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2006/07/11 返回首页 
>>幽巢论坛相关活动+动向+其它

无题

[作者:清和悠祭]

一:出场 

“破书、毛笔、相框……靠,连靴子都有……真不愧是我家的万能纸箱……不过我要的是信纸阿……继续找!”

----------------------------------

不清楚以上内容的不要着急,恩,我先喝一杯茶……恩,这茶味道不错……嗯……(众:你给我华丽的去死吧!)

汗……(由于地球引力而落下来的某只)

据说X年X月X日X时X分,我们可爱美丽聪明乖巧就是长的与众不同的风惠正在翻她家的“万能箱”(说白了就一垃圾箱,只不过里面的垃圾还可以用而已……风惠:你找死……)在找信纸(其用处大家YY吧,我觉得我根本实在说废话……)

-------------------------------------------------

“哇,没想到真给我找到了”←原来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

“好漂亮,还是咖啡色的,真有一种古色古香的感觉,好赞哦~”风惠举起信纸左看右看,“这个咒语一样的东西是什么啊。·#·¥%…………*—……%¥#·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回事?地震?火灾?时空扭曲?不管是什么,我头好晕!救命!!!”

(悠:你都说了是咒语,我好歹也要给个面子,哦活活,我们主角风惠就这么华丽的登场了~~~)

====================某不知名雪山===============

“拉拉~自由的空气就是新鲜,好舒畅,好开心~一想到不用面对那么多罗刹脸~阿,生活多么美好。”随着银色的法丝飘起,诺尔雅非常高兴的在雪地里转圈,跳舞,放声歌唱。

“哇列?这个是什么东西?我从这条路逃跑1024次怎么从来都没有看到过?马萨卡……这个雪山的又出新品种动物了?”在强烈的好奇心的催使下(这么爱管闲事,怪不得逃了1024次还没有成功||||||||||||)诺尔雅绕着奇怪的东西转阿转……

“不好!”

“你说什么不好啊,HIME?”身后突然响起一个肆虐般的声音,接着,一个人头就这么探了过来,“那好像是一个人阿,不知道死了没死。”

“我讨厌尸体!”←诺尔雅

“放心,虽然快死了,但是她还活着。”

“不管怎么说都不能放任她躺在雪地上吧……”←诺尔雅

“没错。”

“所以,黑祭司大人就快点把它带回去好了。”

“放心,我有两只比翼鸟,每一只可以坐2个人。”黑祭司悯懿的微笑着一扬手,HIME的自由又不见了,第1025次逃跑宣告失败。(悠:好可怜。 悯懿:我在你就可以下去了)

===================皇宫===================

本来HIME出走已经见怪不怪了,但是——这次带了一个病号回来,而且这个病号,还不一般。

“NANI!我是信使大人?!”风惠实在是无法相信她所听到的。她一个除了长相其他都平凡无奇的女孩居然是信使大人!

“不过……信使大人到底是什么啊?”

众倒。

“信使大人就是预言我们士荒大陆灾难的人。”及腰微卷的长发轻轻一甩,丞相一下子坐在了病床对面的太师椅上,“所谓的信使大人,就是不知道几千年前的白祭司,由于那一年一件很重要的目前还不清楚是什么的东西被盗,并且做出了升级版,所以那个白祭司就决定,以自己的血为代价,帮士荒预言灾难。”

“那个……”风惠举手,“我绝对没有活了几千岁这么夸张!”

“我知道。”丞相呷了一口茶,“但是仪式当天,对方出手干涉,虽然我、黑祭司、HIME还有各位领主都一起帮忙制止,但是哪个不知名的东西的升级版实在是太厉害了。为了保护这份契约能永远成立,白祭司就将自己送到了传说中的异空间。然后大概是因为力量不够了,所以她就选择了历代轮回,将力量储存起来,到了必要时刻就会出现在皇城。OK就是这样。”

“那么我找到的那张信纸……”

“是符……”刚刚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的现任白祭司,闭着眼睛懒洋洋的回答。

“那个……”

“你还有什么不懂得?关于信使我想我介绍的够详细了吧。”←丞相。

“不是……是……不是……唉,我是想问在场的阁下分别是谁阿?”

