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2006/07/11 返回首页 
>>幽巢论坛相关活动+动向+其它

幸福快乐的我们

[作者:想对藏马~~]

大片大片阳光刺穿了医院窗户的玻璃,象要唤醒某些东西 

紫藤平静地地看着躺在床上的人

"紫藤小姐,我在死者的电话薄里找到你的名字,请问他是你认识的吗?"

"是的,我认识他"

"那么请来确认吧"

不用看也知道是改,白皙的尾指上的那枚戒指,耀眼地让人心疼

"别看了"紫藤按住小飘正要拉开尸体身上盖布的手:"那个人不是凯,不是我们共同爱过的他,头都被压扁了"

她知道一向害怕血腥的小飘一定很怕这种场面,紫藤伸出双臂抱住还在颤抖中的小飘,催眠式地在她耳边呢喃

"那个人不是凯,不是,不是~`"

飘逐渐安静下来,睁着空洞的眼睛开始流泪

时间踮着脚尖流逝 即使悲伤黑暗仍然要降临 只是没有月亮的夜晚更悲伤更添一笔

紫藤看着哭累而倒在床上的小飘,不由地叹了一口气


"紫藤我发现你也喜欢凯对不对啊~"

"是又怎样?"

"那我们不就是情敌了吗?"

"那很好啊~"

"切,还是那么拽~"小飘扮着鬼脸"装模作样~~"

"我哪里装了"

回忆中的夏天有个大男孩有着阳光般的笑容,记忆中有篮球拍打地面的声音,记忆中有自己和小飘一起为他加油的身影

喂,紫藤,你说这次我们送他什么礼物好呢?小飘眨着大眼睛往紫藤旁边凑

什么都好吧~不要凑我那么近啊,热死了,紫藤用手里的书赶小飘离她远一点

叮当~拉门上的风铃一响礼品店的老板立刻露出亲切的笑容

欢迎光临,请问要找什么?

我们要找一份生日礼物,送给喜欢的男孩子,小飘微笑对礼品店老板说的说

两个人送一份吗?

是啊`万一我有什么秘密武器,那不是先耍赖了吗?紫藤似笑非笑地看着小飘荡漾在整个青春里的声音是夏日风铃在空气中自由摇摆般的笑声

凯把我们共同送的戒指带在尾指上,然后跟我们笑

他嘴角扬起的弧度是记忆中最后画面

"可恶"控制紫藤替小飘拉好被子,轻声地带着门决堤的泪水终于失去了控制

"凯"小飘在梦中依旧呼唤着他的名字

紫藤蹲在地上,揉乱了自己的头发

嘻~`看来你很困饶啊~很痛苦的样子啊~一个声音突然豪无征兆的在黑暗中响起来

谁,半夜遇见这种情形是很可怕的,尤其是白天刚见过那么恐怖的尸体

我是谁?来自黑暗的声音顿了一下,我是你的内心啊,我是你的感情,是你所想到的一切

"小偷如今会装神弄鬼了吗??"紫藤边企图大声吼叫吵醒邻居帮忙

"不要花心思了,其他人不可能听见的,这是我的领域"仿佛看透了紫藤的内心般嘲笑的声音,更添了诡异的气氛恐惧感从四面八方袭来,藤握住微微颤抖的手"说~你到底是谁?"

"为什么你总是想知道我是谁,我不是说了吗?"黑暗的空气中有一个红点若隐若现"我是你所想的一切啊,所以我的名字就是想"



"我的思想?"

是啊,话音一落,一道红光一闪,突然有一个人站在自己的面前,那个人~那个人就是紫藤自己

同样的衣服,同样的样貌和身材,只是对面的自己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右耳上的红色耳环闪着光将自己看习惯的脸映衬的有些恐怖

"凯死了,我有点高兴呢,这样小飘就永远就不会讨厌我了,我们永远都是好朋友,虽然我爱凯,但是我更想守护小飘纯净的笑容,看来小飘会伤心一段日子,但是没有关系,我会好好安慰她的~~~~~~~~~~~~"

