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影

BY:皎杰

欢迎来杰的主页:
http://jiaojie888.yeah.net/

 

<1>

"藏马?"飞影正在树上睡觉的时候,突然被人从后面敲了一下,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而站在他面前的人让他吃了一惊,"你怎么会在魔界?"
"恩……其实,我是来……来魔界找药草的……"藏马的声音似乎有一些哽咽。
"找药草?"
"恩……飞影,你知道'绿草'在哪里吗?"
"什么?一向聪明的狐狸竟然也会问我药草在什么地方这种问题?藏马今天真的是很奇怪了。"飞影心想。
"飞影……你知道吗?我快要急死了……"
"你问'绿草'干什么啊?"飞影试探着问道。
"我?……飞影,你知道吗?"
"我问你用来干什么?"
"我……"
"你不要吞吞吐吐的,女兮兮的,是什么就快一点说啊!"
"什么?女兮兮?"藏马心想,"这个飞影,平时不说话,怎么一说起话来就气人!"
"算了,"藏马转过身来就要走。
"在对面的山崖上,你自己去吧。现在,你可以说你为什么要'绿草'了吧。"飞影把头转向一旁,说道。
"啊……"藏马一脸惊愕地望着飞影。
"你倒是说啊。"飞影显然很不耐烦了。
"因为……我的妈妈病倒了……"藏马伤心地说着,"据我的观察,妈妈是被常年生活在魔界的'荧虫'给吸掉了很多精气,如果不用'绿草'就妈妈的话,妈妈会有生命危险的……但是……当我来到魔界的时候,在我所知道的范围内的'绿草'都不知道被谁采完了,所以我才……"
"你不认为这件事很蹊跷?"
"当然的啊,我想,这也许和我以前在魔界的时候的什么事情有关吧。还有,他们也是,有什么事情不能来找我,却一直对我的母亲下手……"
"…………"
"那……我走了。"藏马向飞影挥了挥手。
但飞影并没有回应。


"怎么这一座山比我想象中的还要陡?"藏马一面登山,一面想着。
"等等,这里好象……"藏马发觉不对劲了。
"谁?谁在那里?"藏马转过身去,质问道。
"妖狐藏马,好久不见了。"从黑暗中跳出了一个人影。
"灵?你是灵?"
"藏马,很高兴你还记得我!"
"灵?你怎么会在这里?还有,这里是怎么回事?"藏马朝着那个人走了过去。
"因为……"
没有等灵说完,灵的身上便闪过几道亮光,紧接着,灵在惨叫声中消失了……出现在灵后面的竟然是他。
"飞影?"藏马叫了出来。
"藏马,你真的是昏头了吗?这么简单的圈套都没有看出来!"
"圈套?那……"
"现在已经可以肯定了……真的有人想害你,而且来头还不小……"飞影一面说着,一面望向了藏马,但飞影发现,藏马并没有在听他说话。
"藏马!"
"什么?"藏马回过神来,"你刚才说了什么?"
"算了,不想听就算了,反正你也早就知道的了。"飞影转过身去,说道,"看你这样,还没有到半山腰,就会被半路的乱七八糟的妖怪给搞定的!"
"哦……"藏马似乎还在发呆。
"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还有那个叫灵的混蛋到底是谁?"飞影话音刚落,藏马就走到了飞影面前,
"飞影,收回那句对灵不礼貌的话!"
"什么?就说了一句,藏马就叫我收回,真是的,那个叫灵的到底是……"飞影心想,但,他并没有理会藏马。
"飞影,我叫你向他道歉!"
"为什么我非要道歉?"飞影心想,"那个叫灵的人对藏马你很重要吗?真的是不知道为什么!"
飞影转身就要走掉了。
"飞影,你站住!"
飞影终于忍不住了,对藏马大声说道,"为什么我要道歉?!"
"因为你侮辱了我的朋友!"
"朋友吗?"飞影想,"难道我连那个人都不如吗?等等,怎么好象我在吃醋?"

<2>

"你说不说?"藏马又一次用碧绿的眼眸盯着飞影。
"好了,走吧,再不走,你的妈妈会……"飞影面对着藏马的双眸,脸上增添了几分红润。
"啊?"藏马愣了一下,"你想转换话题?"
"不是,快一点,天黑了就麻烦。"
"这个飞影今天是怎么了?"藏马心想,"平时他真的是很少有说话的,对人 也是不闻不问的,而现在呢?真是的。"
"飞影,你把脸转过来一下。"藏马走上前去。
"转过来干什么?"飞影虽嘴里这么说,心里却在想入非非,"难道藏马……不可能的啊。"脸也更红了。
"飞影,快一点转过身来。"
飞影没有理会藏马,飞影心想,"转过去不是要露馅吗?那只狐狸,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飞影…………"
藏马很快地跑到了飞影的面前,弯下腰,两眼直盯着飞影的脸。
"干……干什么?"飞影向后跳了几步。
"飞影,你过来。"藏马一脸严肃地说道。
"过……过来……你要干什么……"(飞影现在心想的,杰似乎不用说明吧。)
"反正你过来,不要那么罗嗦了。"
"什么,我罗嗦?"飞影心想,"刚才还 不知道是谁一直在浪费时间呢。"
"飞影……"藏马朝飞影走了过去,飞影也习本能地往后退去,这样两个人持续了一会……
"我说飞影,你一直往后面退什么啊。"
"那……你一直向我走过来干什么。"飞影虽然嘴上和行动上这样,但心里所想象的却和这些一点也不符,似乎正在有所期待了……
"呵,雪菜?你怎么在这里?"藏马突然微笑着说。
"雪菜?"飞影心想,"雪菜怎么可能在这里,这只狡猾的狐狸,一定是又想骗我。"
"啊?藏马君?飞影君也在?"
"这个声音……是雪菜啊。"飞影惊奇地把头转了过去。
真的是雪菜。
"雪菜,你怎么在这里?"
"因为我来到这里找哥哥,是藏马君告诉我的啊。"
"藏马……"飞影把头望向了藏马,藏马回了一个甜甜的微笑。
"那……雪菜你又怎么会在这里?"
"呵呵,到处乱走啊,就到这里来了。"雪菜用手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伸了伸舌。"那飞影君去哪里呢?"
"啊?去帮藏马找药草。"飞影望了藏马一眼,回答道。
"是吗?那我和你们一起去可以吗?"雪菜笑着说。
"不行的……"
"一起去吧。"飞影还没有说完,藏马就抢着说。
"真的?"雪菜高兴地拍着手,"那我们一起走吧。"
"藏马……我好象和你没有仇吧。"飞影小声地对藏马说道。
"恩。"藏马微笑着点头。
"这只狐狸……"飞影心想,"什么时候我也会……"


