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2006/07/11 返回首页 
>>幽巢论坛相关活动+动向+其它

无题

[作者:狐狸]



“酷拉……皮卡……对不起,我想我不能再陪你一起玩了……”女孩笑着,那笑容中有着不应属于她这个年龄的淡定与温柔。沾满鲜血的手拂上他的脸庞,拂上他零乱的发丝,“……我真是没用……到最后关头仍然无法保护大家……还好,你还活着……”
“不!夜,告诉我这不是真的!”绝望的泪水,自火红的双目流出,“你们在和我开玩笑对不对,什么幻影旅团都是骗人的,大家都还活着对不对?”

“哦?这里好像还有动静,难道还有哪只老鼠幸存了下来?”一个轻蔑的声音传来,脚步声离他们越来越近。
“快……快逃!”仿佛是第一次感到恐惧,她推开了他。
他摇着头,“不,我要和你一起走!”
敌人的武士刀已高高举起,在刀落下的一瞬间,他觉得被一道温暖的光笼罩住,接着,他听到了一个声音,“对不起,酷拉皮卡。”
那是他最后一次听到她的声音。
刀起刀落,血花四溅。

“……不!!!!!!!!!!”


“……啊!”酷拉皮卡自床上惊坐而起,食指轻抵太阳穴,汗珠滴落在白色的床单。
回想着那夜夜缠绕他的梦魇,他神色黯然。
又是……那个梦吗?

天已微微发白,他换好衣服,准备出去散散心。
不愿继续睡眠,不愿那强烈的痛一次次将他的心撕裂。
夜……

漫步在晨雾缭绕的湖边,他企图拂平自己繁乱的心绪。

手机铃声响起,是小杰打来的电话。
“喂,酷拉皮卡,好久没见面了,今天下午在XX餐厅聚一聚吧,我,奇牙和雷欧力都会来哦!”
“嗯……好啊。”
敏感地察觉到了他的不适,杰很担心,“你怎么了?”
“唔……没什么,下午见。”


整整一年没见面了,大家谈的很融洽,当然还伴随着一些打打闹闹。

“那个……酷拉皮卡……”小杰犹豫着开了口。
“嗯?”
“是这样的……其实……我们想去看看你的故乡,可以吗?因为这个城市好像离那里不远……”
“……”酷拉皮卡没有说话。
“啊……当然,如果你不同意就算了……”杰急忙补充道。
“不……我是说,可以啊。”因为突然想要去看看族人们曾经生活过的地方,也是与她邂逅的地方……“现在就走吗?”
小杰还没有反应过来,“嗯,好啊。”


再次踏上那熟悉的土地,那里和想象中的有些不同。还以为这里会被人买下,或是荒废掉,可是一切的一切都仍然和那天一样。
转过一个拐角,来到了族人曾居住的地方。

然后,他瞪大了眼睛。

眼前是一片竖立得十分整齐的墓碑,碑上刻着每个死去的人的名字。
已经摧毁的房屋被重建过,样式与从前一模一样。
但他没有看到这些,因为他早已被那人夺去了呼吸。

一个黑发的少女。
她背朝着他,看不见她的样貌,但那及腰的长发与穿着纯白长裙的纤细身影依旧美丽动人。
她的右耳戴着一只耳环,那样式酷拉皮卡再熟悉不过,他的左耳就戴着一只。

夜……?

仿佛是注意到身后的动静,少女转过身,轻笑:
“你来了,酷拉皮卡。” 
篇外篇一·邂逅 

“酷拉皮卡,出去玩要小心啊,千万要在天黑之前回来……”妈妈不放心的念叨着,“还有……”
“知道了,知道了!我先走了,拜拜!”5岁的小酷拉调皮地做了个鬼脸,便向森林方向跑去。
“唉……这孩子,真是……”

好不容易逃出了妈妈的监视范围,小酷拉开心极了。他边走边跳着,还一边追逐着蝴蝶。
“臭蝴蝶,别跑!看我不抓住你……”
蝶儿突然一个转身,飞向了左边,而酷拉却一个收势不及,落下了悬崖。
“啊…………!”