住口,住口,紫藤掩住耳朵告诉自己这是一场梦,可是那些声音无孔不入地钻进自己的耳朵,空气中的笑声让人不寒而栗

我不是说过吗?我就是你啊?我说的不就是你想的吗?嘻嘻,你应该很高兴吧

我都说了不是了啊

何必欺骗自己呢?你不是想着怎样安慰她吗?我倒是有好点子哦,你要不要听呢?本来是来自各处的声音,突然仿佛细语般的在耳边响起来

我可以实现你的愿望,只要你付出应有的代价

代价,紫藤仿佛被催眠般地重复着这句话

是的,小飘会忘记这一切,你们会到一个地方重新生活,你们会很快乐,你们都会很快乐`````

我愿意 

那么就和我订下契约吧

嘻嘻~~


起床了,起床了,已经爬上二楼窗台上的喇叭花开始敲打玻璃

紫藤看着自以为是的喇叭花在类似冲锋号的激昂音乐种扭动着藤蔓,唱着想让人比中指的歌

什么叫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啊,这里植物的文化的素质真是低下

星星还没有来得及全部谢幕,太阳已经露出半边脸

紫藤拍着心口庆幸"还好太阳公公没有跳出来露出白胡子微笑",不然不就彻底被耍了吗?窗外吵闹的声音就让"既然太阳公公都这么给面子还没有出来就再睡一会吧"的微小愿望彻底扼杀

"叫什么青蝗~哦呵呵~一听就知道是穷人的名字"阿修是贵族家的孩子,对他来说他具备了一切贵族孩子应该有的修养

比如

嘲笑穷人

"青蝗??青黄不接~叫这个名字你永远都不会有前途的"

比如

花心

阿修左右一边揽着一个美女,不停地在青蝗面前晃来晃去

比如

找些特殊的娱乐

阿修见青蝗只是忙来忙去去并不理他,索性出了绝招

"那边有一块钱啊"

"在哪里,在哪里?"本来摆着一副我讨厌有钱人的臭脸的青蝗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是的,你要理解,在任何世界中讨厌有钱人不等于讨厌钱,事实上通常讨厌有钱人的家伙大部分是见钱眼开穷光蛋

"哈哈~~"阿修大笑道"这家伙的反应还真是百看不厌啊"

当意识到"啊`我又被相同手段耍了"的时候,阿修已经笑得在揉肚子了,那个"为什么我这毛病就是改不了呢?"的表情更是有让人笑到虚脱的催化作用

"哎~每天做同样的事情都不会厌倦,真佩服他们"紫藤边把绿色的头发束成马尾边走下楼去,悠祭已经在厨房里忙来忙去

"刑风,去小溪那里打点水来"

"没有看见我正在喂莫铃吗?"被叫做刑风的女孩用手里的肉干逗一只白色的小猫,懒洋洋的回答

"喵~喵~"莫玲符合般地叫,一般冲刑风调皮地眨着眼睛

"我去好了"紫藤拿起水桶径直地走出去

啊~紫藤小姐~阿修整理了下领带,放下正在调戏的虫子,转着圈来到紫藤面前,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一束紫藤花来深情地说"人家说人如其名,你正如这盛开的紫藤花一样的美丽~"

"谢~谢谢~"

"如果真的要多谢我的话,不如我们今天晚上一起吃饭~~~~"

"那,真,是.不敢当啊~"紫藤腾出右手给了阿修一拳"你脸靠得太近了,我看见上面有只蚊子"

"是这样吗?"阿修摸着肿起的脸"紫藤小姐真是善良的人啊"

"还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了"

"那麻烦你让一让我要去打水了"

多久了呢?紫藤坐在小溪边看着水中的自己绿色的长发,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很久了吧

那个称自己是想的人,不对,也不 知道是不是人的家伙要走了她头发的黑作为所谓的契约金,作为交换,她和小飘也可以来到这个安静的国度开始新的生活

是的,新的国度,一个和现代科技和污浊空气完全没有关系的地方,湿土的气息和青草的味道,让人心旷神怡,四处可见的流过脚边的小溪,唱着仿佛童话般美丽的歌谣

难道世界上真的有童话世界不成?这是紫藤到这里最大的感想,虽然刚开始的时候还在想"不会是被那个叫阿想的家伙耍了吧,整个有田园风光的地方就叫异世界?"