走了有10多分钟,
"啊!"
雪菜突然摔倒了。
"雪菜,你没有事情吧。"藏马上去扶助了,微笑着问。
"恩……"雪菜点了点头,"谢谢藏马君。"
"呵呵,不用,应该的。"藏马还是那迷人的微笑,"雪菜,听说你找哥哥,现在找到了吗?"
"藏马你这个家伙……"飞影在后面怒气直冒。
"还……没有……"雪菜摇了摇头。
"那……有没有什么新线索呢?"藏马继续追问。
"恩……还是那么多啊……依旧是连哥哥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你可以先从周围来发现啊。"
"周围?"
"好了,藏马,雪菜,要走了,天黑了就不好办了!"飞影走到前面,说。但心里却想,"看着吧,藏马,我会……"其实飞影生气的还有一般原因是藏马一直对着雪菜甜甜地微笑。
"好……"雪菜应声跑了过去。
"呵呵,这个飞影,又开始着急了?"藏马笑着说。

 

 

<3>
三人又登上了前往山顶的路上。
"飞影君,怎么你的脸好红?"雪菜发现了。
"什么?我……我没有啊……"飞影慌忙掩饰着,
"恩,我刚才也想问一问的。"藏马也插了进来,"可是这个家伙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一直躲着我。"
"飞影君,让雪菜看看吧,如果生病了的话,雪菜还有一点治愈的能力。"雪菜关心地说道。
"不……不用了……"飞影退后一步,但是不巧,刚好碰到了藏马,藏马一下抓住了飞影。
"藏马?"飞影还没有回过神来,藏马的脸贴近了飞影……
"藏……藏马……你要干什么?雪菜在这里啊!"飞影慌乱地挣扎着,但藏马却没有把头收回去的意思,而是越贴越近。
"藏马!"飞影闭上了眼睛。
藏马的额头轻轻碰了一下飞影。
"没有发烧啊……"藏马把头从飞影的额头移开,"那你先前在那里躲什么?我还以为你因为发烧怕吃草药……"
"什么?…………"飞影快要被那只狐狸给气死了……
"那个藏马…………他……他竟然会认为我脸红是因为…………发烧…………我脸红是谁害的,你真的不知道吗?…………气!!!"飞影生气地推开藏马,"谁说的我发烧了?!你这只狐狸今天怎么事情那么多?"
"飞影君没有发烧吗?"雪菜关心地问道……
"啊?恩……"飞影因为刚才藏马的举动,完全忘记了还有雪菜在旁边…………
"那太好了……我担心死了,还以为飞影君……"
"其实你不用担心的,飞影他不会有什么事情的,想当年,被躯打成那样都还能活下来的。"
"但是……藏马君不是也很担心吗?"
"呵呵,我只是想逗他玩玩……"
"藏马君,这样做要是飞影君生气了怎么办啊。"
"呵呵,他暂时还不会的。"
"可是万一……"
"不会,不会……"


一路上,藏马和雪菜就这样有说有笑,把飞影冷落在了一旁……
飞影……似乎非常地不高兴……
"这只狐狸,他今天到底在想什么?刚才不但做出那种举动,现在还和雪菜这么默契,怎么总有一种藏马在气我的感觉……等等,他没有事情找事干吗?干嘛要气我,他和谁不说话,偏偏还找上我的妹妹,难道这只狐狸喜欢我妹妹雪菜?不……不可能的啊……这只狐狸是知道桑原(虽然这个家伙可以忽律不计的)喜欢雪菜的,他的人缘又那么好,为什么会找上我妹?还是因为这只狐狸发现我喜欢他……认为如果是雪菜喜欢他的话……不对啊,他母亲现在还病危,但是……他却在这里有说有笑的,真的是不知道他现在还孝不孝顺他妈了……"
"喂,藏马……"飞影想要验证一下自己的想法。
"什么事?"藏马微笑地回答。
望着藏马的笑脸,飞影的脸不由自主地红了。
"我是想……问你一件事情……"
"一件事情?好啊,飞影你说吧。"
"那个……雪菜……你能稍微回避一下吗?"飞影转过头对雪菜说道。
"我?没有问题的,两万慢慢聊啊,雪菜到那面去玩,有什么事情就叫雪菜吧。"雪菜点了点头,回答道。
"恩,谢谢了,藏马,你可以过来吗?"飞影直盯着藏马。
"过来?啊,好。"藏马随着飞影走了。


"飞影,有什么事情吗?为什么不能当着雪菜的面说啊?"藏马很奇怪。
"不……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啦,我……只是想问你几件事……"
"问几件事?什么事情不能当着雪菜的面说啊。"
"我是想说,你这次来魔界的目的是什么?不是为了救母亲的吗?怎么一会冒出来一个灵会让你魂不守舍,现在又有一个雪菜让你一直挂在嘴边……"飞影小心地说着,害怕自己一不小心,万一会儿露了馅。
"原来你是说灵啊,这个又为什么不能让雪菜听?"藏马又笑了起来。
"雪菜,雪菜,雪菜,怎么你今天开口闭口都是雪菜?"飞影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对藏马发起火来了。
"雪菜有什么不对啊?"藏马奇怪了。
"藏马,是今天你不对!以前我从来就没有听过你一直把一个女孩的名字挂在嘴边,而现在你却……"
"飞影……我真的是越来越听不懂你说的话的意思了……"藏马用手掠了一下风吹得有些凌乱的头发,"飞影,只是因为雪菜是你的妹妹?所以……"
"不是……不是这样的……"飞影自己都感到快要失去自我了,"我想要问问你,藏马,你是不是……喜欢……雪菜?"

(未完)

 

 

<4>
"我……是不是喜欢雪菜?"藏马愣住了……
"快点回答我,是不是?"飞影急于想知道答案,似乎有一点沉不住气了,一把抓住藏马的手。
"痛,痛……"藏马生气地飞影说道,"你干什么啊!"
"回答我!"飞影似乎是真的有一点生气了。
"回答你?回答你什么?"藏马似乎还想逗逗飞影。
"你……"
看着飞影的表情,藏马觉得似乎是真的有一点不对劲,忙笑着说,
"呵呵,你这个哥哥也太关心妹妹了啊。"一面说,一面用手拍着飞影的脑袋,"放心了,我没有喜欢你的妹妹啊,呵呵,哥哥其实也不用对妹妹这么小心吧。"
"你说的是不是真的?"飞影似乎一眼就看出了藏马在敷衍他。
"真的,真的。"藏马依旧微笑着。
"不!我知道你这只狐狸又在骗我了。"飞影两眼直瞪着藏马。
"呵呵,我没有骗你啊。"藏马这次真的想用微笑骗过去了。
"你有!"
"什么时候?"
"就是刚才!"
"刚才?有吗?"
"有!"
"我说飞影……"藏马的脸上终于失去了笑容,"你今天是怎么了?说话奇怪不说,现在怎么老是对自己妹妹的恋情管那么多?自己的妹妹已经可以自己生活了啊,为什么你又要去插足呢?还有刚才也是,我明明只是想看一看你是不是发烧了,可是,你竟然是一退再退,结果,弄得我们还遇上了……算了,总之,飞影,你今天真的是很奇怪,你以前都不是这个样子的啊,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你先不要管那么多,我问你到底喜不喜欢雪菜。"飞影对于刚才藏马的一席话根本没有听进去。
"我说了没有的!"藏马也有一点不耐烦了,"就算是有,你也不应该把你的妹妹管得那么紧啊,如果是我的话还好,要是换成了别人,你不是要放黑龙波把别人……"
没等藏马说完,飞影把藏马的手握得更紧了。
"你干什么?!"藏马似乎也要生气了,"你没有事情干,也不要拿我的手出气啊,放开!"
"藏马……"飞影低着头,终于说话了,"藏马,你知道吗?"
"什么?"藏马也埋下了头。
"藏马……我……我……"飞影欲言即止。
"说吧,你怎么了。"藏马似乎看出了飞影有心事,也就不生气了,微笑的说道。
"不……我……"
"飞影,其实不想说也就算了啊。快一点走了啊,不然雪菜会等急了……"
"雪菜?还是雪菜?"飞影似乎怒火中烧。
藏马啊藏马,你就不会稍微注意一点吗?
"飞影……"藏马不由得又皱起了眉头,"不还以为我和雪菜怎么……"
没有等藏马把话说完,飞影变迅速地把脸靠了过去,唇,轻轻地落在了藏马的唇上……
"飞影……你……你干什么?……"藏马马上把飞影推开,"你今天有问题吗?"
"我?呵呵……"飞影感到自己很可笑……
"我喜欢你,藏马。"飞影目不转睛地看着藏马,说出了一句让藏马极度吃惊的话语。
"飞影!你没有问题吧!"对于飞影的举动,藏马似乎真的是很不高兴。
"我?我怎么会有问题?"飞影一面说,一面又向藏马靠近。
"飞影?"藏马还没有反应过来,飞影的唇又一次咬住了他。
"藏马,我喜欢你……"