“鬼姬·魔之泪,职位丞相。”继续喝茶。

“银·月·诺尔雅,职位HIME。”眨了一下左边银色的眼睛。

“白夜,职位白祭司。”继续睡觉|||||||||||||||||

“悯懿,职位黑祭司。”微笑。

“NANI!这个穿着黑色镶银色花纹旗袍,拿着奇怪的黑色檀香扇,发髻松松垮垮,一脸阴险笑容的人是黑祭司???”

“不像么?”

“我还以为是黑客帝国式人物呢……”

“呵呵~”悯懿展开扇子,不明所以地微笑ING

“我们还是快逃吧……”


二.皇城
二月斋原本是上任白祭司很喜欢的房间,由于保存得很好,怎么看都和当年一样。理所当然,风惠就被安置在里面了。 

整个皇宫并不是非常巨大,但是设有奇门遁甲,还有各种咒术,结界的机关,能量内敛的风惠被禁止踏出二月斋为中心方圆100米外。一、二天倒还好,时间一久就……

“无聊无聊无聊无聊无聊无聊无聊无聊无聊无聊无聊无聊无聊!!!!”坐在由白玉雕成的椅子上,“无聊无聊无聊无聊无聊无聊无聊!”

“信……信使大人……”一宫女怯怯的走进来,“诺尔雅殿下让我来带您去正殿……”

“我不去!”

“信使大人……请不要让我为难……”

风惠静静地看了宫女一眼,一言不发的跟她走了。在皇宫里面这些天,她对这个皇城也是有几分了解了。

「首先,这个皇城是政治中心,权利集体聚集的地方。」

「而这个士荒大陆的全部权利,几乎都聚集在4个人身上:HIME、丞相、白祭司和黑祭司。」

「对于这4个人,除了皇城,似乎其他地方的人都对她们有本能的恐惧……为什么……明明是4个看起来比较无厘头的人……」

正殿

很难的,所有人都聚齐了,那些不知名的在皇城打工的官员,一个个都低着头,一脸畏惧。

「这些人……怎么和皇城以外的人一样……」

“信使大人,你来了。”HIME冷冷的说。

「诺尔雅……怎么说话的语气变了。不像她了……等等……那个人……额头有一弯黑月……她不是诺尔雅!」

“等等,你不是……”

风惠突然恐惧的睁大眼睛「我……不能发出声音了……」

一抬头,正对上黑祭司悯懿的微笑。
「是她……」

“好了,既然信使大人到了,那么本HIME要宣布一件事,紫之领主紫藤让人发来消息,沉睡的很多年的邪气似乎有苏醒的迹象,当然,既然信使来了,就说明此言不虚,所以,我们急需预言。”

“公主圣明。”

「圣明个头,这么弱智的答案我也知道。可是,问题是……我根本没有预言的灵感……」

“但是,信使大人在皇城似乎感觉不到什么,所以,本HIME决定,带信使大人巡游7个领土,或许会触发预言的产生。”

「带我巡游??旅游吧……只要能摆脱这个无聊的二月斋就好……等等,HIME可以乱跑么?」

“HI……HIME。”空气不知道凝结了多久,一个苍老的颤音响起,“所谓国不可无君,如果HIME和各位阁下都……”

“丞相和白祭司不出城的定律自然不会打破。至于本HIME,出城不是一次两次了吧。”

气势,风惠从诺尔雅身上体会到了一种君临天下的气势,一种她本来所没有感觉过的气势。「也许,这就是HIME,不然她怎么能驾驭住悯懿那个奇怪的女人……怎么把握这么大的皇城……」

“因为这次关系重大,所以我出城的事不可以泄漏半分,皇城就交给众位卿家了,希望,你们都不会让本HIME失望。”诺尔雅微微一笑,倾国倾城。

“遵命,臣等一定尽忠职守,不让HIME失望。”

“退朝。”

“真的!”