但是摆在眼前的事情是这个地方的人都有各种各样的超能力,比如可以操纵水或者其他自然能力的人,比如有治疗能力的人,更有趣的是还有可以把蔬菜变成面包的能力,各种能力各司其职,没有贵贱之分,当然在他们眼中却是很自然的事情,因为这种能力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

凡事皆有例外,有一种人叫无子,就是什么能力都没有的人,就是紫藤现在的情况

不知道是不是穿越时空隧道的时候什么地方当掉了,紫藤什么能力也没有,同来的小飘却可以召唤漂亮的流星雨或者变成一颗漂亮的星星飞来飞去

虽然不是什么有用的能力,但是也排除了"可能是因为我本就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所以没有能力的"的可能性

紫藤看着自己掌心纠缠的曲线疑惑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第三章

紫藤,紫藤小飘气喘吁吁地跑过来调皮地说:"悠祭姐姐让我来看看你是不是掉到河里去了"

同住的悠祭也不见得比紫藤她们大,只是天生爱照顾人爱罗嗦的感觉和姐姐一样.所以这里所有的人无论男女老幼都叫她姐姐

"是吗?"紫藤回过神来"我都忘记自己是出来打水的"

"恩,我们快走吧,要我帮你提吗?"

"不用了"

阿想连同自己头发的黑同取走的就是小飘的记忆,小飘忘记了现实世界的一切,包括凯,和那个鲜血淋漓记忆

"那是小飘的记忆,我不能做主"

"你也很清楚是吧,如果不能遗忘,她就不可能快乐的"

"这~~"



"答应我,你们就可以过幸福的生活了"

于是小飘就变成现在的样子,她被植入了自己本身就属于这个世界的记忆

"这样真的好吗?记忆,不论是快乐的还是幸福的,都是只属于小飘的,自己真的有资格替她做主吗?"紫藤看着小飘一蹦一跳的背景,不由索紧眉头

"喂~~紫藤,你看,是野菜哎,我们带回去吃好不好~~"

"恩~好好~"

"太好了,这种野菜很好吃呢"小飘拔起野菜,看这泥巴里一只正在惊惶逃窜的蜗牛蠕动了一段距离后又跑回来取自己的壳"紫藤你看,这只蜗牛好有趣啊"

算了吧,看着那样纯真无邪的笑容,紫藤的眉头舒展开来

至少现在很幸福吧,无论是自己还是小飘

在悠祭抱怨紫藤为什么抬个水为什么都要发呆后,快乐的早餐时间就开始了

"哗~今天早上吃得真丰盛啊"青蝗看着桌子上的煮土豆,和泡菜开始吞口水"吓~不仅如此,还有加菜~真是太豪华啦"

"那是我今天早上采的哦"小飘骄傲地扬着头说

"小飘太能干了,不过这么美丽的早晨,这么豪华的大餐,为什么有只臭虫在这里呢??"青蝗加重了臭虫这两个字的语气

臭虫是说我吗?阿修不痛不痒地坐在对面"悠祭姐姐麻烦你给我茶"

"好的"

"哎~穷人早上就吃这个啊`,真是可怜啊~象我家早晨就有~"

"是吗?那真是好啊"青蝗努力把注意力放在土豆上,却发现坐在自己旁边的的邢风正在用肉干喂莫玲

"我都还没有肉吃~为什么这只臭猫有啊,不仅吃,还跳到桌子上吃"

邢风头也不抬"注意你说话的语气什么叫臭猫,你跟这只臭猫是一个阶级的"

我跟它哪里是一个阶级了,我的智商比它高多了好不好

来,莫玲,莫玲给你肉

"喵喵~"

来,青蝗,青蝗给你钱

"喵喵"

"```````````````````````````````````"

哈哈`~沉默许久后,大家不约而同地爆发出一阵一阵笑声

终于清醒的青蝗开始泄恨般的猛吃土豆

紫藤从来没有抱怨过为什么阿想为什么不安排她到一个有钱人的家庭.这里很快乐,即使贫穷,但是煮土豆的味道和大家开朗的笑声,以及刚照上餐桌的阳光都弥漫出幸福的味道,满满地从烟囱里冒出去,自由地舞蹈在蔚蓝的天空中

第四章

突然从邻村跑来玩的海伦象一只快乐的引爆剂一样在青蝗和小飘之间炸了开来,什么热闹都爱凑小飘自然不用说

就连一向标榜勤劳之人才有饭吃的青蝗也跟着瞎起哄地跟着海伦到处跑着进行着所谓的冒险

这样以来无疑增加了紫藤和悠祭的工作量

"藤,我会不会给你们添麻烦了呢?"海伦闪烁着纯真无邪的大眼睛问

看着那样的眼神,便是有什么气也生不起来了,况且藤本身就不讨厌和小飘一样乖巧可爱的海伦'

"怎么会呢?"