"飞影!你变态吗?"藏马又一次推开飞影!
"变……态……吗?……真想不到在你的嘴里能说出这种话?看吧,就是用我刚才咬红了的唇说出来的……"飞影自己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了。
"飞影……你……不要太过分了!"温柔的藏马这次似乎是真的生气了。
"太过分?不知道是谁过分!"飞影逐渐走进藏马,"我喜欢你……"
"算了,飞影你今天真的是有问题。"藏马转身边要离去。
"不要走,我不要你走。"飞影跑上前去,紧紧地搂住了藏马。
"飞影,你放开,你再不放开,我要……"藏马拼命地想要挣脱,但飞影似乎抱得更紧了。
"你要怎么样?对我用魔界植物吗?"飞影似乎在反过来威胁藏马,"藏马,你知道吗?我喜欢你,已经是好久好久了……"
"好了,好了,飞影,我知道你今天有一些不舒服,来放开我。"藏马见事情已经真的很不妙了,连忙转过头,露出了笑脸。
"看吧,就是这张脸。"飞影伸出右手,轻轻地抚摩着藏马红润的脸庞,"我喜欢,不知道怎的,我喜欢这张脸……"
"飞影…………"藏马似乎没有什么耐性了。
"看,还有这红色的秀发……我喜欢……"飞影掠起藏马红色的秀发,并轻轻地吻了一下,说道。
"藏马,我爱你的全部……爱你的脸庞,爱你的秀发,爱你的一切的一切……"
"飞影……你不要再说了……飞影……我觉得你是不是把事情弄错了?"藏马感到自己在压抑着心中的怒火。
"事情弄错?"
"我是男孩啊,你为什么会喜欢我?我想你今天是真的发烧了,我这里还有一点魔界的药草,可以治……"
没等藏马说完,飞影又一次用嘴堵住了 藏马。说道,
"藏马,今天我要你……"
"飞……影……你……"藏马见自己无法挣脱,便咬破了飞影的嘴唇。
"飞影!你不要得寸进尺!"藏马用尽最大的力气甩开飞影,生气地说道,"飞影,算我认错你了……你真的是我昔日的好朋友吗?算了,药草我一个人去找,你还是回去到魔界的医院去检查一下吧!本来还打算告诉你一件事情的,现在想来算了!"
说完,藏马生气地走掉了……留下飞影一个人呆呆得坐在那里……
突然见,从飞影的背后闪出一个娇小的黑影……
只听见"咔"的一声……
飞影转过头去……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你?"但是……由于刚才那个黑影的攻击太过于狠,飞影说完就昏倒了……
"呵呵,飞影,谁让你那样气藏马 ?不然……你也不会落在我的手里。"黑影站在暗处笑道……
"呵呵,飞影,虽然我早已经知道藏马已经把我发现了,但是,知道我为什么会没有离去吗?原因很简单啊,因为我早就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的,飞影,还真得谢谢你了。"
夕阳西下,残存的阳光映出了黑影的真面目……
"雪菜?!!"

 

<5>
"怎么还没有到山顶?"藏马一面走,一面抱怨。"已经走了一天了啊。现在我真的是在怀疑这座山的真的海拔了,气,飞影明明说要不了多久就会到的啊1"
"糟了,太阳要落山了。"只要是妖怪都会知道,晚上在魔界是最危险的,大多数魔界的妖怪都是喜欢在晚上出来活动的。
"果然,说曹操曹操就到,"藏马从头发背后拿出一朵玫瑰,"ROSE WHIP!"
话音刚落,地上以沾满了鲜血……
"真是的,这些妖怪……但是……"藏马心想,"些妖怪应该都是有幕后主使者的吧。"
"呵呵,怎么总有一种这些妖怪是在这里等我的感觉,你说是不是,雪菜?不应该是灵吧,"藏马露出了笑脸。
"呵呵,不愧是藏马,你应该是从一开始就认出来了吧。"灵从黑暗中露出身来,显出了灵的姿态。
"就算没有认出来,但是,单闻味道就可以了啊,以前的老朋友啊。"藏马说道。
"呵呵,还记得以前的老朋友?"灵也笑了,那笑容是温馨的。
"那……我们现在还是好朋友吗?"
"呵呵,也许啊。"
"那……你后面的那一群妖怪押的是谁啊?"
"他吗?呵呵,藏马,你还是一样的会戏弄人,他刚才敢那样对你,应该对他要有一点处罚才行啊。"
"呵呵,似乎有道理……但是……这个由你来管似乎有一点……"
"其实我本人不在意的啊。"
"真的?"
"真的,真的。"
"那……我们两一起再象以前那样喝杯茶?"
"没有问题的……地点你选啊。"
"地点吗?这里就可以了啊。"
"但是……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
"什么事?"
"呵呵,既然当事人已经不记得了,我又有什么好说的呢?来,坐下喝茶吧。"
灵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来了茶和茶杯……而且已经砌好了……
"对了,灵,我到人界去后你又在干什么?"
"呵呵,我能干些什么?还不是每天带领我们原来的兄弟们做盗贼啊。"
"一直都没有变吗?"
"恩……我们一直都在等你回来……回来带领我们……可是……"灵的眼神似乎有一些不对劲了。
"可是……"
"可是……一个强大的妖怪来了……毁了我们的一切……连我也…………"灵说着,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庞。突然间,灵大叫起来了……
而藏马……只是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你知道吗?你走了以后……我们……我们遭受到的痛苦有多大,你知道吗?那个妖怪……使……我们……使……我们……"灵的表情也变得非常可怕……
"也迫使你使用了暗黑魔法?"藏马端起茶杯,细细地品尝着,"很好的茶啊。"
"藏马……原来你知道?……"
"不是知道……是看了你的症状后明白的……为什么你会使用暗黑魔法我也早已经料到了,灵,为什么你要为我做这么大的牺牲?"
"因为……因为……"灵感到一时答不上来……
"灵,我劝你还是恢复到以前吧,以前的女儿身啊……还有……为什么你要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
"藏马……果然……你还是不知道我的心……"灵恢复了女儿身……
"但是……你还记得灵是女孩,灵已经很满足了……毕竟,灵只有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才露出过女儿身……"

