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飞守卫战 

六尾火狐


最近,我们的藏马大人陷入了一场莫名的危机。

“我说……让我睡觉吧~飞影~”穿着印着蓝天白云可爱睡衣的藏马大人陪着笑站在门口,并且一点一点向占据卧室三分之一的那张当初在他坚持下购买的KING SIZE大床移动。

“不行!”一个枕头准确无误的向藏马飞来。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你给我睡客厅去!”强占大床,并且严令禁止任何妖怪特别是千年妖狐靠近的正是这张床的另一个主人,飞影。此妖正大大咧咧的坐在床正中央,把被子卷在身上一手抱着另一个枕头,并随时准备将它使用在攻击用途上。
“除非你答应我的要求,不然你这辈子都没想上床了!出去!”话音未落那一只可怜的枕头终于也踏上“征途”。

5555555555555555……我到底做了什么了啊…………
就这样,我们的藏马大人很无辜的被从自己的房间里驱逐出境。
那么,飞影到底要藏马答应他什么事情呢?
“总之是绝对不能答应的事情!”突然一个超级特写出现在某狐和某蝶面前。
“藏……藏马大人!”被这突然冒出来的“东西”[藏:什么?我是东西?= =#]吓了一大跳的两只后退三步,开始大喘气。
“呃……究竟是什么事情捏?这么严重~”还好,我们怎么说也是见过大风大浪滴~不要小看我们同人女的经受能力啊!蝶已经可以顺利的提出她的疑问,而六尾……已经跑去蹭藏马大人的袖子了……[||||||]
长叹一口气,还穿着小白云睡衣戴着睡帽抱着枕头的藏马不客气的坐到沙发上吩咐六尾倒茶。
“我对飞影,你们也是知道的吧?”呷一口激动的差点把厨房拆掉的六尾递上来的龙井,藏马开始叙述。
“恩……可以说是千依百顺了。”蝶冷静思考藏马的之前的行为,点头给出了评语。
“是啊~”又是叹气,“他说一,就算那是二我也把那一横去掉,他说那是月亮,我就算把全世界人催眠也让别人指着太阳说月亮。想当初,他说声黄泉的头发看起来碍眼,我拼着和黄泉千年交情毁于一旦也偷着摸着溜进他卧室把他剃成秃头……”
某两只听的一身冷汗:原来前段时间在魔界传的沸沸扬扬的黄泉一夜便光头的原因……居然只是飞影大人一句“看起来碍眼”……|||||||||||||||藏马大人啊,你也太溺爱飞影大人了吧?泪T T
“那……那这次是飞影大人又提出什么奇怪的要求了吗?”你答应他不就好了吗,真是,这么简单的事情。蝶暗骂,半夜三更跑到我们家居然是叫我们听他们的夫妻纠纷,而且罪魁祸首明明就是你自己溺爱过度嘛!
“可是……这次实在是答应不了啊……”藏马居然露出了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边第三次大叹气边把手从六尾的魔爪中抽出来。
“他……他居然要求做攻……|||||||||||||”


