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同人区 ○ 英文同人区
页面一 | 页面二 | 页面三 | 页面四 | 页面五 | 页面六
 
 

碎在记忆的边缘

 

BY:童雪沫

 
第一次见到藏马的情景根本谈不上什么戏剧性.
那天我坐在大街的扶手栏上,咬着巧克力冰激凌,看着大街上车辆来来往往,行人匆匆而过.那天的天空很蓝,一种令人眩目的深蓝,抬头的时候,能看见大朵大朵的白云蔓延,中午的阳光强烈到刺眼.
然后在人群中,突然一抹温暖的红色闯入我的眼帘,那是他头发的颜色,温暖的颜色.在一瞬间,我感觉到他身上的妖气,看来我很久不曾用过的感官仍然敏锐.在人间看到妖怪并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但是他是妖狐,千年的妖狐,这就少见了.久不见同伴的我突然忍不住兴奋起来,蹦过去拍他的肩,我说:"嗨."
也许是命运之神不太眷顾他,在我拍他肩的时候,手上的冰激凌被阳光照射得融化,粘稠鲜艳的液体滴在他那套价值不菲的西装上.

 

很久以后他问我为什么那天会莫名其妙地跑去拍一个陌生人的肩,就算是久不见同类也不应该兴奋至此.
然后我撇嘴,我说:"因为我无聊."
我是真的无聊,自从很多年前,慕容死后,我就一直不知道我要做什么?该做什么?要去哪里?漫无目的地在三界中地球上到处走,走了多少个地方已经记不清了.
我喜欢城市,繁华的城市,纸醉金迷.有太多的东西可以让我暂时忘掉空洞,比如酒精比如电动比如网络比如蹦迪.现代人的生活是一种他们人类称之为毒品似的的效果.
可是,我还是无聊.