 

<6>
"灵,我想再问你一次,你为什么要练习暗黑魔法啊。"藏马又抿了一口茶。
"因为……因为……因为……因为我爱你啊,藏马……我只是希望你能恢复到以前的妖狐摸样……"灵的眼角充满了泪……
"似乎我不值得你付出这么大的牺牲吧。"藏马的说话的语气突然变得十分淡薄。
"不,你值得,我知道你值得……"灵冲进了藏马的怀里,"我喜欢你,藏马,我真的很喜欢你,从第一次见到你开始,我就已经知道自己深深地爱上你了……"
灵哭诉着,一字一句都仿佛针一般,刻进了旁人的心里,而藏马也温柔地笑了一下,说道,
"灵,我知道你为了炼成暗黑魔法,吃了很多的苦,但是,你这么做,为了我,为了一个已经不再是原来妖狐的摸样的我,这样真的值得吗?"
"不,值得!"灵抬起了头,泪,也已经夺眶而出了,"虽然你已没有了原来的摸样,但是,我知道,你的心是不会变的吧,我一直都深信着,深信着你会回来,会回到我们原来的盗贼中吧,藏马,你说,你会回来吧。"
"灵。"藏马推开自己怀中的灵,站了起来,说道,"灵,我现在已经找到了我生存的目的……所以……"
"不,不要说。"灵冲上去,用一只手指堵住了藏马的嘴,拼命地摇头,"不,你,不要说了。"
"灵……"藏马的眼里也露出了一思难过的神情。
"好吧,藏马,你走,你不要再来魔界了。我……"灵大叫着。
"但是……灵,我必须……必须要找到'绿草'啊,不燃,我的妈妈会……"
"妈妈,妈妈,为什么志保利对你会是如此的重要呢?"灵失去控制了,疯狂地说着,"为什么,为什么原来身为妖狐的你,一个魔界的极恶盗贼,会对人类产生如此的感情呢?我不明白,我真的不明白了,以前的你,并不是这样的啊,为什么,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藏马…………"
"其实也没有什么为什么,只是……我现在已经和南野秀一融为一体了,我喜欢现在的人界,喜欢爱着我的妈妈而已,也喜欢我的朋友……"
"不,你变了,你完完全全地变了,以前你的眼中充满了杀戮,而现在,你的眼中却富有温柔……为什么,为什么你能变呢?为什么?为什么?"灵哭得更厉害了。
"灵,其实世界上的很多事情都是会改变的,一层不变的事物是没有的,也许,这就是命运吧。"藏马伸出右手,把灵脸上的泪水拭掉。
"不,为什么是命运,命运为什么不能改?"灵伸手拉住了藏马的手。
"灵,放开我吧,我还要赶路……"藏马请求道。
"不,我不放开,我知道,只要我一放开,你就会从我的身边离去,而且会消失得无影无踪……我怕,我真的好怕……你如果再次冲我身边消失……我……我会……"
"灵,你仔细听我说一说……"藏马一点一点的向灵靠近,轻轻地抚摩着灵的脸庞,"灵,你是属于魔界的……你……"
"不,我不要听!"灵甩开藏马是手,大声说道,"我就不相信命运无法改变!"
"灵……你冷静一点……"
"不……我已经很冷静了……"灵的眼泪已经流满了整个脸庞,"以前,就是因为我过于冷静,而没有阻止你的那次偷盗,所以你才会被灵界的人追赶,才会变成今天这样……"
"我说灵……"藏马走向灵。
"不,你不要过来。"灵独自站在那里……风,萧瑟的风从藏马和灵身边拂过,灵抓住了还在昏迷中的飞影。
"灵……"藏马似乎有些着急了。
"要是你不愿意留下来,不但你妈妈的病不会好,现在,我会马上让这个家伙……"灵愤怒地吼着。
"灵,你这又何苦呢?"藏马依旧向灵靠近着。
"你不要再过来了,再过来,这个家伙的命会……"灵知道,自己是用即将心碎的声音叫出来的。
"那好……灵,我不过来了,那你也……"
"是想要叫我放了这个家伙吧。"灵抢着说,"不,这是绝对不可能的,这个家伙刚才对你那样无礼,我是绝对不会……"
灵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某人从后面打了一下,倒下了。
"就凭你那点技术,也想要我的命?"
"飞影!"藏马很惊奇,"你不是……"
"哼。"飞影转过身去了。
"你……为什么……你……"灵忍住疼痛站了起来,但是,由于刚才飞影的攻击太过于狠,灵感到自己说话都有一些吃力了。
飞影没有回答,倒是藏马跑了过去,扶住了即将第二次倒下的灵。
"飞影,你怎么下这么重的手?"藏马开始怪罪飞影了。
"什么?我?"刚才一直不开口的飞影马上大声说道,"刚才那家伙想要杀我,你不动声色,而现在,我只是轻轻地打了她一下,你竟然……"
"那是因为灵从来没有真正想过杀你啊。"藏马解释道。
"没有想过?你没有发昏吧,藏马。"飞影更加气愤了。
"算了。"藏马不想理会飞影了 ,转过头来对灵说道,"灵,你没有事情吧。"
"恩……"灵自己感到是费了好大尽才说出一个字。
"来,我这里还有些草药,你先吃吧,你会好受一点。"藏马递过草药。
"恩……谢……谢……"灵吃力地说道。
"不用。"藏马露出了笑容。"灵,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我先送你回去吧。"
"不,不用了,藏马,你先走吧,我……我……"灵的样子似乎又有一点奇怪了。
"喂,藏马,既然她自己都说了不要管她,你还理她?"飞影在一旁唠叨着。
"我说飞影,她说不管你就不管了?你还在真放得下心?"
"哼。"飞影又把头转了过去,但心里却一直在想灵的事情,一直在担心着藏马心的动向。
"来,我先送你。"藏马伸出双臂,示意要扶住灵。
"不,不要!"灵推开藏马,叫道,"快走,快!"


