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2006/07/11 返回首页 
>>幽巢论坛相关活动+动向+其它

滑雪候补生

[作者:云灵]

第一章.令人兴奋的消息
“叽喳……”“叽呱……”*****
*年*月*日*时*分*秒= =||||*年3班的同学们兴高采烈、神采奕奕、兴奋异常……地说着。
上课已经30分钟了,唉!米有一点上课的迹象……
“啊!你们!”班里的几个小个子差点米从椅子上跌下来。“你们这些狼心狗肺的小兔崽子,猪干牛屎,大脑米几两知识全是水,硬硬的头壳比乌龟还……”“王8!”(全班齐声答)唉,这,就是3班的老班(班主任)俗称大兔崽子。(都是暗地里这样叫)= =||||

“咳咳咳咳咳,啊哼!今天学校发了一项通知,是有关于国际滑雪特长生的事,你们谁有兴趣参加啊???”“偶!!”“你那么差,偶还差8多!!”“就你?!哪儿凉快哪儿呆着7,偶才是……”“都给偶住口!!!”老班大吼,“要7的都给偶拿通知来!!”
“偶要!偶要!”“别挤,偶的拉链!!”“谁TMD抓偶头发捏??”“哎呀8要挤,机会人人均等,人人均等的说~~”T-T
“RING~~”“下课喽!!”“嗖----”同学们飞也似D冲出教室,只剩下孤零零的老班和一片狼籍的教室。“55555~~偶的教室~~那帮小兔崽子,看偶下节课咋咪收拾他们~~哼哼哼……”
(打寒战= =||||)
第三章.乱78糟的预选赛
这一天,全城的学生都起的很早,几乎5:00就灯火通明(汗……)
“叔叔!阿姨!我们走了哦!!”小飞大声嚷。“哦~走……好!”“Bye~”云灵say“啊!你们
上哪儿去呀?!?喂!喂!”“砰!!”“现在的孩子啊~哦咦咦咦~~才5点3分过6秒,这两个小子上哪儿鬼混去了?!?!”事情还算顺利,再看一下亚里亚和亚克杰斯(夜啊~把你们
写成姐弟,8要见怪啦~~)
“起床啦!太阳晒屁股啦!!!”“哼哼哼~晚……安~”亚克杰斯睡眼惺忪。= = ||||亚里亚气极了,揪起她那“亲爱的”老弟的耳朵嚷:“起---床----啦---------”“哦咦咦咦咦……你臭嚷虾米啊?!?!”“恩恩!”亚里亚指指表。“啊----啊----啊-----”亚克杰斯下巴托地= =||||“偶的牙刷!毛巾!!啊!好了!滑雪板!!紧身服!!!滑雪帽……”“嗖~轰~稀哩哗啦……”亚里亚站在那里暴汗= =||||可算出门了,也还算……顺利……吧~(呼)再看藤和泪……
因为藤和泪的家里没人,所以她们住在学校的宿舍……(艰苦朴素,值得学习……)“泪啊~
你看看几点了?!”“恩恩恩恩恩……呜啊……Bye……”“泪啊~”“唔唔恩恩~~”“泪啊!!!”
“大清早的!你练嗓子啊!!!”泪极为不满。“5:15了!你打算睡到几点啊?!”“哦~~5:15~~啊?!五点一刻?!”藤大幅度点头。“快~快~偶的袜子~鞋子~啊~~那身浅蓝运动套装~~”藤看见一团一团又一团的烟雾(泪搞的)站在那里冷汗不止……= =||||

