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炎之誓 

BY:緋夜殘

〈序〉
¥¥¥¥¥¥¥¥
我在烈火中起誓,

我不愿在没有你的未来生存,

没有你的未来也将不会有我……

对你的爱永致不渝,

无论寻找上一百年,一千年,一万年,

只要未曾把你柔软的身躯再度拥入我的怀中,

我将永远的找寻下去,

请等待着,我的爱人,静静的在梦中安眠,

然后,轻轻的将你吻醒,当你碧绿色的瞳孔再度凝视着我,当你柔媚的脸庞再度漾起令天地万物都为之失色的绝美笑颜,当你轻柔的声音再度呼唤着我的名字,

我的生命之火将再度为你燃烧……


¥¥¥¥¥¥¥¥¥¥¥¥

 

[藏马……等着我……藏马……]

吵死人了,我不是叫藏马啊。

[藏马……我一定会找到你的……一定……]

我不认识你,好吵,别来烦我。

[藏马……]

 


“秀……秀一……南野秀一。”

“恩……是!”扶在桌子上的漂亮男骇努力争开迷蒙的翡翠双眼,“美波老师?”

“你没事吧,神情恍惚,是不是不舒服,你今天就留在旅馆好了。”

“不……呜。”头又是一阵眩晕,“好。对不起,麻烦老师了。”

“不不不,不麻烦!”年轻的女老师一阵兴奋激动,“南野,我留下来照护你。”

“不用……”

“要的,一定要!”美波老师抓住男骇的衣领,脸上的神情古怪得让人害怕,“呵呵,你流了好多汗……我来帮你换睡衣,呵呵呵。”〈绯:你,你身为老师竟然对学生下手~~~~~~ 美波{拿刀}有什么意见。绯:……{屈服在淫威之下}……没意见……请继续……〉

“老……老师……”滴汗~~~~,她的脸怎么这么怪异。

“呵呵呵,马上就好。”口水流淌中。〈绯:好恶心~~~~〉

“你想对我们的南野大人干嘛!”呼啦啦跑来一大串女孩,“老巫婆,也不想想你的年纪,配得上我们的南野大人吗?”

“啥!你们叫我老巫婆。也不想想巫婆有我这么俏丽可爱的脸蛋,有我这么曼妙玲珑的身段吗?”为了加强演出说明,美波老师特意扭了扭她洗衣板似的身段,顺便用维纳斯般的嘴唇〈不认识维纳斯的自己去看封神〉抛来一个飞吻。

“%¥·#**……¥#……”全场人员倒地口吐白沫。
〈绯{爆走中}:我要自杀。〉

“上,扁她!”

“别吵了,各位。”秀一站了起来,带着优雅迷人的笑容,“美波老师只是怕我流太多汗感冒,帮我换一下衣服而已。各位不要管我了,难得的修学旅行,别被我搅和了,我自己一个人没问题。”

“哦,秀一……”
“哦,学长……”
“哦,南野学弟……”
“哦,南野君……”

“好帅哦~~~~~~~~~~~~~~~~~~~~~”小小的房间里面,大颗大颗红红的心漫天飞。

“南野~~~”美波老师继续花痴,“来,我们继续~~~~~”

“…………”南野亲卫队相互使了个眼色,几名女孩揪住美波老师拖了出去。
“南野君,那……下午见哦,再见,〈心〉”

“好。”微笑,“再见。”


〈爆走〉“南野君对我笑耶,我,我死而无憾了。”
“发你个花痴啊,是对我笑啦。”
“我啦,他是对我笑。”
“你们都滚开。”
“什么,你才该滚。”一群女孩在旅馆外大打出手。

此时,美波老师
“敢动南野君!好大的胆子。”
“你找死我们就成全你。”
“姐妹们,为了我们的南野大人,上!!”
“誓死维护南野大人!”亲卫队成员高呼‘我爱南野君’的口号一拥而上。
〈由于场面过于血腥暴力,绯儿不忍报道,自行想象〉
〈众人汗:什么不忍,我看你根本就是文采落地,江郎才尽,写不出来才是。〉
〈绯:哦呵呵呵{装傻},哦呵呵呵〉

“呜哇~~~~~~~~~~~~~~~~~”凄厉的叫声响彻大地。

当地居民“有人在杀猪吗。”

 

 

〈魔界〉

“飞影,难得看你回来。”躯满含着笑意看着摆一张酷脸的飞影,递过去一杯酒,“陪我喝一杯吧。”

“少罗嗦!情报呢?”飞影不耐烦的转过脸。

“什么?”