嘿嘿~~纯真无辜的眼神作战大成功,海伦背对着藤做了一个V的手势

小飘高兴地差点叫出声音来,青蝗自摸不着头脑地说:原来是作战吗?然后得出女人真是恐怖的生物的结论,真怕自己什么时候被卖了都不知道

在紫藤感叹"真是有活力的一群家伙啊,青春真是美好啊"的时候,悠祭在后面偷笑"你不是也和他们一样大吗?"

"所以呢~"小飘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出来"跟我们一起去冒险好了~`"

"冒险???"

"是啊`~到有怪物出没的地方战斗 ,然后成为村子里的英雄"

"那真是好啊"悠祭打断小飘和海伦显然是商量好的双簧演说词"你们的探险需要我的便当吗?"

"需要"青蝗抢在两人之前开口,表情就像是路边的青蛙说:明天我要征服地球一样"一样认真,一样可笑

"你们准备扔下我吗?"邢风半依在门口,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笑,不怀好意地看着众人

"怎么会呢~"海伦勉强牵动嘴角,暗地里却拍着心口说"好险,好险差点就把她忘记了,要真的忘记了,还真不知道会被整成什么样子"

就差紫藤了~去不去吗~

我不想~~紫藤的话说了一半就被双人份的"纯真无辜的眼神"攻击打败了"好吧我去"

青蝗则更更加了"女人的可怕是和年龄没有关系的"的恐惧感

"出发去冒险啦~`"海伦和小飘兴致高昂地喊

"我们要去哪里冒险?"真是搞不懂,为什么邢风说话为什么总是带着寒气,可以把人直接从幻想的天堂摔到现实的地狱

"不~不知道"海伦小心翼翼地说

"`````````````````"

"这样啊~"

"什么叫这样啊"容易激动的青蝗被这莫名其妙的对话激得头发都竖了起来"我们准备了半天要去冒险结果不知道冒险地在哪里?难道你们不知道这样无聊的冷笑话已经不流行了吗?"

"好了~好了不要生气吗?"紫藤笑着看仿佛小动物般低着头的小飘和海伦"我们现在决定也是一样的"

"我们去蘑菇山好不好可以采蘑菇带回去吃"

"我觉得不如去格子山吧`那里的动物虽然都是方形的,但是都很温和啊"

"我们是去野餐的啊"邢风再次语出惊人

"没错~我们是去冒险的,所以要去一个有危险的地方"青蝗汗颜自己提议去蘑菇山这么没有创意的想法,摆出了一个很热血的姿势

"有危险的地方"小飘有点犹豫地说"没有问题吗?"

"没有问题~~"海伦觉得提议蘑菇山的自己竟然跟青蝗一个档次而深受打击

几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后,达成共识"好吧就去哪里吧"

紫藤看着神色突然严肃起来的几人,感觉有点迷茫"那里究竟是哪里呢?"

第五章

恶魔的觉醒

一旦决定了去什么地方,大家都开始兴奋起来,分别找了一根清路兼带拐杖的树枝开始前进

青蝗现得最兴奋,扬着树枝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快乐地唱着"早起的虫子有草的歌"紫藤终于明白家里牵牛花的无品位曲调是谁教导后的结果了,不行回去非把那可恨的喇叭花扳回来不可

目的地是一座山,一个毫无创意的地方,顶多是比其他的山上的树根更多一些

紫藤的脑子刚才还在转什么阴风鬼火或者是猛兽出没,但是看到这座山之后就不再有这种想法了,不要说什么阴风,这里阳光明媚到让人一看就有想野餐的冲动,至于猛兽?这山还没有大到可以容得下许多猛兽出没

"喂,你确定这是我们要到的地方"

"恩`"

"看起来很和平啊 "

"那是假象啊`其实这山其实有恶魔的"

"恶魔?"

