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2006/07/11 返回首页 
>>幽巢论坛相关活动+动向+其它

水晶魔法使

[作者:爱非儿]

第一章

在几百年以前,有一位水晶的创作师因为得罪了寓言者,被封印在一颗紫色水晶体内,他一直等着被水晶选为魔法使的孩子们来救他,终于有一天……

时间2005年,地点:中国上海 


这天素个天气非常之明媚的午后:

我与我的朋友紫藤一起去上学的时候,在首饰店的橱窗里看见了一个非常之漂亮的紫色水晶,水晶上面用白金刻了两个小小的字,读做“紫荆”。

“哇哇~~~好漂亮哇~~~(流口水ING)”唉,我这位死党只要一见到漂亮的东东就老是流口水,而且我现在非常肯定的是,她心里一定在想:我要得到它不可!

“咳咳!走了走了,要买下午再来!”我催了催。

“哇~~~我就知道小爱最好了~~~”紫藤高兴的抱住我跳来跳去……
某爱已进入昏迷状态ING〈——被紫藤摇晕的……


到了学校后:

“嘿!幻风,早啊!小飘,早啊!”我向我的另两位死党挥了挥手。

“飘~~~你不知道哇~~~我今天在首饰橱窗里看到了一条手链,它中间镶嵌着一颗紫色的水晶,好漂亮的哇!我好喜欢哦!我一定…………”紫藤还没让飘开口回应就先行一步,开始滔滔不觉的开始讲那颗水晶了,小飘也只有洗耳恭听了。

“唉,紫藤又看中什么了吗?”幻风头疼的问了问,“你说呢~~~~~~~~~”我有气无力的埋怨着,“我有时候真嫉妒紫藤那家伙,她是个千金大小姐,看中了什么就买什么,真是嫉妒啊~~~~~~~~~”还没等我埋怨完幻风就逃也似的跑出教室了,我知道他为什么要逃,要是他再不逃,准给我说死!我从小就很佩服我的“说”功!;P

“买了你想买的了,高兴了吗?我的大小姐?”我看了看死盯着水晶的紫藤,提醒她注意些形象,顺便再嫉妒加埋怨下。

“嘿嘿,小爱嫉妒了?别这样嘛~~~这个店里还有好多的水晶做成的耳环哦!(手链已经没有了,最后一条被紫藤买走了。)我给你买一副吧!”说完也没等我回答就进了店子。唉~~~紫藤这家伙虽然性子急,但是也确实是个可爱有让人头疼的家伙呢!

“这个你满意吗?小爱,这个可是我提你挑选的哦!”紫藤出来了,手里多一副耳环。耳环上镶嵌着菊色的水晶,上面都用白金在中央刻了一个“爱”字。

“好啦!紫藤,你给我戴上看看。”

“OK!”

戴上后我迫不及待的在橱窗的玻璃前照了照,恩~~~还可以!

“走吧!”

“是!小爱长官!哈哈~~~;P”


店内:

“泪,已经选中了吗?”一位艳美的打工女子对一位有着成熟魅力的女子神秘的问道。

“恩,已经选中两个了,在过几天,其他被选中的守护使也会出现的!明夜,放心。”

“知道了。”

似乎美丽水晶的背后,掩藏着及大的秘密………………

(第一章完)

第二话(上):黑珍珠的黑美人——魔之泪 

“哪,你说我这个手链美不美嘛?你说嘛~~~~~~”紫藤又开始问她已经问过NNNNNNNNNNN次的问题了。

“美美美……我的大小姐,拜托你表再问了!”我和飘逃也似的抱在一起,满脸“惊恐”的看着脸上冒心心的紫藤。

“好了,别闹了,吃饭啦!便当我已经买来了。”只见幻风手里正端着三人份的便当,“怎么没有我的?”紫藤死盯着幻风,幻风汗颜的看着紫藤,半天才蹦出一句:“你妈妈叫你家的管家爷爷送饭来了,正在校门外等你呢。”

“管家爷爷?………………”紫藤愣了半天,然后火速向门外冲去,“管家?嘿嘿!我还没看过紫藤的管家呢!”我嬉皮笑脸的看着汗颜的飘和幻风,因为他们两个知道我是最爱凑热闹的那一类“惟恐天下不乱”人了。“两位,在下先走一步~~~”我丢下手里的便当狂朝校门冲刺,那可怜的便当差点就没被飘接到。


到了校门口后,我看见紫藤正和管家交代着什么,我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紫藤:“靠!偶老妈在干什么?怎么可以叫你这个爱唠叨的老头子来送饭?——++”

管家:“(心灵受到轻度打击)…………这个………………”

紫藤:“这你个头啦!好了!以后叫奶妈来送!要不偶会疯掉的啦!”

