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2006/07/11 返回首页 
>>幽巢论坛相关活动+动向+其它

雪·风

[作者:妖狐薇雪 风惠]

冬天已经过了
可是不知道
为什么身体还是这么冷却?
是身体冷
还是心……

记起曾几何时看见的一句话:
若爱情,不过是一迭迷魂香。
又何必然灭成味,成就彼此悲凉?
或许,我们只是场无国的缘......
两个女人与一个男人的情,从来
都注定悲哀,就像这个世界一样的矛盾
一样的悲哀……还记得那场雪花中三人的快乐
如今已灰飞烟灭。数不完的是风与雪等待的悲凉。


“雪~~~作业本~~~作业本~~~交……交给我…………”一个看起来很可爱的女孩,手里抱着一叠作业奔向她最好的姐妹。
“你这个代理班长做得还真辛苦。”说完,雪随手把作业一扔,风险些没接着。 
“555555555555555555过份~~~~~雪也不来帮帮我。”“我又不当代理班长,而且我现在很忙,所以没空,你继续吧。”“啊……”语落,风的作业本满天的飞,人也摔了个四脚朝天。“喂,你小心点儿”
一位黄发紫瞳的人说到。雪抬头,四目相对。说到:“是你不长眼睛的吧。”“谁叫他挡在路中央的。”
他是学校的学生会长,因为人长的帅,家有钱,所以就在学校专横。迷倒万千少女的少男杀手,不过,风与雪的欣赏水平都有问题,从不把他放在眼里,所以他老来找她们的麻烦。
“喂!我靠,你必须给我赔礼道歉啊!”那男孩还死不罢休。
“呵,你真是太天真了!”说完雪一记踢腿把他给踢倒在地,“哼!”雪冷冷的望了眼这位自以为是的公子哥,然后走出了教室。
在领教到雪第N次的踢腿后,公子哥艰难的站起来,他的支援团们流着热泪叫到:“挖挖~~~” 
全部眼光都盯着风,那时怨恨的眼光呀。可是,当风起来的霎那,一切又归于平静。
放学后,风和雪手牵手,一起走在一条樱花小道上。
“雪,你那记踢腿真厉害呢~~~”风羡慕的看着雪。
“风,别用这种眼神我,我先声明,我是不会让你学的。”雪提先说道。
“…………你怎么知道?”某风头上顿时蹦出个大问好。
“我们都做几年的姐妹了……”雪叹了口气,“我不是不让你学,而是你要是学不好会受伤的。”
“……我哪有那么笨哦!”风立即反抗。
“你反抗也没用。”雪还是不让风。
“雪,你的心到底素什米做成的……”某风受打击ING。 
“呵呵~~~~我看还是给你找个男朋友好了,不然我这个护花使者当的辛苦呀。”雪幽默的说道。那是在别人面前从未表现的温柔,那个微笑,是迷惑人心的微笑。风也开玩笑的说道:“那雪先找好了,我在找。不然被我耽误可就不好了呢。如果雪有男朋友的话就不会有人把你当男人婆了~~呵呵”风说着跑了起来。
后面是雪的河东狮吼:“风,你给我站住。” 风的家里:
“雪,我爸妈出国度蜜月去了,不如你搬到我这里来住吧?”风征求着雪的意见。
“好啊,反正我家里也没什么人。对了,风,我去搬行李,你等会儿。”雪说完便走掉了。


“真是的,沉死了,早知道就叫风一起来帮我搬了!”雪一气之下将行李狠狠的丢在地上,几个沉重的大箱子差点压到了来人的脚。
“你是谁?”雪正在气头上,头都不抬一下话就先出口了。“你……没事吧?”来的人小心翼翼的问着雪。
“你那只眼睛看着我没事的了?啊?”雪抬头,
是个红影碧眸的人儿。顿时,雪有身以来第一次
感到脸红的滋味。慌忙中侧过了头。
风来到“啊啦,怎么了,她的箱子砸到你了吗?没事吧?”风看见这场景问道。 
“风!你来的正好!给我搬行李!”雪一见到风就象见到救命草,好离开这个尴尬的场景。
“什米?????”因担心雪而赶来的风一来就听见雪这样说,当然有点不自在啦~~~
“啊!他是谁啊!”风注意到了雪后面人。
“你们好……我……”那人还没说完就听见雪抢着说:“他是谁我不知道,总之我们快走就是了。”
“哦,好。”风和雪提着行李走了,把那人儿丢在了身后,无法触及的是那温柔忧郁的眼睛。

