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2006/07/11 返回首页 
>>幽巢论坛相关活动+动向+其它

塔罗牌

[作者:飞影藏马]

第一章
《塔罗牌》
“塔罗牌,共二十二张的纸牌,它道尽了人生百态,流传几百个年代,从埃及尤被传开,直到现在,倒吊人代表着牺牲,女祭司充满着智慧,那月亮是潜意识梦想,oh~指点迷津的塔罗牌,相信的人不安被它解开,它预言了种种未来,却改变不了注定的悲哀,多无奈塔罗牌,该不该,抽下张牌,你情愿自己主宰,或交给命运去安排,魔术师创造新开始,太阳就意谓着能量,那命运之轮不停循环。”
我一边哼着它的调,一边骑着我可爱的单车回家。
“唉~你说FIR的歌怎么这么好听~~~”我拿着生日时姐姐送我的MP3,跟旁边的同学讨论这首歌。
她也是点点头,“这歌还真是诡异啊。”
不觉得………… 

回到家里,我把那些收集到的塔罗牌都拿了出来。
我喜欢它们,因为只有它们是在我孤独时陪伴我。
“又在看你的牌拉~”姐姐拿着我最爱的牌,对我说。
我笑笑,谁让我着迷了。
“呵呵,姐姐不是也一样。”
她也是个牌迷,而且她比我还更着迷,她参加过“塔罗牌俱乐部”,在那里她的占卜最准,而我只是在家里玩而已。
“唉,飞啊,你别光弄你的牌,偶尔也得学学习啊!”姐姐一题我的学习就头疼,上学期差一点就升不了学了。
“今天考了100。”我心不在焉的弄着我的牌。
姐姐超惊讶,对着我张着大嘴,然后蹦出来几个字:“真,的?”
“真的,3门考了100。”我笑,她还真好骗。
“可恶的东西!!!我K了你!!!!!!!”姐姐去厨房拿了菜刀就冲床上砍来。
我赶紧把牌收好,没办法,谁让她发飙时那么猛,“啊,老虎发威了~~~~好恐怖啊~~~~~”
“可恶的东西,竟然考那么少分!而且还骗我!再而且…………”
“你话还真多。”我抱着我的牌赶紧跑。

“好痛捏!”
我听到一个声音,然后对姐姐说:“你听到谁说话了吗?”
她摇头,说什么也没听到。

“喂!说你呢!脚起来,好痛呢!”
我分明听到声音了啊!
“谁?是谁?”
我寻找着声音。

“靠!听见没有!很痛啊!”
我找到了声音的从处,原来是………………脚下!
脚下踩着一张古老的塔罗牌。
我把脚拿开,突然从那张牌里出现了一个人!!!!

“告诉了你很痛,你怎么不听啊!”那张牌叫着对我说。
我惊呆,牌怎么………………
“你……你是谁啊?”
“我?我是塔罗牌中的魔法师:紫藤。”
救命啊………………怎么塔罗牌都能说话?而且…………竟然变成了人!!

第二章
《女祭司的审判》
叮…………咚………… 

叮…………咚…………

什么?什么声音?
“你……是……命运…………之轮的……主宰……之……星…………请…………苏醒吧………………”(SORRY~影子啊~你能不能是恋人的说?)
诶?命运之轮?那不是塔罗牌吗?什么我是主宰星的,滚你个大头鬼吧!

“HELLO~~~~小飞啊~起床了哦~”起来睁开眼,就是紫藤的那张大脸。
“哇啊啊啊啊啊!!!!!鬼啊!!!!”
紫藤把嘴一嚼,“诶!谁是鬼啊!”
我仔细一看,原来是紫藤那个家伙…………
“切……原来是你啊…………吓了我一跳。”我跳到床下,把校服穿上。
紫藤笑笑,从背后抽出一副眼睛,不愧是魔术师……“嘿嘿~今天我魔术师紫藤就给你惊喜一下~”
“惊喜什么?”
“不告诉你~~~~~”
………………等着我回来整你吧…………………………

学校
“昨天真奇怪…………好多怪事发生呢!”我边拿着水瓶,边想把昨天的事说给听。
“是吗~有什么事啊?”旁边的同学是揪着我的袖子不放…………我刚想把昨天的事说给他听……
“HELLO~~~~各位同学们~我就是紫藤~~~你们的新老师哦~~~”(= -)
“扑……………………”
水||||||水从我嘴中喷向那个同学………………
全体愣…………
“小飞啊~你好搞笑~~~~把水竟然都喷在她脸上了!!!!!”回去的路上,藤一边笑我一边把我手上的食物抢走。
我瞪她,“小心被噎死……”
“嘿嘿~~~~放心~我是噎不死的~”紫藤接着吃他的零食。

是的,紫藤是死不了的,因为她根本不是人,她是塔罗牌,自从上次我遇到她时才知道,原来她是被施了魔法的塔罗牌,而不直她一个,一共有22张大阿卡娜牌,他就是其中之一。而有其中被施魔法的11张塔罗牌突然叛变,说因为她们已经重生,应该可以统治世界,他们就从魔镜中跑了出来。
另外10张就是藤他们了,他们要阻止那些塔罗牌。
而这2`张中,最关键的是那第22张,命运之轮。它是这场战争的关键,如果背叛的那11张塔罗牌找到了,那世界就会被侵占。所以藤正在寻找那张“命运之轮”,她说因为我的眼睛是什么“阴阳眼”,所以可以看到它们。