………………两人呆滞。

“呃……什么?”异口同声,蝶和六尾怀疑是不是她们的听觉同时出了问题。
“他说他要做攻……= =+”
“…………”面面相窘的两人。
“可……可可是!藏飞才是王道啊!”这次到是六尾先反应过来了,她红着脸对手舞足蹈的解释。
“飞影大人比藏马大人矮这么多,年纪也相差悬殊,怎么可以……”
“我也这么想啊,可是飞影说他矮是因为他年轻,以后还会长,况且他年轻比较有‘精力’叫我歇着点……还有……”藏马恨恨的咬牙,“他说他长的比我有男人味!”
…………
换而言之就是说藏马你长的女人样吧,蝶和六尾在心中暗自同情被情人这么打击的藏马。
“恩……总之,藏马大人你先冷静下来。”还是蝶在劝慰接近爆走的藏马。
“你先好好想想,为什么做了这么多年……受的飞影大人……会突然想反攻呢?”尽管有些对不起飞影,可是蝶还是说出事实了。
“我知道原因啦。”藏马继续他今天的第N次叹气,从枕头里掏出一沓书。“原因是这些。”
“恩恩恩?什么?”六尾好奇的翻开最上面那本。
“飞藏的一百个理由……飞藏夫妇的一日生活……飞藏童话系列……飞藏同居的二十九条条约…………”图文并茂,字字珠玑。
“……”蝶也翻开一本。
“狭错,荒艳,未残缺,《水松恋》之《消逝》,轮回.六生.交替,停留…………”白纸黑字,清清楚楚。
两人满脸冷汗,藏马全身黑线。
“……飞影大人……看了?”六尾小心翼翼的拉拉藏马的袖子。
“……”无言的点头。
“然后,就找你实践?”蝶忍住不笑。
“…………”泪眼朦胧,怎一委屈可以道尽?
“……………………”这个……属于夫妻琐事吧?
“………………………………”你们不帮我还算什么我的FANS!
“……”六尾突然站起来。蝶奇怪的看着她。
“蝶……”她把手放在蝶的肩上,蝶突然有种不祥预感。
“我们一定要誓死保卫藏飞王道~~~~~~~[吼]”果然……|||
“BRUING~~~~~~~FIGHT!!!COME ON!HIEI BABY!!!”……喂喂喂,你是不是网球王子看多了……= =||||||
“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们是我忠实的FANS!”藏马微笑着看着站在台子上喷火的六尾和摇头叹息的蝶。

果然是千年妖狐,明明是想说我们是你忠实的奴隶吧?蝶无奈的想。
算了,不管怎样,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蝶来蝶来~~~~继续接下去~~~我们要搞笑到底~~~吼~~~~~~
我们可以把论坛的大家也写进去吗?
总觉得这样会活跃很多捏~~~~~~


囚蝶


看着藏马远去的身影,某蝶只能摇头叹气,现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夫妻吵架也都能光明正大的上门来逼助,噢不,是求助。回头看了一眼斗志高昂的某狐,蝶头上又再次出现了三条黑线外加一颗大汗,心里暗想,我怎么这么倒霉,净交一些损友,只希望这次六尾是真的胸有成竹,而不是像上一次那样又让我为他收拾残局。

“那……那个六尾妹妹啊,这一次你打算怎么办呢?”

“誓死守卫藏飞王道。”某狐噔的一声把脚踩在凳子上,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冷静点,六尾妹妹。”某蝶急忙端上一杯冰水给某狐降温,担心他一激动,就会把这一千零一只新买的凳子踩烂。

接过水的某狐两眼放出种水汪汪的光:“蝶姐还是你对我最好,我真不知道要怎么报答你。”(汗|||只是一杯水,六尾你想太多了吧)

某蝶头皮发麻,嘴角开始抽搐:“要是你喜欢的话,我每天送给你水喝都行。”

“蝶姐~”某狐不知为何感动得哭倒在某蝶怀里。

“那……那个……”某蝶坚守理智的最后防线,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微笑,然后用力撕下贴在自己身上的狐皮。

“我说,六尾妹妹啊,这件事可是关于你最爱的藏马大你的贞操问题,你打算怎么办呢?”

“怎么办啊?”激动中的某狐一听到关于藏马的事渐渐平静了下来,进入了另一种名为思考的境界。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在历经两个小时五十八分零五十九秒的时候,我们伟大的某狐终于更醒了。

“想好了吗,你打算怎么办?”

“喔!”

“怎么样?”接近歇斯里底的某蝶问道。

某狐看着快发疯的蝶,而后一本正经的说:“不-知-道!”