“叽叽喳喳……”来到西山滑雪场,熙熙攘攘的人群让人为之一震= =||||“啊啊啊啊啊~~~”
“咦咦咦咦咦~~~”“唔唔唔唔唔~~~”“哇哇哇哇哇~~~”“哼哼哼哼哼~~”“啊恩恩恩恩~~~”
云、飞、亚、亚克、藤、泪怪声一片。= =||||“这么多人~~”“活不活啦?!”“这一共才选600
人~要算上这些还不得6万人参选啊?!”“唉~~希望破灭喽~~”藤、泪齐声。“啊~~人间处处有光明~~”灵一头冷汗。“是呀~不试一试咋米知道捏?!”飞也来劝。= =||||“啊……恩……
话都被你们俩说了……”亚里亚还米讲完。“偶也米啥可说了!瞧偶多了解你!”亚克杰斯真
是8怕死啊~~
“各位同学!请按学校站好!一字排开!”可恶的广播员跑来搅和。“下面,请不会滑雪的同学去专家区面试,剩下的同学准备开始预选赛!!”“呼啦啦~~”走了一大半人去找专家,当然,也包括藤和泪。= =||||
“一号----亚克杰斯准备---”“看偶的!!”“走!!”“呀喝~~”(俯冲式)过了片刻,亚克上来了……“好!请到休息区等候!!”就这样,一个接一个地下去了。“下面公布成绩……”亚克、亚、灵、飞都是A等……“呀啊~~耶~”8用想,是泪……“哦活活~~更8用想,是藤。
“偶们一去,专家就说……”“说这样的苗子,不发展绝对可惜~~”泪打断藤。“于是就被派去瑞士……”“万岁!!!!!!”飞欢呼。“偶们又能在一起了!偶们所向无敌!!!”灵、亚、亚克、飞、藤泪高呼。“耶!!”预选赛的结局还算圆满,可到了瑞士……(吊人胃口技术一流。奸笑……)

第四章.登机前的混战
“叽叽喳喳……”
“同学们,安静!本班共有四名同学中榜!”
“哼!那还用说?!”亚克杰斯双腿翘得老高,就差来支雪茄了。
“亚克杰斯!!!!!”同学们转头瞪向亚克杰斯。“什么事?!大兔……啊……老班??”
“给我站到墙角面壁去!!!!!”“嘀嘀咕咕……”“你说什么?!”“啊……没有……”
“快点!不想看母老虎发威就快去!!”“哼!扫兴!”
“咳咳!恩哼!他们是------飞影、云灵、亚里亚和亚克杰斯!大家鼓掌!!”“啪~啪~”
七零八落的掌声响起……= = ||||“以后的一年多,你们就见不到他们了……哦!对了!瞧偶
这记性!给!你们的机票。以防万一,亚里亚,你替你老弟拿着,他的号是3838P,你们四个都在公务仓!”
小飞差点没笑岔了气:“喂!亚啊~你老弟的号咋米是三八三八屁啊?!?”“哈哈哈哈哈……”
因为飞太大声了,全班都狂笑起来。亚克杰斯全身上下都绿了,跟拉不出屎憋得慌似的。 
= =||||“你们搭的飞机晚上8:00起飞,回家收拾东西去吧!”“丁零当啷~~嗖------”四个人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了。
再来看藤和泪的班级……
“魔泪大姐啊~~签个名吧~~要最酷最炫的那种啊~~”“唰唰……”“签好了!”(龙飞凤舞)
“三柯尤!(thank you)大姐大!!”“不用不用!下一个!”……= =||| 
“泪JJ!给偶在胳膊上签个名!!”“…… ……”T-T
“安静!!魔泪,紫藤,按学校规定,去收拾东西去。”
“Yes,sir!”“大明星慢走!不送~”全班齐声。藤和泪挥手致意,= =||||还装的蛮像的。

现在,六人组都被派回家收拾东西去了,云灵家里,一片混乱……
“乖女儿!你的医药箱!香皂!毛巾!浴袍!哦!对了!袜子带了几双啊?还有!滑雪帽和
防寒服~叽里呱啦……”
“云灵啊~6:00了!是不是该走了?!”“啪叽!”“呼啦!”“咚!!”飞收拾好东西来找云灵,不料却被迎面飞来的防寒服击倒在地……“飞啊~你来啦?!真是不好意思啊,我……”“恩恩”飞指指扣在脸上的防寒服。“哦~~”哎,不近人意啊~那对姐弟八成也好不到那去。
“杰斯!我的浴帽是不是被你拿了?!”“没空回答你!!”“杰斯!我的紧身尼龙裙捏??”“偶的大娘哎~~鹰山化学场可是冰冷至极!您可真是要风度不要温度啊~~”“臭小子!少废话!拿来!!”“恩……嘀咕……”“虾米?!”“恩……实话跟你说了吧!偶把它剪了当山地车擦车布了……”“啊?你小子!”“嗖~”“站住!别跑!哎!还是不近人意,藤和泪捏?
“收拾好了?”“好了!”“没落东西?”“没有!”“走吧!去云灵家碰头!”真是惊人……