"是啊`所以这座山也被称做禁忌的森林~"小飘神秘地眨着眼睛

"那我们去不是不太好吗?"紫藤有点担心地问

"我们本身就是探险啊~~"虫子说完就拉着紫藤的手往前走临行前悠祭交代紫藤"你最稳重,要好好照顾他们啊"结果现在被牵着鼻子走了

踏进这座山的一刹那,刮过了一阵风,被风吹起的树叶打在脸上,让人心中有了一丝异样的感觉,仿佛是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的感觉

丛林深处的某人缓缓地睁开眼睛"谁?谁破坏了我的结界?不~不是破坏~而是视若无物地走了进来,谁??谁有这样强大的力量?谁?"

正如在山脚下所看见的一样平常,这所山平常到像一杯找不出形容词的白开水,四处小鸟唱鱼儿笑的算什么禁忌的森林啊 

"就没有可以看得上眼的大型的动物出没一下吗?青蝗一副我被骗了的表情仰天长啸

一只可爱的小白兔从草丛里钻出,华丽地路过,顺便用鄙视的眼神扫了一眼青蝗

"错觉吗?我刚才听见兔子的嘴里发出哼的声音"

"当然是你的错觉"邢风不知道是没拿出一个苹果咬了一口"它的哼是从鼻腔里发出来的"

一旦发现,大家绕了很远的地方还是改变不了冒险其实就等于野餐的事实,青蝗的头就垂了下去,开始蹲在地上画圈

紫藤倒是松了一口气,现在不用担心有什么危险不是很好吗?

"好了~下次再去发现真正的禁忌森林,现在去准备一下,是午饭时间了"

"恩`那我去找柴~"

"我和小飘一起去"

路上小心啊,紫藤转过头来看着眼神在左飘右飘的邢风"不如你去找点什么能吃的水果吧"

"ZZZZZZZZ"

"算我没有说"邢风是真的睡着了,这家伙最大的功夫就是无论什么时候,想睡就能睡着,而且用常人不能理解的速度

"那青蝗你去吧~"

"那你干什么~叫大家去干活,你要在这里休息吗?"

"哦呵呵~"紫藤微笑着用力地掐上青蝗的脸,"我要留在这里用石头搭灶,如果你有兴趣的话也可以和我交换"

"误永了~~"

"很好~那就快去吧"

"啊~~~"突然从不远的地方的地方传来一声惨叫

"是海伦的声音"紫藤丢下手里的石头,急忙往刚才小飘他们过去的方向跑了过去

紫藤,紫藤小飘她~

"小飘她不是好好的吗?"紫藤看了一眼小飘"你们是不是故意吓我的"

"不~不是啊"海伦急得连眼泪都流出来了,用颤抖的手指着小飘,紫藤这才发现小飘双脚半漂浮在地面上

"她怎么了~~"

"不知道~我刚才叫她,她不理我,而且还差点把我推下悬崖"

从禁忌森林正面的山脚下根本看不出来,这座山还有这样险峻的地形,海伦的背后有一个高达万尺的深渊,水流湍急的咆哮之声传上来让人不寒而栗

"为什么小飘会推我下去?"

"不,那个人,不是小飘~不是小飘"紫藤抱住还在颤抖的海伦"小飘你们一直在一起没有分开活动过吗?"

"没,没有"

"我就是小飘啊`~~"小飘缓缓抬起头来,声音诡异地说"我就是小飘啊"

"你绝对不是小飘,小飘怎么可能推海伦下去?"青蝗突然意识到自己是这里唯一的男孩子,张开双臂档在紫藤和海伦面前"你究竟是谁"

"嘻~你说我不是小飘?嘻嘻`那我做这样的事情也没有关系了~""小飘"站到了悬崖边上"那我从这里跳下去也没有关系吧"

"谁~谁管你啊~~"青蝗抑制着双腿的颤抖,双手握拳摆出迎战的姿势

"这样真的好吗?那可是小飘的身体啊~"一个黑衣女子鬼魅般地出现在青蝗的身后,附在他耳边说"真的无所谓没吗?"

"你说什么"紫藤心下一惊"你说是小飘~她是被你操纵了吗?"

"你要这样解释也是可以的"黑衣女子耸肩道"与其关心这些事,你不觉得你现在更应该关心下那位小飘吗?"

小飘脚下的土块滚下悬崖,竟然是连回音也听不见的深

"小飘~"紫藤叫出声来

"紫~紫藤~"小飘仿佛和自己的意识做斗争般呢喃着,不知道为什么刹那间,整个山都震动了起来

地震吗?