管家:“(心灵受到中度打击)我知道啊,可是小姐,我不罗嗦你怎么能照顾好自己嘛……你说是不是?…………”

紫藤:“O.O可偶就素讨厌罗嗦的人…………”

管家:“(心灵受到严重打击)小姐!我就算罗嗦也素为您好嘛!再说了小姐您也不会注意自己的身体,所以只好由我来罗嗦咯!要不夫人和老爷也不会放心的,您可是他们的宝贝啊,所以我得罗嗦小姐您啊!#¥%#¥·#!·#!#·#¥#%#¥%¥%¥%¥………………(以下省略NNNNNNNNNNNN万字)所以我得罗嗦!”

紫藤:“…………………………………………”

素该偶出场的时候啦!我跳了出来,然后装做什么也没发生的对着紫藤大吼大叫道:“紫藤!老师找你啊!”说完拉着紫藤就假装要去教务处。
“啊?哦哦!是吗?那好,走喽。”紫藤马上反映了过来,丢下那可怜的管家爷爷,和我一起跑了,某只爷爷还在自顾自的在说——++。

“555555真是患难见真情啊!小爱,我不会忘记你的恩情的!”紫藤感动的抓住我的手。

“HOHO,要不是偶你早就要被罗嗦S了。”我自豪的挺着胸脯,正当我们两个在讨论的时候,一声充满魔力以及诱惑的甜美声音传进了我们两个的耳朵,“两位同学,你们好啊!”只见是一身穿着黑色礼服的美人出现在我们两个面前,她有着微卷的黑珍珠般发亮的秀发,眼睛更是透着鬼魅的黑色,她的眼角下方还有一滴水珠形状的晶莹,脚踏黑色高根鞋,真的很像以前我们学校流传的黑美人的故事中的那个女人。刹时我和紫藤都看呆了。

“怎么了?见到我有那么高兴吗?^-^”呃,唯一的缺点好象素她这句带就暧昧气味的话语……T-T

第二话(中):来自黑珍珠的传说 注意:此故事与以上故事情节无关,是讲的泪的前世,说白了就是黑美人的故事~~~。 

“公主,你输了~~~”一个可爱的小丫鬟将白子棋放在棋盘上,并天真的笑了笑,在她对面的,是一位长发的美人,最为独特的就是她眼睛下面那一滴晶莹了。

“啊啊!不行不行!我放错了!我放错了哦!”那位美人伸出纤纤玉手,喉咙里传出了一阵银铃般的声音,美人慌乱的样子更是衬托出了美人的娇嫩。

“公主大小姐~~~我都让了你好几次了!这次绝对不许!〉.〈”

“好灵芯,就让我一次拉!就一次好不好?求求你了啦……”美人两眼泪水汪汪,不禁让人生起怜爱之意。

“好吧,可是下次我就不让喽!”

“恩恩,好呢~~~灵芯最好了~~~”

“公主,灵芯从小便与公主您结为姐妹,公主也不象其他公公、嫫嫫一样打灵芯,所以灵芯很感动。公主,要是有一天灵芯不在公主身边了,公主会开心吗?”灵芯丫鬟突然站起来,走出珍珠亭,悲伤的看着天空。

“……傻灵芯,我知道你就要被父王调到东宫那里伺候快分娩的娘娘。又不是不能再见面,何必那么悲伤呢?”

“皇宫这么大,灵芯只要一离开娘娘就会被责罚,而且东宫离公主住的凤凰阁很远,就算可以见面但也不能像现在这样无悠无律了呀!:(”灵芯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灵芯从小就与公主在一起,公主和灵芯情同手足,可这突如其来的命令像给灵芯下了道符咒似的。

“…………灵芯,你这样会不会太小题大做了啊?TMD~~~就算以后不能见,偶就素翻墙也要去看你!”某只公主不顾形象的大声嚷嚷了起来。

“………………公主,形象……形象啊…………——PP”

“咳咳…………”





几天后…………

“灵芯~~~娘娘我待你可不薄啊~~~。你是娘娘我最重视的丫鬟了,娘娘我有件事情想请你帮个忙,只要你成功了,你就能享尽荣华富贵了!”

“是~~~娘娘~~~”灵芯邪邪的笑了一下,还没几天,这个原本天真的丫鬟已被金钱所迷惑,将那情谊抛到了脑后……

“凤凰阁的那个丫头早已经失去了皇上的宠爱。(注意:此宠爱指对儿女的怜爱。)你就干脆把她给喀嚓了……然后我再想办法把你扶上那丫头的位置,之后通过你我的关系,我的皇儿也好拿下太子权哪~~~”东宫娘娘笑里藏刀的看着灵芯。

“…………是!公主,灵芯得对不住您了…………”一滴眼泪顺着灵芯的脸夹流下,可是随之便被笑声覆盖了…………
(黑珍珠故事〈上〉完,敬请期待下集。)


后记:
黑珍珠的故事是我早就想好的~~~里面的泪姐姐素很可怜的……被灵芯出卖了还不知道~~~~~~——++我承认我是悲剧主义者………………

这是个小插曲一样的故事,待偶将黑珍珠的故事写完后自会连接上一话写的~~~^-^ 

第二话(中):来自黑珍珠的传说 注意:此故事与以上故事情节无关,是讲的泪的前世,说白了就是黑美人的故事~~~。 

“公主,你输了~~~”一个可爱的小丫鬟将白子棋放在棋盘上,并天真的笑了笑,在她对面的,是一位长发的美人,最为独特的就是她眼睛下面那一滴晶莹了。

“啊啊!不行不行!我放错了!我放错了哦!”那位美人伸出纤纤玉手,喉咙里传出了一阵银铃般的声音,美人慌乱的样子更是衬托出了美人的娇嫩。

“公主大小姐~~~我都让了你好几次了!这次绝对不许!〉.〈”

“好灵芯,就让我一次拉!就一次好不好?求求你了啦……”美人两眼泪水汪汪,不禁让人生起怜爱之意。

“好吧,可是下次我就不让喽!”