好容易到了机场,登了机……
第五章.鹰山滑雪场的女教练
“亚克杰斯啊~~帮忙拿一下行李,OK?”
“你们那么高白长啊!8管!!!!!!!”
“嘎吱~嘎吱……”云、飞摩拳擦掌……
“啊~~大小姐~~谨听您吩咐……”T-T
“恩,这才象话嘛!这个25公斤重的行李归你了!!”
“啊??不会吧!?!?!*#•¥%~”
“嘎吱,嘎吱…”再度摩拳擦掌……
“Yes,sir!”“是Madam,ok?”
“Yes!madam!”“去吧!哎,等等!”“虾米?”
“飞!亚!藤!泪!最重的行李都归某杰放到空架上,不必勉强自己哦~~”
“啊!这个30公斤!”飞喊。
“偶的45公斤!!”亚里亚对亲弟也下此毒手。= =||||
“60公斤!!!”藤、泪齐喊。
咚!某杰晕倒在椅座底下。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九只蜗牛,两只壁虎),终于将重达220公斤的行李运上空架……
“各位旅客请注意,本航班即将飞往瑞士,请系好安全带。”
“咔哒,轰隆隆……”飞机起飞…
“呼噜~~呼噜~~~”某杰呼噜打得震天响,周围50多人怒视他,甚至有人从经济仓和头等仓探出头来怒瞪他。
亚里亚一边小心地向别人陪着笑脸,一边不忘在底下狠掐某杰。“噢喔~~~~你米事闲的啊!掐死人了!”正在梦乡中的亚克杰斯终于被“无影神掌”掐醒,发出阵阵哀号。T-T
“咦?!”“谁?!”“啊??”“%*¥##*••*#!”正在小睡的云、飞、藤、泪被嚎叫声惊醒,态度极为不满,某泪甚至张口开骂,因为谁都知道睡着的魔泪不好惹,独独某杰呆瓜不知道,他还傻呵呵的乐被他尖叫声吵醒的4位同仁,却不知道厄运已向他逼近……= =||||
“亚·克·杰·斯!!!!!!你·给·我·记·住!!”
“噼里啪啦!”飞机暴力事件……= =
“各位旅客请注意,本航班即将着陆,请您系好安全带。”甜美得嗲的出水的嗓音再度响起……
“不知这位小姐本人如何捏~~”某杰口水流下三千尺……
“咚!”一顿暴栗。“你少这样!白痴啊!!”亚里亚手拎一个5公斤重的提包,毫不留情地朝某杰的脑袋抡过去……
哎!对亲弟也下此毒手……
“哇啊!又GAME OVER了!!”一手持机舱上特供游戏机键盘的同龄女孩哀号~~那女孩身着滑雪服,胸前吊着鹰山滑雪场的教练牌,难道……(冷汗…)
六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嗨!我叫绯羽,你们也去鹰山进修吗?”六人点头。“那,以后你们就是我的部下了!学生们早啊~~”“咚!!”六人倒地。
轰…… …… ……(着陆了= =||||)
“这里就是鹰山啊!”某飞。
“好……”亚里亚。
“壮……”某云。
“观……”某泪。
“啊啊啊……”某藤。
“年轻漂亮的MM教练……”某杰。= =||||
“咚!”手拎包又毫不留情地抡下去。+ +
“痛死……”某杰欲哭无泪。T-T