“不~知~道~”石化中的某蝶用着发抖的语调重复着某狐的话。

看了一眼墙上的钟,某狐说道:“蝶姐姐时间都这么晚了,我得回去睡觉了,沙夜鸟说太晚睡觉对皮肤不好的喔”

说完后,某狐就大摇大摆地从某蝶眼前消失。

时间太晚,抬眼看了一眼墙上的钟,凌晨四点三十五分,某蝶突然觉得眼前一暗,天啊,我的制服还没洗,论文还没写,市调还没完成,课程也还温习和背诵,怎么办怎么办,观音,耶稣,不管是谁,只要你救了我,以后每天三餐把你供着,发疯中的某蝶终于陷入了歇斯底里的状态。


六尾不要怪蝶太狠把你写成这样,只是因为剧情的需要,所以千万不要来扁我。还有好久都没写文了,感觉好陌生,都不知道要怎么写下去才好,浪费了一个晚上加一天的时间,也只能挤出这么一点点的烂文来,通过写这些文偶发现,本人真的没有写恶搞的潜力。所以原谅某蝶吧,还有啊,关于这篇文,蝶更想把它改成“某蝶受虐记”==|||





六尾火狐



“起床~起床~~~~~”美好的早晨和至少对蝶并不美好的MORNING CALL。
“不要吵……我今天……洗衣服写论文做市调温习背诵到6点多啊……让我再睡会…………”彻底被睡魔捕获的蝶决定无视正在她被子上跳探戈的某狐,翻身再睡。
“蝶姐姐起床啦~~~我们今天还有大事~~~~~”只要自己醒来就不让别人睡的恶魔,某狐幸灾乐祸的扯掉蝶的被子。
“我们要帮藏马大人的不是吗?”何况今天理由充分,当然要好好利用~
“……藏……马……?”迷迷糊糊中好象听到了害我不能好好休息的名字啊……蝶的思维现在是以生存为第一优先的,所以…………
“爆流破!!![不要问我为什么这里会出现犬夜叉的绝招,这是恶搞不是吗?|||]”
睡意朦胧的蝶打出致命一击,某狐呜咽着被打飞出去……|||||

“555555555555555555……蝶好恨的心……”六尾摸着被蝶打肿的脸蹒跚着在街上游荡,最后来到了某个不知名的小公园,挪到了秋千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荡着。
“下手也太狠了吧……不是说打人不打脸的吗……”哀怨的想着。
“哎呀哎呀~这不是自称‘藏飞亲卫队第一忠狐’的小六吗?”突然一个巨大的阴影投射到六尾的身上,周围的树叶适时的发出沙沙的响声,空气变的沉闷起来。不祥!绝对是不祥之兆!
“……”六尾流着冷汗从秋千上滑下地,然后缓缓的看向那个不速之客的脸………………
“烤鸡!”六尾指着那人大叫。
“去死!”“烤鸡”一扇子打上去,“居然敢给我沙夜鸟大人取这种名字,不想活了吗?”
来者正是传说中来无影去无踪,上天下地无所不能,门前屋后无所不在,江湖上叱咤风云一呼百应响当当的……
沙夜鸟![鸟:大哥,你拿错剧本了,那是古龙的小说吧?= =||||狐:饿……||打都打了这么多字了,就将就着用吧~]
“小鸟~~~~~”六尾正巴不得有个人能帮她出主意,立刻不由分说拽起鸟的爪子[鸟:= =|||||]狂奔数百米冲入一家咖啡厅点好超级豪华冰激凌开始向她叙述事情的经过。
“恩……也就是说,你要帮藏马大人找到让飞影殿乖乖做受的方法?”既来之则安之的鸟也吃着巨大的香蕉船敲打杯沿。
“恩恩~~~”埋首于冰激凌天堂的狐狸自然是没有抬头,“可是飞影大人看了那些同人志以后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说如果不让他做攻就再不让藏马大人上他的床的说~~~~”
“这样啊……那问题就严重了呢……”鸟陷入沉思。
“是啊是啊~~~”吃个不停的狐狸拼命点头,“总觉得这次藏马大人不用强的不行了捏~~~~”
“强的……”听到这个字,鸟儿眼睛一亮,“好!这个人可能可以帮上忙!”
她拖起六尾冲出店门,罔顾哀叫着没有吃完的美食的六尾的抗议以及……“喂!你们两个!没有付钱啊!!!”

