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2006/07/11 返回首页 
>>幽巢论坛相关活动+动向+其它

三界

[作者:妖狐薇雪]

人,魔,神——三界々战争,引发一场豪杰的相遇,出生入死!一场杀残再所难免,背叛,友情,爱情,亲情即将爆发……


火热的天气中,一片无际的沙漠上,一个人影缓缓前进着。
破烂不堪但不失神秘的白披风遮掩了他的身形,围巾遮掩了他原有的霸气,头巾下是一屡银色里带红的发丝,眼睛里透着浓浓的杀意和绝望的浑浊。
他身边的狼仰望着他的主人,他,就是人类中的幸存者——蝎。


“邪丸……那肮脏的魔…………”嘶哑的声音,向沙漠炎热的夜诉说着痛苦,身边的狼了解一般的低吼了一声………
“来了………………”蝎突然站起,沙漠的地面上闪过黑影,那令人厌恶的声音响起:“哈!人类!真是幸运,似乎是幸存者,味道一定不错!”
“嗷——————————!”狼再次低吼了起来,似乎在向天空中那长翅膀的魔性生物挑衅……
“**!一只狗也敢跟我们挑衅!”说着那怒声的主人俯冲而下……
“哼……”蝎的嘴角突然露出诡异的笑容,就在那魔物伸出前爪快要抓住狼的头颅时……狼纵身一闪,从魔物的身体闪出,僵持片刻,空中的魔物落在地上,血色喷溅,狼的嘴里叼着魔物的心脏,周围很静,静得可怕,只有“砰……砰……”的声音……那心脏跳动的声音……“啪叽!”极其恶心的声音来自狼嘴里那被咬碎的心脏……
其余的四只魔物怒火中烧,“可恶!!!”魔物一起飞向那只狼的主人,他们认为那只狼在保护他,他们认为他们有实力打倒那个人,但是他们错了……


一片红色,耀眼的红色,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
当你望向地面时……就可以看到,一个影子周围出现了无数的长长的黑影,气势凶猛的扑向四只庞大的身影,然后,地上有的只有一片红……
耀眼的红色,夹杂着那令人反胃的恶臭味…………


“呸!杂碎!”人影朝地上的尸体吐了口口水,然后转身走掉了…………

第一话: 第一个幸存者 


荒废的城市内:
“邪丸,我们今天就在这里落脚吧……”蝎蹲下来拍了拍身上的披风。
看着邪丸乖乖的躺在自己脚边,心中有了些许的安慰,对啊……我还有邪丸…………
蝎看着荒废的城市,眼睛除了绝望就是愤怒。
整个城市已经不再是以前繁华的城市,而是如同一堆垃圾般倒塌在自己眼前。
要不是因为自由,这个城市也许到现在还是完好无损。
想着想着,蝎闭上了自己张开了很久的眼睛。
回忆在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涌现了出来。


“杀啊!!!!!!!!!!!”
“啊!!!!!”
“不要!求求你们不要杀我!!!!啊~~~~~~~~~~!!!!!!!”
外面的惨叫的声音,以及喷溅在窗上血色,吓坏了屋内的女人和孩子。
女人惊恐的睁大眼睛,绝望的拥住自己的孩子,用自己的身体遮掩住孩子,让孩子毫无一点暴露的余地,门,就快被打开了……
“孩子……你一定要活着……一定………………”女人温柔的抚摸着自己孩子因受惊而扭曲的脸,然后将孩子关进了唯一一个能容下一个孩子的箱子里。
“妈妈!妈妈!妈妈!”孩子惊恐的看着关上的门。

“啊————————————”不久,箱子外传出了悲痛的尖叫,孩子知道,那是妈妈的声音……最后的声音……
“大哥,我闻到人类的气味了……”
“呵!好象在这个箱子里面,不知道杀孩子是怎样的滋味呢…………”
箱子内的孩子不住颤抖,眼泪流了下来,却还是不敢出声。
打开了箱子的门,唯一一道防线被打开。
“住手!你们这群该死的魔物!”一个甜美的声音降临,然后白光一闪夹杂着魔物的惨叫声。
之后,那孩子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孩,手持法杖的天使。
年纪和他差不多大,白色的头发一直到她的脚,手上带着月光色的手链,黑色眼眸透着悲伤。
“唉……还是来晚了吗……这个地方…………已经被毁灭了。”天籁般的声音传如少年的耳朵,之后那个女孩消失的无影无踪。
少年呆呆的望着眼前的一切,地上躺着无数的尸体,那些魔物的尸体被分尸了。
少年的脸上沾着因刚刚离魔物太近而导致魔物死的时候而喷溅上去的血迹。
“啊——————————————————!!!!!!!!!!!!”少年的眼睛突然睁大,仰天长啸,满是悲痛和无限的愤怒以及仇恨的声音飘荡在这个城市的上空,久久不散………………