我走着,想到了昨天紫藤跟我说过的话,便低下头沉思起来。
…………………………
“咚……”
天…………我今天是倒什么霉了!竟然又被别人撞到!
藤在旁边站着,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人。
可恶的紫藤,我被撞了她也不知道扶我一把,而且还有那个人,“喂!好痛啊!走路不张……眼……睛……”
我的话渐渐停了下来,撞我的是两个女人,一个是长着一对猫耳朵,身上隐隐约约有一双红色翅膀的人;和一个红发紫瞳的家伙…………
“又是怪人啊||||||”我脸上估计只剩黑线和汗滴了……天,我真恨我自己……怎么走路这么不小心…………
“你们是谁啊?”藤也是装着一副可爱样子,问那两个人。
“藤啊,你这家伙脑子还是一样不好!”其中那个红发紫瞳的人皱了皱眉头,“我是惠啊~他是咖啡………………”
藤拍了拍脑袋,然后冲我说:“飞~她俩就是踏罗牌审判:爱咖啡的家伙、和女祭司:风惠拉~”
“爱咖啡的家伙?”
“干吗?”那个家伙看了看我。
我笑,“什么怪名字吗~~~~~”
“…………I’M LOVE IT……”
倒……………………这帮麦当劳做广告啊…………
藤似乎又想起什么,使劲摇晃那个叫风惠的人,“泪捏~泪捏~我好想她啊~~”
风惠满脸冒汗,“她,我……就是……哎呀!拜托你停停成吗!”
“哦……”紫藤停住,看起来她真的挺关注他的呢~会不会是她男朋友啊~~(= -纯熟虚构……当时飞不认识泪的说…………)
“我……………………………………………………………”紫藤屏住呼吸……“不知道~”倒………………
“那你说什么啊!”我和藤一起冲她嚷。
“5555555~~人家又不是故意的,真的是不知道啊~~~”风惠她一边说竟然一边哭了起来…………
“诶……你……你别哭啊…………我最怕别人哭的了……”我想把她扶起来,她却把我抱了起来!
………………默一分钟………………
“?你……你是女的?”风惠把头抬起来,然后又看了看旁边的紫藤,紫藤也是诡异的笑了笑,“嘿嘿,我也以为她是男的,不过昨晚上她换衣服时才知道她是女的~”
现在的我已经气急败坏…………“藤你这个大变态!!!!!!”
“笨蛋~人家是同人女拉~~~~对了,风惠,你知道她什么时候来吗?”藤又把话题转向那个叫泪的人。
风惠的表情超得意,“恩~着我知道~好象她明天也不是后天来~~~~她还说要给你们个大大的惊喜呢!”
听完风惠的话,旁边的藤两眼冒心,“呵呵~泪就是这样好~总给惊喜~”
“又来一个!!!!”我张大嘴巴。
天………………我这日子要怎么过…………上帝啊!你行行好,我是知错就改的好孩子!我求你让我变回原来的日子吧!!!!

第三章
《女皇的到来》
“来,风惠,帮我拿衣服来,你你,就是你,哎呀,咖啡,说你呢!帮我把书包收拾好。”我一边指挥着我的“仆人”,一边坐在沙发上喝着香浓的红茶。
“藤,你去帮我把早饭弄好了,我还要吃的说。”不能光让咖啡和风惠受苦,她也得受同等待遇啊~
藤奸笑,“诶呀~~飞啊~~~你在跟谁说话啊?”说着,从背后拿出一个近1.2米的狼牙棒(||||||),“要不要来两下~”
那两个人也跟着起哄架秧子,“好!!!!!!!”
说着,她的可爱武器就冲我飞了过来…………
“喂!喂!我错了啊…………”我赶快逃跑。
藤的力气可真大的,又把我最喜欢的桌子扔了过来,“休想!”
“OH MY GOD~~~我错了还不行吗~~~”
“那好,”藤把桌子放好,也把她的狼牙棒给收回去了,“那…………小飞~帮我倒杯茶来~顺便把屋子收拾好~”
我倒…………“诶!凭什么啊!”
“凭这个…………”说着,她又把凶器拿了出来。
“我……知道了………………”
我整个一个偷鸡不成反拾把米…………………………苦命啊~~~~~ 

“飞,你知道吗,你学校前边开了一家新的服装店,今天放学你和我一起去吧~”我旁边超级烦人的同学又开始叨喽了。
我瞪她一眼,“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认识我时,我除了穿黑色高领衣服加灰色的马甲以外,我还穿过什么样式的?”
“说的也是哦…………”我这人就这样,除了这两件衣服,其他都没穿过的说,“那算你陪我去成吗~~~~求你拉~~~~~~~”唉……她又使出我最没辙的这着,装可爱…………
“我也要去~”抬头,看见藤的脸(= =),“飞~我下班我也要去~~~”她也开始求我。
“倒……你是老师好不好啊,去什么去…………好好判作业吧……”我挥挥手,然后趴那儿想睡觉。
“好…………别忘了我现在是老师哦…………”我还真给忘了……“凌飞炎同学!下课你给我留下,上课说话、睡觉、传纸条、玩游戏机、看课外书、写同人文,而且还写的很烂,你!下课别想走了~~”
……藤这家伙…………什么时候看见的…………………………而且写的很烂吗?

“嘿嘿~~~~~我就知道你会带我去的~~”藤她挽着我的胳膊,旁边是风惠和咖啡,而风惠不是和我一班,咖啡也是离我坐的地方很远,所以一般只有下课时才能见到面。
“你兴奋什么,你买衣服啊?”我看了看她的一身衣服,以我的审美管来看,好难看。
“你懂什么~审美管那么“独特”~”……又命中要害…………
正在我们聊的正欢的时候,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几位小姐,要不要来看看我们这里最漂亮的衣服?”一个全身黑色衣服,穿的超奇怪的人问我们。
“好~~~”藤二话不说,拉着我们就往店里跑去。