风的家:
听雪说了刚才的事,风笑到。“刚刚才说给雪找个男友,那么快,就……”风意味深长的看了看雪。雪在喝茶差点没呛到。
“去你的!什么男朋友!”雪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脸已经有点微微的红色了。
“呵呵~~~那个人长得也不错,明天我们去摸摸他的底怎么样?”风眼睛突然一亮,而再一旁的雪只觉得夏天变成了冬天……

“先说好,我可不陪你去。”雪在一旁说到“什么,雪不去,我一个人怎么去呀???55555555雪”“我要去睡了。”雪依然是冷漠,留下风独自一人。离去。

第二天:
风一个人终于熬了通宵,找到了那个人的地址和资料
“呵呵~~~凭我电脑第一天才(倒数第一)和超强记忆力,怎么会找不到。什么嘛,原来他叫南野秀一呀。”
南野秀一家:
说完便来到了他家门口。“叮咚~~~叮咚~~~~~”“来了,来了。”开门后,是为温柔婉转的美女。风惊待
顿时不语。“请问?有事吗?”那美女先开口。“啊,你好,请问南野秀一在吗?”“你是他的同学?请进,请进,秀一很少有同学来的呢。”
风一边在想自己怎么就这样按门铃进来了~~一边在骂自己是大笨蛋,一边还在想没有雪果然是不行。


“什么?有人找我?”藏马疑惑的看着妈妈。
“没错,秀一,来的可是女孩子呢,呵呵。”藏马的妈妈显得意外的高兴。
“是吗?”难道是昨天的那个朝我丢行李的女孩?想到这里藏马走到了客厅。看到风做在那里向自己招手后就什么都明白了。
藏马很配合的笑了笑,算是回应了一下。
“你们好好聊,我先出去了。”藏马的妈妈很识趣的离开了。
“说吧,有什么目的?”藏马看见妈妈走后,就直径走到风的旁边坐下,悠闲的端着饮料继续道:“若是不说,后果自负!”简单明了的一句话把风吓个半死。
他他是怎么知道?难道我有破绽?不可能啊……还在思考的风根本没注意到藏马的眼睛闪过一丝危险的光。


“那个~~~~~啊~~这个嘛~~~~~那个。”“你别在这个还是那个了。快说吧”藏马有些不耐烦的说到。眼睛更是犀利。风咽了咽口水,终于还是决定说了:“就是昨天朝你扔箱子的女孩,你有没有兴趣呀?做她男朋友好吗?”果然是一根肠子通到底的人,见明了快的说出了来的目的。藏马有些惊讶的看着风,可是风依然是一幅急切想知道答案的样子。藏马觉定要试一试风,“我可是魔界的极恶怪盗藏马,就是这样,你也要吗?”“啊?”风惊讶,但是马上又恢复了“少来了,你要是魔界妖怪,我不是天界天使了?我看你是看童话看多了吧~~你只要回答我行还是不行。”
“………………”果然是个头大四肢发达的人,藏马简直无语了。哪有这样串门而且根本就是为了姐妹而来还不问别人的身份就横冲直撞的啊。不过昨天的那个女孩倒是满有意思的,想到这里藏马决定跟她们两个交一下朋友,先看看情况再说。
“哎呀!你倒是说话呀!”风还是一副着急样。
“做别人的男朋友这种事情总得先考虑一阵子吧?这样吧,我们先交个朋友,你看怎么样?”藏马苦笑着,这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的典范。自己为什么会碰上这种没头没尾的事情呢? 
“是吗?那好吧~~我叫风惠,昨天的那个是微雪,你好,请多多指教。这样我们算是朋友了吧?”“……”
藏马简直是快被风气吐血了~~他苦笑。“我叫藏马,但是在人前得叫我南野秀一。”“哦”风笑着说:“那,我先走了~~~这是我们的电话,常联系呀。”
藏马看着手上的字条。苦笑,她竟然不问为什么。
风走出门,便看见了雪。“呀~~~~雪?你怎么会在这儿?今天真巧呀~~~”雪青筋冒起“我住你家,去你房间,人不在,电脑又是开起的。你当我是白痴呀?啊?” 
“介……介个…………”风的嘴巴顿时打劫ING。
“这个什么呀!你给我说清楚!你怎么能擅自决定呢?啊?”看来雪是真的生气了。
“你不要这么生气嘛……我也是担心你嘛……”风结结巴巴的说道,还顺便向藏马投去求救的眼神。
“呵呵,不好意思,你们别吵了,进来说吧?”一接到求救信号的藏马便很配合的解围。
“不好意思,风给你添麻烦了。”雪依然是冷冷的。
“哦,没关系。”藏马笑道。
“呵呵~~~~你们聊哦~~~我先走了~”风为了为雪制造气氛,便要离开。“你有什么事?”雪警觉的问到~吓了大家一跳。“啊~~昨天美美叫我陪她去买林俊杰的新专辑。所以……”哎~~~这个风呀~~说谎眼都不眨一下的。便冲出房门。