蝎惊恐的睁开眼睛,气喘嘘嘘的坐了起来。
身边的邪丸好象很担心似的望着蝎。
“没事……继续睡吧……”蝎镇定了镇定安慰道。
“嗷……”邪丸表示担心的叫了一声,然后犹豫着闭上了眼睛。
一个少年望向城市步满灰城的上空,久久不能安心入眠……

“啊~~~昨晚睡得尊舒服啊~~~”蝎伸着懒腰说着,一旁的邪丸也跟着嚎叫了一声。
蝎左手拿着水瓶,上面两个斗大的字‘下水’,干什么呢?——————刷牙……
“一只小鸟掉下水,掉下水,掉下水,一只小鸟掉下水,掉下了水…………”
“喂,邪丸,你的电话”
“嗷呜————————”
“啊,不是你的哦。”蝎放下水瓶,从怀里拿出N只电话……
“这么多……到底是哪个在响哦……?”突然蝎的眼睛一亮,慎重的把两手挪开。
“邦!”一只黑漆漆的手机砸到了邪丸的头上。(某只邪丸:“@-@嗷……”)
蝎拿起了电话,仰起了头,终于……蒙面下的神秘的脸终于呈现在大家的眼前……
一张看似沧桑却年轻的脸庞上一双深到不能在深的黑色双眸,仿佛要把人们心灵看透。嘴边还有一些似有似无的胡渣。 


“喂?NO·1啊?又有什么事情列?”
“小子,不要成天吊儿郎当的,给我严肃点!真不知道你这种人是怎么活下来的!呐,是这样的,附近有个村子被消灭了,你去看下!”
“哦~~~~~这种小事情还要我去做吗?”
“唉,没办法,人手不够嘛!你也知道拉,人快死光拉~~~如果你在那边能看到活人的话就带几个回来吧!”
“……那……什么方位啊?”
“呃……根据卫星调查和坐标来计算的话……恩……这阵风沙过后,它就会在你眼前出现……”
“……哦~~~~~~已经看见了~~~~~~~”
“OK,接下来的交给你了哈~~8。”
…………
沉默N秒后,“我要加薪……!”


蝎懒懒的看着眼前的一片狼狈不堪的景象。
“咦呀~~~这还真惨啊~~~怎么这么不小心,这么容易就被它们发现了~~~”
“邪丸,你去看看有没有活人,我去找点吃的……其实也不用找,肯定没有活人,这种情况下怎么会有活人……”
蝎还没有说完就听几声狼嚎。
“不会吧,这么给我争气啊……”说完一路小跑了过去。
“是这里吗?”蝎看了看一间已经不能算是房子的房子。
刚一推开门一个‘东西’就扑了过来,蝎眼明脚快,立刻往旁边一闪,那个不明物体就和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
“挖~~~就算是我的粉丝也不用这样欢迎偶的吧?”
“邪丸。看着他,我去找吃的~~~咿~~~不错嘛?挺丰盛的啊~~~”蝎蹲在一个破旧的冰箱前。

蝎走了出来,用不知从哪里捡来的树枝戳了戳小孩的头。
“喂,还活着吗?”
地上的某物猛的坐了起来,用及其恐惧的目光瞪着蝎和邪丸。
蝎蹲在两某物的旁边,笑眯眯的问:“你们两个在对眼咩?算我一个啦!”
小孩终于发现到了蝎的存在,立马往后一跃,蝎也往后一跳,蹲在一块石头上,“提问!”
………………
“你应该说回答也!小子!”
可是,那个小孩还是冷眼相望,连张嘴的意思都没有。
“你是傻瓜吗?”
“……”
“恩……你是笨蛋?”
“……”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是哑巴!”
“……”
“不管了!不管了!反正不会说话的人都是哑巴!”
“……”
“呃……还有别的人活着咩?”
“……”
“啊!不用再用这种眼神看我拉!我是人列!”
“……”
“切~~~收拾东西,跟我走拉!”



“你怎么能把羽石弄丢了啊。” 

“对,对不起……”

“这种事情教科书里都说了那么多遍了,真不知道你是怎么考进巡逻队的。你怎么没把你自己的羽石弄丢的!那样你就不用回来了!省得被处刑官革去神籍……”

“!!不………不要……我一定会把羽石拿回来,请给我一个机会!呜呜呜……求求你啊啊!!!请不要赶我走啊,我不要被开除神籍啊!!!”