“恩恩,好呢~~~灵芯最好了~~~”

“公主,灵芯从小便与公主您结为姐妹,公主也不象其他公公、嫫嫫一样打灵芯,所以灵芯很感动。公主,要是有一天灵芯不在公主身边了,公主会开心吗?”灵芯丫鬟突然站起来,走出珍珠亭,悲伤的看着天空。

“……傻灵芯,我知道你就要被父王调到东宫那里伺候快分娩的娘娘。又不是不能再见面,何必那么悲伤呢?”

“皇宫这么大,灵芯只要一离开娘娘就会被责罚,而且东宫离公主住的凤凰阁很远,就算可以见面但也不能像现在这样无悠无律了呀!:(”灵芯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灵芯从小就与公主在一起,公主和灵芯情同手足,可这突如其来的命令像给灵芯下了道符咒似的。

“…………灵芯,你这样会不会太小题大做了啊?TMD~~~就算以后不能见,偶就素翻墙也要去看你!”某只公主不顾形象的大声嚷嚷了起来。

“………………公主,形象……形象啊…………——PP”

“咳咳…………”





几天后…………

“灵芯~~~娘娘我待你可不薄啊~~~。你是娘娘我最重视的丫鬟了,娘娘我有件事情想请你帮个忙,只要你成功了,你就能享尽荣华富贵了!”

“是~~~娘娘~~~”灵芯邪邪的笑了一下,还没几天,这个原本天真的丫鬟已被金钱所迷惑,将那情谊抛到了脑后……

“凤凰阁的那个丫头早已经失去了皇上的宠爱。(注意:此宠爱指对儿女的怜爱。)你就干脆把她给喀嚓了……然后我再想办法把你扶上那丫头的位置,之后通过你我的关系,我的皇儿也好拿下太子权哪~~~”东宫娘娘笑里藏刀的看着灵芯。

“…………是!公主,灵芯得对不住您了…………”一滴眼泪顺着灵芯的脸夹流下,可是随之便被笑声覆盖了…………
(黑珍珠故事〈上〉完,敬请期待下集。)


后记:
黑珍珠的故事是我早就想好的~~~里面的泪姐姐素很可怜的……被灵芯出卖了还不知道~~~~~~——++我承认我是悲剧主义者………………

这是个小插曲一样的故事,待偶将黑珍珠的故事写完后自会连接上一话写的~~~^-^




来自黑珍珠的传说(中) 注意:泪在本文里的名字是泪婉(前世的名字)。


“公主,我是灵芯啊!”灵芯不断的敲着美人的房门。
“灵芯?啊!是灵芯!”美人站起来,几乎是跑到门前开门的。
“公主!灵芯看您来了!555灵芯好是想念公主啊!”灵芯假惺惺的抬起双手,抱住眼前的俏佳人。
“555,灵芯,我也很想你啊,不知灵芯近日过得可好?”佳人泪流满面。
“东宫娘娘待我很好,只是没有公主在身边,灵芯晚上也难入眠哪!”灵芯趁佳人不注意,将东宫娘娘的金镯子塞进了佳人的衣袖之中。
“好灵芯,进来,有话慢慢说。”佳人不忘请自己久违的姐妹进屋,只是她根本不知,眼前的人已不再是她心中的纯情女孩了!
“等等,待灵芯将门窗关好,要不东宫娘娘会发现灵芯的!”说完灵芯转身将所有的房门关好。


不远处的草丛里:
“喂!灵芯关门窗表示已经将事情办好,快快去禀报娘娘!”一个太监对他身边的小太监吩咐道。
“小的遵命!”小太监立即向东宫奔去。



慈凤宫:
“娘娘,事情已经办妥,就欠娘娘您这鼓东风了~~~”
“恩,走!带娘娘到长明殿里去!咱们把这鼓东风给带出来!”东宫娘娘站了起来,起身向万岁爷那边走去。身后的小太监直唤:“喳~~~~~~”


长明殿:
“什么!婉儿竟将朕送给爱妃的金镯子偷走?!这成何体统!”皇上因生气而瞪大了眼睛。
“555555,皇上,您可要为臣妾做主啊~~~~皇上~~~~~~~”只见东宫娘娘一手拿着丝帕痛哭,一手抓着皇上的衣袖。
“哼!连公主都忘了羞耻二字,作为父皇,怎能不严惩!这孩子太不象话了!应该让她知道知道什么是苦,知道什么是累了!来人呀,传公主到长明殿!”皇上愤怒不已,一拍桌子,向自己的忠实的卫兵吩咐道,唉!做皇帝的都偏袒嫔妃,试问,这公主能有好下场吗?
“是!”


