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

BY:青冠第蝗

醒来,干燥的味道,全身冰冷,感觉不到37℃的温度,空气中划过来不知名的花的气味,爬将起来,循着这香味,找到了它的主人,淡蓝色的花朵,静悄悄的,很坚强.
看见西边将落的红日才知道自己睡了很久,从萤子离开开始,或者,在自己迷糊可又确在的记忆里奔跑了许久,才在这完全陌生的地方毫无思想地睡.但终究改不了事实吧!
萤子,已经不在了.
走得那么突然,根本像愚人节的玩笑,可是试着推她,试着喊她,说别玩了萤子我们……
我们,怎样?还是太迟了,太迟了!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还没等我,把……
伸手触及口袋中那个心型的盒物,打开,还是那么闪闪发亮,蓝色,她最喜欢的颜色,蓝色的宝石镶嵌在银质的环上,曾经想过拥有它的会是世界上最美的新娘,可是,萤子,为什么,不等我?
一切都太迟了,恨啊,恨自己为什么苦心积蓄三年为了这爱情仪式的见证,如果三年前,就结为夫妻,至少陪在萤子身边的时间,会……
藏马,飞影,也许桑原都知道萤子的病情吧,可他们谁都没有对我说!如果萤子说怕我担心怕我分心,那她肯定不知道没有她什么工作什么战斗对我来说都是虚有.为什么他们也会这么傻去帮萤子圆这种根本无须的谎!
现在,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该何去何从? 

*******************************************************

栗色的发丝飞扬,因为衣服的搓动膨胀,少女手一甩把刚刚脱去的内衫丢给身边脸色惶恐的女友,又一个女孩从那帮不良少年手中回到少女身边,而答应以身上衣物交换的少女现在身上只一套运动背心和短裙,苦秋的天气,冷风吹来她太显单薄.
"呵呵呵"挟持女生的少年发出猥琐的笑声.
欺负女孩算不上不良少年,幽助上前.
"那么现在该以我的方式解决了吧!"眼神变得凌厉,扳扳响指,少女已经袭来,"啪啪啪"动作流利畅快,战斗经验十足,格斗技术高超,没等幽助插手就打完了,不,没打完,"咚"一声,鼻梁骨中招的幽助被击倒.
"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连打架都不行!"少女再送上两拳,才听见友人的喊叫.
"清铃,错了,他不是——"
"他好象是要帮我们的."
"清铃你打错人了!"
"少废话了,是他自己运气不好!"那位叫清铃的少女含糊地辩解,"走啦,把我的衣服拿上!"
小巷里又静了下来,幽助还丈二摸不着头脑,不过,女人的重拳,倒是久违了.没有起来,日落的氛围将空气染得橙红,幽助又想起了那枚戒指,紧贴在胸口,打开来,冰冷的色泽.
萤子,嫁给我……我爱你……戒指……我给你……戴上……
"叮"掉落,蓝色的宝石没有了生气.恍惚中,迎上一张似曾相识的脸.
"我来看看你死了没!"清铃上身又套了件男式衬衫,看上去更添几分成熟的韵味,将地上的戒指捡起,丢还给他,便拉起幽助本为了求婚而穿因为太突然没有换下来的西服领带,"没事吧,才几圈就打成白痴了?"
"我没事!"把思绪拉扯回来,给打女一个让她摆脱尴尬的笑容,让人心疼可清铃没管,继续拉着他的领带说请他吃面,不是好心,只是不想心中有愧.

*********************************************************

面对面坐着,搁着热气腾腾的两碗面,清铃马上大手大脚开始围剿它,而幽助看着面,又是感伤,曾经自己想天天给那个他最爱的人做面,现在,她已不在.
不是萤子的灵魂,只是自己的想象吧?就在自己的面前,飘着的,似远似近,她笑着,并不说话.冲上来一股热气,把影象打散了,才低头,看见清铃鼓着腮帮对着她的第二碗吹气.萤子的影象好朦胧.
"别吹,我想见她!"这不算是无理的请求但一定是让人费解的.
愣了两秒,清铃双手捧过他的脸"研究",要从眼睛里寻找什么吗?放开手后说"相信你了!"这让幽助都感到不可思议.
将位子搬到幽助的左边就不怕热气影响了,清铃的爽快足以说明真正不良军团的"优良品性",这使幽助怀念起自己的学生时代,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有点平静下来了,两人之间也不知哪来的默契,吃起来很协调,清铃左撇子,于是中间两只不拿筷子的手时而触及,清铃感受到幽助手的冰冷,不觉看了他一眼.
四目相对,"什么事?"见清铃依然大胆地看着,就问.
"我是想说,我没带钱得你负!"很轻淡地掩饰,埋头消灭她的第五碗.
结果她一共吃了七碗面,店主当然是习以为常,但幽助对她实在佩服.而从店员的"难得清铃会带个男的来吃面"让幽助明白这真是个不怎么喜欢男人的女孩.而后的又一次巧遇加理所当然的误解让幽助彻底知道清铃的原因:她是个父亲搞同性婚外恋又离家出走的单亲女孩,而似乎半疯的母亲一直想以变性来挽回自己的婚姻,她们家中居然还私藏小型步枪和大量子弹,精神失常的母亲乱发射让幽助闯入了这个弑女的误会,当然,最后他还要陪门板一副.
"你这样,不危险吗?"安定好清铃的妈幽助问她.
"我所能做的就是把枪藏起来,老妈是个笨蛋,对这么忘恩负义的男人……"清铃这时才发现这个陌生的男人知道得太多了就把他轰了出去.