“好漂亮~~这件也很好看~~~啊~飞~你看这件~怎么样~”她挑选衣服太独特,受不了…………
我也只能随着她,反正我不掏钱…………“好~好看~”
“我都要了~”
什么!!!都要!这得多少钱啊!天,真有钱…………以后衣食住行那我就…………哈哈哈~~~~
“给钱………………一共是…………190万~请付帐~”那个人伸手,脑袋上奇怪的帽子一下子掉了,这我才发现,她的脸上有一个泪形状的东西,好喜欢的说~~~(风惠:“藤啊……你不觉得她有点像…………诶!听说我说话啊!”)
“妈啊…………你真店也太黑了点吧!”我的下巴严重脱臼。
藤轻轻笑了一下,但估计没有什么人发现,“好,给你吧!”说着,便把手上的金卡给了那个女子。(咖啡:“你不听你会后悔的……”)
“………………你这家伙…………敢骗我。”那女子超恐怖,一下把金卡捏的粉碎。
“诶,我的卡!你得陪我钱!”藤气的直跳。(风惠、咖啡:“算了…………给她点教训吧……”)
那女子把手弄的嘎嘎直响,“怎么~连我都不认识了?想拿个破纸蒙我,没门!”
藤呆了,然后跑过去讨好那位女子,“啊~~~泪啊~~我错了~~~我刚刚只是开个玩笑~~”
风惠冷眼看藤:“哼…………叫你不听我们俩说话,我说了她长的很像泪,你偏不听。”
藤头上冒冷汗,“你干吗不早点说啊!!!害我把泪大人弄生气了~~”
咖啡也超级不爽的说:“我们已经早点说了,你不听,我们也没办法。”
藤又加了一堆汗,“唉~咱不说这个了~泪……那个……诶?泪呢?”
那个叫泪的人跑到了我的跟前,“诶,你是谁啊?”
她好象在问我……………………我……“我?我是碰见藤的人。你是什么塔罗牌啊?”
“你知道塔罗牌?”她问我。
我也是点点头。
“恩…………我是塔罗牌中的女皇:魔之泪。”一个女皇竟然起魔之泪这个名字,真好玩。?她的手怎么突然捏我的脸|||
“嘿嘿~脸好好玩~~捏捏~~~~~~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女孩的脸这么好玩的呢~”好痛||||||||||不过…………她说我是女孩啊~~~“你觉得我是女孩?”
另三人惊讶,“啊!!泪你竟然知道她是女孩!”
“怎么?不是一下就能看出来吗?”泪也是呆了呆。
“呜呜~~~~~~~~~~竟然有人知道我是女孩~~~~”最惨的是有一回情人节,我竟然比男生的巧克力收的还多…………
藤抱住泪,“泪~~我的脸也好可爱~~~~~~~~”
“你还是先洗洗脸吧…………嘴角…………”她指了指嘴边的口水印。
“泪好讨厌啊~~~~~~”藤使劲的擦嘴边,然后又把她的狼牙棒拿出来玩了………………
倒………………真是麻烦,可是我好象渐渐喜欢这些有生命的塔罗牌了~诶!!藤!打到我拉!!!

第五章
《FBI?????》
“你知道吗?又有一个转学生,最近的转学生还真多呢!”前边的“贫嘴张大民”又开始叨唠…………好烦啊…………
“转学生?不会吧………………”我现在一听这词就浑身抖擞,每次碰见转学生都没好事…………不会又是塔罗牌吧………………呵呵~不可能这么巧的……
“上课拉~~~~~~~”藤拿着一个大锣敲着,当做是上课铃吧……“没办法,今天上课铃坏了,所以就拿了一个这东西充当~~”
我再次冒汗,我发觉我碰见塔罗牌之后汗多了好多…………“能不能快点上课啊…………”我再次抱怨。
藤笑,“小飞~~~~~你不要这样吗~~~~~今天的转学生转到咱们班了,要好好对待她哦~~~~~”我45度转头,突然发现我的旁边没人坐…………“不……不会吧………………”我自言自语。
“怎么不会~会的~”藤说的非常小声,好象只有我一个人听见了,“小影~~~进来~~”
“告诉过你…………别那么叫我!!!!!”突然门破了………………从那里出现了一个身影,她就是小影?
藤把她拉了过来,然后对同学们说,“嘿嘿~~~她就是恋影~新来的同学~顺便说一下~她可是恋人哦~~~~~~~~~”
= =…………恋 人…………什么意思||||||||难道…………不会拉~~~~
“藤老师!”前边的“张大民”站了起来,“她有男朋友了吗?”
藤那教鞭轻轻敲了一下他,“没有~别忘了恋人还有另一种解释~对吧~飞~”最后的飞说的很小很小声,我也是勉强才听到的,不过恋人还有另一种解释…………为什么又猜对了………………
“小影~你就坐飞旁边吧~”藤指了指我这。
恋影K了藤一下,就冲我这里走来。“你就是凌飞炎?”她问我。我点点头,不知道为什么,我好象看到她周围有好多的蝴蝶,难道我得老花眼了?
“嘿嘿,既然你是那你应该能看到我周围的东西吧!”恋影笑着说,我笑笑,“你那些蝴蝶吧!”她点头。
“别聊拉!两位同志!”又是藤的声音,我俩不约而同脑袋上出现了个青筋。“知道…………你快点上课吧!”我俩又在同时对藤大吼。藤汗,我有那么烦吗?
而上课的时候我在课桌上是睡的西里糊涂,而影是在本上乱画,结果被“展览”。 

“小飞,你的电话!”底下的妈妈叫起来了,“知道了。”我跑下去,然后接起电话,刚想说话,就听见,“喂,你是凌飞炎吗?”
“是的。”
“好,我是FBI的,我马上来找你。”
FBI?什么玩意?FB是不是发病啊?I…………我?我发病?呸…………谁发病啊…………
我刚想骂她两句,她就把电话挂了。
“FBI?是不是‘联邦调查局’啊?”藤又新弄了一个玩意,好象是个鞭子。
“联邦调查局??我没干什么事啊!!!!”我冒汗,不会给我!#%tt%—啊~~~~~~救命啊~~~~~
“放心,我会和你一起去的~”藤一边挥着她的鞭子,一边大吹大捧。
泪看了她一眼,“我看你也就是在哪藏着吧…………”
“泪好讨厌~~~~~人家才不会……”藏还没说出来,低下就传出了门铃,然后就是一个女人的声音,“这里是凌飞炎家吧?我是FBI的人。”
不会吧|||||这么快就来了!我哆嗦,回头看藤,藤……藤呢?再一看低下,她已经变成了塔罗牌………………“藤!你不是说你和我一起去吗,而且还会打头阵!”
“谁说打头阵了,你把我放兜里不就和你一起去了吗!”藤啊~~你这个大骗子!
“我陪你吧!”泪起身,陪我到了门口,打开门时,看到一大堆的花,“泪~~~我是悠祭~”一个女子笑着说。
泪看她,又看我,“谁是悠祭啊?”
那个叫悠祭的人撅了撅嘴,说:“怎么连我都不认识了,我就是塔罗牌:正义~”
泪左想………………右想………………拍手!“想起来了!”虽然想起来了,可是也已经到晚上了………………“泪|||你的记忆力比藤还差啊………………”泪笑:“呵呵~~~我的遗忘力可以和小滴比的~”
“睡觉吧!”泪变会牌,已经有六张了,笑~明天也要加油啊~