“信使大人?!有事么?”

“不是……我不小心……我没……”风惠慌忙挥手,面红耳赤「可恶,悯懿绝对是故意这时候解开的我的封喉的,想让我出丑……真是的,本来我一句话(你不是真的)说了一半被突然封喉,现在突然解开,我居然让最后两个字就这么跳出来了,我怎么……等等……他不会这么无聊在这种场合整人吧,虽然我心里一直骂她BT,但是并没有跟她结梁子阿……」

“信使大人不用担心。”悯懿招牌式微笑着,继续用她那种让人听了就觉得被算计的声音说,“既然这些老臣们说了不会让HIME担心,就不会让HIME担心,我们绝对可以把皇城交给他们,专心完成我们的使命。”

“啊,嗯……”
「怀柔?厉害,居然这么算计我,果然不是省油的灯。」



3

一路上,HIME都阴沉沉的,一脸的不快,周围的空气都被染成了墨蓝色。

“HIME好像真得很不快阿。”风惠慢慢挪到太公望的身边,小声问。

“把灵儿自己一个人扔在皇城再让她假扮HIME。这么危险的事当然会让HIME不高兴。”太公望看着诺尔雅头上的黑线,有那么一点点同情她。

风惠将视线移到悯懿的身上,她依旧是那身可疑的旗袍然后拿着那个可疑的扇子可疑的微笑着。

「有这么一个黑祭司,HIME还真是可怜呢……」

四周张望一下,本来以为就风惠自己、悯懿、诺尔雅3个人的旅程莫名其妙多了3个——太公望、玛丽亚、真田幸村。

现在我就来解释一下这几个人物之间的关系:

第一,由于这次出行和以往不同,所以需要保密,故,皇城里必须有一个HIME~这个任务就落在了诺尔雅的妹妹,灵·诺尔雅的身上。要知道我们HIME多么疼她妹妹阿~~这么危险的任务怎么可以……但是无奈丞相+黑祭司+白祭司动之以理,晓之以情,又不允许独裁……所以……唉~~~可怜的HIME就只要屈服了……然后普贤就留下来保护灵儿,太公望就被带出来了。

第二,那个黑祭司悯懿也带了两个护卫,用枪这种恐怖武器的玛丽亚,剑术一流的真田幸村(出自鬼眼狂刀)

第三,我们主角风惠就这么孤零零的出来了。不过看本质,这么多人好像就是主角最需要保护吧……(风惠TAT)

已经在一条偏僻的道路上走了很久了,周围都是山……山啊……山……谁让她们要去红峡谷呢?

“各位可爱的姐姐们,你们来啦~~”一个穿着德国军服貌似14岁的少年笑眯眯的站在众人面前,“阿列,为什么HIME看上去这么失落阿?阴沉沉的?失恋了?”

“失恋你个头!”

“不要不好意思么,告诉我对方是谁?我要去看看有没有我帅。”

“你给我华丽的去死吧!”

寒光一闪,千石就这么华丽的飞起来了。

风惠还没有吃惊玩,千石又像被什么梆住了一样,飘飘然的回来了。

“HIME把千石打跑了谁带我们通过迷宫呢?”悯懿依旧笑眯眯的,扇子一收,千石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他应该是稳稳地站在地上的,但是……他踉踉跄跄地向着悯懿的方向摔,摔……

悯懿稍稍由于了一下,可能是由于今天心情不错,她还是出手接了一下。

“黑祭司大人~~~”千石星星眼ING。

“3秒内限你站好。1,2,3……”

「好厉害,时间居然这么准,刚数到3,一个立马放手,一个立马站起来……」

“能碰到黑祭司大人的玉体(恩……旗袍到底是无袖的……)死而无憾了~0~”

“死打火机,你有完没完!快带我们进去!不然本HIME绝对不饶你!!!!!!!!”