那天,藏马是在工作中途休息的时候要去他一个叫幽助的朋友那里吃拉面,遇到我后就把我也带了过去,准确点说,应该是我死皮赖脸地跟过去的.
半路上他把那件被我的冰激凌污染的西服外套扔进一家干洗店里,看他那样做的时候,突然觉得我们都已经在人界彻底被同化了,与人类没什么分别.比如我的雷丝裙子他的西装领带.如果忽视掉那埋藏得很深的本质的话.
在不远处的拉面摊上,看到他那个叫幽助的朋友.一个很爽朗眼睛很清澈的大男孩,只是在他的清澈后面能够明显地感觉到一些深沉,还有一个女孩,脸上没有留下任何岁月的风霜.
看到我的时候,他们的眼睛里明显写着诧异.因此我猜想藏马这只狐狸在人界应该很少招惹女孩,虽然他身边仰慕他的女孩应该很多.跟我这个游戏人间的家伙完全不同.
中午来吃拉面的人特别多,因此虽然那个幽助和藏马是朋友却也没时间来打招呼.我坐在藏马的对面,唏哩哗啦地吸着碗里的拉面..三下两下就吃完了,抬头看着藏马.他吃东西比较斯文,碗里还有半碗的面,真搞不懂我们两谁是女生.
刚才在外面时候,因为阳光太过眩目,没看清他的脸,只看见他红色的头发和碧绿色的瞳孔,里面有着狐特有的狡黠.现在才算看清,真是一张漂亮的脸,五官特别精致,清秀得宛如女孩.
我笑,我说:”藏马,你找的这个人类身体张得还真是漂亮.”
他抬头白了我一眼,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我突然感觉到他温和的妖气一下子变得锐利,竟有杀气在弥漫.只是那种感觉一下子就没了,似乎是我的幻觉,.我揉了揉鼻子,难道我的感官真的迟钝了?
我用筷子敲着碗的边缘,清脆的声音一下一下地搅动着周围的空气,幽助端着碗从我身边经过,我看着他走过去和那个叫莹子的女孩说话,他的眼神温柔而专注,仿佛天地间除了她再也没第二个人.我心里突然像被针刺了一下,尖锐地痛起来,多久以前,慕容也曾经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失神之即,我的手忍不住抖了一下,控制不住力道,碗立刻被敲碎了,破裂的碎片一下子弹开,”叮当”地撒满一桌,有些碎片甚至掉到了地上.
我拿着筷子,愣愣地看着满桌的碎片,一片狼籍.一瞬间之间,那个碗就碎掉了.我突然觉得心里很酸,有种想流泪的冲动,连忙使劲咬着下唇,生生地将眼泪逼了回去.开什么玩笑,我怎么能流泪,我怎么可以流泪!
“你没事吧?”藏马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抬头,从对面藏马那双明绿色的眼睛里看见我苍白得毫无血色的脸.过了那么多年,我还是做不到不动声色,旁人一个类似慕容的眼神就可以将我所有的伪装击得粉碎.
我摇了摇头,在瞬间换上平常的表情,朝他做了个鬼脸: “开什么玩笑,我是谁啊!怎么可能有事!”说着站起来,发现周围的人全都转过头来看我,于是张牙舞爪地挥舞手中的筷子: “看什么看!看什么看!没看过啊!!”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如此无聊,无聊到了别人打碎一只碗都可以饶有兴趣地看上半天.
我说: “藏马,我走了.以后有空再去找你玩.”然后逃跑似的跑了出去.
外面的阳光明亮刺眼,整条大街散发着物质沸腾的气息.我找了个阳光射不到的角落蹲下,将自己隐藏在阴影里,咬着下唇不让眼里的泪水落下.有多少年了?距离慕容死后已有多久?有没有一千年?我记不清了,可是第一次见到他时,他抱着我流泪,叫 “晴雪”的情景还记得那么深刻,以至于我有些恍惚,仿佛那一切都在昨天.
那个幽助是妖怪,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知道.可是莹子却是人类,如此相似,与我和慕容相似却又相反.看到他看着莹子的眼光,我就在想,如果莹子死了他怎么办?人与妖怪的寿命是不一样的.独自面对那千万年的寂寞.就像我.
我常常在想,为什么我会爱上慕容,而且一爱就是那么多年?也许在我进入苏晴雪的身体,同化她的记忆的时候,她对慕容的感情也一同渗了近来.那么也许慕容爱的也并不是我,是那个叫苏晴雪的女子,而不是我,妖狐蔷.那个名字,蔷,自从我变成苏晴雪就再不曾用过,有的时候,我甚至觉得我就是苏晴雪,不是苏晴雪变成蔷,而是蔷变成了苏晴雪.
我第一次见到苏晴雪是在我的山林里,我看见她被几个男人拖到树林里,强暴,然后被杀掉.那个时候,我一直坐在树上,冷冷地看着眼前发生的龌龊的一幕戏,面露鄙夷.丑陋的人类.我是狐,人类的事与我无关.所以尽管我只需一伸手就能救她,但是那只手却始终没有伸出.
在那几个男人走后,我走到她还残留余温的身体旁,看见她血泪交织的脸,一张美丽年轻的脸.想起那些去人界玩过之后回来的同伴说的人界如何如何好玩,无光四射.于是我决定利用眼前这具现成的身体到人界去.
进入那个身体同化她的记忆后,才知道她叫苏晴雪,只是人界一个小小的丫鬟而在她记忆中总是反复出现一个人类男子的身影.一上眼睛亮如秋水,淡如水墨描绘的双眉斜飞入鬓.那个富家大户的公子慕容.如同最俗套的爱情小说中所写的,富家公子偏偏与一个小丫鬟相爱,不被接受的爱情.于是就发生了刚刚的那一幕.只是看到慕容握着苏晴雪的手指,郑重无比地说: “我带你走,离开这里.”的时候,我忍不住心生好奇,决定以苏晴雪的身份去看看那个叫慕容的男子