凤凰阁:
突然,在姐妹两聊天之际进来了很多士兵,把泪婉和灵芯下了个正着。
“对不起!请公主务必跟我们走一趟!”士兵面无表情的瞪着眼前即将退位的公主。

黑美人传说[魔之泪版]
BY:魔之泪

美丽如仙境的凤凰阁花园中,坐着位美丽的少女,她手中刺绣着的花散发着迷人的香味。漂亮的蝴蝶完全不理周围的那些真花,反而,围着少女刺绣的花翩翩起舞。宛如诗一样的画面就这么被几个闯入者打破了。

“公主,请跟属下走一次。”本来想硬来的士兵,看到公主认真刺绣的画面,不忍打断。

“?好。”悄然起身,随着士兵走着。

心底善良的她并不知道,她的父皇,朋友全部都抛弃了她。

大殿上,父皇庄严的坐在龙椅上,身边,东宫刘妃依旧妖娆盘绕,做作的摆出一副一国之母的态度,可惜她不是。

“泪参见父皇万岁,娘娘千岁!”泪低头下跪。

“哼!”父亲冷哼。

“不知父皇今天把儿臣昭到大殿上有什么重要事情。”

“把东西拿出来。”刘妃开始仗势气人的站起来。

“?娘娘,什么拿出来,请娘娘明讲。”泪一脸迷茫的看着站在父皇身边珠光宝气的女人,虽然,她知道她一直不喜欢她。

“皇上,你看,她还买乖。”刘妃开始用她的双峰砥住皇帝的手臂来回蹭。

“女儿,你把东西还给刘妃吧,该闹也闹玩了,父亲可以念你年少无知放你一马。”看着殿下乖巧美丽的女儿越长越像她死去的娘,他也心软了。

“父皇,儿臣真的不知道该拿什么还个刘妃娘娘。”她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啊……

“还嘴硬,皇上,你要给奴家做主啊。”现在,她是整个身体都贴到了皇帝的身上。

“哎!为父保不住你了,来人搜。”皇帝下了个让殿上所有的人都为之震惊的号令。

“皇帝,您请三思啊,大殿之上,对一国公主搜身实在不雅啊!”一些国臣开始反对皇帝的举动。
但,没有效果。

“是。” 灵芯走到的公主的面前。

“你……”泪不敢相信的看着向她走来,那一脸狰狞的人,她不认识她了。

“公主,对不起了。”为了她美好的未来,为了不再受苦,为了以后能过好日子。她贪婪的想着今后能享受的一切,忘了公主曾今对她的好。

灵芯对着公主上下其手,并在她的袖子里,找出了那个玉琢。

“皇上,东西在这里,这是刘妃娘娘的,刘妃娘娘一直很喜欢,这两天就不见了。而且,有人看见,公主曾今在娘娘不在的时候去过西宫。”她不知廉耻的说着谎话。

“我什么时候去过……”她知道她被出卖了,她知道,当初她来找她是为了什么,那个拥抱是多么的冰冷。

“你胆子大了吗,东西搜到了,还嘴硬。皇上,你看看你女儿。”

“儿啊,你快向刘妃认个错,不就没事了吗!”

“我没去就,就是没去过,没做的事,我不会承认。”

“你……”

“有人陷害也说不定,请父皇明查。”泪坚定的眼神看着自己的父亲,她只能做到相信自己的父亲了。

“公主,你别这样了,你的性格我还不了解,我从小在你身边的,你上次还和我说过,刘妃的镯子漂亮,你想问娘娘借一天来带。” 灵芯在旁边插嘴道。

“你和她狼狈为奸。”泪的玉手指向刘妃。

“啪!”

泪不敢相信,他的父亲,居然在大殿上,当众给了她个耳光。

“父皇,你打我。”她左手捂着被打重的脸,嘴角留下一点血丝,含着泪,盯着她的亲身父亲。

“我不你父皇,我没你这样的女儿。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给我关下去,送入大牢。”皇帝不敢面对女儿的眼泪,背过身,下了命令。

公主被几位士兵带走,留在大殿上的两个女人相视而笑……

她们的奸计才刚刚开始。

东宫,富丽堂皇过头的宫殿,到处是俗气的金色,两位女子在交易着她们的成果。

“灵芯,你做的很好,这是先给你的奖励。”

“娘娘夸奖。”接过一锭金子的她,笑的非常的天真。

“那么娘娘,我们下部怎么做呢?”