六尾你听好,鸟用难得的严肃表情对六尾这么说,我们这次去见的人是传说中的[众人:喂!怎么又是这个形容啊~]黑暗中的纯血族,能够看清世界一切迷题[路人甲:我知道~他是柯南~~~狐:爆|||],站在历史的背后推动时代,掌管预知的力量的黑暗魔女。没有人知道她的真面目,也没有人知道她是从哪里来,为什么来。可是,她的强大却无庸质疑。梵莲,这就是那个人的名字,包含的禁忌的力量的名字。
“就是你吗?梵莲?”六尾冷冷的说,对面背光站着一个人。
“……”那个人无言的点点头。
“……”六尾似乎考虑了很久,连沙夜鸟都开始暗冒冷汗。
终于……
“不是普通小矮子吗?”六尾比比她和梵莲的身高,只到下巴啊,然后一脸迟钝的对鸟说。
“……||||||”[鸟]
“………………= =###”[莲]
“^ ^~~~~”[狐]
“你给我去死!!!”1000T重锤。一击毙命。



哈哈……|||
抱歉,来晚了。
下一章就是莲出现了哦~
莲的资料麻烦莲再给蝶一次,
我这里的进度实在跟不上||||||||||||||

梵莲

砰嗙巨响,六尾倒地。
“什么小矮子!!!明明是你自己成长激素过剩!!!我这可是无论是穿祺袍还是穿和服都最适合的一点六几的身高啊~~~!!!!!”穿得一身大家闺秀服装的梵挥舞着变出来的巨形铁锤狂吼,毫无服装的形象。(明显是戴了多时的淑女面具被六尾气掉了)
“呃……”看着死在地上的六尾,沙夜鸟不知该说什么。
“嗯、啊、不好意思~~一时失控~~人家平时是很温柔~~很柔弱的~~~”反应过来的梵开始想补救形象。
“……”明显不相信的眼光。(沙夜鸟&从地上爬起来的六尾)
“……居然被你们知道了……那我就只好……”梵目露凶光。
什么?难道我们要命丧于此了吗?鸟和狐害怕地想着。

“啊,啊,好久未尝过把面具脱下来的滋味了~~舒服~~”在某家高级餐厅里,鸟和狐对着一个穿着长裙却把一只脚翘到椅上,另一只踩着大地的脚还流氓样地抖动,手也没空着,忙着往嘴里塞东西,活像在地府饿了十八年的死鬼.
“这个就是那‘传说中黑暗的纯血族,能够看清世界一切迷题站在历史的背后推动时代,掌管预知的力量的黑暗魔女’?”狐问。
“好象是……”鸟答。
“一般这种传说中的人物,不都是一面的威严神秘端庄……的吗?而这个……你确定你没找错?”狐看着梵那毫无仪态的模样。
“没错……但传说……也会有误的……”鸟对梵那不只像在地府饿了十八年还像本来就是饿死鬼的吃相叹为观止。

总算等到梵填饱了肚子(好不容易啊~鸟和狐泪ING),她剔着牙签,抖着脚不耐的问:“到底找我有什么事,还不快说~~”
明明是你自己没给人空隙问……狐和鸟心里嘀咕。“事实是这样的……”但还是开始说明。
“哦……有这样的事~~?”“嗯,我们听说你也是个忠实的藏飞迷,一定不想看到这种事情的发生,你是否有什么办法阻止……”“有我是有啦……但……”“呃、有什么问题吗?”有些担心的问。“人家上学的时间到了,”无辜的眼神。“我现在爱莫能助。”
倒!“你魔女上什么学啊?!!而且还是教会学校!!”(梵身上穿的是教会校服)“就是要在那种地方~~才能让我做坏事时更有禁忌的快感啊~~~灭活活活~~~就这样啦~~那事之后再说~~~”说着说着就走了出去,后面还追着狐鸟两只,不知用什么方法让人看不到她们出了去。(又吃霸王餐||||)

