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同人区 ○ 英文同人区
页面一 | 页面二 | 页面三 | 页面四 | 页面五 | 页面六
 
 

简兮

 

BY:霰雪飞扬

 

“你到底跳不跳?”侍卫不耐烦了,揪住绳子的力道也在逐渐增加。
少年的嘴角已有了一缕血丝,但眼神仍是坚硬的倔强:“我说不跳!妈的你们那皇帝……”
“敢骂陛下!”侍卫震怒了,猛地将少年掷到地上,右脚狠狠地踩踏上他的背,“还不快以死谢罪!”
钻心的痛楚如野兽般撕扯着少年,在渐远的意识中,红色眸中忽然有了一丝温存:“雪菜……”
“陛下,典礼已经准备好了。”冻失单腿跪地,恭敬地对少年说。
“好的,谢谢你。”少年温和地回答,嘴角是从不退减的温柔笑容,“你先退下吧。”
“是。”冻矢行了个礼。转身离开的时候,他却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秀一陛下一直都是那么温柔地笑着的,对部下也很宽容,但是……又有谁真正知道陛下在想什么呢?
忽然他又想起了什么:“另外,陛下,今天有个囚犯……听说要处死刑。”虽说是小事,但怎么也呈报一下的好。
“罪犯?”少年微眯起碧色的眼睛,“犯了什么罪?”
“是,据说是不肯在典礼上献舞,并且辱骂陛下。”冻矢回答道。
少年沉吟片刻:“……我要去看看。”
“是。”冻矢深吸一口气,转身去联系狱卒。
“哼哼,你转运了,陛下要见你。”侍卫手中的尖叉戳在地上,发出冰冷有质感的声响。
“呵,要见我?”在发出不屑的笑声的同时,少年的脸上又挨了一拳。
“啊呀啊呀,真是好惨呢。”因为忽然出现的声音的关系,两人同时朝声音的来源望去。
秀一蹲下身,凑近注视双手被反锁在墙壁上的黑发少年:“没事吧?你看起来很痛苦呢。”
“别碰我!”少年挣扎,锁链发出“嘎拉嘎拉”的声响。
“放肆!”侍卫上前欲补一拳,被秀一拦住了:“等等!……”想再说点什么,却被少年敌视的眼神逼了回去。对望许久,秀一又春风般地笑了:“你叫什么名字?”
“……飞影。”飞影说完就昏了过去。
秀一将飞影带回了自己的寝宫。冻矢虽觉不妥,但这也是陛下的决定,不得违抗。再说,他会保护陛下没有生命威胁的。陛下真是个好人啊,他想。
“唔……”带着些许不适,飞影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居然不是熟悉的潮湿污浊的墙壁、侍卫的铁棒,而是……他有些惶恐,但这很快就在秀一回过头的一瞬间消失了。
居然会有如此漂亮的男人……从红色的秀发到碧绿纯净得如同湖水的眼眸,飞影的视线慢慢游移。眼神有些迷离,混在赤色的红中,给他冷漠的脸添上了一些可爱。
“啊,你醒啦。”秀一笑着说,唤回了飞影的神志。那一刻他居然还在想:连声音都是那么好听吗?他猛地摇了摇头,拼命想要坐起来。该死,飞影你这白痴,他是你的敌人啊!你居然会对他有好感!他在心里恶毒地咒骂自己,却改不了再次向秀一望去时的那一份心动。
“怎么了?伤口还会痛吗?那我再叫一下太医好了。”秀一皱眉,想要去试探飞影的额头,却被他粗暴地打开:“别碰我!”
秀一缩回手,没有在意上面的一道红印——凸现在白皙的手背上格外惊心,不解地看着飞影。那样的目光中,飞影不禁心软了,语气也缓和了些:“……说!雪菜在哪?”
“雪菜?”秀一努力回想。
“别装腔作势!一个月前,被你们带进宫里来的!”飞影下意识地去摸剑,才发现剑已经不知何时被收走了,大概是他昏迷的时候吧。他痛恨起自己的没用来——这下子,连自己也保护不了,不要说要救出雪菜了。
秀一思考着,总算有了点印象:“啊,我知道了,是那个雪女吗?”未经思考就脱口而出的答案。
“不许叫她雪女!”飞影右掌扬起,正待落在秀一的面颊上。
“陛下,典礼都准备好了,就等您过去了……哎?”侍卫阵冒冒失失地冲进来,见此情景不禁愣了一愣。飞影也因被忽然打断,手的动作也滞了一滞。
秀一轻笑,不着痕迹地挡开飞影已毫无蛮力可言的手:“好的,那我们走吧。”
“喂,等等……你这家伙,雪菜呢!”盯住起身欲离开的秀一,飞影追了上去。
阵奇怪地望着两人的背影:“我记得那的确是……雷禅陛下抓来的舞师啊……这会儿应该还在大牢里呢……”