“情报!你说过有关于藏马的消息,我才赶来的!”

“……”压抑着心中的怒气,躯仍然不动声色的递过酒,“急什么,先喝一杯吧。”

“……你在骗我……”

“是!我是在骗你。藏马已经死了一千多年了,你何苦这样苦苦寻找。这么大一个世界,你根本就不可能找到他!”躯稍稍稳定了一下情绪,又把手中的酒递过去,微笑着,“飞影,我也等了你一千年啊。”

“如果没有,”飞影利落的转过身,根本不理睬躯伸来的手,“那我先失陪了。”

‘啪!’玻璃杯重重的摔在地上,裂成无数个碎片。

 

沉晕的头脑似乎有些好转,对旅店老板打了个招呼,我走上了后山的小路。
春风带来了新绿,阳光又抱着树枝接吻,老树的心温柔了,它抛开了那些讨厌的云而,也来与自然嬉戏。将清风招来密叶里,飘渺的奏出仙乐般的音乐,苍翠的颜色,好象一层层的绿波。

温暖的阳光照耀在身上,暖暖的,头似乎也不那么难受了。

我不禁有些不解。

只会在梦中出现在声音今天为什么会如此的清晰,

呼唤我的人……到底是谁……

自出生以来就一直做着这个梦,朦朦胧胧,看不清,唯一记得的就是那不停呼唤着的声音, 还有……凝视着我,温柔的红瞳,仿佛燃烧般的火焰。

[藏马……我爱你……]

谁是藏马?我吗?

“痛……头又痛起来了。”
“算了,别在想了。”拥簇在一起的娇艳玫瑰丛引起了我的注意,
“好漂亮的玫瑰……”

 

 

“混蛋的躯。”受了骗的飞影刚落到人界就破口大骂,“害我跑回魔界,居然骗我,说有藏马的消息……”

“藏马……”提起这个名字,刚刚的一脸怒容瞬间软化下来,难得的无奈和忧郁在飞影脸上出现。

“藏马……”

“你到底在那里……回答我啊……”

“我找了你一千多年了……”

“为什么就是看不见你……”

“藏马……我好想你。”

 

[“飞影,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会不会去找我的灵魂。”娇媚的容颜从自己怀中探出来,总喜欢提出古怪的问题。]

[“别说这种蠢话。”下意识搂紧怀中的柔躯。]

[“说嘛。”不达到目的誓不罢休是狐狸的本色。]

[“…………”]

[“说啊。”]

[“有我在,你不会死的。”]

[“不是啦。呜……”]

[低下头覆上诱人的红唇,“我会保护你,永远。”]


可惜天意弄人,魔界大乱,
[“藏马,你先走。”]

[“不要!”]

[“你……”抽不出手来对付已经砍过来的妖魔。]

[“飞影!”罩着淡淡蔷薇香的身躯覆盖在自己身上,喷洒出漫天的鲜血。]

[“藏马!”一剑辟开偷袭的妖魔,慌张的抱住落地的身躯。]

[“快……走……”]

[“我不要。”]

[“走……飞影……我等你……去找我的灵魂……”碧绿色的瞳孔缓缓落下。]

 

“藏马!”一千年的思念,一千年的等待,一千年的寻觅,此时如决口的大堤,倾泻而出,飞影在人间狂奔起来,
一路火焰漫山,无新顾暇,飞影心中只剩下藏马的存在……


不知过了多久,用尽了妖力的飞影终于停了下来,
疲惫不堪的身躯让他稍稍恢复了理智
“这里是哪里……”

微风拂来,无数的花瓣在空中飞舞,
在树下沉睡的红色身影霍住了飞影的眼睛,
沉寂了千年的心不听指挥的鼓动着,
仿佛怕他会消失不见,飞影小心翼翼的走过去,连呼吸都变得很小心,