紫藤,完全情形过来的小飘在紫藤的视线只剩下一只伸出的手

"小飘~`"脑海里一片空白~只要可以拉住她的手就好了吧~只要拉住那双手就够了吧

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天空仿佛整个闭上了倒了下来,心中的一片黑暗中闪烁着一个熟悉的红色光芒

"很不甘心吧~好不容易过上好日子,现在却要死了,现在你在想如果自己也有能力能够保护小飘就好了,对不对?"

"是又怎样~"

"我可以让你拥有能力哦~"

"那你还在等什么?"

"你要知道,我从来不做赔本的买卖呀~"

"什么条件都答应你"

"这可是你说的,可不要忘记了"

下坠的速度完全停止了,紫藤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和小飘被藤蔓植物缠绕着往悬崖的上面升,小飘显然已经被吓晕了,但手去和紫藤拉在一起

这让紫藤不禁想起来在现实世界的时候,小飘每次看完恐怖片都会拉着自己的手睡觉的样子

"紫藤,你半夜不要离开啊"

"笨蛋,半夜我跑到哪里去啊~"

可以凭意识操纵植物吗?虽然没有人告诉她,但是心里有一个声音是这样说的,这就是属于紫藤的能力

"你们没有事吧~没事~啊`这里擦伤~了 `啊`还是有事啊~"差不多被吓傻地青蝗搭了把手把紫藤他们拉上来,用袖子擦着鼻涕眼泪,有点语无伦次

紫藤摸着青蝗头安慰道"乖,没有事情了`"真不知道谁才刚经历了生死关头

接下来,紫藤语气一转~该问问那边那位究竟是谁啊

“没有可能啊`她怎么能解开我的操纵的,无可能的”

“可恶,你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吗?”青蝗火大起来“快抱上你的名号啊~`”

“我?我是小风~”

“这么简单就说出来了,真没有成就感”

“小风是吗?你为什么要攻击我们?”

“是你们先破坏我布下的结界破坏了平衡的”

“平衡?”

“是的,这里是和魔界的分界线,我是守护者”小风仿佛开始回忆般将眼神飘向了远方“从很久很久以前就为我的魔王大人守护这里”

“你说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次元分界之处吗?我们真是来了不该来的地方,哈哈~不好意思`啊我们其实是迷路了,不是故意的,看样子要找回去的路了,哈哈`紫藤我们走吧~小风,再见”

“想逃吗?”小风追了上去

“住手”一只银色的大鸟从天而降,宽大的羽翼收起来的时候,地上的沙子都被卷了起来

小风头也不抬“诺尔银,你什么时候有资格管我的事情了”

“我当然不是来管你的”变魔术般地一只占地面积颇大鸟就变成了一个身材和容貌都可以用“很不错”来形容的银发女子

“你还没有发觉吗?真是迟钝啊,看了千万年的大门就有资格装糊涂吗?”

“你是说```”小风闭上眼睛感觉了一下,突然开始大笑“没有错~没有错~~”

紫藤抱着小飘和清蝗面面相窥“傻了吗?”

“不是`”诺而银摆手道“她不过是高兴而已~你们就不要管了,走吧~”

“真的可以吗?”

“可以,如果不快走的话,我可不保证这个傻瓜会改变主意啊”

那个傻瓜显然是指小风,而刚拉风出场的诺尔银显然比小风面善得多,于是紫藤道了声多谢就匆忙地离去

“多久了呢?”诺尔银叹了一口气“我们等待了多久了”

“总有千万年了吧”

“是啊”

“魔王大人觉醒了”小风靠在诺而银的肩膀上开始哭泣“我们等过了沧海桑田,魔王大人终于要回来了”

“是啊”


紫藤等人回到家后,仍觉心有余悸,小飘更是发了三天的高烧,醒来后说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

大家都说惊吓过度,不过好在身体方面没有什么问题,一干人等也就放下心来,再加上大家都还是孩子,很快就被其他新鲜的事情拉去了注意力

"话说过几天就是紫藤的生日啊~要怎样庆祝呢?"悠祭征求大家的意见

"吃肉"青蝗的态度倒是很坚决 

大家转过头看去看青蝗,他脸上的表情表明自己绝对不是在讲冷笑话

"我很认真"青蝗再次坚定立场

邢风无奈地摆手"问你简直就是白问"

"哦呵呵~~"阿修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出来"真是穷人的想法啊~生日当然是要办舞会啦~这点都不知道吗?"