梵的脚程异常的快(居然穿着裙子走得那么快,果然训练有素),让后面的两个追得很辛苦……突然,她停了下来。
发现帅哥!!梵两眼放光。
马上扮柔弱搭汕。(众:……你不是要去学校吗?梵:翘课!帅哥比较重要!!)
“啊,这位先生,我迷路了……能请你带我去XXXXX那里吗?拜托你……”(众:你刚才不是还走得像飞吗?哪里像迷路?!!)
双眼凝泪,形造楚楚动人,娇弱不堪,甜美无辜,天真无邪的功效。(梵在心里奸笑,就不怕你能无动于衷)
“哦,好……”(上当了~!梵在心里欢呼)
在街角的狐和鸟用恐怖的眼神注视。(这女人…整一个猎人里的比兹姬…可怕~~!!)

梵‘柔弱地’把自己靠在那帅哥身上。“对不起……我有点不舒服……可以让我靠一下吗?”(梵尖叫:哦~~这皮肤!这触感!这体格!这红唇!这细腰!好一个小受的坯子啊~~~如果能好好调教的话……开始计划诱拐)
“呃……可以……”(啊~~连声音也这么好听~~他痛苦的叫声也一定是极品啊~~~狂叫)
就在梵已经想好用什么方法什么东西调教甚至连攻的对象都给他配好&狐和鸟转头不忍看纯洁无辜的小羔羊跌进火坑的时候!事情发生了!

梵瞬间退开。“这样暗算弱质女子不是男子汉所为吧~~”
受害者看来不是小羔羊,他手上拿着普通人不可能有的捆魔绳。“对你这样的同人狼妖女不用那么客气!!”他红着眼冲上去,看来曾经是梵手下的受害者的亲朋之类的。(梵:竟然懂得用美男计色诱,还挺了解我的)
“哦~~原来是那班卫道人士啊~~长相还是我喜欢的那型呢~~性格也很好~~够倔~我喜欢~~”梵笑得很高兴,无视逼在咫尺的危险。
“单枪匹马来找我~~实在是很有勇气呢~~”梵做一手势,手中冒出一管火箭炮。“我对你献上无上的敬意~~”边说边戴上反光镜(也是变出来的),砰!开炮~~~帅哥被炸飞,被梵的招唤兽(一只长黑羽翅的白猫)叼起,居然只是昏了没死。(梵:废话,我可是控制好距离在他之前就把子弹炸开把他弹飞的,死了就不好玩了)
猫:“主人,是把他带到地下的调教室(众:|||||||)吗?”梵:“嗯,一切照旧,你知道的。”猫:“明白~”飞走。

梵站在原地狂笑。“笑话,这样就想打败我?我可是强得很的啊~~~~”(狐和鸟:这个传说倒是没说错……)“我可不喜欢那些一碰(!)就哭喊不休的类型啊~~就喜欢那些强悍的倔的~~虐起来才过瘾~~我不比你们强怎么虐得了你们?活活活~~~”(倒!狐和鸟:原来……超强的传说是这么来的……)
天堂中(?)的梵爷爷:家门不幸啊~~居然产出个这样的魔女,想当初,给她取名时是那么大的期望,梵莲,梵莲,梵音悠扬中诞生的莲花,多么圣洁优雅温柔善良的名字,为什么却会在长大后变成这个样子~~(嚎叫)我还活着干什么~~我死了算了~~(打滚ING)众:……你早就死了好不好……

发生了这意外,梵也就不去学校了(得到了好玩具~心情好~),她一把扯掉身上的伪装,露出自己的本来面目,一顶正宗黑色魔女帽,黑披风,高跟皮靴,十根长长的指甲艳红似血,嘴角露着尖牙,十足魔女样……狐戳戳她:“你不冷吗?现在是冬天耶……”还穿着超短皮裙上身是黑色中空小背心……(梵:我会使法让自己的身体暖得像夏天啊~)
“咱们出发~~处理刚才的事~~”她拖着狐和鸟一起跑了。