长长的绯色秀发不经意的在风中拂动着,迷人的前额被玛瑙般的秀发覆盖着,长长的羽睫给玫瑰色的脸庞投去一抹淡淡的阴影,蔷薇花瓣般的柔唇微启,诱惑着飞影缓缓的低下头,轻轻品尝这已千年都未尝到的甜蜜,

“藏马……”终于找到你了。

也许是异物的骚扰,可人儿不舒服的抖了抖羽睫,飞影慌忙离开他依旧留恋不已的朱唇,生怕会吓到好不容易找到的情人。

双瞳缓缓争开,越来越清晰的翡翠碧瞳笼罩住飞影的一切……


我汗……明明比较喜欢黄藏,为什么老是要写飞藏……
搞不懂……


二 



春風總是暖暖的,令人入睡。 

然而,在愜意的沉睡中,被不屬于自己的異物碰觸著,無法安眠。于是我努力爭開雙眼,想看清這陌生的氣息。 

心猛的一跳,仿佛漏了半拍。 

熟悉的火焰瞳孔就在眼前燃燒著,如夢中那般溫柔。 

掩蓋好自己的失態,我對有著漂亮紅瞳的主人笑了,試探的問著, 

“你是……誰?” 

一絲悲哀在紅瞳中一閃而過,正好捕捉到那份波動的我也不禁驚異。 

為什么我會因他的悲哀而難過…… 

“你是……誰?”當遲疑的問句從薔薇朱唇中吐出,飛影感到胸口被什么狠狠的撞了一下,几乎會喘不過氣來的疼痛在心中蔓延開來。 

[藏馬,你當真忘了我?] 

[不……不行,會嚇到他的,我要冷靜。] 

飛影拼命壓抑住想把藏馬嵌入懷中的沖動,緩和的一笑。 

“我……啊,我是住在這附近的。” 

“是嗎?你也來賞花?”藏馬柔柔的微笑著。 

“啊……恩……”為嬌艷的笑容所迷,飛影只是本能反應似的點著頭。 

“你這身衣服! …”藏馬上下打量著飛影的服裝,有些奇怪,“這里流行這種服裝嗎?” 

“啊?是,是這樣沒錯。”飛影心虛的應付過去。 

〈緋:飛影……要頭腦簡單的你應付這么精明的藏馬,唉……真難為你了…… 

飛影{解繃帶}:要你管〉 

“啊,太陽都快下山了,我要回旅館了。”藏馬急沖沖的站起來,回歐一笑,“再見。” 

看著要離開的身影,飛影不由自主的伸手拉住了藏馬。 

“還有什么事嗎?”手被握住的藏馬莫名其妙的回頭。 

飛影驚覺自己的失態,趕緊收回手,“不,沒事。” 

“哦,再見。” 

“……”猶豫了一會兒,飛影終未將再見兩個字說出口,只是揮了揮手。 

[沒關系,你逃不掉的,藏馬。] 

[忘了也沒關系,我會讓你再度愛上我。] 

[你是我的,藏馬] 

〈學校〉 

“秀一……秀一!” 

“恩。”把一直飄忽在外的眼神拉回來,定格在敲自己桌子的男駭身上,“鑫,敲壞我的桌子你陪錢哦。” 

“桌子哪有那么容易敲壞。”鑫狂叫起來。 

“對哦,那你可以走了。” 

“好。”鑫轉過身,正要離開,突然覺得有些不對勁,趕緊又轉回來,“你別岔開話題。” 

“自修學旅行回來你就常常這樣發呆,喂,老實說,是不是發生什么事了。” 

“沒事啊。”我一臉無辜,“你想太多了。” 

“是不是有人欺負你。都怪你這張臉長的太漂亮,從小到大都遭人窺竊,要不是我跟在你身邊……就跟你說過到陌生的地方不要自己一個人行動的,你就是不聽…… #%﹒……” 

……% # !…… #” 

“% #……# ” 

||||||--- 怎么這么羅嗦…… 

“鑫……”甜甜的笑容讓唾沫漫天飛的鑫停了下來,“我真的沒事了。要上課了。” 

“……”誰讓自己從小寵他寵到大的,“有事要跟我說哦。” 

“好。”最拿手的就是甜笑,不信治不了他。 

“同學們,有新的轉校生,要有禮貌哦。” 

轉校生? 