第五章
《天使?恶魔?》
“已经这么多天了,怎么还是没有塔罗牌啊。”藤玩着她的鞭子,无聊的说。
我摇头,这次时间很长,已经有十几天没看到塔罗牌了。
“反正在家也是闲呆着,要不咱们出去转转?”悠祭伸着懒腰,对我们说。
泪等人也表示同意,我也不好推辞,就准备穿上外套出去。
“飞,你要出去吗?”妈妈在底下问我,我也回应着她使劲嚷了一声:“是的~~~~~~~!!!!!!!”
影子的头上多了几道黑线,“喂||||||你想让我们耳朵聋啊!”风惠也是给我头上一拳,表示让我安静。
“哦,你能不能先别出去啊?待会你的表弟要来这里玩。”妈妈也学着我刚才的音量喊叫到,唉~~不愧是母女俩~
“表弟?”咖啡第一个先反映过来。
藤笑笑,“什么表弟?长的怎么样?”泪好象知道藤要说什么,就跟说相声一样接了过来,“可不可爱?脸好不好玩啊~~~~~”
我头顶黑线加汗珠,“先回答藤的…………我妈妈的妹妹的孩子就是我表弟,长的很‘贫民’,再回答泪的,一点也不可爱,脸吗|||||我不好回答…………”一口起说这么多话,好麻烦…………
悠祭又接过一句,“那他多大了?”
我喝了一口饮料,然后回答她,“他啊,只是个小鬼,小学六年级。”说完后,他们异口同声的“唉”了一声,他们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塔罗牌|||||||我看是花心萝卜牌吧||||||
这时候,门铃响了。
“啊,是冰冥啊~快进来,我去帮你买蛋糕去,等着。”妈妈把他招呼近来后,便帮他买蛋糕去了……可恶~我每次想吃什么东西她都不给我买……
“喂!老姐,你在上边吗?”可恶的小东西…………什么老姐……我还没那么老吧!
影子似乎想替我回答,她刚想说“在………………”我就把她嘴捂上了,“喂!!!你想让我死啊!!!!!!!”我的声音很小,似乎只有他们几个能够听到。
“怎么了?”风惠问我,我的头上出现一堆的汗,“你们是不知道他的厉害,他一来|||我的末日就到了………………”
她们汗…………………………“有这么恐怖吗?”她们说这话的时候很大,我还没来的急提醒,就听到背后在叫我,“嘿嘿~~~躲着不出来是吧,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原来是表弟,他说就好了,干吗还把手弄的“嘎嘎”直响啊~~~
“哇噻…………小祖宗,我错了,上次你弄的我脖子一星期愣没动了,别今天把我脑子给拧下来。”我求饶,除了这个我没什么好办法。他笑,我看着这笑浑身鸡皮疙的直往下掉。“我还正有此意~”说着就要往我脑袋上扑。
“喂,你闹够了没有!”我回头看,原来是藤说的话,还是藤最好啊~~~~
“就是就是!怎么可以和姐姐这么无理!”泪也点头赞成。
“喂,你俩啊,现在咱们是隐身的状态,他是看不见咱们的。”悠祭挠头。
“那咱们就解除隐身吧!”
悠祭又说,“那突然看到几个人在这里不是很奇怪吗?”
是啊……………………
“喂,你们在说什么啊?”表弟真是的,别人说话竟然也不听完就…………他怎么听见了????????
藤叫“你看的见我们?”
悠祭汗,“妈啊……竟然我们隐身都看的见!”
咖啡喊,“妈妈啊,真是‘大千世界,珍奇不有’啊!!!!”
“不过看你那样如果是塔罗牌一定不是什么好牌。”泪三句不里本行,最里总提着塔罗牌。
“塔罗牌?就是老姐总玩的那个无聊塔罗牌?”
泪怒,“谁无聊拉!!!!!!!”
藤抱住泪,“冷静~冷静~~他是说笑的~”
表弟装无奈摇头,“谁说笑了,最无聊的牌就是魔术师,看见它就想把那张牌撕掉。”
角色互换
藤怒:“你撕!有本事你就撕!!!!看我不把你撕成碎片的!!”
泪抱住藤,“冷静啊~~~”
我在旁边发呆…………“喂…………我还在呢,别把我忽略不计成吗…………”
“嘿嘿~把你给忘了~”悠祭挠头,笑笑。
表弟藐视………………“忘的就是你…………”
我怒,“可恶的东西!!!老虎不发威,你TM以为我是病猫啊!!!”
泪等人,“冷静~~~~~飞你要冷静。”
“哼,你们好无聊啊~~~~我去接阿姨去。”走到灯光底下才能够清楚的看见他的外貌。
他和我一样,天生爱穿黑色的衣服,他的头发是棕红色的,瞳孔微微发紫,他的眼睛非常奇怪,似乎像盲人,眼中没有焦距。
“真是个奇怪的表弟。”藤担担身上的土说。
泪缕了缕头发,说:“是啊,不但性格古怪,样貌也是很怪。”
“唉~所以说我的命苦呢。”我摇头。
“不过看起来很像一张塔罗牌…………是什么呢…………”说着句话的是悠祭,她的记性是最好的。
我兴奋,“是什么牌?”
悠祭摇头…………
众人沉没。
“来,别客气,慢慢吃~!”妈妈招呼着他,说实话…………嫉妒啊~~~
我赌气,“哼,我想吃什么的时候你什么这么对过我。”老妈瞪了我一眼,我也没干在说话。
“谢谢阿姨,我先走了,妈妈还在家等我呢。”表弟说着,鞠了个“日本式”大躬。
“诶呦~干吗这么客气啊,唉…………我们家飞什么时候能变的像你这么礼貌啊。”切,他就是俩面派,在你面前礼貌点罢了,其实……妈妈啊…………
“快走吧!!我终于解脱了…………”我深呼吸……终于可以轻松一下了。
妈又瞪了我一眼,不忘加上一句“怎么说话哪!送你表弟去!”唉………………烦啊~~~
到了门口,我就冲他摆了摆手,“嘿嘿~~老姐88~藤姐姐、泪姐姐、悠祭姐姐、恋影姐姐、咖啡姐姐和风惠姐姐再见啊~~~下次我还会来这里折腾的。”说完,他就走了。
我目送他很久,等看不见他时,藤对我说,“还是小心他为妙,看似他不像什么好人。”
我有些不高兴,怎么说他也是我表弟,“你不熟悉他,他不是那种人。” 

“哪个…………对不起,你是凌飞炎吗?”一个女孩在我面前看着我。
我一时没反映过来,“哦……那个,请问你是谁?”
“呵呵,我是演员冷夜。”
“冷夜??不是那个很有名的演员外加歌手吗?!”她来干什么??难道又有什么事情?