“你帮忙……?”藏马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梵。“对~~”梵爱娇的应着,两眼心心的看着某人留口水。“我是藏飞的忠实支持者~~”“你有什么办法?”藏马忍耐梵那要吞人的目光。“首先……飞影的论点不有力……”不再满足光看,开始想巴上去了。“怎说?”藏马终于动手!
把意图想巴在飞影身上的梵扯下,丢到对面的坐椅上。“你应该懂得和人说话时是该怎样。”警告语气。
梵擦擦口水。“好吧,虽然我对冷面酷哥型的比较有兴趣,但为了显示我对藏飞的忠实,还是勉强看看你这粉脸帅哥好了~~~”藏马青筋暴起。(谁稀罕要你看啊!!!)
飞影:……(完全不是社会动物的家伙对某魔女想要吞掉他的目光毫无感觉)

“你说飞影要当攻的说法是?”梵总算开始说明。“因为以后会比藏马高?因为比藏马年轻更有‘精力’?因为比藏马更有男人味?”超高跟的靴子踩上桌子。“这根本就说不过去!!!”整个跳上去。“飞影要是会长高就不是飞影了,你问十个人十个人都会这样回答!!!”
“个子小小的飞影才是飞影嘛~~多么的可爱~~”(藏马不禁想点头,被飞影威胁的眼神瞪回去)“而且飞影,你真的想长高?”(飞影刚想点头)“就算是大家都不再认为你是你,包括你心爱的妹妹和亲亲爱人?”(犹豫了)梵心声:好,有效果了~~再接再励~~!

“你是比藏马年轻没错~~但是,有时这不一定绝对好啊~~比如,藏马千年经验累积的技巧就不是年轻人能比的~~那耳朵!那尾巴!多增加情趣啊~~~”(飞影脸红想拔刀,藏马阻止他)“而且~~(附到飞影耳边小小声)他那能做到转身国360度连环踢的高难度动作,绝对要以马力来计的强力腰杆子,真的没让你满足要求~~~?”(飞影冒烟,全身红得像烫熟的虾子)

“再者,你说你比藏马长有男人味就要当攻?”对飞影的反应满意地点头,梵继续加油。“这才最最说不过去~~~(变出幻灯片放映藏飞图,一手激动地挥着解说)你看这构图,你看这视角效果,你看这养眼程度~~就是要比较有男人味的在下面才会有这种震撼啊~~平时冷酷得紧的人娇媚起来也是特别有看头的啊~~”一身劲爆的魔女作少女捧心状。“想象一下,看到弱质纤纤美少年压倒一头劲道十足的豹子(还是头特凶猛的黑豹时),那是多么另人兴奋的快感~~”(全部人齐倒)“而飞藏,一不小心就会让我认为是一对普通的男女情侣~~都达不到让我兴奋的养眼效果~~”(众:那是你变态!!!)

“还有,(靠近从地上爬起的飞影)万一藏马变成受……”梵塞给飞影一堆书,要飞影低头看。
一看,飞影目瞪口呆ING。
飞影悲愤地颤抖ING。
“飞影……?”藏马有点担心地过来瞧他。“你……你……我说到死你都不肯让我做攻,却、却居然和……和黄泉和幽助和黑夜鸟和鸦和小阎王和桑原和冻矢(省略十九万六千个男性)甚至还和以前的自己……你、你~~~”飞影抓狂,拔剑狂砍。藏马慌忙闪避。(掉下的一堆书,《菩提伽耶》、《寂寞是开在夜里最美丽的花朵》《剎那天地》、《孤星三部(藏秀)》《苍月(鸦藏)》……)

梵(被飞影怒容迷晕):哦~~飞影大人加油~~我刚才说的都不重要啊~~这年头比的是力量~~~你赢了他不受都不行啊~~(虐藏也蛮有趣的~上啊飞影~揍给他死~~)

