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迷宫

BY:可洛蕾丝

本文未完就写番外篇(不过很快会结束的),还请各位大人们原谅,征文快结束了,不发不行了,这篇文文里我加入了很多幽巢的大人们,如果性格有偏差,还请原谅 

=================================
亡灵在转世时会失去记忆,为此,有些亡灵徘徊,停留。因为记忆中往往会有对自己来说最珍贵的东西……
所以……


欢迎来到“玻璃迷宫”,我们会找回您丢失的珍贵东西。
不过……
只有一个。


一 黑夜中的暗涌
黑色调蔓延到整个空间,才不久之前自己的身体被尖利的竹子贯穿了,奇怪的是现在却没有痛觉,看来……
“我已经死了。”
不远处有光传来,他明白光的那头是转生。
不……想去……
只因心里好像缺了些什么……

“欢迎来到‘玻璃迷宫’。”优雅的声线划破了黑暗。

黑夜鸟转过头去,一个身着和服的女子朝自己走来,淡淡的橙黄色成了这里唯一的暖色调,女子脸上的笑容让人释怀,却又神秘,缥缈。
“您想找回丢失的珍贵东西吗?”不知何时,女子已经站在了黑夜鸟的面前。
“这…这是……”满脸的不解,这也是女子早就预料到的了。
向他鞠了鞠躬,手做出欢迎的弧度,脸上的笑容一尘不变,“请进去吧。”
昏色中,有道敞开的门,没多项,本能般,黑夜鸟走了进去,又突然回头,“你…你是……。”停了停脚步。
“皎杰。我是‘迷宫之主’,进去吧,会有人帮您找回失去的东西的。”再一次露出微笑。
那……可能是职业病吧?(=_=杰~~,别怪我啊~~)黑夜鸟无由得这样想。

不愧被称为‘玻璃迷宫’——错综复杂的通道凌乱的交织在一起,四处都是大小形状不一的玻璃,幽暗的光让玻璃产生折射,空间在其中无限扩展。
“呵呵呵,欢迎光临,我会帮您找回珍贵的东西。”不同的声音冷不丁得冒了出来。
“谁!?”黑夜鸟提高警觉,望向四周,一潭水,水中有人!!淡淡的紫色长发垂到湖水中,水滴顺着她的发丝落下,火般红眸看着黑夜鸟破不自在,脸上贴着泪形的装饰(参考王菲的某次化妆),意外的美丽。
“别紧张,我是魔之泪,帮你找东西的人。”她语毕,,水潭腾起迷雾,她的身影越发模糊。
“等等……”想要抓住那紫发女子,可是抓道的却是一抹银———

银发的美人扭过头来,嫣然一笑。
谁?他是谁?
“对啊~~好好想象他是谁。”魔之泪露出神秘的笑容,静静地站在黑夜鸟后面,如同鬼魅。
银发人的影像稍稍浅了点,而后被一束黑发代替。
一样的脸,一样的动作。
迷茫,除了迷茫还是迷茫……
“呀!想不到你还掉了两样东西呢?”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又从身后响起,魔之泪将黑夜鸟向前推了推。
本就在发神的黑夜鸟中心不稳掉了下去。
下面……
是那潭水……

“……鸟……”
“黑夜鸟……”
谁?那两个人都叫着自己的名字,那两个人都是这么得让人牵挂。

黑发人,梳理着秀发,银发人依偎在她身边,而自己站在他们旁边。
还有很多……我们三人的时光……

心一振,突然紧闭眼睛,有些东西,我……不敢看……

“怎么了?睁开眼睛啊,这些是你必须知道的,我可不想完不成任务。”冰冷的手指,强势的捧着黑夜鸟的脸,让他不得不睁开眼,而看到的事……
银发男孩儿用手贯穿了黑发女子的身体……
自己无助的抱着黑发女子,任她的生命流逝……
银发男孩说:“我爱你。”而自己只是无声的摇摇头……
脖子上的项链被银发男孩割断,自己死在了竹林里……

他们……他们是……

“想起来了吗?这些痛苦的回忆就是你丢失珍贵东西的原因,所以你没得选择——只有面对。”魔之泪的声音格外阴沉,好像还在说:逃避是愚蠢的!