第六章
《血》
“妖怪滚出去~神明快进来~~”
“是飞是冷夜||||是冷夜的话拜托你别再化装成飞了,你长的那么可爱,干吗老COS别人啊…………如果是飞的话…………无话可说……只能说你犯病呐|||”藤也已经分不出谁是谁了。自从冷夜来了以后,家里就没消停会儿过。说实话,我很佩服他的化装技术,COS谁都没问题,只是…………可爱的冷夜干吗老是跟我过不去,总是化装成我。
“我是飞啊………………不过最近我倒是得了感冒…………”在一旁忽略很救的我终于说了句话。唉~现在我都开始怀疑我到底是不是凌飞炎了。
“我愿意~COS你好好玩啊~~~~~~”一边说着,一边露出了个神秘的笑||||这笑真让人觉得寒一下……
“你这什么意思?”做在我旁边的悠祭说。
“嘿嘿~”冷夜从背后拿出了一个超级大喇叭,“看了就知道。”
她蹦着跑了正在睡觉的泪旁边…………然后拿起喇叭用我的声音使劲叫了一声,“懒猪~~~~起床拉~~~~~~~~~~~~~~~~~”= =|||OH MY GOD……她完了…………泪最讨厌在她睡觉时被吵醒。
已经被吵醒的泪已经完全爆走,“是…………谁…………啊…………给……我滚出来!!!!!!!!!!!!!”天啊…………我真惹不起。
其他几位异口同声,“冷夜!”
“冷夜在哪?”
“在那里!”诶?他们怎么指我????冷夜呢???
她咋不见了………………泪已经冲我这边爆走过来…………
“不是我啊!!!!!!!!!!”我天…………她力道好重。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化装成飞,想让我K她,幸好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要不我就要上当了!”
还雪亮呐,要是雪亮就不会打我了…………我看她们都已经近视了…………
“藤!你们帮我一起打!”泪还把其他塔罗牌都叫了来。
“OH!NO!真不是我干的!!!”我倒了…………天,我倒了什么霉啊!!
“好~泪我们来帮你拉!”她们几个还起哄!天…………主,干脆我以后管你叫猪得了,你对我太不公拉~~~~~~~~ 

春竹医院(蠢猪医院|||)

“咳…………她到底是怎么受得伤|||||竟然九处骨折,三十八处扭伤外加六处内脏受损|||||她是人吗……”医生满脸是汗,第一次看到这么古怪的病人。
“我……是……从………………从楼梯上掉下来的………………”我总不能说被塔罗牌打的吧…………除非我疯了…………我看我也快疯了。
医生再次冒汗,“你家楼梯有多高啊……竟然能把人摔成这样……以后有人自杀干脆去你家楼梯那里自杀去吧……”
“我…………”我真是无言已对,倒…………也是,哪有这么恐怖的楼梯啊…………
“我有那么使劲吗?我还感觉我没用力呢……”泪对藤说着,然后手里还弄的“嘎嘎”响。
“你要是用力了,我还能在这里躺着…………”我小声说,尽量不让医生听见。
“也是哦,我记得我用里打过的人最多没超过3分钟。”泪微笑。
= =||||我真是瀑布的汗了,唉…………藤,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那么顺从泪了,我同情你~~~~~~~~~
“凌飞炎,你住院2年。”医生说着帮我开了个单子。
妈呀!两年!我没事闲得浪费浪费青春玩啊!“不会吧!我不用那么长时间,1个月,保证能好。放心,我恢复力超强。”说完,我穿上病号服就往住院的房间跑去。扔下的是在那里发呆的医生,“她…………不是九处骨折,三十八处扭伤外加六处内脏受损吗???”

“你好,我叫凌飞炎。”我住的病房是个两人的。那里有个女孩子,长的好可爱~~~~~~~~~眼睛是金色的,一头银色微卷的长发,嘿嘿~~好想捏捏~
“你好。”她很冷淡,只是说了一句你好,便没有了下句。
她给我的感觉好奇怪,就跟泪他们一样,神秘的、有种熟悉的感觉。“请问你叫?”
“我叫贝多拉·贝拉蒂。”又是一段简短的话。
我又些不高兴了,“你就不能热情一点吗!”
她头上掉了几滴汗,“那……好吧………………”说完,她把眼睛闭上。等整开时,瞳孔的颜色居然变成了红色的!!!!!!好奇怪的女孩。
“你好你好你好你好你好~~~~~~~~~~~~~~~~~~~~~~~~~我叫贝多拉·贝拉蒂~~~啊~~~~你张的好可爱~~~~让我捏捏~~~再让我弄弄~~~~~啊~~~~~你叫什么啊?”天…………这也热情过头了吧|||||||||
“我……我叫凌飞炎。”我汗,怪不得刚刚的她冒了几滴汗。原来是个双重人格……不过怎么瞳孔会变色?
“哦~你就是凌飞炎啊,我是塔罗牌力量哦~~~~~请多指教~~~~~~~~”她说着就跳了下来。然后又把我拉了起来…………我的腰|||||好痛啊。
真是个冒失的家伙,外一我是坏人该怎么办!
“我说过没有,别看见人就告诉她你是塔罗牌力量!你这个白痴……”
“什么吗~她都说了他是凌飞炎了,还有什么的吗~”
“那外一她是骗你的呢…………”
“那我……………………”
诶?她居然开始自言自语了起来。
“唉…………算了,还是我来自我介绍吧。”说着,她瞳孔的颜色又变为了金色。
“你好,我就是刚刚她所说的塔罗牌:力量。你就是凌飞炎吧!”她微笑着说。
我点点头,表示同意。
“啊,这不是小夜吗~”她跑了过去,然后跟冷夜来了个拥抱。
“呵呵~~~~~~我好想你啊~~~~”冷夜微笑。
贝多拉也是笑着说,“是啊是啊~~~~~~这下不用再分开了~~~~”
我汗,拍拍贝多拉的肩膀。不过我的手似乎被什么东西划破了,竟然开始流血。
“你……的……手………………哇啊啊啊啊啊啊 !!!!!!!!!!!!!血啊~~~~~~”说着,那个贝多拉就倒了下去………………真是个奇怪的人,居然有恐血症。
“唉,她最怕血了。别管她了~~~~”冷夜把贝多拉背到了床上去。
唉………………我还要在这里待1个多月…………我要怎么活啊~~~~~~