“遵命……”

“千石,诺尔雅,好好记住,我们现在是旅者哦,谁再违反这个禁忌,那就……”悯懿再次阴险的笑了。


4

有千石带路,诺尔雅一行人的行程还是十分顺利的,当然,风惠两次触动机关引来一大堆吸血蝙蝠和几万只羽剑,四不像由于体积关系无法通过最后那个单人隧道就忽略不计阿。 

忘了说了,红峡谷在士荒可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地方,这里是整个大陆唯一一个军事基地~简单的说,就是整个士荒的军队就集中在这里了。故这里的领主也一个个都是均是天才(顺便说一下,每一个领土的领主都是禅让制,不是世袭制)

军营的生活还是基本让人满意的,除诺尔雅以外,所有人都找到了自己的一份乐趣(花絮:风惠参观时看到了一架F16战斗机被吓了一跳)

说起来,诺尔雅每天形单影只,她走过的地方,空气都被染成了深蓝色……看来这次有些麻烦了……

皓月当空,红霞谷没有很多浮云,月光格外的明亮,特别是诺尔雅正坐在两边高耸的山崖上。

“你一个人坐在这里不觉得无聊么?”有人用一种似笑非笑的口吻凑近诺尔雅的耳根说。

“我心情不好,别来烦我。”诺尔雅冷冷地吐出这几个字。

似乎没有听见他的话一般,悯懿就这么坐在了诺尔雅的身边。月光下,诺尔雅额头上的黑月十分明显。

“哦,我本来还以为是月,没想到是银。”

“知道了就快离开。”银的话语中有一丝丝的愠怒。

“你不觉得你的担心是很没有道理的?简直就像乱发脾气。”

“你听到没有我让你闭嘴!!!!!!!!”经悯懿的刺激,银心中的怨气和怒气,如岩浆一般喷射出来,还夹杂着坚硬的岩石。将心中不快集中在手上,她一拳打在了来人的身上。

“你,为什么不躲?”方才的发泄,让银清醒了很多。

“我躲了你一定会继续打,这点我还是了解的~”悯懿神秘的一笑,“反正你打的是千石,对我没有任何伤害。”

NANI?!诺尔雅一转头,千石正趴在地上流泪:“能被黑祭司SAMA抱,就算被HIME打一拳也是值得的TAT”(不要误会,刚才的动作,不过是悯懿的双手抓住了千石的双肩将他拖到了自己与银之间,这个抱字绝对是千石自己yy出来的!)

“这个色狼打火机||||||||||||||”

“呵呵~”悯懿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展开扇子,微微一笑,“我知道你担心灵儿,也知道这次给她的任务是十分危险的,但是,你还是要相信她不是么?”

“悯懿,可是,你不是不知道,我刚刚当HIME的时候,战争才结束,很多立誓效忠原国的顽固分子,和曾经一起作战的军阀们,都委派了很多刺客来刺杀我。由于当时我还小,能力不够,好几次被弄成重伤,也在鬼门关前转了好几圈。后来一切都平静了,但是地下反对我们统治的顽固分子还有,刺杀事件还有。现在信使来了,士荒很快就会陷入混乱,那些潜伏的顽固分子一定会伺机刺杀HIME,敌方掌握的那种恐怖的力量我们也还没有调查清楚。让灵儿顶替地坐在HIME的位子上我怎么能不担心?”

“但是还有一点,”悯懿薄薄的朱唇微微向两边延伸,其笑容里少了平时的阴气,“那件事已经过去了4万多年,我们的能力都提高了N倍,就算你认为灵儿能力不足,那么丞相呢?白夜呢?还有普贤,她们的能力你不能反驳吧。”

“可是……”

“你一定要对灵儿有信心,也要对所有人有信心,动乱一旦开始,恐怕你没办法保护任何人。”悯懿深邃的黑色眸子望向同样深邃的苍穹。

“我知道了,4万年来我不停的和太公望对整,不停的锻炼自己的判断能力、逻辑思维和细心程度,不会再失败了。”


5

和平的在红霞谷呆了两天零1个小时30分钟后,那个爆出了一条惊人的消息——黑祭司大人被暗杀! 