"有钱人家的大少爷就是不一样啊~"久违的唇枪舌战再现

"我就是喜欢吃土豆怎样啊"

"哦呵呵~真是符合穷人的爱好啊~"

海伦茫然地问紫藤"他们不是在讨论怎样给你过生日吗?我的脑子好象有点不够用啊"

"不用管他们啦`"紫藤笑着说"我看就在家里一起吃个饭就好了"

"这怎么行呢?"阿修突然半膝跪倒在地,拉住紫藤的手说"不嫌弃的话请到我家去吧,我会为你举行一个小小的晚会"

("有钱人的游戏")

"这恐怕很麻烦你吧"

(其实你心里很高兴吧,很想去吧)

"怎么会呢?紫藤小姐愿意光临寒舌是我的荣幸"

(让我帮你翻译下吧,我家房子大到不能再大,不炫耀下怎么行啊)

"既然你这样说了,那就麻烦你了"

(~~~~~~~~~~~)

"决定了~决定了~"海伦拍手道"终于决定好了,真期待后天啊~"

悠祭小声问邢风:青蝗好象被打的很严重啊,怎么办

邢风用余光扫一眼还在地上抽搐的青蝗:就这样满好看的

七月十日当天

天气出奇的好,这种老天眷顾的事情就不再多做赘述,稀奇的是无品位的喇叭花竟然很给面子地换了R&B风格的调子

紫藤一听就希奇地一个机灵起来了

"早起的虫子有草吃啊````"这可恨的喇叭花竟然会唱黄梅调了

狗嘴吐象牙果然是奢望啊~

"紫藤~紫藤下来啊`"海伦兴奋地在窗台下面挥动着勺子"你快下来"

紫藤匆忙把头发简约地束在耳朵后面,跑下楼去

"怎么了`"

"你看,你看~"海伦跟送东西地马夫道谢后兴奋地转向紫藤"你看你看`礼服啊阿修给我们送来的啊,不仅是紫藤还有我们的份啊,好漂亮啊~"

我的和小飘的是一样的白色啊`好象双胞胎啊好可爱啊,悠祭姐姐和邢风的是蓝色和绿色的,感觉上好适合啊

紫藤,紫藤你看,你的上面还有手工刺绣的紫藤花呢,好逼真呢

一边正在劈柴的青蝗一脸不屑地说"哼,有什么好高兴的"

"恩,我看看~~好象还有青蝗你的啊`"

"什么,"青蝗把手在衣服上擦干净接过海伦手中的衣服一副有便宜占了的眉开眼笑表情"阿修这个人,还真是善良啊,我以前看错他了"


待到打开精美的礼品盒,青蝗拿衣服的手竟然有点颤抖,目光~目光~目光凶恶地看着手里破破烂烂的衬衫,和裤子上正好在两边屁股上一边一个的补丁

同样精美的卡片写着"穷人就应该穿穷人的衣服,哦呵呵`阿修上"

"怎么突然起风了~还阴冷阴冷的"

"你穿的太单了吧~"