[星期天的日记]
星期天,塔罗牌们都无聊的想拆房玩玩了,但由于我的极力阻止,阻止了一场破坏计划。然,恋影却突然提出讲鬼故事,结果弄的家里鸡犬不宁………………
“那个女孩跑呀跑呀,却怎么也跑不出这个楼道…………”轮到我讲了,弄神秘些就变成了个鬼故事了…………这简单~~
恋影在前头使劲盯着我,我发觉鬼故事都比他盯我好|||||
咖啡和风惠在旁边的沙发上专著的听着,而绯羽和冷夜早就在一旁聊的不亦乐乎了。泪则用修指甲的工具使劲的磨自己的指甲,弄的超级光滑,并且尖的要命…………她要练“九阴白骨掌”吗?然后摆了个奇怪的POSS…………悠祭则把冰箱里的饮料拿了出来喝,我发誓,等我说出真相的时候我又要从新拖地了……………………而在悠祭旁边的藤正和欣雨枪遥控器。
“突然!”我这一声似乎有些大了,结果他们几个眼睛都看向了我,= =浑身发毛的厉害。
“她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大的红色箱子,里面到底是什么?是逃出去的秘密还是…………她自己的人头呢…………”我看到他们都咽了一下口水,似乎正在等我的下句,连修指甲的泪也流了一滴冷汗。
“她打开了盒子…………”塔罗牌们看的更恐怖了,“她突然发现!盒子上写着3个字…………”
“啊!!!!!!!!!!!!!!!!!!”我还没说完这句话呢,风惠就叫了一声,泪白了她一眼,“还没说完这句话呢!你没听完就叫!”
我又开始装神弄鬼了,屋子里充满着诡异的气氛,“呵呵……上面写着那三个字……………………………………灭·火·器!!!!”
“噗!”
……………………我好象听到悠祭的牛奶喷出来的声音了…………我又要打扫了!!!!
“哇哈哈哈哈 ~~~~我的肚子啊!!!!!”藤捂着肚子扶着泪,泪也早已经不顾形象的乐颠了。
绯羽和冷夜则在一旁用黑线来回应我的“鬼故事”。
“啪!”好痛~~~~~~~啊~~谁打我啊~~~~~~我刚想回头再赠她一拳, 突然发现是阴沉着脸的影子…………我的预感一向很准,我觉得现在应该准备好医疗用品了…………
“你……讲……的……真……是……太……好……了…………”她怒视着我||||||“我……看……上……次……打……的……是……太……轻……了…………”突然想起上次挨打时候打的最重的就是影子,某感觉厄运已经在我头上盘旋了………………“这次我非得K死你!!!!!!!我让你讲的是鬼故事!而不是笑话!!!!!!!!”听完着句话之后我才发觉……天上……好多星星啊~~~~~~~~~~~~~~~***谁把灯关了? 

我的头………………………………
“好痛……………………………………”我捂着头,感觉好晕@@,才想起早上的事情。
我转头看向影子,影子挠了挠头,嘿嘿…………这样就想蒙混过关了吗~~~没门!“你是谁啊?”我装失意……………………
“诶?我是影子啊!你不认识我拉??????坏了…………我闯祸了啊~~~~~~~~”影子马上奔了出去,似乎是去找藤了,嘿嘿~~~蒙住她了吧~~~~~~~啊…………头好痛………………
我赶快把衣服换上………………………………来了^-^~
“藤你看看啊~~~~飞她……………………”影子愣了愣,我正在床边上好好站着呢。“影子~~~你有事吗?”我又开始装傻~~~
“你……你~居然骗我!!!!!!!!!”这分贝可以参加吉尼斯记录了……幸好有藤拦着影子||||||藤藤~~~感谢死你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恩,这关过了我肯定请你吃糖~~~~~(藤:汗,我不吃糖||||||)

另一边……
“喂,给她们三留家里没关系吧,咱们几个溜出来看电影她们会不会不高兴啊?”最关心别人的冷夜先发话了。
悠祭也是点点头,“我可不想被影子K,你也看到了飞那个样子了~~~~差一点就变成鬼魂了~~~~~”
咖啡看看悠祭开玩笑的说了一句:“不正好当你的部下了吗?”
“嘿嘿~她还不够格呢~”悠祭边说边笑了笑。(飞:啊湫,原来被打一下头还会感冒呐…………)
泪:“他们应该不会有什么意见,否则我就拿出我的绝招…………”又是诡异一笑|||||他们几个全身哆嗦一下………………
“好~向电影院出发!!!!!!”不知是谁说了这么一句,然后看见的是塔罗牌们的飞快奔跑中………………
“看什么?”
“无极好拉~”
“不要吗~我要哈利·波特~”
“人家要四眼天鸡~~~~~~”
…………
…………
…………

“这是什么|||||||”那些塔罗牌回来时,家已经被拆成一块一块的了,我已经口吐白沫了,影子正在暴走,而藤在一长太阳椅上欣赏着,看见她们回来时还说了一句:“HI~回来拉,一切安好~”紫藤的转变好快…………刚刚还帮我,现在就变成一切安好了……………………我好象不是安好,而是快安葬了……
在一边沉默不语的悠祭拿树枝触了触我,“恩…………还没死呢…………”= =|||这更没人性啊~~~~~~~~~~~~(藤、悠祭:我们本来就不是人呐!飞:那好…………这更没塔性!藤、悠祭:= =|||这话还真别扭……)