怎么回事,心跳得好快…… 

“你進來。” 

映入眼帘的黑色身影讓我頻住了呼吸, 

熟悉的火焰瞳孔…… 

是他?為什么會在這里。與那雙紅瞳碰撞,砰然心動,趕緊低下頭,覺得臉上微微發燒。 

感覺到炙熱的眼神依舊停留在我身上,不敢抬頭,隨手翻過了几頁書。 

“你去后面那個座位。” 

后面的座位,為什么要? 飫鎰擼棵曰 奶 罰 隕纖渙嘲云 納襠 ?br> 

“我要坐這里。”平淡的話語中有著不容置疑的壓抑。一向在學校不可一世的人乖乖的收拾書本坐到了后面,于是,他成了我的同桌。 

也許感到我在看他,他轉過頭來,原本冷酷的神色在一瞬間冰熔。他笑了, 

“你好。” 

很自然的,我對應上我一貫的微笑,“你好。” 

沒有任何預知的,溫柔的唇瓣覆了上來,一時間,我竟然忘記把他推開。 

------------------------------------ 

該不該讓藏馬恢復記憶,偶想得頭都大了也想不出來 

各位大人說呢? 


三 


[几道雷鸣在天空盘旋而过,正俯在桌上的绯红身影抬起了头,翡翠般的瞳孔看了看窗外昏暗的天气,嘴角划开一道优美的弧度。藏马站起身,打开了虚掩的窗户。 

“进来了,你不是想淋雨吧?” 

一个黑影落进房间,快如闪电,火焰般的红瞳直逼藏马。 

“你早就知道了?” 

“知道什么?”藏马一脸无辜再加十二万分的天真。 

“知道……”〈知道我一直跟踪你。〉 

这种蠢话飞影怎么说得出口,于是用一个他极为习惯的语气词来代替,“哼。” 

“拜托。”藏马脸上满是促狹的笑容,“你已经整整跟了我三天了,我还察觉不到啊……我是擅长跟踪别人,可不擅长被人跟踪哦。” 

“…………”飞影脸上的表情愈加难看。 

“好吧。”藏马很识相的点到及止,露出一贯的温柔笑颜,“什么事找我?” 

沉默。 

“恩……跟了我三天都不敢开口,一定是件很让你为难的事吧?” 

依然沉默。 

“雪莱?” 

仍然沉默。 

此时的藏马发挥出绝好的耐心与毅力,“躯?” 

“为什么我来找你就非得有事不可,而且非要跟躯扯上关系不可。”飞影有些气急败坏,心里已经不知道咒了几千遍了。 

“哈啊。”藏马优雅的一击掌,满脸坏笑,“果然是躯没错。” 

“不是!”飞影快要爆发了。 

猛然上升的妖力在房间蔓延,为了自己可爱的小屋不被波及,藏马当时决定收手。 

藏马当然懂得如何转移飞影的怒气,一转脸上的狭促,改用轻轻柔柔的声音,“你想要什么就说嘛,只要我有一定会给你。” 

这招果然很管用,飞影的怒气一瞬间就散光,他呆呆的看了看藏马,眼神极为奇怪,“我要的你都会给我?” 

“当然。”藏马还是一副101的标准笑脸。 

“是吗……那么……”飞影看着藏马,火焰瞳一瞬间有些迷蒙,他缓缓的伸出手,“我想要的……”伸手挽住几丝绯发,交织在手指中,轻轻往回拉。 

“痛……”藏马抗拒出声,不由自主的随着飞影的拉扯向前倾,随之又惊噩的瞪大澄净的碧瞳。 

覆在自己渴望已久的柔唇,飞影轻柔的吸吮,时而又毫不吝惜的轻咬,随自己所想的蹂躏着绯红的朱唇,完全沉溺在其中无法自拔。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飞影脸上出现了通红的五指印。 

“混·蛋!”碧瞳中凝聚着漫天的怒气。] 

温柔的吻,似曾相识,是真实?还是这又是一次梦中的回忆。 

翡翠般的瞳孔满是迷蒙…… 

“秀一!” 