街上:
然而没有人明白现在的风的寂寞,因为,打从第一次见到藏马,她便知道,她已爱上他。但是……
想着想着……忽的撞倒一个人~~抬头,啊~~这不是学生会长,那个臭屁的羽吗?
“呦~~~~~~~~~~真是‘狭路相逢’啊!风·惠!”只见羽咬牙切齿的说道。
“呵呵~~~有事情?”风还是没把他放在眼里。
“什么?你胆敢无视我?”羽似乎火了。
“…………”风自顾自的走了。
“…………——|||”某只羽黑线ING。

雪与藏马那边:
“请坐……”半天藏马才说出一句话,因为打从一开始雪就没有说一个字。
“恩。”终于说出一个字了。——|| 
可是就算做着了~~他们还是没有说一句话。就这样坐着,坐着


穷尽三界,梦迷虚空
说什么爱恨,道什么情仇
剑影之下,灰烬随风
天使收起羽翼,悄然降临人间
……


另一边:
“等会”羽叫到,风转过身来,来回望了望,指着自己问到“我吗?”“果然,傻瓜就是傻瓜。”语落,风转过身又继续走。“我请你吃冰淇淋。”食物的魅力果然大,风立马转过头去了
“切~~~早知道一个冰淇淋能把你搞定我早就用了~~~”羽高傲道。
“反正我欠你一个人情!我风惠不喜欢欠债,说吧。要我怎么报答你?”风一边吃一边走,完全没在意羽那诡异的眼神。
“这可是你说的哦~~~表后悔哈~~~”某只羽贼笑ING。
某风只觉得夏天在下雪……——++ 
“我……还是暂时先欠到吧。”某风倒,因为这时,雪和藏马刚好走来。“你不是要和美美去买林俊杰的新专辑吗?”雪生气的问到。“啊,没有,刚刚分手,就遇到这个家伙了。”话音未落,雪就把风从羽旁边拽走了~~ 
“喂喂!她可是欠我的债了的啊!你怎么……”羽刚要拽风回来,话还没说完,手还没伸到风那里就被雪T了一下,而且T在重要部位……
“哼!风!有什么事到了藏马那里再说!”说完也不顾风泪汪汪的眼睛和藏马的汗颜,就拽着两人走了。
某只羽:“风……我不追到你偶不罢休……好痛………………——++”