“你……你……你等等!”飞影好不容易赶上故意走得健步如飞的秀一,一把拉住他的袖子,“等等……我告诉你,快把雪菜放回来,不然……”对着面前玩味的眼神,飞影一时有些语塞,“对了!不然就不给你跳舞!”
“跳……跳舞?”这个答案实在出乎秀一的意料,他不由多打量了飞影片刻,“你会跳舞?”
“是,回陛下,他是幽国内数一数二的舞师,前几天刚被雷禅大人抓来,就是因为不肯跳舞,才被放到狱中的。”冻矢半跪下,回答道。
飞影冷笑一声:“我自己的身世,还要你提醒我?”他转向秀一:“你听见了吧,没有我的舞,你的那什么典礼根本不成回事!”
冻矢不满,这个舞师,对他无礼倒也算了,姑且算他不认识自己这个咒冰使者;但是几次三番对陛下无礼,实在是……“我建议你说话最好小心点。”
“哦?要打架?来呀来呀。”即使手无寸铁,飞影也是自信满满的样子。
冻矢运起了气:“那好,让我来叫你懂得什么叫后悔!”一把冰剑的形状在右手渐渐形成。
秀一没有劝架,径直从两人当中穿了过去。正打算交战的两人条件反射般地停手——他们知道,如果蛮干,秀一马上会被两股力道撕成碎片。当然过后飞影就懊恼了:自己干嘛要在意他?
见两人收手了,秀一回眸一笑,仿佛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快走吧,我们要迟到了。”冻矢应了一声就快步跟上,飞影却没有动。明白了他的心思,秀一又走回来:“好啦,飞影,我答应你放回雪菜小姐,所以……”被飞影快速抬头的动作与隐藏在冰冷之后的热切眼神逗得笑出声,“你在典礼上跳舞好不好?”语气中竟带有些哄小孩的味道。
“陛……陛下!”冻矢脸色一变,冰女是雷禅大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抓到的,怎么随随便便就说放了?即使是秀一陛下也……
在快步经过冻矢身旁时,秀一轻声说道:“我会负责这一切的。”声音很弱,给冻矢带来的震撼却不小:陛下,你要一个人……
“为纪念我们伟大的三皇子——秀一陛下出生19周年,我等举行了此盛大的典礼,以……”典礼祭司——死死若丸高声宣读着。
原来他19岁,比自己还大两岁,飞影漫不经心地想着。现在他的心思全在释放雪菜上,只要跳完一支舞就可以了吧,那样雪菜就可以回到自己身边……
“下面,我们非常荣幸地请到了高级舞师——飞影,为我们带来一曲《简兮》!”
听到这样的宣告,飞影冷笑一声,走上台。
“简兮简兮,方将万舞。日之方中,在前上处。……”
果然是一流的舞师啊,舞步轻巧无差错,旋转如风撩人心,特别是眉眼间那一份冷漠与淡定,不像其他舞师一样的刻意展现,任何一个动作都流淌着自然,连冻矢都不由得惊叹。秀一在一瞬间睁大了那双碧绿色的眼,但很快又微笑了,恢复了平时的模样。
“哇!!好帅!!!”台下的妇女们不论老少,都尖叫着。(某霰:连我也想尖叫了)
飞影一个旋身,嘴角不经意地冷笑。说实话,他最讨厌的就是跳舞,讨厌那些矫揉造作,讨厌故意给人看的舞姿,可从小就被父亲逼着舞蹈,而自己的性格也造就了今日的成功……这算不算天意弄人?
一曲终了,台下不断的喝彩和掌声将飞影拉回现实。(总觉这句好俗)他跳下台,没有去理会蜂拥而至的女孩,径直走向秀一:“喂,可以放雪菜了吧。”他知道那些女孩见自己接近陛下,都会退回去的。
秀一看着他微笑,许久,点了点头:“恩。”他向冻矢嘱咐:“去父亲的宫殿,把那个女孩放出来。”
“陛下!……”冻矢大惊,原以为陛下会改变主意,那只是为哄舞师跳舞而说的,没想到真的……虽说放走冰女也没什么难的,但是被察觉了那可是大罪……
“去吧。”秀一挥挥手,不愿再多说什么,冻矢只得去了。
“谁!是谁做出这种事?!”雷禅大怒,用手狠狠一拍桌子。
侍卫甲吓得两腿直哆嗦:“报……报告……经调查是……是秀一陛下……”前几天有人放走雷禅大人千辛万苦得来的冰女,难怪雷禅大人这么生气。
“……”雷禅语塞了片刻,随即是更深的怒气:“来人!给秀一施以七七四十九天酷刑!”是他儿子,当然不能处死,但可以好好惩罚一下,让他明白什么是不该做的。
“啊……大人……是,是。”侍卫又吓了一跳,欲劝不敢,只得听从命令,前去通知狱卒。
“终于等到你了,雪菜,我们回家吧。”飞影将外套轻轻盖在冰蓝色头发的少女身上,眼里满是温柔。
秀一默默地看着,等他们要走了,才说:“冻矢,送他们安全回家。”
“是。陛下,我马上回来,您小心。”(本来想用“奴才”的,但这样太对不起冻矢了……我知道古代在王面前不可称“我”)
秀一点了点头。其实,他差遣冻矢的原因不止这个……望见他们走远了,他才转过身,清笑开口:“你躲在那干什么呢,快出来。”
“是。”一个人影从柱子后闪出,“陛下,非常抱歉……”
“父皇要怎么做?”秀一打断他的话,问。他早已猜透雷禅的用意,只是还不知道,他会怎么折磨自己……
“是。大人吩咐,将陛下打入牢狱,施以……施以……七七四十九天酷刑……”卫兵的声音低了下去,七七四十九天,在这四十九天内,秀一陛下将经历水刑、鞭刑甚至更严酷的折磨,毫不停歇也不留情,不知一向体弱的陛下能否忍受得住……
“是,我知道了,走吧。”秀一朝他做出一个感激他担心的表情,自己将自己的手绑起来,跟着卫兵走向牢狱。父皇……还真是狠心……
[TBC...]

   
返回首页论坛 联系我
 
 
本站东东,未经我允 许,请勿随意转载或做商业用途,违者我究的N次方(N∈正整数)
Copyright2003-2007 幽游之巢 All right reserved
我的其他站点:彼岸的格桑花 | 皎杰小店 | 玻璃迷宫
站点维护:皎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