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人生可以重來

BY:噬妖水魂

1.死亡时间

New York   America  
(美国 纽约)

 July  13th  Friday
(七月 十三号 星期五)

慢慢地将手搭上有些生锈的铁栏杆,无视于一旁的安全警告翻了过去。

站在高楼的最顶层俯视下方,街上的行人和车辆都被浓缩成了小小的点。

风吹动了艳红如血的长发和将染上血色的白衬衫,摩擦的沙沙声像是在演奏死亡的乐曲。

「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茫然的眼中沁出一滴眼泪,嘴角勾起一抹像是自嘲的微笑。

最后,放开栏杆,身体因失去重心而坠了下去……


日本  東京
(日本 东京)

7月13日の金曜日
(七月十三号的星期五)

「1」

无力地跪坐在地上,双手和手上的长剑都沾满了鲜红的液体。

放眼望去,满地的尸体,或站或坐,或一脸茫然或满脸惊恐。

有的是一剑穿心给个痛快,有的则是开肠剖肚一片模糊,也有尸首不全四处散落的。

「我……真是没用!」双手愤怒地捶向地板

如火焰般燃烧着的双眼望见一旁破碎的镜面,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笑了。

刷!手里的长剑反握,狠狠地刺向维持自己生命跳动的心脏。


「2」

「啊~~~~~~~」疯狂地吶喊着游向海的中央

慢慢地,双腿再也碰不到地,并开始剧烈地疼痛。

双手乱挥挣扎着想要抓住些什么,是出自本能。

一根腐朽的浮木自海的那端飘了过来,被幸运的他抓住。

先是讶异,之后伸手抓住了浮木,但脸上没有丝毫获救的喜悦。

他抱着浮木啜泣着,同时怨恨着自己的双脚。

眼神忽然转移到自己身处的大海,绝望的蓝色仿佛可以吞噬一切。

之后,他了然地笑了笑,便放开了浮木,沉入暗无天日的海底……


「3」

站在人行道的一端,行人头上的红绿灯不断地变换颜色。

而他似乎没有要过的意思,只是眼神空洞地望着前方。

想说出自己的委屈和为自己辩护,但人来人往的行人中不会有一个听见。

因为……他早已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想到这里,他的眼神变的凶恶,手里写着的字条握的更紧了。

红色的灯号亮起,他不再犹豫,不顾一切地向前奔去……


「唉~自杀的人数怎么不减反增呢?」一个咬着奶嘴的孩子坐在董事长椅上叹息着

咻呼呼呼~这时一名穿著和服的少女乘坐着桨,正急速飞向审判之门。

「小阎王大人~~~~」牡丹用力推开了门,并扯开嗓门大叫着

「哇啊啊啊~~」碰咚!小阎王被吓的从椅子上摔下来了……

「求求你!我真的受不了了,我要调部门!」

还没等小阎王爬起来,牡丹就已经贴到小阎王眼前哀求着。

「什么事你也先等我起来在说啊。哎呦我的屁股啊……」

牡丹将小阎王扶起来,并把自己的请求告诉小阎王。

「你说你不想再去带自杀的人?」牡丹十分用力地点点头

「问题是现在人手不够啊,自杀的越来越多。我还要调人手来帮忙呢!」

「可是人家真的不想再带了嘛。」牡丹哭着说

「那些鬼比地缚灵还可怕,不是缺胳臂少脚的,就是只剩一个头然后一只眼珠还掉出来在那晃阿晃地瞪着我看……看的我心里直发毛,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牡丹一边说还一边装出那些鬼的样子,让小阎王也开始发毛了。

「总之我不要再带了!我要调部门!」牡丹坚定地说

唉~小阎王又叹了一口气,这不知道已经是第几个说要调走的人了。

先不说人手问题,光是这一阵子的自杀风潮就足已让整个灵界大乱。

本来人有固定的阳寿,阳寿尽了就会死是天经地义的,几千年来也一直都是如此。

但不知道何时冒出了"自杀"这玩意儿,使许多人阳寿未尽就先来灵界报到。

光是如何处置这些灵魂就让灵界十分头大,再加上最近又多出了许许多多奇怪的自杀方法。

往往使灵魂的状态都不完整,就形成了像牡丹说的那种恐怖灵魂。

得想个办法才行,不然灵界迟早会被自杀的灵魂给挤爆的!