我到了慕容家的大宅子的时候,引起了一阵骚乱.看着我的目光都像看到了鬼.也对,苏晴雪确实已经死了,看到那几个男人的时候,我看见他们看着我的眼睛里的恐惧.是怕我报复吧!生怕被自己杀掉的人回来索命.人类真是一种自私狭隘的生物.
我朝他们笑笑,然后在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用轻得只有他们能听见的声音说:"放心,我不会对你们怎么样的."
这是实话,我是狐,人类在我眼里天下乌鸦一般黑,没兴趣去介入人类的事情.我只是来看一眼,看一眼就走.
然后突然看见一个男子发疯似的冲来,披头散发,神色狼狈,一看到我眼泪就出来了,又哭又笑地抱着我,嘶声哭着:"晴雪,晴雪!我知道你没事!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
在他怀里,我突然有点恍惚,像有人在心底吹泡泡,一下下,吹得胀鼓鼓地飘起来.在我漫长的生命里,从来不曾有谁这么在乎过我.如果哪天我在山林里挂了,那绝对不会有谁这么伤心,甚至有可能被吃掉,尸骨无存.
然后,慕容拼着和家里决裂地要娶我.我很惊讶,在我眼里人类一直都是懦弱自私的生物.而慕容,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看他眼泪鼻涕挂满脸的,也以为是担当不了任何东西的人类.可是,在他的眼睛里却看到一种钢铁般的决烈.
在嫁给他的那天,看着镜中的自己,忍不住啼笑皆非.我在干什么啊!?简直是莫名其妙.可是,他的怀抱却是记忆中从未有过的温暖.那么,就以苏晴雪的身份留下吧!反正回去后也什么都没有.
如果这是童话,是传说,那么应该结束了吧!"主人公们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可是,童话结束后是什么?那个"从此"以后的事从来没有哪个作家写出来过.灰姑娘嫁给王子后,在柴米油盐的生活中,因为两人身份,教育生活环境的不同,终有一天童话会破灭.王子会发现自己爱上的并不是那个穿着粗布衣服,在灰尘里打滚的灰姑娘,而是那个舞会上穿着水晶鞋,衣着华丽的异国公主.
太阳一点一点地望西方移去,等我回过神的时候,变换了角度的阳光已经照在了我的身上,原本的阴影已经不存在.
我却在我的面前看到好几张纸币和硬币.怎么?在失神的这段时间里,被别人当成了乞丐吗?这些人是瞎子啊!我身上穿的可是阿迪的运动服!他们见过穿阿迪的乞丐吗?想我堂堂一只千尊万贵的妖狐,竟然被别人当成了乞丐!!
这时,又一张纸币从我头顶上飘下来.我靠!难道我就真怎么有当乞丐的天赋!?只要我愿意,天下银行都是我的后花园!
我抓着纸币跳起来,正好看见扔钱的那个人.那是一个中年男人,正拥着一个看上去只有二十出头的女孩走向一辆银色法拉利,那女孩的眼睛红红的,不停地抽泣.
呵!这是什么!?傍大款的女孩我见多了,哭哭啼啼地傍的还是第一次见.于是我的好奇心又上来了.在法拉利开走后,也尾随而去.
我说过我无聊了嘛!


跟着那辆法拉利,几乎转遍了半个城市。这期间那男人曾把车停在一家来自欧洲的服装店前。挥金如土,用信用卡付掉一笔庞大的数字,为女孩买了一套行头。女孩已经不再哭泣了,只是她的眼神总有一种祭献的味道。
然后男人带着女孩去家泰国餐馆去吃晚饭,正好我也饿了,于是也走了进去,坐在他们隔壁
天已经黑了,城市的灯光争先恐后地亮起来。在城市,黑夜早已成了一个空虚的名词。
坐下后,陡然发现不远处有一个熟悉的身影——藏马,我只能感叹:世界真是小啊!
在离我不远的那张桌子上,藏马正对着我,他的身边坐着一个中年女子,眉目慈祥。对面背对着我的是一队母女样的两人。
他身边的那个中年女子应该就是他以人类的身份留在人界的原因。能够感觉得到。不同于我对慕容的感情,应该是他们人类称之为“母爱”的东西。
一看到眼前的架势我就明白了。相亲!呵,藏马这只狐狸被逼着来相亲啊!?我端起酒杯,遥遥地对他比画了一下,用口型说:“祝你相亲愉快。”
我知道他听懂了,应该说是看懂了,因为我看见他牵扯嘴角苦笑了一下。


我旁边的这对男女,一声不吭地吃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我听见那男人问:“你喜欢什么样的体位?上面还是下面?”
隔了半响,才听见女孩细细的声音:“你答应我的事,不要忘了。”
然后是男人满不在乎的声音:“不会忘的。不就是你爸的白内障你妈的高血压得到最好的治疗,进最好的养老院;你哥明年出狱给他开间店;你弟四年的大学费用吗?这有什么难的!”
听到这里,我算是明白了。女孩家是一个贫困与疾病联手欺压的家庭,于是用自己的青春与肉体来换取男人的钱。
但是,我看男人的样子,实在不敢肯定他真会遵守诺言。那不是一笔小数目,虽然看那男人财大气粗的样子,但他也不是印钞机,我就不信他会出那么大一笔钱去买女孩的青春。这个城市的年轻女孩多了。
而且,那男人有钱有势的,如果玩完了就一脚把女孩踢开,翻脸不认帐。那么那女孩也没办法,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人类!就是一种龌龊的生物,我见多了。
然后我决定吃完饭我就去找间酒吧,不再管他们。这件事我管不了,也不想管。我能做什么?难不成去抢一两家银行把钱给那女孩!?这虽然不是难事,但是事后只怕女孩一家会因“大宗钱款来路不明”进监狱。


就在这时,我头顶上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妈,这就是我女朋友。”
“轰——!!”我只觉脑袋一炸,抬头一看。却是藏马那家伙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我旁边,正一手按着我肩膀,看着我似笑非笑地说。
“你......”我“哗”地跳起来,这家伙在干什么?开什么玩笑!嘴里刚吐出一个字就被他急急地打断了。
“我不是说了我一会儿就去找你吗?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我不会对别的女人动心的,用不着那么担心。还要跟踪我跑到这里来。”
什么跟什么!?我只觉眼冒金星,他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那三个女子全部瞪大眼睛看我,其眼神不亚于看到一个外星人。
那个中年女子,藏马在人界的老妈说:“秀一,我以前怎么没听你提过?没见过她?”