狐对鸟说:我们好像是请帮手来的吧…… 鸟:是啊…… 

飞影放弃被蔷薇鞭卷住的爱刀,勾脚踢起刀把连蔷薇鞭也一起带到上空,手伸,一把捉住藏马活动中飘扬着的长发拉扯过来,藏马惨叫ING

梵一脸哀悼那美丽的红发惨遭蹂躏的模样:OH~OH~~果然不愧是夫妻打架啊~~就是不同寻常打斗~~连扯头发都出来啦~~继续加油啊~~我还要欣赏呢~~(天蠍座的可个个都是大醋桶~藏马你死定了~~心心~~)

狐:但我们好象是请了个魔星来搞蛋…… 鸟:……对……

终于在藏马发誓赌咒指天为证立地为盟地表明他绝对没做那些事的日月可表天地可鉴的一片清白中,飞影勉强信了他,气呼呼地坐到一边生闷气。
对满面憔悴的藏马,梵难得地动了恻忍之心。(好戏看够了~好歹给点甜头~我毕竟还是藏飞迷啊~~)

她偷偷塞给藏马一个包包,里面的每样东西还附有说明书和使用方法。
“埃及的妖后媚香,功用引起那种受的渴望,熏香用法(饮用也可但效果稍弱),只要点燃一小枝,让人嗅到,就全身酥软,像被搔痒的猫……
中国土产麒麟玉,里面关住一麒一麟,只要麟付到其身上者,保证一辈子是麒附身者的妻,灵魂附身用法……
天界出产的(梵偷来的)体实之匙,饮用,用于惯受者,引起身体里绝对的惯性……”

藏马看着总算像来帮忙的梵。“这些东西都很好,但……”
“你知道这回不用强是不行的啊~~”梵对明显是舍不得的藏马说。“怎么?舍不得?”
“嗯~~好吧~~给你一个连飞影也能满意的东西好了~~”梵拿出一张纸。“不过我现在手上没有,只能给你们情报自己去找……”藏马双眼一亮。“是只有我知道的情报哦,那可是异空间才有的东西呢~~没有方向的话~~是连你也找不到的~~”“那是什么?”藏马问。
“未来GONG087空间新大陆特产的命运之石(感谢原兽提供),由它的按两人的命定来决定攻受,飞影也能接受这提议吧~~”(当然事实不是这样,我会告诉你出猫的方法,梵对藏马小声说)
“好~那情报给我。”藏马开始高兴。(看来是一时忘记了魔女的本性是绝对没好到白给的)

“哎~”手扬高,避开藏马来拿的手。“你知道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梵斜眼看他。
藏马咬牙。“一晚。”“不行!太少!”“一又三分之一晚。”“还是太少!再加点~”“一又二分之一……”
他们在说什么?其他人一头冒水。
大家知道梵最近为什么看藏马不顺眼吗?因为藏马每次和飞影独处时都会张开结界(特别是晚上,表问我为什么,小孩子回家睡觉),让她的偷窥眼看不进去!!(众:爆~~)所以现在他们在说的就是对藏马把结界解除的时间讨价还价。

“让人看点好料的又不会死~~你干嘛这么小气~~”梵欠扁的叫着。(藏马:我没在你提出这交换条件时杀了你就够大方了!!)“你就不怕~~我将刚才那些东西全用到飞影身上~~然后把他送给幽助、小阎王、黄泉、鸦、时雨……(中间省略十万八千个男性角色的名字)弄个飞影总受我可也很喜欢~~”(藏马再忍不能!!)
一拳过去,然后擦擦手。快得让魔女来不及张开防护壁,梵被瞬间KO。
“抱歉,一时手快。”藏马笑得很违心。(我巴不得多打几拳再踩几脚)
“…呵呵,手误啊~~我也常有~~没关系~~真的没关系~~”梵嘴角扯得很牵强。(打魔女……好……<从地上爬起来颤抖ING>好……好你个妖狐藏马……打魔女是吧……看我以后给你怎么死~~~)

奸商手则金律第七条:不论做生意的对方是你想揍的人(或揍过你的人),交易未完成前都不能动手(报复)!!!