"也许吧"

````````````````````````````````````````````````````

"这是只有自己人参加的小晚会?"海伦说话底气明显不足

"应该,应该是吧~`"小飘也被眼前的场面惊呆了,这次第怎一个花字了得啊

是的,花~满院子的花架子都爬满了紫藤花,而且开得正盛,一阵晚风吹过摇曳升姿,沙沙的响声仿佛情人夏日的低语般

"紫藤公主你还满意吗?"阿修王子样鞠躬"这一切都是为你准备的"

"谢,谢谢~真的很漂亮"

"当然"

"那就请你好好享用这为你准备好的一切吧"阿修朝身后打了一个响指,四周立刻暗了下来

一束烟花冲天而起,在空中绽放成紫藤花的模样,中间还镶嵌着"生日快乐"的字样

"好惊人啊`"海伦羡慕地说"我也好想这样过一次生日啊"

"当然可以"阿修毫不犹豫地回答"每个女孩子都是一种美丽的花朵,散发出不同的味道,海伦小姐你将来一定会成长为有着白百合一样高贵气质的公主啊,到那个时候我们再来为你举办一个晚会吧"

"哦呵呵,你真会说话"

排除某些原因来讲,阿修确实是个标准的王子样人物呢

"哼,我看他只是个单纯的色狼而已吧""某些原因"登场,发表我对根本不放这种放在眼里的宣言

"哦呵呵~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青蝗啊`怎么样?对我给你准备的衣服还满意吗?哎呀呀,你没有穿的样子啊,真可惜,这可是现在最流行的服饰了"阿修特意在可惜和流行上加重语气

"阁下经常穿的那些衣服品位果然不是我们可以理解的恶俗啊"青蝗在"经常"和"恶俗"上咬牙切齿

"虫子好象把压箱底的衣服都拿出来了"

"好象是啊`"

"我们悄悄走吧`"小飘拉着紫藤说"他们吵下去会没完的,我们去看看有什么好玩的"

"这样好吗?"



"没有问题"

"恩,好好吧~"

真不知道阿修这家伙请了多少人,村子里的人恐怕全部来了,估计还要多吧~看着许多穿着陌生民族服饰的人,就知道阿修这小子肯定是见人就拉,连过路人都拉来了 

也许是人太多了,一个看不见,小飘就被人流冲散了,邢风和悠祭也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倒是可以看见虫子灵活地穿梭在摆满了食物的桌子中间,未语泪双行地感动着被美食包围着是一件多幸福地事情

通常这种情况下应该是装作不认识他吧

如此以来紫藤只好一个人豪无目的地来到紫藤花下转悠"除了那天莫名其妙地就成为了魔界守门的阻击目标,来到这里的一切都还是很快乐的,如果是现实世界,自己永远不可能穿着这样漂亮的衣服成为舞会的公主吧"

紫藤花近闻更是花气袭人,紫藤伸出手去,爱怜地碰了碰垂下来的花朵,突然间紫藤花仿佛就向紫藤的手上绕上去

起初紫藤还有点害怕,可是绕上来的藤蔓只是抬起饱满的花朵,撒娇般地在紫藤的胳膊上蹭啊蹭的

"这位小姐,看来你的能力真的很有意思呢"花藤后钻出一个人,依稀辨得出是个结着金色发辨的男子

"是吗?"紫藤稍稍有些警惕"在这里有能力是很正常的啊"

"我见过很多能力,也试着用练金术来诠释这种所谓的能力和科学的关系"

"科学?"紫藤眉头一皱,心下暗暗思付"这个世界也有科学吗?"

"是的,我相信一切都和科学有关,我们练金术石做的就是这种工作,现在跟你解释你也许你还不太明白,但是唯一肯定的是我对你很感兴趣,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虽然比自己高不了多少不高,但是却让紫藤产生了一丝压力

"你这个人真没有礼貌,莫名其妙地就问人家的名字,你不知道,再问人家的名字之前,要先说出自己的名字吗?"

"我叫爱德华,美丽的小姐,叫我爱德就可以了"对方倒是很老实地自报名号"现在伦到你了,紫藤小姐"

"你不是知道我的名字吗?"

"没有啊`"爱德呆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原来紫藤就是你的名字啊"

"不然你以为呢?"

"我不过是因为在紫藤花下看见一个正在和紫藤花亲热的女子罢了"

"那还真是巧合啊"紫藤放下防备地笑起来"确实是一个很好的解释呢"

即使是七月,夜风也是很冷的吧

"明天会下雨吧,"紫藤抬头看着半掩在乌云后面的月亮,不自觉抱住了肩膀

"啊~你`"

"我怎么了"紫藤好奇地问

"头发上掉上紫藤花了"爱德微笑伸出手去,轻轻地替紫藤拿掉头上的花瓣

时间在一刹那间停格,空气内除了紫藤花的香味,还有一个人呼吸的味道侵蚀着一切的思维

整个世界仿佛都在旋转,心跳无法估计

那一刻,有嘴却不能言

"紫藤小姐,你脸红的样子很可爱啊"爱德脱下外衣给紫藤披上"天气要变了,小心着凉啊"

看着爱德消失在花丛中的身影

紫藤的舌头半天才恢复转弯的功能"他`吻`我

 
本站东东,未经我允许,请勿随意转载或做商业用途,违者我究的N次方(N∈正整数)
Copyright2003-2007 幽游之巢 All right reserved
我的其他站点:彼岸的格桑花 | 皎杰小店 | 玻璃迷宫 | 落繁·雲天
站点维护:皎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