藏马家:
“那个,雪……你们怎么?来找我了。”一片沉默后,风终于开口了。“还不是担心你,所以一起开口说找你呀。”雪还在气头上。藏马马上打圆场说:“你们?要吃点什么不?”“不用了,谢谢。”风很有礼貌的说到“对了,你怎么会欠那个该死的债呀?”“那个,因为他请我吃冰淇淋呀。”“什么?” 
“因为……他请我吃冰淇淋……”风的话还没说完脑袋上就长了一个包包。
“雪~~~~~~~~555555555”某风抱着脑袋,可怜巴巴的看着雪。
“哼!你要是再和他那种人在一起我就……”雪一看到风那知错的样子就提不起气来。
“呵呵,好了,你们先喝点饮料吧。”藏马说着将饮料端了上来。
“对了,你们有什么进展没?”风一开口就是雪和藏马的感情进展……——|| 
马上又是沉寂,吃完饭后,雪与藏马终于气氛好些了呢。在路上,雪还在气愤中,突然,风开口:“雪,你知道吗?惟有爱情,始于如此的兴奋与渴望,又终于如此的挫败与荒凉。”“啊?”雪突然被风的这举动吓了一跳 
“呵呵,书上抄的……”
“咚!”的一声,某风的脑袋顶着两个包包。
“你呀,不要以后不懂装懂!”雪白了风一眼。
“在雪的心中我就是个白痴吗!”风突然觉得很难过,毕竟是好姐妹啊。
“不是,风,你永远是我心中那个活泼可爱,活蹦乱跳的好姐妹。风,你不必什么都学别人,也不用刻意的去学诗经。你就是你自己啊。(虽然神经非常大条……——++”后面的一句雪没敢当着某风的面说。
“真的?”风高兴极了。
“不过,你必须给我把今天的事情交代清楚!”雪立刻变了脸。
某只风再次僵硬ING。 
“也没有什么了~~呵呵呵呵~~~~~~对了,雪,你看
好美的夜色哦。”风立刻转移话题
雪抬头看了看,真的好美“明天放学我要晚点回来。”“和藏马出去。”风有些高兴,“是呀。”
他先约你的。“风呀,你觉得我会约他吗?”
“呵呵”虽然风表面上是高兴的,但是心中却是无限的失落。
“怎么了风?”雪发现了风的异常。
“没……没什么,雪,好好把握啊~~~”风强颜欢笑。
“……哦……”
“好了,走拉,回家拉!”风牵起雪的手。
姐妹可以有两个,三个,可是,爱的人却只有一个。雪,你可知道?
风一直在默默的守侯着雪你呢,虽然姐妹可以有很多,但真正了解风的好姐妹却只有雪一个!


第二天傍晚:
“雪,再见哦,快去找他吧!”风笑着走掉了。
“等……”雪看着风远去的背影,伸在空中的手僵硬着。

“雪!”后面传来了藏马的声音。
“藏马……”
“怎么了吗?”藏马疑惑道。
“没…走吧。”雪虽然心事重重,但是还是走到藏马身边。
“哈哈~~~”藏马突然笑了。
“?”
“你是第一次跟我说一个字以上的话!”
“………………”
藏马和雪一起走了,不同的是,藏马的头上多了个包包…… 
你也不用这样吧。对了我们去哪儿?”藏马问到
“这个应该问你吧。”“那就去游乐园。”“啊?”
雪惊奇的望着藏马“那是小孩子去的好不好?”
“看你这样,绝对没有去过,不过没关系,我也,没有,那是恋人们常去的地方哦。”
雪低下了头,微微的泛起红晕。“你怎么了?”藏马疑惑的问到。“没。”
“走吧。”藏马丝毫没有察觉自己说的话有那么一点点问题,而雪则是默默的跟在后面。
“我们坐那个吧!”藏马指着摩天轮。
“不要!我怕高。”雪淡淡的说到。
“呵呵,没想你竟然怕……”
“砰!”某只顶着包包上了摩天轮。
在摩天轮升到最高处的时候晃了一下,可是就是这一晃,让藏马重心不稳,跌到在雪的怀里,并且就这么不巧的和雪接了吻……