“提......呜......”我刚想说话,立刻被藏马这只**狐狸暗中踩了一脚,痛死我了!!提什么提啊!我今天中午才认识他,完全就是空降的。
“因为她一直在中国留学。上次我去中国出差的时候认识的,认识没多久。现在她是放假回来玩。今天她听说我要来相亲,吃醋了才跟踪我到这里来的。对吧!亲爱的。”藏马看着我笑得特别狡诈,像只狐狸。不对,他本来就是狐,应该说像只狸猫。
我只觉胃里一阵发酸,这到底是在干什么!?
“妈,我们先走了。”藏马说着,我还没回过神来就被他拉着飞似的冲出大门。


冲过了一条街,在大街上,我甩开他的手,一脚踹了过去:“藏马!你给我说清楚!”
他耸耸肩,无辜地说:“今天那女孩是我的第十八个相亲对象了。我妈一天到晚都在唠叨,秀一你该交个女朋友了;秀一我想抱孙子了。到处给我找相亲对象。我一天到晚都要应付女人,不容易啊!”


“你活该!”我用眼睛丢给他一个卫生球:“你拿我当挡箭牌,以后怎么办?”
“我不是说了你在中国留学吗?以后就说你回中国去读书了不就成了?”
我倒。他居然连这种东西都计算好了。
“其实本来我也没打算这么做的。”他说:“可是我没想到那女孩居然是我公司的一名职员。我从没见过这么主动厉害的女生。刚刚在饭桌上就把明天后天万天的活动安排好了!以前我曾经用梦幻花粉消除过她的记忆。结果第二天她一见到我就又重新开始了!想辞退她吧,又实在挑不出她工作中的毛病来!一想到以后要上班下班都面对她,恐怖啊!”
我笑,笑完之后却有点心酸,他应该算是幸福的吧!虽然会被逼着去相亲,虽然必须应付一大堆发花痴的女人。但毕竟他爱的人,爱他的人都还好好地活着,在他的身边。不像我,孤草一根,走到哪里都没人管,也不会有人要我去做什么。
我说:“藏马,你以人类的身份留在人界会不会后悔?她早晚会离开你,而你的生命还长着呢!”
他说:“我现在叫南野秀一。我知道总有一天,叫我秀一的人都会离去。南野秀一会变成藏马。但是,你曾经为以前的选择后悔过吗?”
“什么?”我挑起眉毛看他。
藏马转过身,无数车辆咆哮着奔过,冰凉的夜风中他的一头红发看上去很温暖,火焰的颜色。他说:“我不知道你以前发生过什么事。但是我知道,你肯定是为了一个人而以现在这个样子留在人界。这样做你后悔过吗?”
我咬着下唇,想起那时候,嫁给慕容的开始十年,是非常幸福的。嫁给他那天,我就说:“慕容,如果我不是人你还爱我吗?”他说:“爱。”可是他慢慢老去,而我却依然年轻,于是一切都变了。为了不让街坊对我不老的容颜起疑,我们总是在一个地方住上两三年就走。而他对我也不再如从前,开始每天泡在赌馆酒楼妓院里。
直到后来一次,我在酒楼找到烂醉如泥的慕容,我让他跟我回去,他不肯。他周围的酒友一言我一句地说,你孙女来找你你就回去吧。然后我看见慕容的脸色变得很奇怪。
他跟着我回去。路上我才发现,慕容已经很老了。七八十岁的年纪,在妖怪还处于幼儿时期,而人类却已老态龙钟。昔日那个眼睛亮如秋水,神采飞扬的男子已经不见了。
他临死的时候,躺在我的眼前,紧紧地握着我的手,他说:“晴雪,我是真的很爱你。可是,你为什么不会变老呢?有人说你是我孙女的时候,我真的很难受。”然后他就闭上了眼睛,有泪水从眼角滑落。


