去。
“秀一,你上班的时间到了。”桑员大喊。但没有人回答。静流推开门,姐弟俩都愣在那儿了,秀一倒在地上。

在医院,桑员静流在手术室的门口焦急的等待着。“医生,怎么样?”静流一见到医生出来就问。“我们已经尽力了,能不能活下去,就要看他的造化了。”“医生怎么说些不负责任的话。”桑员说。“不是我的话不负责任,而是他的身体不很乐观。”医生说,说完就走了。在139号病房,整个房间都透着诡异的蓝色,床上也同样躺着一个美的十分诡异的少年。其实是蓝色的窗帘把阳光过滤成蓝色的。

秀一睡着的样子很美,美的那样高不可攀,桑员不得不承认。但,桑员怕秀一永远这样美下去。

“喂,桑员,你急着去哪呀?该不是去找女朋友吧?”幽助说。“我去看一个朋友,很重要的一个朋友。”“带我去看看行吗?”“好吧。”幽助买了一大篮水果。在路上,桑员警告他见了秀一千万别流口水,“切,我才不相信世界上有长得比莹子更漂亮得人那!”
到了医院进了病房,秀一已经醒了。幽助差点就流口水了,秀一长得的确很美,是清雅中带有妩媚,脱俗中带有绝艳,美的即柔和又冷酷。如艳阳,似冰雪……

“秀一,我给你介绍这是我的好友浦饭幽助”“这是南野秀一。”“请指教。”秀一把手伸向幽助,脸上带着迷惑人的笑颜。幽助不太习惯礼貌就很被动的把手伸向秀一握住他的手。幽助与秀一很快成了好朋友。
秀一是个健谈的人,幽助喜欢讲笑话,那天,三个人了得很开心。那天幽助和桑员还吵了一架,是关于“54(捂死)”

那是一个美好秋天的雨夜,三个人去海边散步,将来会是很美的回忆。
一个月后,秀一的病情恶化了,秀一已经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手臂上密密麻麻的插满了管子。一个月,三个人的友情深的难以琢磨。
那天,桑员守着秀一,看着屏幕上的心电图,心中的紧张、恐惧无以言表,静流坐在外面,向上帝祈祷他平安无事。幽助因为有事没有来,原因是温子生病了。幽助并不知道秀一的事。幽助从早晨到现在有种不祥的预感。照顾好温子就向医院赶。

秀一睫毛微微颤动,睁开眼睛,“桑员,我……好累。”“秀一,秀一你坚持一下,幽助马上就来了,秀一……”桑员大喊。“谢谢,你们,在我……最后的……日子……让我感到……什么是……充实……我……很开心……”秀一有气无力。“秀一……”桑员哽咽着,“秀一,不要,不要……”泪水已经噙满了双眼。“我很开心……”秀一感到昏昏沉沉,铺天盖地的睡意向他席卷而来。“秀一我来了。”幽助在开门的一瞬间感到强烈的不安,就在那一瞬,心电图上的图象成为一条直线。一滴泪,顺着眼角滑落,不是悲伤的,是开心的……
*******************************
终于打完了,我终于感到一边打字一边想的感受了。(以前都是纸上写好的然后打进电脑)我打字速度太慢,手跟不上脑子,这篇写的不好的地方请见量。

 
     

 

本站东东,未经我允许,请勿随意转载及做商业用途,违者我究的N次方(N∈正整数)
Copyright2003-2006 幽游之巢 All right reserved
站点维护:皎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