鑫几乎会震破屋顶的叫声让我猛的从迷梦中清醒过来,认清现在的情形,我惊噩的说不出话来。 

天!这个转校生……在干什么!现在在上课耶! 

没有多想,我反射性的扬起手,狠狠的甩了下去。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飞影的脸刹那间变得通红。 

“秀一!”鑫匆匆跑过来,差入藏马与飞影中间,抓紧我的手臂,紧张的询问着,“你有没有事,要不要紧。” 

“没……”藏马仍然是一脸颇具风度的微笑,碧瞳中却闪烁着想杀人的光芒,“我觉得你这句话,应该问那个白痴才对。”我恨恨的望着对面依然偏着头的黑发男骇。 

“哼……呵……”飞影转过头,轻轻抚摸着滚烫的脸颊,脸上竟带着一丝笑意。 

“你……”这个人有病不是?被人打还那么高兴。鑫因奇怪兼愤怒兼并,脸上的神情奇怪的程扭曲壮。 

“一点都没有变……你还是老样子,”完全无视于鑫的存在,飞影凝视藏马的眼中充溢着温柔,磁性的声音轻轻呼唤着千年未曾说出的名字,“你这只……狐狸……” 

狐狸……?! 

心没来由的紧缩,胸口隐隐有些做通,熟悉,对他的一切都很熟悉,原因呢? 

藏马的细长的柳眉微微颦起,试图整理自己混乱的记忆。 

鑫脸色难看的护住了藏马,“别再靠近秀一,什么老样子,你们根本就第一次见面,你居然就……”藏马小声纠正鑫的话,“是第二次。” 

“啊?” 

“不对。”飞影又往前走了一步,鑫下意识挡在藏马身前,飞影皱了皱眉,没有再搭理他, 

“藏马,你应该认识我的……很久以前就是……” 

很久以前? 

藏马的脸色愈加难看,突然宣泄的记忆如洪水般咆哮而过,快得让人无法一一看清,突然定格在脑海中的,是眼前这张帅气的脸庞,火焰很温柔的包围,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飞……”绯红的柔顺发丝空气中扬起,纤细的身躯如羽毛般在空中飘落,伴随着细细的低呤 

“飞……影……” 

站在藏马身边的鑫下意识伸出双臂,想接住藏马,然而就在下一秒,娇柔的身躯却在空气中消失了。 

藏马已被飞影稳稳的抱在怀中,没有多看鑫一眼,飞影直径抱着藏马往外走,鑫愤怒的抓住飞影的右肩,“你……!”飞影冷冷的回过头, 

“放手。”平淡却毋庸置疑的强势。 

鑫的手不听控制的一抖,松开了。 

红瞳依然宛如燃烧的火焰,却没有半点温暖,反而让人不寒而颤,冷得仿佛能使血液冻结,完全看不到任何感情,让人不禁怀疑。现在……与刚才……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 

等飞影走出教室,鑫一下子瘫在地上,“那是……人类的眼神吗……” 

〈众同人女:你废话,飞影大人本来就不是人类。绯:吾吾吾,忘了。众同人女:汗死〉 

男同学A:5555555……我看到了什么 

男同学B:好羡慕〈咬手指〉 

女同学A:〈陶醉〉好美丽的画面 

女同学B:与其把南野君让给莫名其妙的女生,到不如…… 

女同学C:我们誓死支持!飞藏亲卫队成立! 

〈众人:拜托!她们知道藏马的本名吗? 

绯:啊……这个……偶又忘了 

众人[爆走]:你去死〉 

医务室 

〈众人:拜托,飞影会知道医务室吗? 

绯:这……¥%#*……飞影在人间呆了一千年,说不定都懂了呢? 