“这……你这么说我也很为难!我只是个小官!我没办法!我…我难办哪!”

“呜呜……呜呜呜……我求求你!我一定会找回来的!只…只要你给我时间!求求你啊!!!!!不要赶我走,不要……呜呜……”两只瘦弱的小手死死的抓着一个庞大身影的衣角,现在在她看来,这个身影远比高山庞大……

“起来起来起来!唉……你说你叫我怎么……嗨!算了,我就给你一次机会,你必须在一个星期内找回羽石……否则…到时候我也救不了你!”

“谢谢,谢谢!谢谢!!我一定会找回来,一定会……”女孩连滚带爬的出了中神殿,好象恨不得现在就将羽石揉进自己的小手掌里。

一片花海中竖立着一座高大豪华的水晶亭子。亭子里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一张慈祥而不失严肃的脸出现在亭子里,这张脸因烦恼而扭曲。“这下,就看你的造化了………”



东神殿:
“各位,不好意思,因为出了一些事故,所以叫大家来集合了。希望大家配合一下。”女子座在殿中的椅子上严肃道。

“是!雷因队长!”众士兵单膝跪地,右手放在左胸,这是神的士兵们必须遵守的礼仪。

“关于这次的行动,出了点差错,希望大家以后不要再犯……”

“是把羽石弄丢了吧!”不知是谁不知好歹,雷因还没说完就高喊了一声。众士兵一片哗然,然后看看你,看看我,开始讨论了起来。

“看来你们都已经知道了……”雷因一边说一边起身,走到众士兵跟前,手一挥,众士兵突然瞪大眼睛,愣了一下“你们走吧。”

“是!”众士兵退出神殿。

雷因喃喃自语道:“忘掉一些事情对自己还有好处的。我能为你做的只有这些了,加油啊。乃江!”


一片黑色的天,天空中弥漫着一股腐臭味。
这里是一片禁地,人类一来,必然亡死。
没错,这就是魔出没的地方! 


魔·界·炎


“薇!你最好别跑!”一声刺耳的声音响起。
“不要!我不要待这里!不要!”一个银发的女孩慌张的向前奔跑着。她身上的淡淡的银蓝色飘带向后延伸,随风飘着,身着黑色的巫女和服(参照美夕的衣服),白色的腰带在背后打了个结,穿着木屐的脚走过的地方都发出“啪嗒!”声。
就在前方的拐角处,一只纤纤玉手伸出,将薇雪拉进了拐角里。
“泪…泪姐姐……?”薇雪的眼睛由惊讶变成惊喜。
“呵呵,我就猜到你又逃课了~~~”被称为泪的美人妖媚的一笑。
“什么呀!你不知道,上狩猎课难死了。要抓个活人来验证,如今人这个东西难找嘛,再说了我也不想抓他们,好端端的干吗抓他们啊!吃饱了撑的啊。”薇雪白了一下眼睛。
“呵,那个老师交给我来处理……”话音为落追赶薇雪的妖怪就自动上门了,只见泪照着他的头就是一棒,于是那为老师陷入了昏迷状态。
“挖~~~~~泪姐姐你太好了~~~~~~你真是个大美人~~~”薇雪正准备抱住泪乱跳一把呢,泪却抢先说:“得了得了得了!别贫嘴哦~~~好了,我的任务到此结束。拜拜。”说完一眨眼的工夫泪就消失不见了。
“唉~~~这老头(老师)一醒来准又骂我,算了,还是抓一个人好了,至于他被我抓来后怎么被处置就看他的运气喽~~~~~”说完薇雪趁着自己的老师还没醒来就消失到人界找猎物去了。


吭~~~~~说了是要抓个猎物回去交差,可是……心里这么想着的同时薇雪看向一望无际的沙漠,就是个鬼影子也没看到……
“………………我看我还是继续逃课好了。找猎物真麻烦!反正最多也是被骂骂而已。不过在这之前先在这里晒晒太阳好了。”说完薇雪也不管沙漠地面的温度有多高,就往下躺。结果也可想而知拉,除了屁股被躺的发红还能有什么列?^-^
薇雪正抱怨着,只见天上一某物恰巧砸了下来。
“挖!搞什么!天使都丢垃圾下来啊!”薇雪抱着头抱怨着,可是当她看清某物的时候呆了,那个某物竟是一个可爱的天使MM?!