*********************************************************

没有带通讯设备结果是飞影找了过来,当然藏马也跟着来了,他们所见的幽助没有想象中的悲伤神色,看来他真的很坚强.
小阎王又有新任务,反正四人习惯了这豆丁总喜欢把大事说成小事只需要灵界侦探出马就可以的而往往只有他们在拼死拼活,桑原为了学位在水深火热所以只有三个了,F3缺1也不是唱不出戏来但幽助情况特殊因此藏马建议他小憩一下,幽助恢复以前的神采否定了这一要求.
敌人不明所以藏马定他为X,他的嗜好应该是收取和控制灵魂因为灵界反映一些已死的人并没有过去报道而且有很多青少年出现了反常的现象,案子的棘手之处是事发的这一带并没有妖怪出没的迹象,因为这里的居住者几乎都是灵气高强者.虽然幽助很奇怪清铃的灵气看似不高,但他还是听藏马继续说下去.
唯一的线索就是反常的少年几乎都有和一个帝王中学的不良少女打斗过,打斗后就出现反常.
幽助想的没错着少女就是死都不承认自己叫"藤真清铃"(这是她家门牌上的)的硬要从母姓的"古佳清铃",灵界已经做好安排,三人很快进入了帝王中学.由于幽助很不幸长了娃娃脸他被迫和飞影一起做了"转校生",而凭才学藏马充当的是老师,三个帅哥一下子全上让清铃班的女生心惊肉跳,自然,清铃对不会有好印象.
F3加上清铃唱出了好戏,斗志斗勇,斗打斗酷,斗领导能力斗眼神杀伤力,虽然清铃依然对他们没有好脸色可久了发现自己居然很信任他们.
当妖狐发现在这个城市里飞影很容易睡着使用妖力会很吃力后,他开始怀疑这一切都是个陷阱,X是个难对付的角色因为他用的不是自身的妖力而是人类的灵力,也就是说,他是个可以像刚鬼一样抽取灵魂,然后有可以像铃驹操控悠悠一样操控灵魂,更能像白虎一样吸取别人的灵力为己用,还有可能像榴枷一样编织一个不能用妖力的结界,所以,他选择了这个灵力者聚集的城市.若是这样,他的确有可能利用或者控制一个灵气低点的人去攻击其他人,这样,这个人会变得很强,也就是像清铃这个例子.
想到这些藏马又有些否定,因为和清铃相处以来他并没有看见清铃去找人打架,相反是别人来挑战.自从幽助帮她搞定一帮恶势力以后她发现身边这些人根本和自己两个层次倒不象刚开始那样对幽助说打就打了,有时看他们俩嬉闹的样子,感觉仿佛幽助真的回到了学生时代.
多想的狐狸有点进入矛盾的旋涡,他发现自己在潜意识中拼命地否定清铃的敌人关系,猜想,一切都是猜想而已.