“这是这里最大的滑雪木屋,有4层捏~住300人都米问题!”服务员盛气凌人地介绍……(其实+上睡走廊的也不过290人。)
“知道了,我们住几层?!”飞无奈道。
“你们住2层。哦…那你们慢慢看。”服务员转身欲离。“小姐,手机号?”亚克杰斯又……
“748!”服务员“感叹”。“咚!”手拎包……
“忘了说了!”“你这个服务员还真是罗嗦!!”藤、泪齐声。
“咳咳咳咳咳!”一阵怒咳。“你们的指定教练是绯羽小姐,还有差不多20人跟你们同一栋楼。当然,2楼1号走廊是你们加指定教练的。”
“绯·羽?!”六人再度倒地。
“嗨!大家好!世界真是小呢,我们又见面了!”从服务小姐身后探出一人头:“虽说本人才15岁,可已经是滑雪教练了哦~~你们要跟我GOOD GOOD STUDY, DAY DAY UP!”“呕~”众人狂呕。“那么,开始吧!两小时苦训后你们将见到将近20位室友,恩哼?”“唉……”众人长叹…(冷:你别老众人众人的,烦都烦死了!云:要你管!38!)
“那么,谁要普通滑雪板?谁要滑板?”
“滑板!!!!!!”(齐声)
“只有6个,你们妥协8!”“叽叽喳喳……”6个人头凑在一起,讨论半天,由藤和泪做代表,宣布:“教练啊~~我们商讨的结果是你或亚克杰斯,你们猜拳吧!”“不是说好某绯吗?!咋米栽到我头上来了!”某杰大嚷。“该死!小儿科!!”绯极为不满。“偶们还比你大捏!”藤、泪齐声。(某杰:靠!老藤泪齐声,为啥到我这儿就没台词了?!云:该!!!)“好好好!猜拳就猜…”某绯一脸无奈。“石头!剪子!布!”某杰一脸天真。“啊哈哈哈!布包石头,偶赢了!!你就用在仓库里放了5年的老式滑雪板吧!”某绯幸灾乐祸的宣布。
“天啊~~地啊~~偶招谁惹谁啦~~老天不公啊~~~我不想活啦……”“啪叽!”某杰被某飞、某云和某亚合力踹下雪坡…“咣当!!”受害者居然在米穿滑雪板的情况下一脸撞到树上,当然是有人为的。= =||||
“你们!素~~干吗啦!”某杰愤愤不平。
“你不是不想活了吗?!”云、飞、亚齐声。
“别闹了!开始训练!!”
…… ……
“亚克杰斯,腿再弯一点,幅度再大一点,恩!云灵啊~手再往右边点!飞啊~你的脑袋不够扬!紫藤!膝盖再弯一点!魔泪!手再抬高一点,哎呀!又偏了,看我做示范!!”某绯滔滔不绝。
…… ……
总算回到了四层小独栋的滑雪木屋。
“来来来!现在吃晚饭,晚饭之前,大家先认识一下!”一老好人教练张罗着。
“绯羽。”
“小飞。”
“云灵。”
“亚里亚。”
“亚克杰斯。”
“魔泪。”
“紫藤。”
7人介绍完毕,接下来:
“卡其。”
“小飘。”
“叶茗。”
“海伦,”
“云夜。”
“晓光。”
“残伶。”


第六章.虚乌有的虱子
“啊!阳光明媚的一天!”201房的某泪从床上坐起,不无感叹到。
“哼!今天真是见鬼了!!滑雪场里也会有太阳天!”202房的某云和203房的某飞不约而同道。
“总有种不祥的预感……”204房的某杰一惊,从头凉到脚。= =
“呵~再睡一会儿~恩哼~~”205、209房的藤、绯道。
“总有种要给人洗头的感觉……”206房,某亚道。
“先满足空虚的胃袋吧~~”神志清醒的5位从房里跌跌撞撞的走出,另两位则呼呼大睡= =|||
“咚!”云、飞、杰和一、二、三层的云夜、叶茗、小飘、海伦、悠祭来了个亲密接触= =||||
“你TMD没长眼啊!”某杰。
“你才没长眼呐!!!!”T-T遭到众人劈头盖脸的臭骂。
…… ……
晓光闻声赶来,正在往前走,突然感到撞到了什么。低头一看,是亚克杰斯……“你好矮!”
“你!电线杆!”
“你营养不良!!”
“你营养过盛!!”
“你懂什么!营养过盛还不好?!呆头鹅!”
“是你孤陋寡闻吧!营养过盛容易导致三高、脑血栓、脑溢血、低血糖,你不想活啦?!!”“你呢?!营养不良的小子一般都容易心脏超负荷工作,下一秒就可能死翘翘!!”
“你!傻大个!”
“你!小矮子!”
“傻大个!”
“臭小子!”
*—……%43••1!•#¥5…—*090——++
“停!!!!!!!”悠祭&紫藤大吼一声,只见打斗的2位像定格画面一般,某杰and某光定住然而飘在空中的从衣服上扯下的棉布还未落地,可见这场打斗有多么严重。
= =|||
然而晓光则是倍受关注的对象:“疼不疼啊??哪受伤啦??”梦涯…
“要不要去医务室?”卡其= =
“偶有一点浅薄的医学知识,要不要偶来……” 小飘…
“是内伤外伤?要不要紧啊?”叶茗+ +
“那个小不点也忒过分了,当自己是谁啊?!”云夜……= =
“那个小不点啊~也太狂了吧!!”这次是修咝……
“疯疯颠颠的,以后不理他了!”霜羽……
“要不要偶帮你扁他?很在行的说~~”随风也……
“哎!现在的人啊~”紫藤= =
“哎!现在的世道啊~”魔泪= =||||