想起来了……
一个是雪姬,一个是她的儿子——藏马。
一个是我所深爱的女人,一个是我答应雪姬要照顾的孩子。
一个是从没爱过我的人,一个是从没得到我的爱的人。
一个是让我想去死的人,一个是让我死的人。


两个都是我的宝物……


“想起来了,我总算没白费功夫。”魔之泪再次出现,水雾慢慢的退了。
“选择吧!你要去转世了,可是……”
“可是只能带一个人的记忆对吗?”还没等泪把话说完,黑夜鸟就已经决定了。
“藏马。我下辈子还要陪着他。”
“?!为什么?他是杀了你的人!”泪好象有些不解。
“我没有很过他,一直以来我爱的都是她的母亲,在死时我才发现,他不是他母亲的替身,他就是他,他是独一无二的藏马!”


泪没有说话,眼中有点儿小小的波澜,最后只是一笑而过……

“请……走好。”转生的大门打开了。

他没有犹豫的地走了进去,门关的瞬间,还像听到……

“谢谢光临‘玻璃迷宫’,如果您不小心又丢了珍贵的东西,那么欢迎再来,我会为您照会,哪怕……只是一丝回忆。”


二 王者的谢幕
“欢迎来到‘玻璃迷宫’。”
黄泉回了回头,幽暗的空间里出现了一道门。
一个身着和服的女子朝自己走来,淡淡的橙黄色成了这里唯一的暖色调,女子脸上的笑容让人释怀,却又神秘,缥缈。
“您想找回丢失的珍贵东西吗?”女子露出甜美的微笑。
年轻的王者笑了笑,说:“我丢失的太多了,没有人能帮我找回来。”语中的霸气透着一点儿悲哀。
女子还是微笑,只不过多了一份讥讽:“试试看吧,或许能找回一个,总比没有得好,找回的您可以带着它转世。”
黄泉感到空间在急速变换中,自己的身体根本动不了,像是被吸进黑洞一样……

错综复杂的通道凌乱的交织在一起,四处都是大小形状不一的玻璃,幽暗的光让玻璃产生折射,空间在其中无限扩展。

名副其实的‘玻璃迷宫’——黄泉淡然漠视。


“你好~~”一个中性的声音传了过了,黄泉浑身一颤,那声音仿佛伊人,急忙转果身躯,以为能看到他朝思暮想的人,可是……
一头充满朝气的褐色短发,身上穿着一件随意的长袖衬衫,紧身的牛仔裤使他显得高挑,再加上那幅清秀的面孔,实在让人分不请他的性别。
还没等黄泉做出任何反应,那个人不急不忙得得走了过来。
“我是‘沙夜鸟’,为您寻回珍贵东西的人。”淡如风的笑容让黄泉在恍惚中差点儿将他认作那只银发的妖狐。
“发什么楞?”沙夜鸟好奇地问着,笑容仍是自然。
发现自己失态了的黄泉,也只是回给对方一个无奈的微笑。
“失去的东西要找回来,谈何容易!”语气中虽有霸气,但也隐盖不住那一丝丝的惆怅。
“呵呵,真是稀奇啊!您并没有丢失珍贵的东西?”沙夜鸟问了一句像似疑问的肯定句,心中却在想他们那位“伟大”的‘迷宫之主’怎么会将一个没有丢失东西的亡灵带到这儿来。
“怎么可能将那些也丢掉……”黄泉不再说话。
“你不介意的话,我很想听听你和那‘珍贵的东西’之间的故事。”也罢,既然杰将事儿交给我,我就要办妥了
“……”黄泉抬头看了看那个从始至中都挂在笑脸的沙夜鸟。玄衣黑发的王者开口了——

“我的生命从遇见那只银发金眸的狐妖时就结束了……
一千多年前,我是他的手下,可始终对他抱有爱慕之情,在某次巧遇下……”
说到这里黄泉停了一下,闭起他那双深紫的眼睛,好像在回味一些已成过去式的时光。
“我们结合了。那天我仿佛得到了全世界。他并没有怪我,反而接受了我,没有语言能形容我当时的快乐。不过幸福总会让人失去些什么。——我们被人设计了,一个恶魔,他侵入我们的精神,把我们逐个击破,他以为我背叛了他,所以毫不留情的想要杀了我,不过让我逃过了一劫,只是赔上了一双眼睛……”黄泉的精神有点不稳定,他的手开始紧按着自己的眼睛。
“不……不全是那个恶魔的错……怪我,怪我我不懂它的心思,只知道像小孩儿一样向他索取爱,却不懂去爱护他,保护他的精神,我……”他已经快到崩溃的边缘了,千年的瓜葛毕竟是太沉重了。
沙夜鸟叹了口气,“果然还是要我出马。”
鸟的身体突然变得模糊,黄泉感到有什么进入了他的身体,不!准确点说,是记忆!!
“别慌,睁开眼睛,继续……”或许这些人的声音都是那么的特别吧!无论是谁,只要听到他们的声音,都会不由自主地随着他们的意思去做,即使是黄泉也一样。