幽助将清铃背回家,嘱咐好她不要乱动,不然脚伤好不了.家里没人断定那个母亲又是喝酒了,于是幽助说这点我们的妈真像,便给清铃煮了一大锅面.
"没想到你做的面还真不赖!"辛苦了别人把不小心弄伤脚的自己送回来,又麻烦他给自己做晚饭,清铃心里暖洋洋的可嘴上就不说谢谢.
"你还真喜欢吃面呢,我在另一个城市开了个面馆你有空来吃啊!"
"真的啊,我很小时就想嫁给一个面馆老板了!"狼吞虎咽但丝毫不影响说话就是清铃的绝招了,但话说出口清铃就后悔了因为这是爸爸还在时的愿望而现在她认为男人不是好东西,可是,他,他们,又好象不是坏人,又马上在心里否定.
"那可好了……"话没了下文,马上就要脱口而出了而幽助又想起曾经类似的一幕.
这时候很静两人有两人的想法,许久幽助找个理由回去门开进来进了一个清铃见了一惊马上就怒的人,因为长相上的相似幽助明白这是她的父亲.
"你还来干吗?走了这么多年我以为你早丢了钥匙了呢?"
"清铃,和你妈妈,一起离开吧,这里很危险!"若是灵力高超,现在危险也是可能的,这时候,也许X会进行大规模的杀生.
"干吗?要赶我们走?"清铃尖锐起来.
"别,他是关心你们!"幽助也感到了异常,因为自身是魔,论灵力还是清铃的父亲高,如果X蠢蠢欲动,那么可能不到一个星期就会"吃"掉整个城市.
灵力高的人应该会很快发现,这时清铃的母亲也赶了回来.
"死也不走!"少女闹着脾气.
"灵力这么高的父母怎么会生下你这样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幽助火了叫两个大人去动员别人自己来说服清铃.那两人走后清铃才软下脾气来.
"你没看见妈妈的眼神?那么开心,那么执着,我不知道她干吗一定要这么爱他吗?有时候看见她一个人坐着,想他的时候,那种眼神,和你那时候一样的,我就想,这就是爱情吗?"清铃盯着幽助,眼泪很不争气地落下来.
幽助看着那眼泪,不自觉的,就揽过清铃在怀.
碰到了一个硬物,在幽助的胸口,发现是那枚戒指,幽助丢舍不了的情感.清铃看着,让幽助告诉她戒指的事情,萤子,这个清铃素未谋面的女子,就进了她的心坎里.
"浦饭你是个笨蛋!早点求婚的话就好了!"清铃眼中充满泪水,为了幽助那即将得到又逝去的幸福.后来她问母亲:"浦饭很可怜是不是,有这么爱的一个人,却……"
顺子抚摸女儿的头发,告诉她别怕.
"可是,可是我还是觉得,心里难受啊……"

最终,清铃听话要暂时离开了,而此时灵力稍微低下的人已经开始有了不适的症状,藏马喊来了桑原,又叫了榴枷结了保护的结界,在次元空间里安置了越来越多的不良反应的人.
就在大家忙得无空的时候,藤真,清铃的父亲,带着伤来说古佳顺子,清铃的母亲被抓走了!在这种时候居然……那清铃呢?也不见了!
该死的,幽助急忙跑出去,清铃,你在哪里?有妖气!和跟着跑来的藏马飞影确定一下,马上朝那儿飞奔过去,"砰!"听见枪声.
"放了我妈!"清铃拿着枪,对着那个妖怪发射,X,居然就是帝王中学的校长!
"小鬼!"大怒,校长一只手将清铃举起,当他发现了幽助他们,立即现了原形并吸收了大量灵力者的灵气,身体膨胀开来,像白虎一样变大了,"哈哈,浦饭幽助,你的灵力也很高!"
玫瑰鞭!啊,全身剧痛,再看看飞影,他捂着右手,遭了,这家伙制定了妖力不能使用的结界!
"藏马!飞影!"不能用妖力,就只好用灵丸了,幽助的指头集中灵气,却发现清铃已被挟持!
"藤真清铃的命你不要了?不过也要谢谢她帮我打通了那些少年的灵气,哈哈哈哈!"在校长自鸣得意时幽助开始进攻,可是只救下顺子而已,而清铃仍在他手中.
"再乱来我就杀了她!"校长勒紧清铃.
"谁让你威胁的?"清铃举起枪给他眼睛一弹,校长疼痛难当,放开了她,清铃就直直地摔进幽助的怀里.
"快和你妈离开!这里我对付!"