“斩草除根。”她讨厌她长得越来越像她那死去的娘,今天大殿上,皇上明显有退缩,她不能留着她,那将威胁到她的地位。

“娘娘因明。千岁千岁千千岁!”金钱欲望的诱惑让一个本事善良的人变得六亲不认。



阴暗的监牢,潮湿阴冷,地上老鼠蟑螂满地且恶臭无比。墙上,泪满身是血的被吊着在空中摇晃。身上的皮鞭已经模糊的数不清楚的交叉着,身下的地面,聚集着干枯的血和正在加入的新鲜,她已经不知道什么叫白天黑夜,在这里,完全都只是黑夜。她已经不知道什么叫疼,被抽晕后用盐水浇醒成为她一天的全部,父皇已经不要她了,这些已经没什么了。但她心里还在想,父皇肯定被闷骗了,他会来救她的,她只要熬过去,活着见到父皇才行。

“呵呵,公主,怎么样,日子还好过吗?”刘妃出现在牢门外。

“一般。”

“啊呀呀,怎么那么臭,那还是我们那位美丽的公主吗?”刘妃嫌弃的用手捂住鼻子。

“那你不要来。”

“你只要承认了,就不用受那么多苦了,我每天来也很累的。”这公主的身体还真硬,这么折磨都还没死。

“没偷。”

“没偷怎么从你身上搜出来了。”

“哼。”她懒得和她动口。

“没话说了吧,是你偷的吧,你默认了,认输吧!和我都,你早100年了。”

“……”

“不过,你该高兴,你现在吊的地方正好是你妈吊的地方,怀念吧,母女都被我整,哈哈哈哈。”

“你过来,我有话说。”

“哦,你想承认了吗?”刘妃把身体凑向泪。

“我妈说你是个贱人。”说完,在她还没反映过来,一口咬掉她的一只右耳朵。

“切,没毁容。”她知道,她早就知道,她刚被送进来就知道母亲来过这,这里有妈妈的味道,现在真凶出来了,死也要出口怨气。

“哇,好疼,来人啊,公主造反了,快来人啊!”轰轰烈烈的吵闹瞬间惊动了整个皇宫。

“皇上,你看,你叫奴家怎么活下去啊!奴家不活了。”这厢开始闹上了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通俗剧本。

“反了反了,真的反了。”皇帝愤怒的拍着桌子。

“全别拦着我,让我死。”

“来人,以公主造反,想行刺刘妃娘娘未遂为罪名,明日,午时斩首。”昏了脑袋的皇帝手韧自己的亲身女儿。

呵呵,这女孩终于碍不到我了。

呵呵,以后能过好日子了。

这是两个女人的心理话,她们认为她们成功了。


午时的广场上,聚集着官员,老百姓,当然还有皇帝等一干。

“听说了吗,是泪公主要被斩首。”

“是吗?好可怜,又被那个女人害的吧!”

“泪公主是个好公主啊,她一直派人给我送银子,给我妈治病。”

“我的是,我家很穷,公主总是找人给我们家送衣服,银子。”

广场上,顿时,民众起愤。


片刻,公主被带到广场中央,身边魁梧的刀子手。她身上已经在昨天被刘妃她们换过了衣服和上了妆,因为没伤所以看不出。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看着被假上来的女儿,脆弱的身体在风中摇曳,皇帝最终念及骨肉亲,想听女儿说点话。

“她害死了我母亲。”原本清澈的眼光变的仇恨,这个女人毁了她的家,她的母亲,她的生命。但她没发现,她双瞳的颜色正在改变,某些力量在不断的觉醒。

“儿,你一定搞错了,你刘妃是很善良的,她还一直和我说,要去看你呢!”皇帝已经被枕边风吹的不辩真假。

“呸!她是个贱人,而你是个糟老头。”继续反骂,反正命都没了。

“反了反了,来人,给我斩了。”皇帝提早下了斩首的命令,这样的女儿让他害怕,她的气势在他之上。

“哈哈!”早知道会这样了,父亲已经不是她的父亲了,看来没必要在坚持下去了,妈妈,我要为你报仇,女儿能做的就只有这样能了,女儿不甘心您和我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怨死,原谅女儿不遵守和您的约定。

“魔雾”瞬间,泪身边围绕着浓厚的烟雾,但片刻后,展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位衣着不见,相貌也没变,但那对尖耳朵和紫色的双瞳却让人震惊,眼角的泪状晶体更加黑的明显。这种形态……

“皇上,不能杀公主啊,公主的相貌和我国的圣母是一个样的,您这样会引起天怒的。”大臣们看到公主的模样后,全都跪地求皇上不要再错了,再错下去就是灭国。

“不,不可以,只是相似而已,你还愣着干吗,本王命令你,快下手。”皇帝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本来温顺的女儿现在正冷笑的看着他,仿佛她才是这个国家的主人,一国之君,他不能容忍。指着泪身边的刽子手下命令。

“我……”他看了看手中的刀,在看了看正向她微笑的公主,他难以决策。

“刽子大哥,你等两分钟下手好吗?我不为难你的,我只要两分钟,顺便,在我手上留个出血的口子,谢谢!”微笑且淡淡的口气却充满了命令似的霸气。

刽子手点了点头,故意多挥几次刀来试刀,并貌似很不简单的在公主的手臂上留下了一刀口子,血开始往泪身下滴。

“用着华丽的词语掩饰我的罪孽,用着温柔的言语伪装我的丑恶,
用着美丽的手段抹杀他人权利,用着妖艳的面孔欺骗所有生物。
给你我那柔软粉红鲜嫩的肉体,充实你那疲惫饥饿空挡的躯壳,
给你我那温暖殷红丝滑的液体,满足你那嗜血残杀诡异的欲望。
出来把,我用我的血呼唤你的降临——苍龙!