「怎么办呢……」正在伤脑经的小阎王眼角瞄到了一旁的资料里

叮!小阎王头上亮起一个灯泡,他一把抓住资料。

「咳咳!牡丹现在你有一个任务了。」小阎王清清喉咙说

「什么任务?」牡丹歪着头问

「去把资料上的四个人带来。」小阎王摇摇资料说道

「喵!!又要我去带自杀的灵魂!?」牡丹就像受到惊吓的猫一样跳起来

「你放心,他们虽然是自杀,但灵魂的状态都保存的很完整。当然血是少不了啦,不过他们除了一个以外其它都是帅。哥。呦~」小阎王特别加重"帅哥"这个词

牡丹的心有点动摇,这时小阎王作势要离开说:「你不要的话我就去找别人带搂~」

「等等!我……我去……」牡丹小小声地说


2.警察.医生

这时,在纽约某警察局里的停尸间……

俩位女警走了进来,面无表情地看着新搬进来的尸体。

「谢谢,这里交给我们就好。」微雪礼貌地告知外面的搬运人员

在微雪没防备时,忽然地爆出一声大叫,在原本安静的停尸间里不断地回荡着……

「欧欧~美少年耶~~」紫藤泪兴奋地大叫,眼睛成爱心状

「姊姊,你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哪,何况在停尸间这种地方……」

微雪拍着胸脯惊魂未定地说,而藤用带着手套的手继续戳着尸体的脸颊说道:
「反正你又还没被吓死,唉~这脸颊好好摸呦~」

微雪头上有着大大的汗滴,但她看了尸体以后心脏也漏拍了一跳。

蔷薇色长发,白晰的肌肤,湖水般深邃的一对明眸,如花瓣般粉嫩柔软的唇。

除了脸色苍白和身上的血说明他生命的逝去以外,她简直就要相信他是活人。

「反……反正再美也已经死了啊。」微雪强迫自己将视线移开去看着数据

「说的也是,唉~好不容易遇到一个美少年,昨就是死的勒……」

说到这里,紫藤忽然停住检视着尸体的手,疑惑地看着少年泪痕未干,还有些不甘心的神情。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其中另有内幕使他死不瞑目?」紫藤想着