据了解,杀手于12:30潜入悯懿的房间,于12:33被打成重伤缩在角落里。现场干净利落没有丝毫的大都的痕迹~据专家(啊~作者好久没出来了~)介绍,该刺客是中了摄心术,简单的说就是身体受到了控制,再进一步说就是——此人这一身惨不忍睹的伤势都是其“自残”而来|||||||出于人道主义,我就不多说了。

其“自残”的原因还在调查中,据有关人士透露,当时悯懿正在拭剑(银:原来如此,打断了她拭剑啊,那么这个刺客没死真是幸运。)

“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霸道了。”不远处的山崖上,一个穿着麻色风衣的男子如是说道。

“大人,这里风大,请您先回去吧。”身边,一个蓝发女子冷冷地说。

“呵呵”麻衣男子微微一笑,“ 狐雪,你说我们明明让NO.341号刺客去刺杀信使,他为什么会去刺杀悯懿了?”

“属下不知,NO.341虽然是三流刺客,但还不至于会找错门,属下怀疑下达命令的时候有人捣鬼。”

“你说我们中间有奸细?”

“属下不敢多言。”

“呵呵呵~~”麻衣男子笑道,“你又听说过替影这种幻术么?此幻术可以让两个物体看起来位置调换。其实体根本没有动,就像A看起来像B,B看起来像A。”

“可是……据属下了解这是一种高级的幻术,可这一行人中……”

“有幻术师的。”麻衣男子大笑,“这4万年中,诺尔雅学到了很多东西啊,哈哈。”

狐雪看了看男子,又望了望山谷中的军营,皱了皱眉头。

“好了,狐雪,快去完成你的任务吧,我也要回去了。”

“是,大人走好。”狐雪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待麻衣男子骑上独角兽消失,她才起身,最后望了望底下嬉闹的几个人,衣角一飘,向远方走去了。

「不用很久,我们又会相见的。」


“阁下,我们来这里已经2天了,可是信使大人还毫无预言征兆,我们是不是应该动身去下一个领地?”看着在一旁打闹的HIME,风惠和太公望,玛丽亚问悯懿。

悯懿只是展开扇子,微笑着,一闪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埃~~~”玛丽亚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做了她这么多年的护卫,她明白悯懿又回去换衣服了|||||||||||||||||

再次出现的悯懿穿了一件长长的黑色风衣,一条S长的项链在脖子上绕了3圈。

“千石,你们这里有什么地方魔力反应异常高么?”悯懿笑着问道。

“有,鬼域森林中央有一个碧水湖,湖中央有一个石坛,那里就是。”千石难得认真。

“好。”悯懿一收扇子,高声大叫,“那边在玩的,给我回来,要工作了。”

“工作?!”

“嗯嗯,”悯懿很欢畅的点点头,“信使大人的能力是内敛的,所以我么必须让她的力量爆发出来,内部是不可能,那么就只好用外力了,现在出发去鬼域森林。”

“等等,”说话的是千石,“阁下,您大概不知道,在鬼域森林里,任何人都不允许使用法力,那里还有很多奇奇怪怪很强的生物,你们一定要去么?”

“去是一定要去的,但是……”太公望蹭了蹭下巴,“有点危险啊。”

“请再给我几包子弹。”玛丽亚检查她的枪ING。

“无论怎样都是要过去的,不是么?”悯懿笑了笑。

“我明白了。”千石微笑着,立即让人准备,“既然这样,带路的工作我当仁不让了。”



6

现在我们来讲一讲红霞谷的地理位置好了~~笑~~ 

首先,它的入口是一个大迷宫,一般人进不去也出不来,两侧都是垂直的峭壁,一般人也是难以到达的。然后就剩下它的后面了,哪里有什么呢?对了,就是鬼域森林。

这个森林到底是干什么用的,又为什么会被称之为鬼域呢?