“后来他去了人界,成了人的模样,而我为了再次见到他努力拼搏,最后成了魔界三大国王之一。”黄泉又慢慢地往下说,沙夜鸟也在往他的记忆深处探索。
“我们在一千年后又再次见面了,不同的是他变了,不丹是容貌,他懂得了亲情,友情,还有爱情,可惜…他爱的人不是我。”爱的人不在自己身边吗?很痛苦呢……沙夜鸟想到这里,心里一阵空虚……低头看了看胸前的挂饰——上面的蝴蝶像是永恒。
“原来你跟我都一样。”鸟的声音很小,所以黄泉并没发现。
“最后他还是嫁给了我,那只火妖丢弃了他,当他来找我时,我感激上苍又让她回到我身边了,不过这一切都是梦,是梦,就意味着破灭……”
不再忍心看着这个王者再提那些伤心事,沙夜鸟阻止了黄泉继续说下去,他记忆中的东西自己全都看见了,包括那段……以等待为主题的爱情。
“等待是种最美的爱情……你何必迷惑和不甘心呢?你得到的其实很多。”鸟走出了黄泉的身体,又站在旁边,看不清他的表情,手中紧紧地握住那精致蝴蝶项链。
“你懂什么!!我等了一千年啊!!一千年!你没体验过会懂吗!?”黄泉气愤的拽着沙夜鸟衣领,却正好对上了他充满泪水的眼眶,黄泉慌忙的松开了手,他以为自己看到了那只狐狸又哭了,自己没忘,那只狐狸也这样哭过……
“等待的人不只你一个……我知道你的感受,因为我也再等……你在等待结束后,虽然与他擦肩而过,可是你却得到了在他心里永不会抹去的痕迹,而我……”沙夜鸟的眼泪滴到了蝴蝶项链上。
“我却还要继续我的等待。”
黄泉不知说什么。
“不要总去埋怨,其实在你没发现时,你已经得到很多了……”
是啊……自己已经得到过那只狐狸的爱了呀,遗憾……早就没了。


光照进了幽暗的空间,沙夜鸟又恢复了往常的微笑,他知道,心结解开了,王者终于可以休息了……
“看来你可以带着记忆去转世了。”沙夜鸟对着黄泉这样说,有点儿为他高兴,至少下辈子他有可能再找到那只他心爱的狐狸。
玄衣的王者没有走进去,还是站在原地,转过头来一笑,笑得很模糊,背着光,鸟看不清楚他的笑容。
“可以消除我的记忆吗?”语出惊人,可也只有沙夜鸟被吓住了而已。
“为什么?”他已经不耐与等待了吗?那自己……
“他已经……有自己的幸福了啊……”语闭,刚向转生之门走去,又好像想到了什么,停住了脚步,“不过你的等待也是一个美丽的爱情吧,所以你一定也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祝你幸福,还有……谢谢。”

王者没有回头,义无反顾地走进了那片光,王者的谢幕……


“嗨~~~~我说你干嘛表现出一幅我已经死了的面孔啊!”轻盈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囚…囚蝶!!”看来不惊讶是不行了。“你……你怎么……”一向语词伶俐的他竟一时找不到话说。
“我回来看看而已……”那叫做囚蝶的女子稍稍扭过自己较好的面容,两颊有一丝绯红。
“回来就好……”不用再等了……

好像明白杰为什么要这样做了,为了让我们互相解开各自的心结……


“事情终于解决了。”身穿橘黄和服的女子面带微笑,优雅的品着茶,不远处又传来脚步声。


欢迎来到“玻璃迷宫”,我们会找回您丢失的珍贵东西。
不过……
只有一个。
(未完待续)

 
     

 

本站东东,未经我允许,请勿随意转载及做商业用途,违者我究的N次方(N∈正整数)
Copyright2003-2005 幽游之巢 All right reserved
站点维护:皎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