「微雪,资料上有没有说这是什么人?」紫滕回头问着微雪

「恩,这名少年今年刚满17岁,名为南野秀一,笔名是藏马。为Drean唱片公司旗下的艺人写词写曲……」

「嗯?17岁就可以到这里来工作?」紫藤疑惑地问着

「他是跳级毕业的,在日本16岁就算成人了。而且姊姊你最喜欢的那首歌也是他写的欧~」

「真的啊!哼哼~又聪明又美丽又有气质,真不愧是我的藏马大人那!」

紫藤骄傲地说着,微雪又流了一滴大大的汗。

「不过这就奇怪了……他的歌写的不错,为什么却没什么名气呢?」微雪自言自语道

「是怀才不遇吗?不对,应该有别的原因!总之我们一定要想办法查出来,为他化解冤屈!」

紫藤整个人燃烧起熊熊热血,将停尸间的温度提升不少。

「可是一般不是被谋杀才有冤屈吗?目击证人也说了他是跳楼自杀……」微雪用手挡着藤的热血火焰攻势

「事情绝没有那么简单!要是这样他就不会有着那样不甘心的神情。民间有冤情,我们做警察的怎能视若无睹?不闻不问!?」紫藤拍着不知哪来的惊堂木说着

「我都没发现到这点!那包紫藤大人,我们现在该怎么做呢?」微雪问着

「事不宜迟!现在就去他工作的演艺公司!」紫藤举起手

「欧欧!」微雪同样热血地举起手应着

「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含冤而死。」紫藤轻轻地将藏马的双眼盖上了


东京某大学附属医院里……

「唉,这孩子没救了……」蓄着白胡子的老医生摇摇头将白布盖上少年的脸

「车祸吗……有点过时了说……不过手里拿着的字条写的"我是无辜的"倒是有些戏剧性……唉哟!」

「Fox医生,请你不要想奇怪的事。现在302室的病人需要妳!」护士拿着手里的资料板无情地说着

「好嘛……」Fox摸摸头上的肿包


伊呀~病房的门被推开了,302病房里的病床上坐着一个有着银蓝色长发,如洋娃娃一样美丽的少女。

「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Fox医生依旧用温柔的语气问着我

「没有,一切都很好。」我回给她一个微笑

「恩……看来情况不错,或许过不久就可以出院了。」

「真的吗?」我半信半疑地问着她

「恩,所以你要好好吃药欧。」Fox医生收起了听诊器

「欧……」我无心地响应着她

Fox是我的主治医生,我的名字是浦饭优,你也可以叫我雪英。

我从小就有一种病,平时很少发作,但一发作起来会痛到我失去知觉。

等我恢复知觉时就会发现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医生们在对我做检查,但这个病永远查不出原因。