突然,空中乌云密布,雷电交加,一条巨龙在空中盘旋两圈后,落在公主面前仰天长啸。因为体型实在庞大,把刽子手吓的只用拿刀的姿势站着,而刀却落在了身后。

“皇上,连您的苍龙都出现维护公主,您不能动手啊!”众人看到每年求天才出现的苍龙出现在众人面前,大惊失色。

“不,不可能,说不定它是来杀公主的。”他在骗他自己,他知道自己是召不出龙的,而且,召龙是要血,而他身上没有一处在流血。

“快苍龙,把公主吃了。”他不死心。

“呵呵,龙龙,你吓着大家了,变会人形吧!”泪依旧被绑着,微笑的对着苍龙说。

瞬间烟雾四起,过会,烟雾中走出个男孩。麦色肤质,短直的浓黑头发服帖的在双颊两边,英气逼人的墨黑色双瞳,挺直的鼻梁下,薄唇紧抿。此刻他走到泪面前,单膝下跪。众人的眼睛不可思意望着那女孩。

皇上跌坐在龙椅上,刘妃和菁儿腿软的做在了地上。

“这次没迟到,那么快就来了。”泪见到他,笑容更深了。

“你的血气味时间太长……”无奈的看着眼前笑眯眯的漂亮主人。

“哦,不敢走开~”泪开始暴露顽皮的个性了。

“你怎么不早点叫……”有时候,他真搞不懂他的主人。

“呵呵,我们就这样对话吗?”泪晃了晃手上的铁链。

“……”无奈的上前,只用双手把铁链弄碎。

“大哥,你轻点……”想把泪抱下来的苍龙,不小心碰到了泪身上的伤痕。

“该死,他们打你……”一把撕裂泪背后的衣服,看着泪背上血迹斑斑的鞭痕,此兽的双眼变的通红,并望着周围的人们。

“喂喂,我是女孩子,这么难看不,身上其他地方还有,回去,我脱光了给你检查。”泪用小手在龙的眼前晃了晃,让他把注意里拉回来。

“披上。”语气依然冷漠,但扯下自己披风给泪披上的动作却很温柔。

“龙龙呢,我问你,这样的手镯我会喜欢吗?”泪拿出了个和刘妃被偷走的手镯一模一样的在苍龙眼前晃悠。

“这水准的东西倒贴给你,你都嫌占地方。”苍龙看了一眼,随即粉碎了那个庸俗的镯子。

“有人说我偷呢!”她又拿出来一只。

“白痴。”再粉碎。

“我就是为这被斩首呢!”再拿出来一只。

“你还有多少,我一起碎了,看他们能拿我怎么办。”粉碎完三只手镯,龙儿不耐烦了。

“没了,我只有空复制三只,全被你毁了,赔我,赔我。”拉着龙龙的衣服,这女娃开始无休止的闹起来。

“闹够没,看下情势。”

“有你在,怕什么。”对了龙龙做了个吐舌头的鬼脸后,开始一脸正经了。

“我说丞相,我国的一国之君该符合哪些条件?”泪看也不看龙椅上跌坐的父亲,她实在觉得丢脸。

“回公主,本国需符合能召唤苍龙,并有一颗爱民的心就完全有资格。”丞相并为起身,还是跪着面向公主,他知道,这个国家该换主了,他们会有新的未来。

“苍穹血祭。”只见公主报出四个字后,身后的苍龙化为龙形,在广场上制造了有深又大的坑。然后有瞬间用人形出现在公主身后。

“这样可以吗?”泪微笑的看着跪在她面前,微微有点颤抖的丞相。

“公主完全符合以上的要求,请新皇上登位。”公主乃民之救主啊,她没有伤害一个人而施行了最强的[苍穹血祭],说明她有足够的爱民之心,而且,公主为人善良,得到众民好评,此国有此番帝王,乃民富,他愿意跟随她。


“走开。”站在龙椅旁边的侍卫用刀把跌坐在龙椅上的老皇帝赶下去。

最终,刘妃等人被赶到了广场中央,泪与苍龙则站在了龙椅前面。

“女皇请登位,吾等为您效命,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群臣和上千名百姓下跪。

“本想报仇,没想到搞大了,龙龙,说怎么办?”泪拉了拉苍龙的袖子。

“你有资格。”白了公主一眼后,苍龙说道。

“众亲平身。”泪看不惯众老人家跪地的,还是快快了解为好。

“谢主龙恩。”