清铃跟着藏马,把因为妖力应用不当而睡着的飞影送到桑原开的空间去,因为藏马有人的身体,还可以运动,这场战斗,是人的战斗,妖怪没有插足之地,就算幽助再厉害,只用灵气的他是不能打败校长的.超级大的一个灵丸,把天空打亮,然而没想到校长的身体有大了许多.
清铃看见那庞大的身躯就又跑了回去,藏马急忙拉住她.
"放开我,我不能看着浦饭一个人去打这么大的一个怪物!"清铃推开藏马.
可恶,灵丸又被吃掉了,幽助已经鲜血淋淋,校长愈发大了,这样下去不行!清铃还是不管藏马的阻拦跑来了,看见幽助浑身是伤不免激动,过去就和校长大打起来,虽然是无关痛痒,但还是给幽助赢得了休息的时间.藏马和她来回跑着也有些不支,但清铃并无任何身体上的异样,要说她的灵力不高应该和其他人一样对X的瘴气有反应,而且根本支持不了这么近的距离和剧烈的运动,清铃的体质特殊吗?
"清铃,为什么又回来!"
"叫我看着你死还不如干脆我死!"清铃哭叫着,冷不丁被幽助推倒,缓过神来,才知道幽助为了自己背后被砍了一刀,血流如注.
"傻瓜,你会让我分心的!"幽助伸手拭去清铃的眼泪.
"你可以不要管我的!"
"我已经不想再失去——"再失去自己的幸福了.
清铃忽而变得坚定,她挡在幽助面前,校长的钩子刺进她的额头,划下来,一个"X"就跃目眼前.可清铃再不有害怕的神情,不怕死,置出生命也要保护他!欣许,浦饭,我不能像萤子那样善解人意尽量不使你担心,可是,我会以我的方式,来保护你!
幽助忍痛连发几个灵丸,可是还是被吃掉了,藏马想起清铃自救的那一击:"幽助!射他眼睛!"应该有破解这结界的方法,只有想到,就可以帮幽助了,藏马在脑中不停地搜索.
要害再次受击让校长疯狂破坏身边的事物,幽助不能动了清铃就用身子护着他,发现原来这男人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清铃就不顾一切了.
"笨蛋!"忘了言语.
"你倒真的不怕死!"校长抓起清铃,虽然很奇怪这个没有什么灵力的女孩拥有两个灵力绝对高的父母而且她可以打通发挥别人隐藏着的灵力穴道,但即使这样的她也不足为惧.
清铃手上还有枪,因为藏马的话她朝校长的眼睛开枪,不想已经吃过亏的校长马上用手护住眼睛.
子弹,没了,这下校长再无顾忌了.小女孩,你的死期到了!还有浦饭幽助!
"不要——"白光一闪,清铃飞了出去,藏马这时也解开的结界,跑到请清铃身边,她的枪头被高温融化,是反冲力让她飞出去的,不过周身的高灵气护着她,她,在最后时刻,潜藏在体内的灵力终于觉醒,还无师自通地用了灵丸!
"接下来,就交给我吧!"取出玫瑰.

幽助看见萤子,也许只是影象,她握着清铃的手,无声地看着.艰难地爬到清铃身边,才知道萤子自己泪流满面.
幽助……将清铃的手交给幽助,萤子渐渐模糊.
萤子……

*********************************************************

藏马说清铃醒来也许会忘记一个人,清铃已经昏迷五天了,幽助一直陪着.
然而清铃醒来的第一句话,面对欣喜的幽助,竟是:"你谁啊?"
难道又是太迟?没来得及把握清铃,她就……
大家都来看望清铃,藏马看一眼失落的幽助,不免心酸,但还是告诉了清铃,他们要走了,要回到自己的城市去.
"南野老师老师要走,那南野同学(指飞影,因为飞影没有姓,所以藏马就——)和浦饭也要走?"清铃各处看了看,没发现"幽助".
"你还记得我?"幽助飞奔过来问.
清铃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被绷带绑了像木乃伊的人,把他脸上的绷带弄掉:"啊哈,真的是浦饭你!"
清铃确实忘记了一个人,现在她对那个"藤真叔叔"有莫明的亲切感,当母亲送他出去只留下幽助的时候,清铃觉得自己很安心很安心地看见他没事.
"又怕太迟了——"晶莹的蓝色的宝石闪烁,幽助很庄重地将它拿到清铃面前.

"她不会幸福的!"顺子远远看着屋里的两个人.
"不,她会!"藤真坚定.
"哪有三个人的爱情!"她知道,那个叫"萤子"的女子,浦饭这个青年是不会割舍的.
"这就是三个人的爱情!"

半年后,幽助的面摊.
"最后,她还是没有接受你!"桑原噌着面,毫无顾忌店主的脸色.可是,幽助只是笑着不答:三年,又是三年!
藏马浅笑桑原的不知:"清铃还只是个高中生啊!"

颈中的项链挂着那枚精致的戒指,清铃将它缓缓地旋转,萤子,我们三个人.在一起.


~~~~~~~~~~~~~~~~~~~~~~~~~~~~~~~~~~~~~~~~~~~~
终于写好了,累死,可以休息一下了 

 
     

 

本站东东,未经我允许,请勿随意转载及做商业用途,违者我究的N次方(N∈正整数)
Copyright2003-2005 幽游之巢 All right reserved
站点维护:皎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