所以……
呃……
两人暂时思想短路了……


然后又迅速的离开,两人满脸通红。直到摩天轮下来时,两人也不语。

风惠家:
因为雪不在的原因,百无聊赖的风,拿起话筒,鬼使神差的就拨打了羽的电话 
“喂?你好,我是羽。约我看电影请按1,打羽毛球请按2,表白请按3。”羽自顾自的说着,风那边早就黑线N条了。
“收起你那套!我是风惠!”
“啊!是你啊!好啊!我还没要报酬呢!”羽也不罗嗦了,直接开门见山的说了。
“什么?什么报酬?”风装傻ING。 
“上次请你吃冰淇淋的报酬呀。”羽笑到。“是吗?我现在不是来还了。我告诉你哈,还完你的债,我们从今往后就互不相干了。”风斩钉截铁的说到,“那现在在XX电影院见。”话音刚落,就挂断了,只留下了另一边的风在一旁发愣。
“喂!你迟到了将近2小时1分32秒!”羽不满的看着风。
“错了,是2小时1分37秒!”风笑着提醒。
“也?对哦,现在不只了。算了,我跟你扯这个干什么?!走拉!”说完羽就不由分说的拽着风进了电影院。
两人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而风惊奇的发现雪和藏马就坐在正数的第三排。看着藏马和雪有说有笑的,风的眼睛刹时暗了下来。
其实藏马并没有和雪说说笑笑,而是很尴尬的在问雪要不要吃些什么,雪也很尴尬的回答,可是因为离风他们比较远,所以风才看错了。
“喂,那不是你的好姐妹吗?原来你来找我是她出去约会了,天了,这个男人婆还有人要呀。真是奇迹。”风怒视的看着羽,正在这时,羽,迅速把风往地下拽,“喂,你在干什么呀?真是的。”“你那姐妹的耳朵真好,转过来了,幸好我的动作快,不然就被发现了。”“也对,幸好你……哎,我来这里是还你债的,干嘛像一对偷情的人呀?”“你真的以为你来这里陪我看电影就还我债了?”“难道不是?”果然风这种粗大条……说着,羽的嘴就凑了上来。 
没错,羽吻住了风的嘴唇,风惊奇的睁大了眼睛。
而另一边:
藏马奇怪的看着雪,“怎么了吗?雪?”
“没,没什么,我只是好象听到风的声音了。”雪不敢直视藏马的眼睛。
“……啊,不会的,风她应该在家里等你呢……”藏马也别过头,脸上的红晕还是没退去。

风惠这边呢?
只见风因为却氧而脸红起来,羽才抬起头来,对着风说:“我要的报酬不是别的,就是要你做我的女朋友!”
风惊奇的睁大了眼睛。
风马上反驳到:“不要。”便准备离开,羽马上栏住了风。“吻都吻了,你还想抵赖?别人可是求都求不来的呀。”“谁会看上你这个BT?我才不要,我要回家了。”“你敢。”“有什么不感的?雪就在前面……”话音未落。羽便拉着风离开了~
雪,依然是回头,却看不见任何关于风的影子,可是心中却是担忧。 
“雪……电影已经完了……”藏马看着忧心重重的雪,提醒着,想安慰,也不知道怎么安慰,毕竟在摩天轮里发生了那样事情……
“藏马,你不用担心我的,我们走吧。”雪静了静心。然后和藏马一起走出了电影院。

半路上:
“嘿嘿~~~~~~~~妖狐藏马~~~~~~~~~你的死期到了!”半路突然杀出了一个妖怪,雪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藏马在雪耳朵边说:“雪,你先离开。”“可是……”雪有些担心藏马的看到。藏马微微一笑,“放心,我,会保护你的,快走。”雪离去,却担心的回头。
就在她回头的那一刹那,她看到了一个画面。
她看到藏马一身的银白,她看到了那个妖怪的尸体。
“难道……藏马对风说的都是真的!?”雪一下子摊倒在地,想跑却站不起来,身体如同不是自己的一样。
藏马叹了口气,然后向雪走来。
“……”雪还是不说话,可眼睛里却流出了眼泪,那是惊恐和害怕以及惊讶的眼泪。
“我就知道呢,雪,叫你先离开一下的啊……”藏马伸出手,摸着雪的脸蛋。
“消除你和我的记忆吧,这样你就不用害怕了。”藏马的口气虽然冰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雪却觉得里面夹杂着悲伤。
“不!…………不……要……”雪终于开口了,虽然她很怕他,但她想试着了解他,她不想被消除记忆。

 
本站东东,未经我允许,请勿随意转载或做商业用途,违者我究的N次方(N∈正整数)
Copyright2003-2007 幽游之巢 All right reserved
我的其他站点:彼岸的格桑花 | 皎杰小店 | 玻璃迷宫 | 落繁·雲天
站点维护:皎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