“皇上,那么他们怎么处理?”丞相指了指广场中央的人。

“前皇帝因年老,到捂安阁养老,封为太上皇吧,其他的,灵芯,你该知道你犯了什么,放送边疆吧,你父母,我会派人照顾,毕竟你以前对我不错。刘妃娘娘,你说我该怎么蹂躏你呢?你杀了我娘。”魔之泪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杀母仇人。

她一点也不想当皇帝,她只想和父皇母后还有龙龙快乐没烦恼的在一起,一直一直……

“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啊!”刘妃害怕的只能吐出这些庸俗的字,和她人一样。

“我是要让你活着比死痛苦,鞭打100后,流放万恶林,有本事,自己走出来。”当初,她就是在那碰到龙龙的。

“不,我不要,你让我死吧!”万恶林,很恐怖的地方,到处都是孤魂野鬼,没有阳光,她不能去。

“你没资格死!”冰冷的下完命令后,转向众臣。

“各位有什么意见。”

“皇上因明。”如此明君,此乃少有,不夺人性命,其实,万恶林没那名字和传说那么恐怖,只是生活条件不是很好而已,对一个养尊处优的娘娘来说,也够了,何况,她杀了她娘!

当侍卫把旧皇帝带到泪身边时,泪清澈的听到一句[女儿,爹对不起你……]

[爹,女儿不孝。]她用眼光告诉他爹。

老皇帝欣慰的走了,他老了,该走了……

“本王今日新等级,改国号为魔,本王改名为魔之泪。”魔之泪发布了道命令。

从此,此位公主登上了皇位,改里了国号,成为邻国中,第一个女皇帝,而且,与国之圣兽结为涟漓。并且,把国家发扬的非常昌盛。人们记住了,她有头非常美丽的黑发,所以都称为黑美人。

这就是黑美人的传说。


[外传]
“本王今日新等级,改国号为魔,本王改名为魔之泪。”魔之泪发布了道命令。

“没问题,一切听皇上的。”没人出来反对。

“不,以后大家要好好交流沟通,才能把国家搞好,搞大。”

“不不,皇上严重了。”群臣非常开心有这么位好皇帝。

“呵呵。”

“皇上,还有个问题。”众臣相视后,决定把问题说出来。

“说吧!”泪坐在龙椅上,头靠着龙龙的手臂,她的意思开始模糊了。

“一般皇帝16就结婚了,那皇上可否有中意的人选。”

“他。”她只听到中意的人,就用手指了指身边的龙龙,然后就晕过去了。

好吵,周围吵什么啊,我凤凰阁不是都很冷清的,好吵。

“烦。”她轻呢了一声。

“皇上醒了。”众人又在叫了。

“你眉头皱的好难看。”刚醒过来就看到龙龙的眉头都快纠在一起了,泪不爽的努了努自己的嘴。

“我不该放过她们,她们居然把你伤成这样!”当太医告诉他她身上的鞭痕时,他想杀人。

“啊,你看过我身体了,你要负责。”想起全部事情的泪开始作弄龙龙了。

“哦。”他能不负责吗,当着大众的面说她中意他……

“啊,居然答应了,你脑子烧了?”泪发现他很奇怪,伸出小手摸摸他的额头。

“是你说的,你中意我。”

“我什么时候说的?”看来就昏迷前一小段还没恢复。

是这样的,某大臣把前后说了一遍后,泪完全呆滞了……

“皇上真是来解救苍生的,居然同意与苍龙结婚,此乃民福啊,我们都很赞成此举啊!”其实这些大臣早想让皇帝和龙子结婚,因为祭文上还刻着[帝龙结合,众民万福]四个大字。

“我……你……那个……这个……龙龙,你说怎么办……”她没辙了。

“就这么办。”反正他也乐意。不过难得看看她没辙的样子也好可爱。

“我就这么把自己卖了?”总觉得,她昏迷期间这群人设计她。

“对。”捏了捏她起鼓鼓的小脸后,当众在她唇上印下个浅吻,表示她是他的了。

他知道,再不下手就没办法下手了,这家伙善变的很,脑子转的比谁都快,迷糊的时候把事情搞定就不会变的,反正大家都乐意,虽然,他在她昏迷的时候和众臣不小心的沟通了下下。谁叫她每次叫他,呼之则来,挥之则去,这让他不爽,小小报复下也不错。

那厢丫头泪,好啊,全体联合起来整我,呵呵,看我以后好好折磨你们。

一群人,就这么都不怀好意的自己想着自己事。

从此,此位公主登上了皇位,改里了国号,成为邻国中,第一个女皇帝,而且,与国之圣兽结为涟漓。并且,把国家发扬的非常昌盛。人们记住了,她有头非常美丽的黑发,所以都称为黑美人。

这就是黑美人的传说。
 

黑珍珠的传说


“公主,请跟我们走一躺!”
“哦…………”
“公主,你要小心呀!”灵芯不忘装装样子,用一副可怜吧吧的样子看着美人。
“放心吧,我不会有什么事情的!”美人笑罢一甩水袖,走出凤凰阁。
“公主,你要原谅我!原谅我!”灵芯看着泪婉离去的身影,突然失声痛哭了起来。