我朝藏马笑笑,我说:“我从来没后悔过。如果重新选择我还是会去见慕容。”
这时,突然听到有人喊藏马的名字,转过头去,看到幽助走过来,他身边还有一个穿和服的可爱的女孩,不是莹子。
幽助说:“灵界有任务过来。是去抓一个恶灵。”
“恶灵!?”我眼睛一亮,我正愁今天晚上找不到玩的呢!我说:“我也要去。”
“好啊。”幽助笑着点点头,问藏马:“你要不要一起去?”
“我亲爱的要去,我当然也要去。”藏马看着我,笑得阴险。



“去死!”我将手里的手提包砸了过去。
“亲!爱!的!!!!!??????”幽助和那女孩眼睛大得可以跟牛比了,傻傻地看着我,仿佛脑袋一下子短路。
“开玩笑的!”在我抓狂之前,藏马就笑着解释:“她是我为了躲避我妈给我找的那个相亲对象,临时抓的挡箭牌。”


“幽助,你是灵界的侦探吗?”在去抓恶灵的路上我问,嘴里正吸着罐装可乐。
幽助点头,指着他旁边的那女孩说:“她是死神,牡丹。”
“同时也是藏马的秘书,老板娘。”牡丹笑得一脸暧昧。
“扑——!!”我嘴里的可乐全喷了出来,结结实实地给呛住了。
“牡丹,我是开玩笑的。”藏马皱了皱眉,正色道。
“可是我觉得你真该找个女朋友了。”牡丹也是一脸认真:“你看幽助飞影桑原,只剩你了。而且你笑得越来越寂寞了。”
“寂寞?你什么时候开始乱用这么酸的词的?”
“这是实话。”
“我说....咳咳....应该听听我....咳...的意见吧....”我一边咳嗽一边说,这两个家伙,当我透明人吗?
“别吵了,到了。”幽助的声音及时响起。


我第二次感叹:“世界真是小啊!”
因为那个恶灵要杀的竟是法拉利中年男人,他身边的那个女孩已经被吓昏了。
那个恶灵是一个年轻美丽的女子。她说在她生前是那男人的情人,她很爱他,不要他的钱,也不要他离婚给她个名分,只要能守着他就心满意足。一天,男人拿来一副色子,说他的公司破产了,他们玩色子,如果她赢了,那男人先跳下去,她接着跳。反之则她先跳,男人后跳。
然后,她输了,二话不说就从三十层楼高的公寓里跳了下去。可是男人却并没有跳。后来她才知道,男人的公司根本就没有破产,而进出赌场频繁的男人根本就深黯作弊之道。他这样做只是因为已经厌倦了她,而她却死不放手。
幽助收回那个娥灵的时候,看着她流泪的脸,我突然很难受。
藏马用梦幻花粉改变那男人和女孩的记忆的时候,我说:“藏马,把他们关于这份约定的记忆全改了。”我把女孩与男人的约定说了一遍,我怕那个女孩变成第二个跳入黑暗的恶灵。


和幽助牡丹分别后,藏马突然说道:“蔷,牡丹的话,你不防考虑一下。”
“什么?”我抬头看他,他又在开玩笑吗?但是,却看到一脸认真。我想了想,认真地说道:“藏马,其实你我都清楚,你并不爱我,我也不爱你。在中国,曾经有个叫张爱玲的女作家,她在一本叫《倾城之恋》的书里说:当天地都毁灭了,这堵墙仍然还在。假如这堵墙塌了烧了毁了,也许你会对我有一点真心,也许我会对你有一点真心。藏马,也许等到一千年以后,你会对我有一点好感,我会忘记慕容也说不定。”
藏马的唇角扬起一抹笑容,他说:“那么,我们就在一起,等到一千年以后吧!”
夜凉如水,他柔软的嘴唇突然贴在我的额头上,那一瞬间,我仿佛看见中午破碎的碗。总有一天,我可以忘掉慕容吧!因为这份记忆的边缘已经碎裂。
碎在记忆的边缘。


第二天傍晚,我坐在藏马的车里,去他家的时候。突然看见窗外,那个法拉利男人拥着那个女孩走向一家服装店,女孩的眼睛红红的,像刚哭过,眼神宛如祭献。
转了一圈又转回了原处,如果心底深处的东西没变,那再怎么改变记忆有什么用呢?
“怎么?”藏马转过头看了我一眼,握紧我的手。
“没什么。”我朝他笑了一下,将目光收回。紧握着他的手,温暖如N年前慕容的怀抱。
人啊,人!
妖啊,妖!

------------完------------

   
返回首页论坛联系我
 
 
本站东东,未经我允许,请勿随意转载或做商业用途,违者我究的N次方(N∈正整数)
Copyright2003-2007 幽游之巢 All right reserved
我的其他站点:彼岸的格桑花 | 皎杰小店 | 玻璃迷宫
站点维护:皎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