我其实不那么期待出院,因为出了院也没什么事物能吸引我,人生还是一样无趣。

但总比在这里强多了,我厌倦了每天在这个白色监狱里吃药,打针。

但今天比较不一样,听说从我病房前经过的急诊病患是自杀死的。

自杀啊…….不知道死后的世界会不会有趣些……

优伸了个懒腰,将窗帘拉开,看着天空发呆是她每天都会做的事。

「今天天气还是很好呢……」她自言自语着


3.复活之路

「我怎么还是答应了嘛~~~」牡丹欲哭无泪地在纽约上空飞着

说归说,但是答应人家的事就一定要做到。于是牡丹开始努力地寻找目标……

「啊,找到了。」牡丹在一栋高楼的上方发现了她要找的目标

牡丹深吸了一口气,做好了等会儿会看到恐怖画面的心理准备之后,才出声呼唤了前面的长发少年……

「恩……那个……请问你是南野秀一先生吗?」牡丹大声地问

前方的人顿住了,慢慢地转过身来……

「来了!」牡丹的心狂跳着

「什么事?」藏马用早已失去光采的眼睛空洞地看着牡丹,响应着她

「虽然头部跟身体有大量出血,但是一点也不恐怖。反而……好唯美……」牡丹在心里赞叹着

「恩,是这样的,因为你已经死了。必须要去灵界报到……所以请跟我来吧。」牡丹一口气说完

藏马默默地跟在牡丹身后,牡丹则十分有精神地大喊:「出发噜~下一站是东京~」

咻~地一下,牡丹乘坐的木桨就到了东京某处的深山别墅。

因为是灵魂,所以牡丹直接穿过了别墅的屋顶,却发现……

「伊!!」牡丹脸色发青地看着眼前的景象

到处都是死状惨烈的灵魂在四处飞舞着,让牡丹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来。

「这样要怎么找啊?这么多人……」牡丹一边闪过飞扑过来的灵魂一边寻找着

忽然之间所有的幽灵都安静下来,神情恐惧地缩到一旁。

只见一个杀气腾腾的黑发少年冲出来,挥刀砍杀着那些幽灵。

刷!又一只幽灵被砍成碎片,而少年的衣服和长刀都染上了血腥,他杀红了眼怒吼着。

「人渣!我要你们全都为雪菜陪葬!!」

「应该就是他了,飞影……哇啊!」牡丹急忙闪过挥过来的剑

「怎么办?对于失去理智的人我要怎么跟他说啊…….」

牡丹急的快哭了,然而这时却有一股强大的力量袭来,将许多幽灵和牡丹震昏了。

待牡丹醒来后,只见藏马双手抱着昏迷的飞影,温柔地对牡丹说。

「没事了,我已经用念力将他们震昏了,他们暂时还不会醒来,趁现在我们赶快走吧。」

「没想到怀着怨恨而自杀的人的念力这么强大……啊真对不起!我这个灵界领路人反而还这么没用……真是不好意思,谢谢你了。」

「不客气。」

牡丹把飞影安置在桨上,就快速地飞行离开。

而藏马回头看了别墅一眼,随后也跟着离开。

「这个人连死后都在砍杀着那些幽灵,可想而知他对他们的怨恨有多深……」藏马看着飞影想着

顺利地在海边和十字路口接到了另外两人之后,任务就算是完成了。而飞影也在这时苏醒了。

「对了,你们知道吗?最近啊……」牡丹试着找些话题和后面的四人组聊天,但全是徒劳无功的……

牡丹内心OP:「虽然他们没有之前的幽灵可怕,但是这种无声无息攻势给人的压迫感却更重啊!」

在经过了漫长的路途后(对牡丹而言),终于到了审判之门。

「哈啰~欢迎光临审判之门,我是小阎王。」小阎王很热烈地欢迎四人的到来,但响应他的是一片死寂……

「唉呦,不要那么冷淡嘛~好歹笑一笑嘛。」小阎王眨眨眼睛说道。啊,牡丹跌倒了……

一直低着头,沉默的四人终于有了响应:「你认为我们还有办法笑吗!?」

「最起码你们也对我说话了啊,对了,各位可知你们犯下了什么过错?」小阎王拉起椅子坐下

四人面面相觊,感到疑惑地问着小阎王:「过错??」

小阎王嘿嘿地笑了两声,对不解的四人说道:「就是自杀啊,这在灵界可是重罪欧~老实说,把你们带过来的理由就是要治你们的罪!」

「治罪!?」桑原和幽助被吓了一大跳,摆出孟克的名画"吶喊"的表情。

「那会怎样呢?」藏马和飞影无视桑原和幽助的讶异,冷静地询问小阎王。

「当然是受刑搂,上刀山下油锅,剥皮,腰斩,五马分尸,凌迟,缢首……你想得到想不到的刑罚都有~」

小阎王故意以阴沉的口吻说道,而在他身后的鬼还摆出受刑时万分痛苦的姿态。

听到这里,只见幽助和桑原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吞了一口口水,身体微微地颤抖着……

而一旁的飞影和藏马则是打起了呵欠,揉了揉有些睡意的眼睛。

「天啊!早知道自杀这么划不来我当初就不撞车啦~~~~」

「不!不要啊!我是无辜的!我只是不小心沉下去而已~」

幽助和桑原开始慌乱地在原地像陀螺一样来回打转着,而另外两人则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不过呢,倒也不是没有挽回的办法啦。」小阎王悠闲地喝了口茶

「只要你们在这上面签字,我就会减轻你们的罪,还会给你们一个全新的人生……哇阿!」

小阎王语音未落,手上的契约就被扑上来的幽助和桑原抢去,两人看都不看就以最快速度写好了契约。

而藏马以及飞影则是默默地走向了大门准备离去……

「等等,你们两个要去哪里啊?」牡丹紧张地叫住两人

藏马回头,露出一抹哀伤的微笑婉拒了。飞影也同样摇摇头表示不用了。

幽助两手握拳,露出担忧的神情 「但是这样你们就要受刑啊!」

「对啊!你们难道不怕吗?」桑原也跟着附和

「怕。但若要我回到那样的现实……我想我会比较乐意选择地狱。」

「我也有同感。」

俩人以空洞的眼神回看大家,以毫无起伏的说话语气说出最冰冷的话,之后头也不回地往地狱走去……

「不要小看灵界欧!我给你们的可是一个完全的新人生,当然所有令你们在生前痛苦,烦恼的事都会消除!就连至亲至爱的人也能起死回生……」

小阎王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观察两人的反应。不出所料,两人停住了脚步。

「真的?」异口同声地问着,睁大的双眼仿佛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我可是灵界的领导人耶!说话言而无信怎么行呢!?」小阎王看上去有些怒意

两人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接过了笔和写得密密麻麻的契约,缓缓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这次的赌注算是孤注一掷,可绝对不能失败呀!」小阎王暗暗想着


待续......

 
     

 

本站东东,未经我允许,请勿随意转载及做商业用途,违者我究的N次方(N∈正整数)
Copyright2003-2006 幽游之巢 All right reserved
站点维护:皎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