“你们这些人!!!!我跟你们势不两立!!!!!”被冷落到一旁的某杰愤怒地大嚷。

“各位,过来!”绯羽向大家招手,十几颗人头凑在一起,嘀咕了半天。当然,亚里亚又回房补眠去了= =

“嗨!我醒了!”亚里亚睡眼惺忪地向大家问好。
“啊!!!!!他头上有虱子!!!!!”云灵&小飞&霜羽指着亚克杰斯的脑袋尖叫。
“我??!!”亚克杰斯下巴拖地= =
虱子。虱子!虱子!!虱子啊!!!!!!
“亚克杰斯,这是真的吗???”亚里亚斜着眼睛问道。= =
“米。”
“恩?”
“米就是米嘛!!”
“快去给我洗头!!!!!!”某亚吼。
尽管被他老姐揪着衣领,某杰还是不忘投射给众人一个杀人的目光:“你们成心陷害我!!”
“你还MA DA MA DA DA NE~~”(绯:偶的龙马小亲亲~)众人齐喊。
…… ……
“轻点儿!!头发都被你拔光了!!”
“你还知道痛!!这么大的人怎么会玩得这么脏!!!”
“我说了没有!!”
“你还狡辩!!”
“哎呦!!!”
卫生间里传来亚克杰斯惊天动地的怒吼和亚里亚如哥斯拉般的咆哮。= =||||
“走!去理发!!我还不信了!!”亚里亚一副誓不低头的样子。
“不要吧?我的头发正在生长发育期耶!”

“绯羽啊~知不知道最近的理发店在哪?”
“出门左拐左拐再左拐;到了红绿灯那儿右拐右拐再右拐就到咧~~”
“汗……”
…… ……
“明白了!走!!”
“啊啊啊啊~~55555~~”某杰哀号。
屋内是大眼瞪小眼的17人。
…… ……

“我们回来啦!”亚里亚揪着她老弟回来了。
“哼!”某杰心中百般不爽。

“哇!亚克杰斯好可爱啊!来!捏捏~”小飘道。
“起开!三八!”杰……
“恩?!”飘脸一沉。
“啊…米……”这次还算英明。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后面省N去个你)!!!”某泪惊鄂= =|||
“唉!人生难料!前一刻还满头乱发,现在只剩板寸一头!!”修咝&随风&霜羽不无感叹道。某杰沉默,却在脚下踩小飞、踢云灵撒气。
“你的新发型很好看,真的!”小飞没好气地。
“我完全同意飞的看法!”云灵恶毒地赞同。

当然,那二位成功地看到某杰脸色一沉,嘴角紧闭,脸却已经憋的通红。
真的。你要是看到亚克杰斯原本一头蓬乱却颇具摇滚气质的头发被一头毫无生气的板寸代替时,你就知道这个小不点心里有多怄的慌了。T-T
“我睡觉去了!!”某杰赌气地。“你们谁也别拦着我!!!”
众人对视几秒,便开始闲聊:“最近一期的〈〈魔力女孩100%〉〉你们看了没?”
“看了!真是精彩的说~~”
“你们这些人!!为什么没人拦着我?!”某杰……



“霜羽。”
“梦涯。”
“悠祭。”
“随风。”
“修咝。”
“你们好!”7人同SAY。
“彼此彼此!”另12人答。
“什么20人嘛!分明就是12人!”某杰极为8满。
“好了!开饭8!”绯羽道。
快乐(恐怖)的滑雪生活即12位室友……

 
本站东东,未经我允许,请勿随意转载或做商业用途,违者我究的N次方(N∈正整数)
Copyright2003-2007 幽游之巢 All right reserved
我的其他站点:彼岸的格桑花 | 皎杰小店 | 玻璃迷宫 | 落繁·雲天
站点维护:皎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