“呜……这里是哪里?”
“你终于醒拉?”薇雪好笑的看眼前这个糊涂天使。
从没见过天使还能从天上掉下来的,嘿嘿,好玩。想着的同时薇雪还不忘仔细看看这糊涂天使的模样。
一头银白如雪的柔顺秀发长至腰间,由前两屡齐肩的卷发很是引人注目,在加上那向两边分开的刘海,如血般的红瞳,身着漆黑小可爱的衣服,脚上穿着厕所的拖鞋,恩~~~还不错嘛~~~是个美人呢~~~薇雪打量了一下,满意的笑到。
“你是谁?”某迷糊天使问道。
“我?我叫薇雪~~~(哈,竟然还没发现我是魔?这天使真有趣!)”
“哦,你好,我叫风惠。”那天使温柔的笑到。

“风惠是吧……好名字。”薇雪伸起大拇指。 

“恩,你是什么人?”风惠天真的问。

“我是魔的人,我叫薇雪…………”薇雪坏坏的看着风惠,嘿嘿,听到我是魔的人她会有什么表情咧~~~~~~~薇雪贼笑着想到。

“哦,你是魔的人呀,我是神族的。你知道吗……(喋喋不休ING)”

“吓?(惊讶)”

“而且我觉得魔人很强哦,以前我在沙漠上也遇到过一个魔族人,他呀……”
“也?(怎么没反映?难道她真的很迷糊?)”

N秒后,“啊——————————————————————————!!!你竟然是魔魔……”风惠突然睁大眼睛指着薇雪。

“……拜托,你现在才反映过来呀,真无趣。”薇雪说着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我告诉你,你可别对我做什么!你要是敢动我一根寒毛,海伦会把你撕碎的!”风惠警惕起来。

“哈哈,那我倒要去会会那个海伦呢。我对你不感兴趣,不过呀……你真的很可爱哦,哈哈~~~哈哈~~~”薇雪笑了笑转了一圈就消失不见了。
“奇怪的魔人!”风惠皱皱眉头,望着薇雪消失的地方喃喃自语道。


“紫藤姐~~~~~~~~~~”回到魔族的薇雪大大咧咧的踢开一座豪华的宫殿大门。另外,紫藤是唯一一个对天,魔,神界讯息了解最多的人,所以找她了解海伦这个人物是再简单不过的。

“拜托!你能不能对我的房子温柔点呀?”一位绿发美人对着自己已经被薇雪折磨过数十次的房子心疼道。

“切~~~先不跟你说这个了。紫藤姐呀,你听说过海伦这个人了吗?”

“海伦?她在天界素粉有名气的。你难道不知道吗?唉,你连这个都不知道还在魔界混什么哦。”紫藤妖媚一笑,眼睛一转说道:“不如让姐姐带你去会会她?她和我之间还没分胜负呢~~~~~~~~~~”

“又有好戏看了~~~哈哈,我怎么会不乐意呢?”薇雪拉起紫藤的袖子,调皮的眨着眼道:“今晚我就去天界的北殿下挑战书。”

“呵呵~~~麻烦了~~~”紫藤眼睛迷成一条缝,她早想摸摸这个海伦的底了。


“挖啊啊啊啊啊啊!!!这个讨厌的紫藤!又来给我下挑战书!好!我非跟她分出个胜负不可!”北殿里,一位可爱脾气却有点暴躁的天使领将正暴跳如雷的拿着一封信怒吼。她的手下们都重重的唉声叹气,因为他们的领将和那个魔族人紫藤已经打过不下数十次了,每次都因为两个的力量都很厉害,不相上下而打成平手。这次的结果当然也是意料之中喽。

战场上,紫藤只带了一个小女孩,而海伦则带了一群天界的大将,两方气势虽明显的成了对比。可是还是只有紫藤和海伦在对视。

紫藤:“哈哈哈,海伦将军,好久不见啊——++”

海伦:“哈哈哈,我可不敢恭维紫藤上尉的大架啊——++”

紫AND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紫藤姐,到底还要不要打啊?”薇雪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道。

“当然要打,要不下挑战书干吗!”紫藤怒视海伦,另一边的海伦也如此。

“呵,两个终于要认真了。”薇雪媚笑一声,眼睛放出兴奋的光芒。

 
本站东东,未经我允许,请勿随意转载或做商业用途,违者我究的N次方(N∈正整数)
Copyright2003-2007 幽游之巢 All right reserved
我的其他站点:彼岸的格桑花 | 皎杰小店 | 玻璃迷宫 | 落繁·雲天
站点维护:皎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