呵呵~~因为,这里是,军人逃跑的唯一通道阿。

其实鬼域森林真的是一个普通的森林,当然这个普通是要在剔除碧水湖的前提下,那个湖的魔力的确是浑然天成的。

至于那个森林为什么不能使用法力,笑~~那个是人工施的法术拉。那个什么强大的怪物都是人工假扮的,还有就是从绿柳森林借来的。

说起来那群人里除了千石(知道真相的人)和悯懿(从来都是这样的人)其他人都提高警惕。过了N久都没有见到一个强大的魔兽,我们HIME大人当然不高兴了,然后就在她和太公望的威逼利诱下,可怜的千石就全盘托出了。之后的情节……大家自己想象吧(被PAI)

碧水湖真的是一个很漂亮而且诡异的地方,湖面波澜不惊,湖面上,是一个白的似乎会发光的石坛。

在石坛上,风惠也做出了第一个预言:

“传承了炼金术的伟大宝石,在崩裂之后。”

众人围着这条预言转了好几圈……

“你确定它是完整的??”千石第一个问。

“不知道,”风戳了戳手指头,“我到石坛上,脑子里就这么一句话了……我也不知道全面部全面……”

“一般来说是全面的吧。”银,分析道,“预言,一般不会不全面……”(众人倒)

“嗯,HIME说的有道理啊。”悯懿继续微笑,“那么我们来看看预言里指的是什么啦。”

“嗯。”

“这个……这个……”太公望转阿转,“炼金术??传承炼金术??这个……”

“这个应该很好理解吧,”银递过去一个警号的眼神。

“是,但如果说是炼金术不是最容易想到贤者之石?贤者之力石崩裂……”

“对了!也许秘密就在贤者之石里面,去,把它敲开。”银兴致勃勃。

“然后呢,万一不对,你久等这被藤拿去煎药吧。”

= -|||||||||||||||||||||←银

众人沉默ing

“不管怎么说,这条预言已经产生,其中的含义我们一边走一边想吧。穿过森林就是靛凝屿了吧”悯懿转过头看着千石。

“没错,那个……要不要我带路?”

“不用了,你快点回去,军营里不能缺少司令。”

“我明白了,姐姐们一路顺风噢~~~☆”

太公望&真田幸村:我们呢?


番外:紫灵山的生日party

紫灵山一如既往的神秘,雾气缭绕着山体变换着不同的姿态,像山间的纱裙,像山顶的面纱。

紫之领主紫藤十分惬意地坐在摇椅上。

“好,火太大了,再小一点,不对,太小了,好了,现在适中了,好好努力,保持这个火候30分钟。”

“藏马,加金银花,一勺240朵,不能多不能少哦。”

“小白,茶。”

“哎哎~~”紫藤的3个药童辛苦地被她“奴役”者着~~哎~

“一走进来就药味冲天的,好,你用错火了。”一个似笑非笑的声音从中插了进来。

“悯懿~~”

“黑祭司阁下?!”

悯懿径直走到紫藤身边,不知道从哪里拖出来一把椅子,顺手拿过放在桌子上的糕点,“看来你又要重新炼药了。”

“好……”紫藤扯动嘴角招呼她可爱的药童,不等好应答,一株藤蔓立刻缠住他的身体。

“你-知-不-知-道-这-些-原-料-是-很-难-找-的-阿啊阿阿阿!!炼-药-要-很-多-功-夫-啊啊啊啊啊”什么叫做魔音绕梁3日,这下总算见识到了。

“赶快重新整顿,把原料箱子给我拿来(我解释一下,炼药的原料别的地方的确很难找……但是紫灵山多的要死)”

“等,”悯懿匆忙停下往嘴里塞糕点的动作,“明天不是紫藤生日么?何不在这里开一个party~~”

“有什么可开的,开party费钱费力,驳回!”

“这个可不能这么说,”悯懿微微一笑,拉过紫藤耳语了几句。紫藤立刻眉开眼笑,连连点头。

“小白,藏马,好,集合!”