(未完)

 

<7>
"可是……"藏马犹豫不决。
"他让你走你就走啊,你还要做什么?"在一旁的飞影忍不住过来掺一脚。
"飞影!"
"我有说错吗?"飞影冷笑着,虽然自己心里明白,自己是在吃灵的醋,但是,飞影认为,即使是自己在吃醋,但是,如果我不去正视它,也是一样的。
"藏马,你就是这样爱管闲事,她是你什么人?值得你为他如此付出?"飞影的话似乎有些唑唑逼人,"别人让你走了,你还要留下,真不知道现在身为人类的你是怎么想的。"
"我……"藏马感到无法回答。
"你忘记你来魔界的目的了吗?你不想救你的妈妈了吗?"飞影感到自己又找到了一个理由。
"我……我……"藏马捂着头蹲下了。
"藏马,你怎么了?"飞影感到藏马似乎有一点不太对劲,连忙跑了过去。"藏马,你没有事吧。"
"不……不知道怎么的……头……头就是好痛……"藏马吃力地说着。
"晚了,已经晚了,我刚才叫你们离去,可是……你们不听,现在一切都晚了……"坐在一旁一直不说话的灵开口了,但……声音却是如此的凄凉,是让人心碎的声音……
"晚了?什么意思?"飞影虽然嘴上问着,心里却明白,的确是有危险了,因为他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妖气正在复苏。
"不要……灵……不要……"藏马在一旁吃力的叫着灵。
"晚了,真的已经晚了……藏马,我……我真的已经无法控制和无法自拔了……"灵的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心痛……灵感觉到了真正的心痛……
"不……灵,你可以的……我相信你可以的……你一定能行的……"藏马已经倒在了地上。
"不……已经不行了……藏马……真的,真的很对不起了……我……我……"
灵还没有说完,自己摇身变成了另一个摸样。


妖怪,一种无法形容的妖怪。


"这……这是……"飞影感觉到,妖气,强大的妖气!
"这是灵修炼了暗黑魔法的后果……"藏马从飞影背后吃力地站起来,给飞影解释道。
"暗黑魔法?"
"对,而且,修炼的暗黑魔法的人在晚上性格会大变,是连自我都无法控制的。"藏马继续说道。
"难怪,每次一到夜晚,我就会感觉到山上有强大的妖气,原来是……"
"恩,还有,灵在这座山里已经居住很久了,我想她一定是在这里等……咳。咳。"藏马话还没有说完,"啊"的一声,殷红的血从嘴里流出。
"藏马,你没有事吧。"飞影非常担心,"怎么会吐血呢?我没有见你和灵或者谁打斗啊。"说完,情不自禁地伸出了手,想要拭去藏马嘴角的血。
"不,没事的。"藏马推开飞影的手,吃力地想要站起来,不料,却因为重心不稳,一个趔趄,跌在了飞影的怀里。
"啊,对不起。"藏马见自己这么不小心,连忙道歉,而飞影,从刚才开始就看着藏马苦苦挣扎的摸样感到心痛的飞影,见藏马现在正倒在自己的怀里,不由得伸出手抱住了藏马。
"飞影?你干什么啊,我不会摔倒的,快放开我,不然灵会……"藏马对于飞影的行动又吃了一惊。
"不,藏马……你先听我说……"
"听你说什么啊,快一点,要不然不但是我们两性命不包,连灵自己都危险啊。"藏马现在似乎真的没有闲情去理会飞影了。
"藏马!"飞影对于藏马现在目中无人的态度尤为生气。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又要说什么了吧。"藏马感觉自己在逗小孩子,"我没有事情了,你可以放手了吧。"
"藏马……我……"
"OK,OK,OK,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吧。"藏马挣开飞影,吃力地站着,并转过头来对飞影微微一笑,说道,"我暂时还没有什么事。"
"藏马……你……你……为什么那么在意灵的事情?"飞影终于问出口了。
"因为……总之,现在我一两句话也说不清楚……"说完,藏马转过身去了,想要独自面对已经变成了另一个摸样的灵。
灵的演变已经快要完成了。
"藏马!小心!"当藏马正注视着灵的演变的同时,藏马的背后冒出了一个小妖,并准备将手里那还亮晃晃的刀刺想藏马。
"什么?"藏马刚反应过来,飞影已经到了他的身后,并将刚才那个小妖给大御八块了。
"你还说你没有什么,你看看,这样的小妖的攻击你都没有发觉,你到底是怎么了?"飞影生气地拉住了藏马的右手。
"不,真的没有什么!"藏马甩开飞影的手,说道。
"没有什么?没有什么会吐血吗?"飞影逼问道。
"那……是……"藏马枝支吾着。
"是不是因为灵给你喝的茶?"飞影大声说道。

(未完)

 

<8>

"这……"藏马似乎不愿意回答。
藏马如此奇怪的举动,使得飞影更为担心和想要知道藏马到底怎么了,便说道,
"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就去问那个叫灵的,要是她不说的话,我直接把他杀了算了。"飞影露出了略带一思邪恶的眼神。
望着飞影的眼神,藏马似乎有一点心急了,因为藏马知道,照飞影的性格来说,要是自己如果不告诉他为什么会涂血,他一定会想办法杀了灵的,藏马也知道,自己比谁都要了解飞影,飞影虽然表面上很爱逞强,但是,内心是很注重友情的(他对幽助就是一个好例子)。
"好吧……"藏马长叹了一口气,"的确,是因为灵给我喝的茶的缘故……"
"真的是她,我要杀了他。"藏马话还没有说完,飞影拿着剑,准备冲向灵。
"不!飞影,住手……"藏马见飞影杀气沉沉,连忙喊道。并吃力地伸出了手拉住飞影。
"藏马,放手!"飞影非常 的生气,"那个叫灵的人把你弄成这样了,你怎么还不要我去杀了他!"
藏马摇了摇头。
"藏马!你什么意思?!!"飞影真的是快要气到极点了,"你不让我动手!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欢那个人?!"
"飞影!"藏马也有一思的生气了,"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样说,你知道吗?要是你现在过去,也许……咳……也许会受很重的伤的……"
"不!我不在乎!"飞影抱住了藏马,"我喜欢你!为了你!我……"

"飞影!放开藏马!"
灵已经完成了她的演变,一股强大的妖气直逼飞影,灵的眼中,也充满了愤怒!
"灵……灵……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藏马面对着现在的灵……眼里有一点的失望。
……灵的眼里流出了绯红的液体……
"藏马!你还在和他说什么?她已经不认识你了!"飞影对怀中的藏马说道。并把受了重伤的藏马抱到了不远处的地上,说道,"我一会就回来。"并在藏马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
"飞……影……"藏马本想拉住飞影,让他快跑,可是,由于灵的完全演变,使得本来在藏马体内的毒药更为厉害,藏马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了。