在藏马说服飞影用命运之石解决问题并出发去寻找后,梵在自己的城堡喝着下午茶惰懒地晒着太阳。
“唉~~~”喝着喝着她突然叹了好大一口气。“唉~~~~~~~~”第二声。梵新收的MM六尾在地上和灵猫正玩得高兴,只抬头看了她一下就又自顾自地回去和猫玩了。梵:= =#
砰~!又一记重锤制裁,六尾被打进地面。“没看到你JJ我正烦恼着吗~~还玩~~!!!”挣扎爬起的六尾。“那你……烦什么啊……”“哦~~因为人家说谎了~~我要向上帝忏悔~~”达到目的的梵开始诉说。
“你说谎不是就像吃生菜了吗?一天不是个三两回就全身不舒服……”狐非常直(不怕死)地说了实话。梵:= =#######
再度把狐打进地底。梵开始用悲剧女角的姿势,托腮按胸诚心倾诉。(请不要忽略她那十根血色长指甲,谢谢)“上帝~~你知道小女子我是很善良的~~虽然我平时信奉的神是撒旦帅哥~~只有做的坏事太坏到能刺激到我小得像米粒大的良心时才会把你叫来~~但你那么伟大是不会介意的吧~~”(上帝:……= =)

“上帝啊~~你知道我是非常忠实的藏飞迷来的~~即使是和那千年妖狐有过新仇旧怨我也是十分支持他们的~~即使是知道那狐狸其实是不会给我任何好料看也无所谓~~因为我已经摸到他家装了针孔录像机~~所以我会不小心把决定命运之石的夫角的温度的高温说成低温真的真的不是记恨想报复~~而是~~”穿着暴露魔女装的女子摆黛玉伤春姿。“人家是一个不小心被互攻这东西的魅力迷上了而已~~想想看~~在一个花前月下的浪漫之夜,一对情侣为了争上位而争吵,甚至大打出手~~这是多么另人欣慰陶醉的热闹滚滚啊~~~”魔女以飞燕掌舞态跃起。“而且~~我可是也很顾着藏马啊~~也给飞影喝的东西下了妖后媚香~~活活呵呵呵~~”狂笑ING。

“现在是多棒的事态啊~~~我们怎么可以不在场呢~~~那太可惜了~~”梵碰地变出个小形喷射机,一把拉起六尾丢到后面的坐位,自己坐上驾驶席。“为了对自己做的事负责~~一定要对他们进行时刻观察~~”(众:借口,偷窥才是你真正目的)
“好了~~出发啦~~”喷射机滕地飞起,朝空中的异空间夹缝而去……

外:
途经魔界时巧遇黄泉。
梵:哦~~~黄泉~~好巧啊(黄:我一点都不想这么巧)~~~你换发形啦~~长发变短发了~~但还是一样帅啊~~(花痴状)喏~~泉帅哥~~有没兴趣搞BL?现在搞BL的帅哥更有人气哦~~~介绍几个你的好配对,最具观赏价值的是和雷樿(帝王之恋啊~~陶醉~),以及和以前的妖狐构成超强三角,绝对强攻强受,顶级人气啊~~或者黄修~~现在父子乱伦也很有市场哦~~再不然就黄幽~从打斗中产生的忘年恋也勉勉强强有点看头啦~~(客串拉皮条中)

===
哈哈~~打了好长的一篇~~恶搞到欲罢不能啊~~~
六尾MM~~我可是很努力的打造自己的魔女形象哦~~力求要整到藏马和飞影吐血崩溃啊~~~
最后还让黄泉(头发长出来了的)出场消一下黄派的杀气,长发看惯了换一下口味看短发也不错的嘛~~我是个好JJ吧~~哈哈哈哈~~~
接下来就到你们了~努力地整他们吧~~大笑飘走~~

 
     

 

本站东东,未经我允许,请勿随意转载及做商业用途,违者我究的N次方(N∈正整数)
Copyright2003-2004 幽游之巢 All right reserved
站点维护:皎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