“有何吩咐。”

“立刻收拾大厅,小白布置,好打扫,藏马去负责食物,OK,解散!”

= =|||||||||我是不是跑军营去了←悯懿

-------------------------------------------------------------------------------------

生日当天,紫灵山好不热闹~各路领主都带着自己的随从和礼物款款而至。

当然,最先到的是我们HIME SAMA,她跑到她的宝物库精挑细选,找了一个华丽的无与伦比的披风,这个好像是不知道几千年前纺织界金牌女王织出的绝世之作,后来她因为耗费太多心血而病逝了。此作品立刻身价百倍,最后落到了HIME手里。

丞相大人和白祭司大人合伙送了一白玉屏风,上面的绣工栩栩如生,传说中此屏风还可以档住魔法攻击,无论什么档次的都可以。

千石拿出了他珍藏的一把纯钻石手枪,晶莹剔透,美艳不可方物(←这个是千石和玛丽亚的共同评价)

就连我们冷漠无情的修咝都应邀参加,她好像送了一枚白龙鹿骨针。

赤荭寻了一条五彩珠项链,瑟音带来了极品鹿茸,小飘拖着雷尼一起送上海底的透明珊瑚礁,星权拿着一柄重剑,剑身纹者奇怪的咒语,剑身有一个凹槽,据说此剑也可以增幅默魔法强度。

话说紫灵山的招待也是尽善尽美~深紫色餐布,淡雅的紫光,桌子上的食物都混杂着紫灵山的仙丹妙药,都是那些道士们炼了N多次都没成功的……汗~~是不是太奢侈了||||||||||||||

“悯懿,你这回送藤什么礼物啊?”白夜凑近,蓝色的长发一甩就这么蹭到桌前随手拿了一杯酒。

“你说呢?”

“你送好酒的话我一定让紫藤当众分享。”

“可惜我送的东西不是好酒也无法分享阿。”悯懿微笑着凑近白夜的耳根低语。

“阿,你真是,坏,这毛病怎么也改不了。”白夜笑得开怀,又为自己斟了一杯,“我今天是无醉不归了,记得把我抱回去哦。”

“这个工作是千石的最爱,他不会拒绝的。”悯懿继续微笑。

白夜盯着她看了3秒钟,举着杯子走开:“悯懿,我的房间是左边第二间,不是第一间,别像上次一样送错。”

那一边瑟音和修咝一边喝酒一边一言不发冷眼看着场内的两个人——陶月和邹海。

一个忧郁一个开朗,混在人群中,整人或者被整。

HIME拉着太公望从这个桌子跑到那个桌子,不亦悦乎。

紫藤呢??一边和人聊天一边指挥着3个可怜的药童……

很快的,这个party就接近尾声,很快的,便结束了。

HIME拉着分不清东南西北的太公望骑着四不像离开了,悯懿抱着已经睡着了的白夜坐上了比翼鸟(期间千石一直盯着悯懿,真希望他和悯懿的位置换一个)

各位领主也陆续离开了。

累了一天(藏马、小白、好:累的是我们!!)紫藤也先不管这乱糟糟的大厅,回去睡觉了。

“阿~好累~~”躺在床上,徒然感觉身边有什么圆柱形的东西,紫藤一惊,赶忙起床,点灯,只见爱戴被一条红色的毛毯裹住,上面还有一张纸条,“绝对根据宫廷妃子的程序处理~你知道爱德现在在毛毯里的状态吧~~笑~我没有送你爱德哦~~只不过送给你一个礼节。——悯懿上”

紫藤看看爱德觉得脸有点红:真是的……悯懿这个家伙……


 
本站东东,未经我允许,请勿随意转载或做商业用途,违者我究的N次方(N∈正整数)
Copyright2003-2007 幽游之巢 All right reserved
我的其他站点:彼岸的格桑花 | 皎杰小店 | 玻璃迷宫 | 落繁·雲天
站点维护:皎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