"飞影!我要你的命!"灵愤怒地对飞影狂吼着。
"哼!"飞影依旧是不削一顾的态度。
刀光剑影,天昏地暗。
"邪王炎杀黑龙波!"飞影见形式对自己不怎么有利,便使出了自己的绝技!一只庞大的,带着熊熊火焰的黑龙在两人之间乱串着……恐怖的黑龙直逼灵!
"暗黑魔法!"灵闭上了眼,暗黑色的光芒从灵的身后溢出。
"不!灵!不要!不要用暗黑魔法!"藏马已不知什么时候步履蹒跚地走到了灵和飞影的身后。
"藏马?你怎么?……"飞影回过头看着藏马。
"飞影……你输了!"灵使用了暗黑魔法,暗黑魔法包围了飞影的黑龙,黑龙也渐渐地被暗黑魔法所吞噬。
"什么!"飞影大吃一惊。
"飞影!知道吗?当你回过头看藏马的那一刹那,你的黑龙波的威力明显减弱了,你是不想黑龙波攻击我时的强大威力而把你身后的人所波及到吧,呵呵,现在,你已经没有妖力和机会使用第二次黑龙波了!"灵冷笑着。
"灵……为……为什么要使用暗黑魔法?"藏马质问道。
"为什么?呵呵,没有为什么!如果我不使用的话,被吞噬的将会是我啊!藏马,你说对!不!对!?"灵依旧冷笑着。向藏马走了过去。
"等等!"站在藏马前面的飞影挡住了灵。
"让开!"灵狠狠地注视着飞影,强大的妖气将飞影束缚住了。灵走到了藏马面前,伸出手抚摸着藏马的脸庞。
"灵……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听我说的,要使用暗黑魔法?"藏马的神情十分难过。
灵没有回答,而是将自己的手从藏马的脸庞滑到了 藏马的脖子上,凄凉地说道,"如果我现在划破你的脖子,你会怎么样呢?"
"灵,我现在只想说,现在停止还来得及,我会想办法来救你的,不要用暗黑魔法了好吗?"藏马劝说道。
"藏马,还记得吗?我们两以前当盗贼的时候的事情……不,也许你都已经忘了,可我还历历在目,藏马,还记得你在我生日的时候送给我的花环吗?妖怪是没有生日的,但是,你却把我们相遇的那天做为我的生日……知道吗?我当时真的是好感动好感动……"灵说着,一字一句无不充满了内心的怨恨,内心的凄凉,内心的谴责……
"灵……"
"我已经活够了……藏马,我……我知道你会和我一起去吧……"灵抬头注视着藏马,端详着藏马的一切。
"灵……"藏马的眼神变了。
"藏……藏马……"在灵的结界里的飞影挣扎着,"藏马!"
"住口!"灵用妖力使结界更严密了……
"藏……"飞影感到自己已经喘不过气来了,"藏马,不……不能和灵走……"
"药已经生效了,藏马现在是我的了,他不会听你的话的。"灵冷笑道。
"药?生效?"飞影不明白。
灵拉住了藏马的手,说道,"藏马他自己明白的,我给他吃的药是绯草,是一种只要输入自己妖力就可以让吃下药草的人永远听命于输入妖力的那个人的,而且,药的毒性和施药人是成正比的哦,藏马他知道我在夜里的妖力最强大,所以刚才才叫你快走的,不过,我真的没有想到,极恶盗贼妖狐藏马竟然会这么容易就上了我的当……"
"不,灵,你错了……"在灵身边的藏马说道,声音里充满了痛惜,"我一早就知道了……"
"什么?"灵相当吃惊。
"是的,我真的一早就知道了,从见到你的第一面起,我就知道你会给我用这种药,但是,我……我还是毫不犹豫地把它喝了下去,灵,你知道是为什么吗?因为我想要相信你是不会干这种事的,我要强迫自己相信你是不会干这种事的……"
(未完)




<9>
"不过……现在看来,我似乎是错了……"藏马坐在了地上,抬起头,仰望着漆黑的天幕。"魔界的天穹,已经有很多年没有看过了……为什么我以前会没有发现呢,魔界的天穹偶尔也会有阳光的照射啊……"
"藏马,什么意思?"在一旁的飞影插话道。
藏马没有回答飞影,只是对着灵叫了一句:
--------"ROSE WHIP"--------
"啊!"灵应声倒下了。
"藏……藏马……"飞影呆住了。
"飞影,你就不用再勉强自己了。"藏马走到飞影面前,帮飞影解除了灵对他的束缚。"我知道的,你是不想让我对灵动手,才会决定要单独和灵决斗的,因为我知道,你怕我如果和灵决斗了,自己亲手杀死灵后会痛不欲生,所以……但是,飞影你却低估了灵的力量……"
飞影没有回答,他没有想到,自己的想法却早一被藏马察觉,但是,他自己比谁都清楚,自己会为了藏马同灵决斗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他本来就在嫉妒灵啊。
"藏马!你……你为什么!"受了伤的灵向藏马狂吼着,"以前……以前你是绝对不会这样对我的啊!不论……不论我做了什么,或是做错了什么,你都是绝对不会……你现在竟然……竟然为了一个朋友和人类而这样对我……"
灵的眼里除了凄凉,现在更增添了几分绝望。
"灵……真的很对不起……对不起……"藏马感到自己的心也在痛,就连他自己也不明白,要是以前的妖狐,是绝对没有这种感情的啊……
"藏马!你……你回答我,到底是你的母亲重要还是我?"
藏马没有回答。
"好了,我明白了,藏马,再见了……"
灵说完后,突然向藏马和飞影攻击过来。
"小心!"飞影见藏马也没有还击之力了,连忙跑上来,想要帮藏马挡住这一招。
"飞影!"藏马始料未及。
"……轰……"一声巨响,浓烟弥漫于天际。
"藏马,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藏马耳边响起。
"黄泉?怎么是你?你怎么在这里?"藏马感到很意外。
"我一早就在这里了,只是你们因为某某事情然后某某人又和某某人纠缠不清啦,所以才没有发现我。"黄泉说道。
"哼。"飞影转过头去了。
"那……你来到这里的目的是……"藏马提高了警觉。
"呵呵,不用害怕,我只是感觉到了你的气,所以跑过来看看,没有想到刚好让我撞见了那一幕……"黄泉笑着说。
"那一幕?"
"呵呵,飞影他自己知道啦,我不用说了吧,飞影?"黄泉笑着望着飞影。
飞影没有理他。
"藏马?藏马?"在浓烟的另一端传来了灵的声音。
"那是灵吧。"黄泉对藏马说道,"没有想道她竟然会为了你甘愿变成那样……"
藏马摇了摇头,表情带有一思的痛楚。

"藏马!原来你还活着?"灵发现了藏马他们,"还有黄泉,为什么你在这里?"
------"ROSE WHIP!"----
没有等灵反应过来,藏马上前又使出了一招。
"藏马……你……"灵口吐着鲜血,用左手捂着伤口说道。
藏马低着头,看不清他 的脸,但是,藏马的心在痛……
在远处的东方露出了晨曦的微光……
"什么?早……早上?……不……不可能啊……"现在的灵很害怕阳光。
"对不起……"藏马又一次将鞭子挥向了灵……
但这一次……灵不 是躲不开,而是灵根本没有躲避……
鲜血淋漓了灵的身躯,淋漓了充满魔性气息的土地,淋漓了藏马手中绯红的玫瑰……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藏马在自己的心中不知道呐喊了多少次对不起。
黄泉走了过来,扶住了藏马,说道,"快去找'绿草'吧。"
藏马没有回答,径直向山顶走去了……