长明殿:
“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泪婉双膝跪地,玉手放在腰间,以着娇嫩而不失妖媚的姿态和声音请安道。
“哼!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父皇啊!”皇上好不留情的打了泪婉一巴掌。
“……!父皇!你怎么了?为何打儿臣!?”泪婉被吓了一大跳,不由自主的问了起来。
“你还问我为什么打你?哼!你先看看你做的好事!身为皇家子女,竟做出偷取姘妃金镯这等丢脸的事情!大明王朝的颜面何在!你的颜面又何在!”皇上威严的说出如此有着皇家威严的话,并不是他偏爱姘妃,只是他想不到自己的女儿竟做出此等丢光颜面的事情。
“父皇!我绝对没有做!您知道儿臣向来对金钗玉镯不感兴趣,怎么会去偷呢?”
“哼!你个小贱人,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冬乡说了,你趁我不在的时候进过我的房间!你看我不打死你!”东宫娘娘一把抓过泪婉不挺的摇晃,那只被灵芯放进去的镯子也不适宜的掉了下来。
“你看!皇上!你看!”东宫娘娘开始尖声尖气的喊了起来。
“怎么……怎么会……”我没有!我绝对没有!泪婉在心里呐喊,因为,她已经无法辩解了,她也知道辩解不了了。
“女儿呀女儿!你早点交代不就好了嘛……唉!”皇上无奈的叹了口气。
“不…………会的………………”她不相信,那个拥抱……竟然会是…………她………………!她在心里默默的想着,承受着一切痛苦……
也对,灵芯或许已经伺候厌了吧…………想着的同时,泪水顺着脸夹流了下来。
“朕念你是朕的女儿,就把你赶出皇宫!以后不许再已公主的身份在外声张!”皇上不理会美人的心情,继续说道:“为了让你吸取教训,先把你关到牢房内!”

黑珍珠的传说



“皇上,公主的位置已经没人了,可是也不能空着呀……”东宫娘娘目送婉儿进牢后,马上开始吹东风。
“这…………”皇上眉间露出严肃的神色,手还不停的摸着胡子。
“皇上,臣妾倒是有一人选!”东宫娘娘笑咪咪的看着皇上。
“哦?是何人呀?”皇上感兴趣的问道。
“就是灵芯呀!这个灵芯啊手又巧,伺候我的时候更是贴心~~~这丫头我也满喜欢的,皇上,您看行吗。”
“……这…恩!好,就这么办,也算是对她在宫中这几年里做事的报酬吧。”
“谢谢皇上,灵芯!还不快来谢恩!”
“是……”一直在现场的灵芯缓缓的开口了,在灵芯的脸上已经没有了高兴的色彩,取而代之的是沉思的神色。
“灵芯谢谢万岁爷的恩典,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灵芯低着头,以及其妖媚的姿势行礼,这是东宫娘娘交她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完全没心情做这种事情。
“恩,哈哈哈哈哈哈……”皇上摸着胡子,对着灵芯满意的笑了笑。


“为什么?你为什么这样做?恩?”婉儿不断的喊着,哭着……
“啊!!!!!!!”灵芯被惊醒了,被这个梦惊醒了。因为,这个梦对她来说太可怕了,一想到梦中婉儿的样子,灵芯就害怕。
“对不起……对不起……呜……呜呜……”灵芯用手捂着自己的嘴,心中的懊悔和恐惧占据了她的全身。
灵芯用眼睛扫视着房内的摆设。这个房间已经不再是她以前住的房间了。门不再是那个小木门,而是雕刻了精致花样的红色大门。床也不再是那个硬邦邦的小床,而是由上等丝绸做成的被子,上等料子做成的粉色床帘,用羽毛做成的枕头以及光是垫被就很软的大床……
这一切的一切和自己以前的屋子差异是那么的大……
“你以前就住在这里吗?公主,你又了解奴婢的心吗?天天吃不饱,穿不暖……”灵芯的心再次的迷失,她恨,她恨为什么她自己就是做奴婢的命?而身边这个一直把自己称做姐妹的人却是公主?她越想越恨……
看看自己现在穿的睡衣。光是睡衣就这么漂亮,温暖,而她以前的睡衣呢?只不过是用破旧的料子缝合起来的一件单薄且不暖的睡衣。再加上睡的是硬邦邦的木头床,哪里能睡得着?
“为什么?为什么我就是做奴婢的命!”灵芯痛苦的呐喊着。
“可是……又好后悔…现在这一切都归于自己,可是,一点也不高兴!我不想要这样得来这些!可是……已经无法回头了呀……呜呜……公主,是你逼我的!你别关灵芯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灵芯的心始终都没有再打开,理智全被冲刷……


(未完待续)

 
本站东东,未经我允许,请勿随意转载或做商业用途,违者我究的N次方(N∈正整数)
Copyright2003-2007 幽游之巢 All right reserved
我的其他站点:彼岸的格桑花 | 皎杰小店 | 玻璃迷宫 | 落繁·雲天
站点维护:皎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