众人[活活气死]〉 

阳光拂晓下的藏马,像个魅力十足的睡美人〈藏[微笑]:应该是睡王子吧?绯[小声]:可是…… 藏[微笑,拿蔷薇鞭]什么?绯:%%¥……〉 

飞影一双红瞳一眨不眨的盯着娇美的容颜,生怕会在自己面前消失,握住藏马的手越来越紧,轻轻的飞影把自己的头俯在藏马的胸口,倾听着令人安心的心跳。 

[混乱的世界,仿若天翻地覆,一片萧条,自己已经什么都不想去在乎,声嘶力竭的呼喊,也唤不醒,怀中的柔躯,只能紧紧的抱住,只能感觉着怀中越来越冷的躯体,直至冰凉。] 

“好温暖……” 

没有你的一千年,我是怎么过的……现在似乎自己也弄不明白了。 

“飞影。”轻柔的呼唤声传来,飞影猛然抬头,翡翠般的碧瞳的看着自己,意味不明,“飞影……?” 

“藏马 ……”当了这个时候,飞影偏偏什么也不会说了,只是怔怔的看着眼前漂亮的脸孔,“你……想起来了?” 

藏马看了飞影好一会儿,看得飞影有些不自在,藏马才笑了起来,他坐起身,面对着飞影期盼的脸神,柔柔的一笑,“没有。”斩钉截铁。 

“可是……” 

“我只记得你叫飞影,还有我以前给过你一巴掌的那件事,其他的,很乱,想不起来。”藏马的微笑依然不失本色。 

=.=|||||||||||||----死狐狸,那么多事,偏偏就记着这一件。飞影面子挂不住的低咒。 

“你再想不出来吗?” 

“不要!”藏马很干脆的一口回绝。 

“为什么?”你不想记起我吗? 

“因为我的头很痛,再想下去会更痛。”藏马掀开被子,打了个小小的呵欠,调皮的冲飞影一眨眼,“我要睡觉了。” 

“…………”这是什么理由?飞影一下子气不打来。 

狐狸不管转世几次都是狐狸! 

看着飞影毫不掩饰的失望神情,藏马贼贼的笑了,他从被窝里爬起来,趁飞影生闷气的时候悄悄凑到他面前,“飞影。” 

“啊?”飞影被眼前突然放大的精致清秀脸庞特写吓了一大跳,心不受控制的乱跳起来。就在此时,湿润温暖的朱唇贴了上来,又随即离去。宛如蜻蜓点水一般,却甜进心里。藏马笑的妖娆,笑的开心, 

“我恢不恢复记忆……很重要吗?” 

…………反正自己就是拿这只狡猾的狐狸没辙。飞影第N次确定这种想法。 

他伸手将藏马拥入自己怀中,极其温柔的,而藏马毫不客气的大享飞影的温柔,身体还不安分的在飞影怀中扭动着,却一下子激起的飞影的欲望 

“狐狸……”飞影低吼一声,“你……安分一点。” 

算了,干嘛要忍啊,都已经一千年没碰这只狐狸了耶。 

注意打定,飞影低头,正要动手,却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 

不是吧!!!!挑起别人的欲火……这家伙……居然,居然…… 

睡着了!!!! 

“狐狸……”飞影挫败的打消念头,认命的继续当藏马的枕头。 

反正我就是命苦。 

正当飞影在房间内哀怨的认命的同时,一直在房外偷看的身影飘然离开。那飘忽的身手完全不像一个普通的人类。 

“混蛋!”鑫一拳打在墙上,整栋墙都裂开塌倒,下唇早已被咬出了血。 

“那个低等的火妖,配不上,他根本配不上秀一。” 

“不行,秀一不能与那种人在一起。” 

“能在秀一身边的,我只承认一个人,除了那个人任何人都别想拥有秀一!” 

“黄泉大人……我一定会把这个碍眼的火妖解决掉的,然后……” 

“我会把秀一送到你身边的……” 

“这样……对他来说才是最好的……”鑫的眼神瞬间暗淡,“秀一……” 

 
     

 

本站东东,未经我允许,请勿随意转载及做商业用途,违者我究的N次方(N∈正整数)
Copyright2003-2004 幽游之巢 All right reserved
站点维护:皎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