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的千年之追寻

BY:皎杰
欢迎来我的网站:
www.yuyunest.net
jiaojie888.yeah.net

[上]

有时候 会发现
这世上有些事
不是绝对的

有时候 会发现
这世上很多事
是无奈的

有时候 会明白
这世上
本是千奇百怪的……

知道一些事
但不一定明白这些事
不了解一些事
却在无意识中评判了这些事

其实
对 与 错
是 一样的
只在于历史流向谁
谁就是真理


并不能自己判断 一些事
但无思考下
边做了习惯的事
…………

这世上
或许很多事
是我不能了解的
是不能 是不肯 还是……永远的否定

天地沉稳
但有风 有地震
大海的反复无常
是自己的意志 抑或是永不调和的平衡

这世上
有很多事
你能武断
有很多事
需要武断

或许只是一瞬间的感动
或许只有一瞬间的永远

无法控制的意志
平和静谧的时间
造就了
这世上永不调和的平衡

是天 是地 是人 是自己
宇宙之外的宇宙
扩散 永无止境

或许是白色 或许是黑色
是不去想 是不能想
是没有方向

放纵
放纵一切
放纵自己
不是逃避 不是追逐 不是放弃 不是怀疑……
现在的我 不想见你。




[下]

这是飞影在千年后找到的。
没有署名,但残存着他的妖力。

他,有着眩目的红

人界的月,飞影已有千年未见到。
千年的徊转,人界的月,飞影发觉,自己竟对它有写怀念。

怀念的不是人界的月
而是月下那修长的身影。

这是躯说的,但飞影仍不予以理睬
躯 同样一位情伤千年的人(妖?)。

"现在的我,不想见你。"
这是什么意思呢?飞影百思不得其解。

存留了千年的白纸,虽有妖力保护,却也泛黄
"现在的我",又是指什么时候的现在呢?
千年前,还是现在,抑或是我再一个千年后才发现它的那个现在呢?

千年前,飞影失去了他
是因为不可抗拒之力?
还是如他所说
"不想见你"

现在,飞影遇见了他,在魔界的最底层
可是,他却诧异
飞影离开了
是因为他的"不想见你"吗?

千年后的现在呢?

失去了的再去追回
飞影犹豫着

人界已同千年前的完全不一样了
唯一未变的
是人类兽性的一面
自人类蛮荒褪变以前便有的
从这一点来说
妖怪,又为何会被称之为妖怪?
妖怪,和人类相比,仅仅是没有学会人类的

谎言

是的,那他对飞影的一切
又会不会是谎言呢?

答案只有一种

但选择却有三种
一为他对飞影的感情,即为一个谎言
二为他舍弃飞影,即为一个谎言
三为至始至终,这都是一个冗长的谎言。

飞影决定了,他要找到他
一个借口,仅为谎言背后的真相

一个又一个的千年,飞影希望能在他身上有个终结。

但是,一盘被操纵的棋局,棋子是不应该有任何怨言的。

深蓝的天渊,
流动着星河;
红色的身影,
傲然于世间。

藏马…………

《完》

完于2004,4,7


后记:
这可能会是一篇有些内容的后记吧
尽管我曾想任性地将它做为本篇文章的一部分,但是,我收手了。
前人定的规则,后人破坏得也不要太多。
至此,《刹那的千年》系列已有《冗长的童话》,《心的迷途》以及《追寻》三部了,其中BL仍占主要,但还请各位支持吧。
追寻,既追既寻,带着的永远是伤感,同时,《追寻》[下]也是写给朋友小豹的。
谈到小豹,在这里要对小豹说一声对不起,因为未经小豹的同意,擅自使用了他给我的诗作为《追寻》的上。
《追寻》上,是小豹心灵的倾诉,也正因为这样,心灵的倾诉往往会胜过一切华丽的辞藻。
尤其是未经修饰的辞藻。
一句实话,真的很羡慕小豹能把内心的感触表现出来。
萨特曾说过,世界上有些东西无法选择,不选择也是一种选择。

 
     

 

本站东东,未经我允许,请勿随意转载及做商业用途,违者我究的N次方(N∈正整数)
Copyright2003-2004 幽游之巢 All right reserved
站点维护:皎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