《完》

后记:恩……杰的文笔就只能这样了……对于能够坚持看完这篇文章的人,杰不得不先说一声谢谢了,真的,杰真的很感谢你们能看完这篇文章,另外,这篇文章还有两篇外传,分别写的是"藏马离去后的黄泉和飞影",以及"灵和藏马的往事",另外还有《恋影》的第二部,希望大家也能看看……(鞠躬)

 

《外传》

作者:皎杰

藏马只身一人离去了,留下了飞影和黄泉两人站在瑟瑟的风中。
"黄泉,你为什么要来这里?"一向从不开口和黄泉说话的飞影竟然主动向黄泉提问了,毕竟,黄泉救了藏马啊。
"我吗?我不是在旅行中吗?偶尔感觉到了藏马的气,所以就跑来了啊,不过没想到飞影你竟然会喜欢藏马。"黄泉答道。
"哼!"飞影迅速地拔出剑,晃着银光的剑直指黄泉。
"好吧,好吧,我从一开始就跟在你们后面了,可以了吧,另外,我比你们还要早发现灵在练'暗黑魔法'。"
"那你为什么不阻止那个女的?"飞影质问道。
"我能制止吗?"黄泉转过身去,望着倒在血泊中,正在消失的灵的遗体,"换成你象灵这样,为了藏马而苦苦等了不知多少年,见到的却是一个根本不再关心自己的藏马,不再回来的藏马,你会怎样呢?"
飞影低下了头……
"而且,知道灵到底是为什么要练暗黑魔法吗?"
"不是因为她和藏马的部下被一个强大的妖怪杀了,她为了活命才练的吗?"
"不,真正的事情不是这样的,如果真的是这样,藏马刚才是绝对不会杀她的,因为藏马知道能让她复原的方法……"
"那为什么藏马刚才会……"
两人都静静地站在了风中,听得见的,只是树叶的沙沙声,看得见的,只是刚才和灵决斗后留下的残垣,感觉到的,只是无尽的凄凉。
"藏马就是知道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才决定杀了他的啊。"黄泉静静地说着,"就在50年前,一个强大的妖怪的确把藏马和灵的部下都杀了,但是,灵在其中一位名叫'孤'的部下掩护下,负着重伤逃到了我这里来了,但当时的灵并没有练'暗黑魔法',灵的伤很重,根本没有办法医救她,不,是灵他本来的原因而使得我们没有办法治疗她,因为,她的寿命已经几近完结了……我知道你要说,魔界的魔物都是能活好几千年的,但是,也有例外啊,灵就是,他们家族的人的寿命都只有1000岁左右,虽然他们在世的时间不长,但是,他们却具备很多一般的魔物所没有的特质,只要能吃了他们家族的人,就能够将自己的妖力提高很多,而他们家族却因为在世的时间相当短,而根本没有时间练成强大的妖力,而在弱肉强食的魔界,灵他们家族的是处于绝对劣势的,再说,对他们虎视眈眈的妖怪多得数不胜数,所以,灵的家族的人几乎全被魔界的妖怪杀了……"
黄泉说道这里,停了停,走到了灵的面前,灵的身躯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但是黄泉知道,灵的灵魂一定还紧紧跟随着藏马,不由得望着空中说道,"灵!放弃了吧……"
"好了,你快接着说吧。"显然,飞影对于黄泉的举动不怎么高兴,心想,人都死了,还说什么说。
"恩,好吧。"黄泉找了一块石头坐了下来。
"灵的一家当然也逃不脱被妖怪追杀的命运,就在灵的爸爸被妖怪抓住前的一刹那,灵的爸爸把自己的妖力传给了灵,并让灵把自己的心脏吃下了,这样在灵体内的妖力便提升了好几倍,灵杀死了来追杀他们的妖怪,回到了爸爸妈妈的身边,当时的灵只有10岁,我和藏马现在还记得当时的情景,灵不住地用自己幼小的双手摇着身边的爸爸。不住地叫着,可是,他的爸爸并没有回答她,而灵的妈妈悲伤地抱住了灵,并不断地告诉灵,以后要变强,要强到任何妖怪都不会吃了你,而且,一定要生存下去,说完,便把自己的心脏给了灵,说自己虽然身为他们这一族的妖怪,却基本上没有什么妖力,但是,她的心脏却有着同样能使妖力提升的能力。灵只是呆呆地坐在那里,呆滞的目光望着妈妈用手将心脏送到她的嘴边,并不住地说道,'吃吧,吃了你就可以变强了。''是吗?'灵说完便吃掉了妈妈的心脏,然后,又不住地用手摇着妈妈的身体,哭着问妈妈为什么也不睁开眼睛了……而在一旁的我和藏马,已经准备上前吃掉这个10岁的小女孩了,正当我们怀着强烈的杀气靠近灵时,灵发现了我们,扑向我们,哭诉着自己的爸爸妈妈都不张开眼睛了,问我们是不是她是爸爸妈妈不喜欢她了,但是的我们,不知道怎么的,突然不想吃掉眼前的这个女孩了,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后,我决定丢下她离开,可是藏马却说,把她带回我们的队伍里……"
"所以藏马才会那么在意她?"飞影打断了黄泉的说话。
"也许吧,但是,如果刚才是以前的极恶盗贼妖狐藏马的话,也许藏马是不会伤心的,因为当时决定带回灵时,也是藏马的一时的决定。"
"那后来呢?"
"后来吗?具体的我是不清楚的,因为灵每天都和藏马在一起的……而我对他们有没有什么兴趣,我只知道当灵受了重伤后来到我这里的事情了。"
"那你说来听听啊,"
"当灵受着重伤来到我这里时,我当时已经是今非昔比了,我拥有强大的妖力,所以才使得哪个妖怪没有继续追来,但是,她当时是真的已经快要到生命的极限了,但是,我却看到了一双渴求的眼眸,她在想藏马,想那个已经有几百年没有见到的藏马,她不住地问我,有没有什么方法能延续她的生命,因为她想字、矮一次见到藏马啊,我没有告诉她唯一的方法,可是,她却用自己刚练成的读取心术,知道了只要修炼'暗黑魔法'就可以将自己的生命延续,然而,就在她准备修炼'暗黑魔法'的一刹那尖,被我发觉了,我问她知不知道修炼后的后果,她含着泪告诉我她知道,但是,想要再次见到藏马的欲望,使得她不得不这样做……我没有阻止她,因为我根本没有权利阻止她,她修炼了'暗黑魔法',离开了我住的城市,独自来到了这座山上,一直到现在……"
"那……修炼了'暗黑魔法'的后果到底是什么?"
"白天不能见阳光,特别是晨曦,每天只有夜晚能活动,但是,一到夜晚却又会变成一个性格大变的妖怪,但是,如果修炼了很就的'暗黑魔法'的人,可以在傍晚时出来活动,每个月会痛不欲生一次,因为在她体内的'暗黑魔法'的妖力会与她自己体内衰老的细胞所抗衡,很多人因为抵制不住这种疼痛而死掉了,但是,她竟然能忍受50年……而藏马杀了她,为的是不想让她再背负着这沉重的包袱啊……"
"哼,笨蛋!"飞影留下这句话,转身消失在了蒙蒙烟雾里……
"灵,你真的很苯啊……"黄泉仰望着天空说道。