这就是我这周的星期天,一部分内容是听泪和紫藤叙述完了才知道的。一想起来我就全身发抖…………捏捏自己…………还好…………还没死呢…………

第七章
《塔罗牌的团聚之觉醒的首领》
“什么是新年啊?”欣雨眨着眼睛的问我。
………………总过新年,但要说新年是什么…………还真不知道……“新年就是新的一年。”我简洁概括的说了一句………………废话。
“切………………”塔罗牌们切了一句……“哼,有什么好切的,藤,你就知道什么是新年了?”
藤随手戴上一副宽边的黑色眼睛,然后装成很懂的样子,“新年就是能够收到红包的日子,能够赚翻了的日子……………………”
“STOP!什么歪理啊!我看你就知道钱…………”不愧是财迷心窍的藤,只要关于钱的我估计她都知道。
“你们给我安静点!!!!!!!!!!!!!!!!!!!!!我想不出剧情了!!!!!”我发现每个塔罗牌都可以当女高音去了………………幸好我天天带着我的耳塞…………不过居然戴着耳塞还能够听见这么大的声音…………啊…………墙居然都被震出裂缝来了|||||又要搬家了…………
“绯羽大爷,我拜托您小声点成吗……我妈都开始怀疑我有什么病了,整天玩拆房游戏,你们到这里来以后,我们都已经搬了8次家了!”我泪奔啊………………
现在的绯羽正在为漫画烦恼着呢,明天她就要交稿了,居然还一张没画呢;冷夜最近的安排也比较紧,基本上一天2、3次演出,有时还不止;泪的生意也很火,设计服装总设计到凌晨3点多种;悠祭也是很忙,最近犯罪分子比较猖狂,居然想暗杀市长|||||||藤也是,因为春节之后就是期末了,她也很少在家,但因为今天是春节放假,所以藤就在家里过了个好年~在家待着的就只有我们几个学生、绯羽和紫藤了。
“我回来了。”是妈妈回来了,我和藤赶紧跑上去帮忙拿东西。我撒了个谎,说他们是寄宿在我家的。我妈虽然觉得人实在有点多,但还是同意了。但人太多,房间不够,我就让她们住我屋了,所以这次搬家专门给我挑了个不小的房间,嘿嘿,我也就跟着沾了点光~
“姐姐好啊~~~~~~”= =||这声音…………怎么感觉后背发寒啊~~~原来是我最“可爱”的弟弟啊~~~~~~
他看了看我,“诶?又多一位姐姐啊?”= =|||这个多嘴的家伙!!!
我赶紧把他最捂上了……“啊?你想吃糖拉?我屋有不少糖呢!!来吧~走了~~~~”我赶紧跑进了我屋……好险啊…………差点就被妈妈听到了…………这个小家伙怎么知道又来个绯羽啊????
“喂!!!!你想憋死我啊!”他被憋的满脸通红。我挠挠头,说了句超不负责任的话,“对不起,我忘了……”他当场潦倒…………
“你怎么知道又一个姐姐来了?”我把刚刚的疑问告诉了他。
他突然出现了一丝诡异笑容,“那是,你照照镜子吧!”一照镜子才知道,原来我的脸上有漫画用的墨水,他又继续说:“紫藤是老师,虽然也用钢笔却不用黑色墨水,悠祭、冷夜和泪是肯定不会用不着的。你们几个学生用的都是蓝色墨水,只有绯羽是漫画家会用。”
用排除法啊………………“也是…………诶?你怎么知道绯羽和冷夜的?她们是最近才来的?”
他的声音变成了一个很成熟的嗓音,“那是我上辈子就知道的哦,命运姐姐~”他这句话说的很小,但还是被我听见了,什么上辈子下辈子的,这辈子你先给我好好活着就行了。
“你干吗这么看我?我怎么了?”他又变成了我认识的弟弟,似乎把刚刚说的话忘记了。
“没……没事,”我没把刚刚他自己说的话说出来,“妈妈把蛋糕买好了,下去吃蛋糕吧……”
“哇噻!!!!!!”连我都大吃一惊,一个小小的客厅居然能装饰成这样子!屋子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彩带,房间的们上都贴着倒福,灯上装着颜色各异的灯泡。
“飞,过会儿我去单位,你爸还要开会呢,今晚你就和你弟弟还有她们一起过新年吧!”说着,拿着包便走了,我有些失落,新年就应该一家人在一起,居然爸妈又去弄工作…………真是烦死了……
藤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情,边跟我说,“没关系,还有我们这些塔罗牌陪你呢~今天咱们熬夜吧,看谁呢熬的明天。”紫藤建议让我又有了精神,我还没有来的急回答,便听见泪她们的脚步声。 

= =|||||||||这是除冷夜以外她们共同的表情…………
泪超郁闷,“怎么又是这小鬼,烦死了………………居然新年都不让过好了………………”
“忍忍吧…………谁让他是飞的妹妹呢…………”悠祭搭拉着脑袋说。
冷夜则歪着头,“他是谁啊?”我汗,这么厉害的人居然有人不认识他……
旁边的那位大人发话了,“哇~~这不是超级大明星冷夜吗~~~姐姐陪我玩吧~~”
“啪!”绯羽打了我“可爱”的弟弟一拳,啊~~我好佩服她啊~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敢打我弟弟~~~
“小色鬼,居然敢吃我老婆豆腐,没门!”绯羽一下把冷夜抢了过来。
丁冬…………………………
丁冬…………………………
“门铃响了,我去开门~”我跑到门那里,是谁?一位纯黑色头发与微微发棕瞳孔的女孩,应该是一位标准的中国人。但她有着跟别人不一般的气质,如果不是肤色与衣服的颜色,可能在夜里很难看出她来。
“小卡?”诶?我怎么会说出我不认识的昵称。
那女孩笑笑,“命轮~你怎么会在这里?”她笑笑,谁是命轮?
“切,你想命轮想疯了吧?她怎么会在这里啊……”咖啡默默的说,命轮,估计就是命运之轮塔罗牌吧!
那我管叫小卡的女孩看了看我,对其他人说,“她不是在这里吗?”她指了指我,我好象想起了很多的东西,似乎脑海中传来一个声音女人的声音:“这么长时间了,终于可以觉醒了!我要杀了她们!”
她们?是指那些塔罗牌吗?不可以的!他们是好人啊,虽然有些活泼过头,但还是很好的一帮人啊……但是……眼睛太累了……不可以的…………
…………
…………


“修咝啊,是不是该行动了?”两个黑色身影在飞的房子上面晃来晃去。
“说的也是,否则那小子会生气的。”

“真是的…………居然这么晚才来,不过还算来的是时候。好戏可算是开场了。”那位终结者自言自语着,似乎所以的秘密都在他一个人身上。
过了很久,所有的塔罗牌的身边转着,突然,飞整开了眼睛,“去死吧……你们这些背叛我的塔罗牌。”
“碰!”声音过后,飞的家又再次毁灭了……………………
而飞的眼睛里充满了仇恨与悲痛,“命运之轮,再次转动起来吧!你们这些塔罗牌都去死吧!”