《完》

后记:这是《恋影》的第一篇外传,对于坚持看完了的各位朋友,杰先在这里鞠躬……然后,再说一句谢谢……真的,真的很谢谢了……另,《恋影》还有一篇外传,以及《恋影》的第二部,还请大家多多支持……

 

(第二部)



藏马拿着'绿草'回到了家中,给自己奄奄一息的母亲服下了,自己独自坐到了窗边,回想起了自己以前和灵的往事……
灵吗?虽然在自己的记忆中,1000年前的事情不能历历在目,但是,藏马却还没有忘记灵那双伶俐的双眸。
"藏马哥哥,藏马哥哥。"灵总是喜欢这样叫着藏马,扑到藏马的怀里,时不时地会送上一个花环放在藏马的头上,笑着说,"藏马哥哥果然是最适合植物的,尤其是玫瑰……"
"你在想什么?"窗外传来了飞影的声音,"一定又是那个灵吧。"
"飞影?你怎么跑到人界来了?"藏马说完,边准备关上窗子。
"等……等等……"飞影说时迟那时快,一下子跳进了藏马的房间,"你妈的病怎么样了?"
什……什么?这个飞影竟然会问我母亲的事情?藏马心想,他不是 一向不喜欢我的母亲的吗?
藏马不由得问了飞影一句,"你发烧了吗?"
"哼。"飞影红着脸把头转了过去。

"藏马?藏马?你在吗?"楼下传来了幽助他们的声音。
"幽助?"飞影问道,"他来了吗?"
"恩,幽助,牡丹,萤子他们说今天要来看看我的母亲。"说完,藏马便跑下楼了。
藏马打开门,站在外面的果然是幽助,萤子,牡丹和桑原。
萤子手中捧着一把鲜花,递到了藏马的面前,"希望伯母的并能赶快好。"
藏马接过花,"谢谢。"
"我说萤子,你送礼送什么不好,竟然会送花给专门操纵植物的人?"幽助在一旁说道。
"但是,我找不到应该送什么的好啊,看望人都应该送花的啊。"萤子解释道。
"你应该学学我的。"
"学你的?"牡丹插嘴道。
"对啊,你看,只要有我这一张笑脸就行了啊。"幽助振振有辞。
"不愧是幽助,别人的母亲生病了,你还带着满脸笑容来?"桑原终于忍不住说话了。
"但是,人家藏马的母亲的病不是都已经快要好了吗?对吧,藏马。"幽助看了看藏马。
"啊?恩……"藏马点了点头。
"那我们进去吧。"牡丹第一个冲了进去,一面跑一面喊,"记住,在里面叫藏马要叫秀一哦。"
"秀一?"幽助和萤子都有一种第一次听到的感觉。
"是这样的。"藏马解释道,"我本来在魔界是叫妖狐藏马,但是,当我附在人类的受精体上的时候,我的名字就边成了南野秀一。说得简单一点,就是我现在的母亲的儿子是叫南野秀一,但是由于我和他的儿子融合了,我现在的相貌也就是她儿子的相貌……"
"等等,藏马,为什么我听不懂了呢?"幽助在一旁说道。
"恩……总之我母亲只知道南野秀一,不知道藏马。"
"一开始这样说不就完了?"
"呵呵。"

这样,大家便进了藏马的屋子。看过了藏马的母亲,大家都聚到了藏马的屋子里。
"飞影?你怎么来了?"幽助相当的吃惊,"原来你这个小矮子也知道关心人?"
"杀了你。"
"这……飞影是刚才来了。"藏马解释道,因为她自己也没有料到飞影为什么会还没有走。
飞影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没有走,也许是因为他想多看几眼藏马吧,飞影不由得将目光移向了藏马。
"对了,藏马,你母亲到底得的什么病,不是听说医生都检查不出来吗?"萤子问道。
"这个……是魔界的妖怪搞的鬼吧……"藏马说出这句话时有一思的犹豫。
"魔界?藏马你不是已经和魔界没有什么瓜葛了吗?为什么那些妖怪还……"牡丹有些担心了。
"是……以前当盗贼的时候的妖怪了……"
"哼!管他是什么妖怪,我都可以把他们……"幽助站了起来!
"其实也没有什么了,妖怪已经被我……"藏马停住了。
"那就好了啊。我们也就不多问了。"萤子笑着说,她看出了藏马似乎有心事。"我们走吧。"
"什么啊,才刚刚来就要走了啊。"牡丹说道,有一种不情愿的感觉。
"走了啦。"幽助,萤子,桑原都站到了门口。
"不要嘛~~"
"走了。"飞影走过来,抓住牡丹的衣领便走掉了。

送走了一大群人,藏马不由得松了口气。下楼看望他的母亲去了。
"秀……秀一……"正志保利有一点清醒了。
"妈……妈妈……我在这里。"藏马跑了过去,握住了志保利的手。
志保利缓缓地睁开了眼,"太好了,你没有事,我做了一个可怕的梦,以为再也见不到秀一了……"
"妈妈,没事了,没事了……"藏马一面说,一面给志保利盖上了被子。"妈妈,再多睡一会吧。"
志保利点了点头。
这时藏马的新爸爸上班回来了,藏马给爸爸交代了几句,告诉心急如焚的爸爸妈妈没有事了,便独自一人向公园走去了。
不知道怎么的,今天的公园很冷清,也许是由于天空笼罩着一层浓厚的乌云的缘故吧,就算在公园里的人也正慌忙地向自己家里跑去,藏马向公园里的植物圆方向走去。
植物园里没有人,虽然这里以前来的人也并不是很多,但是,却没有象今天这样寂静过,就连风拂过植物的声音也是寂寞的。
藏马走到了一株白百合的面前蹲下了,用寂寞而又让人顿生怜惜的眼神望着白百合。
白百合,是灵最喜欢的花卉。

藏马也不知道自己在那里看了多久,直到背后响起了飞影的声音。
"藏马,你还在想灵啊。"飞影毫不负责任地说道。
藏马没有回答,依旧望着白百合。
飞影见藏马根本是无视他的存在,生气地将他楼在了自己的怀里,意外的是,藏马这次没有反抗。
"我说藏马,那个女的对你真的这么重要吗?那要是你吗死了,你又会怎么样呢?"飞影见藏马没有反应,放开了藏马问道。
藏马还是没有回答。
"那你自己呆在这里吧。"飞影生气得转过身去准备走掉了。
"飞影……对不起……对不起……"藏马叫住飞影,只留下了这样一句话。
"这?就是你对我的回答?"
藏马点了点头,"因为我不想再次见到第二个灵了。"
"你确定我会这样?哼!"飞影在藏马眼前消失了。
连绵不断的烟雨也从天而降,藏马静静地站在风雨中,雨……顺着他的脸颊流了下来。
《完》

 

外传2

皎杰

"藏马,你把这个小女孩拣回来干什么?

 
     

 

本站东东,未经我允许,请勿随意转载及做商业用途,违者我究的N次方(N∈正整数)
Copyright2003-2004 幽游之巢 All right reserved
站点维护:皎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