第八章
<<无真>>
"背叛我的人都去死吧!"
飞像发了疯一样,手里火焰不停的冒出来.若不是有绯羽的"绝对领域"防护,恐怕这里的房子包括塔罗牌都不会在这世上.
藤冒着一滴大汗在绯羽的背后蹲着,"我怎么不知道,原来飞这家伙还会这工夫呐!早知道就不买那些煤气什么的了,还得费钱~叫飞来就成了,一堆火搞定~"藤在那里得意洋洋的夸着自己聪明,旁边的一帮人顶着黑线和汗珠看着藤.
"那个不是飞,是命运之轮."聪明的悠祭首先把话挑明,"藤,你不觉得太凑巧了吗?"
悠祭推了推旁边正在发狂的藤,"的确…………没什么凑巧的…………"泪趴在了藤头上,"你就不能正经点吗!悠祭,接着说."
悠祭点了点头,"恩,你想,如果说藤是碰巧落到了飞的家里,为什么我们都接二连三的跑到她家来了呢?而且有些都是自己跑来的,这不是太奇怪了吗?"悠祭喘了口气又接着说起来,"我是在休息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个特别大的声音对我说'去找其他人吧!'然后睁开眼睛的时候手里就有一大束的花,主要还是因为听见藤的声音了."
泪这么一回想起来才想到,她是被一个黑衣人叫到那里去买衣服,说那里风水好什么的,可以赚很多钱呢!抵挡不住钱的诱惑,既然没有什么亏本的事情就去呗~没过两天就碰到她们.
塔罗牌们回想起来要不是别人的指引就是梦来传达的信息说要到这里来的.
"喂喂喂!!!!!你别把我忽略了!我这还防御着呢!!!累死我了!"绯羽还在用她的领域防护着,结果后头的那几位大小姐早已经把她遗忘了.
风惠在旁边笑笑,"嘿嘿,把你忘了~"
"呵呵,你还真说的出来."绯羽的脸部开始抽筋…………她那么努力到底是为了谁啊……………………干脆收回来得了…………
藤掸了掸身上的土,站起来说:"绯羽,把领域开一个缺口吧!我要出去~"
"你有病啊!!!!!!!!!!!!!"众人大叫一声,扑向藤.
藤换了一种严肃的表情,"我要去对付她去,不能永远在这里待着吧!"
它们点点头,在藤在走之前悠祭奇怪的嘱咐了藤一句话,"小心点.否则会弄得一身血回来的."
藤点点头,走出了领域.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背叛我,明明以前是这么要好的朋友,干吗要背叛我!""命运之轮"说着,手中来了一组更猛烈的火焰.绯羽明显有些的吃力,但还是顶住了.

"磅!!!!!!!!!!!!!"

一声巨响过后,火焰的旋涡停止了,绯羽一下子坐在了地上.塔罗牌面前的是被打晕了的飞和插着腰笑的藤.
"明知道是朋友还用那么恐怖的绝招来攻击我们.切~各位~~~~~我打败他们拉~~~~~~~"藤飞奔过去,然后扑向她们.
结果所有塔罗牌往旁边一闪…………藤亲热的吻了地球一下."你……你们……这些忘恩负意的家伙………………”
风惠看了看飞那边,然后问旁边的冷夜,"诶,那个人是谁啊?"
冷夜不知道,又问旁边的绯羽.绯羽也不知道,问了问旁边的恋影,恋影不知道,结果问了问旁边的………………
…………………………………………
最后悠祭不知道,问旁边的藤,藤看向飞那里,那个人是||||||||||||||
"啊!!!!!!!!!!!!!!!!!!!!!!!!!!!!!!!!!!!!!!!!!!!!!!!!!!"藤以她最大分贝嚷了一声,"修·咝!”
塔罗牌们都张大了嘴巴,不过冷夜很煞风景的来了一句,”谁是修咝啊?”众人瞪向了她,虽然他们也不知道修咝是谁……
“真是的,怎么连我都不认识.不过还真是感谢藤姐姐~省了我不少时间,我还真不知道要怎么让这个疯子停下来呢!”修咝冷笑一下,塔罗牌们都一哆嗦………………今天风还真不小啊………………
修咝向前迈了一步,说:”既然都不认识我那我就来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就是暗黑塔罗牌:恶魔,修咝.这次来的主要目的呢其实只要把命运之轮带回去就可以了.而旁边这位MM才是负责对付你们的,又省了我不少力气~看来这次的任务还真简单~”
咖啡哼了一下,”太抬举了,我们还没那么弱!”
恋影拽了拽藤的衣袖,”暗黑塔罗牌是什么啊?”因为只有藤和那些塔罗牌正面碰过,所以很多的问题只有她能解答.
藤把袖子挽了上去,”就是那些和咱们对着干的笨蛋!居然还给自己起了一个这么傻的名字.”藤走上前一步,”你们要命运之轮干什么?莫非是…………”
修咝耸了耸肩,”知道还问我,当然是给袖珍大人解诅咒用喽~”修咝说着还拍了拍藤的肩膀,”本来不想杀你,但谁让你跟她们在一起呢,如果你愿意上我们这里来也可以,可惜你不是那种回叛变的人.”
藤把手指弄的嘎嘎做响,”知道就好,让我去那里还不如让我去死.”
修咝对旁边的黑衣女孩悄声说了句什么,就拽起飞一越跳上屋檐,”祝你们在地狱做个好梦,命运之轮我带走了,你也要速战速决,快些回来.”黑衣女孩点点头,看见修咝没有的人影后就摆还架势,准备作战.
此时,有一个人已经不见了踪影,他在修咝来之前就先回到了该回的地方.黑衣女孩手攥的紧紧的,看到那些塔罗牌仿佛又有什么东西回到了她的体内.所有人都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到底谁可以获得最后的胜利,胜利的女神还在摇摆不定,命运之轮也陷到了自己的命运之中…………
待续~
===============================小飞分割线=====================
为什么在关键时刻我突然不想写了呢~~~~~
好想弃坑啊~~~~~~~~~~~~~~~~~~~
不过这张的进程好慢,下一章会有打斗的场面,所以想请各位大人把自己的招数跟在下面,没有跟的我只好编了,不过若是让我自己编的话…………一周之内是别想看到下文的说~~~~(这好象是威胁的话…………= =|||)

 
本站东东,未经我允许,请勿随意转载或做商业用途,违者我究的N次方(N∈正整数)
Copyright2003-2007 幽游之巢 All right reserved
我的其他站点:彼岸的格桑花 | 皎杰小店 | 玻璃迷宫 | 落繁·雲天
站点维护:皎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