不知过了多久,昏迷的小酷拉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小竹屋的床上。他揉揉屁股,皱起了小脸,“好疼啊……”
“你醒了?”酷拉抬头一看,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小女孩正居高临下地望着自己。
“你是谁?”他愣愣地问。
女孩瞥了他一眼,“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
“啊……我叫酷拉皮卡。”他现在才发现自己的失礼,急忙补充着。

“对了,我记得我好像摔下悬崖了……是你救了我吗?”
“因为你砸到我的屋顶了。”女孩面无表情道。
“啊……对不起。”他慌慌张张地道着歉。

一阵沉默。

“那个……”酷拉皮卡终于忍不住先开了口,“你……一个人住在这吗?”
“这里除了我还有别人吗?”女孩反问。
“那……你的爸爸妈妈呢?为什么你一个人在这儿?”酷拉不死心地问。
她的语气冷冷的,“我的父母过世了。”
“对……对不起。”他又低下了头。

酷拉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和这样一个女孩子交流。
于是又是一阵沉默。

打破沉默的是从酷拉肚子里传来的“咕噜噜”的声音。

“对不起……我有点饿了,可以给我一点东西吃吗?”小酷拉红着脸。
女孩受不了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走进厨房,端出了几个点心。

酷拉的小嘴被食物塞得满满的,却又喋喋不休起来:
“你几岁了?”
“你喜欢吃什么?”
“你为什么不住在村子里?”
“……”
“……”

女孩终于受不了了,“你真的很烦人耶!吃完东西就快点走吧,不要再给我添麻烦了!”

酷拉愣了两秒中,然后——
“哇————”他突然大哭了起来,“我不是麻烦……我也……也不是故意捣……捣乱……的……”

女孩见到他哭,也开始手足无措:“好了……不要再哭了……喂,别哭啊……”
最终,她叹了一口气,破天荒第一次温柔地对酷拉讲话,
“不要哭了,好吗?男孩子是不可以流眼泪的哦!”

“那……你不生气了?”小酷拉一边哽咽着,一边偷偷地抬眼望着女孩。

女孩哭笑不得,“是——我不生气了,那你也不要哭了,好不好?”

“嗯——”酷拉吸了吸鼻子。

她又轻轻递给他一块手帕,“天已经黑了,我送你回去吧。”

酷拉用手帕擦擦眼泪,点了点头: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女孩微笑,笑容如百花齐开,
“我叫夜。”

第二章 

“……这么说,你和酷拉皮卡很早以前就认识了?”雷欧力在问问题的同时,还不忘向自己的嘴里拼命地塞着点心。
“是啊。”夜轻笑道。

“喂,我说……”成猫脸状的奇牙坏笑着,用胳膊肘捅了捅酷拉,“你小子很行嘛……居然找了这么标致的女朋友……”
“我,我们不是……”酷拉急忙辩解着。
大家又望望夜,只见一抹红晕,染上了那娇美的面庞,“你们……不要随便乱说话……”

“噗哧”,看着这羞涩的二人,大家实在是忍不住了。
“哈哈哈哈……”

“喂,你们……”天知道他怎么交了这么一帮损友……酷拉无奈的叹息着。


夜晚的风有些微凉。
月儿钻出了云层。
皎洁的月光照着漫步的两人。

夜轻叹了一声,望着那久违的面孔,心中不知是甜,还是酸?
“……这些年……你还好吗?”
瞌上美丽的蓝眸,静静感受着她的气息,这不是梦……她,那个另他日思夜想的她,真的回来了……“要怎样才算好呢?”
“……”
两人沉默了一阵。

“天有些凉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嗯。”

微笑着看着他离去,直到走出了她的视野。
然后,那抹强装出来的笑容被它的主人收了回去。
轻倚上身后的树干,身体顺着它渐渐滑下。
她滑坐在地上。

尽管咬紧了双唇,泪,却仍不受控制的落下。
仿佛一颗颗晶莹的宝石,跌落在地面,弹起。
然后碎成了一瓣一瓣,最终没入土中。

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为什么自己会欺骗他……
为什么他爱的总是那个“她”……
为什么……为什么心会痛得像撕裂一般……
为什么自己会如此的后悔?

没有答案。

异常宁静的夜晚,
微风轻柔地吹着,
青蛙在池塘欢唱。

只是那美丽的月,不知何时已躲入了厚厚的云层。
只有微弱的光,透过云层,闪烁不定,好似在叹息……

第三章 


酷拉皮卡惊讶的望着夜,“你是认真的吗?”
“嗯。”微笑着点头,她有自信可以考上猎人,“因为,我想和你待在一起呢……如果你在工作,我一个外人跟在旁边会不方便吧。”
“可是,你的‘念’……”
“我的能力是治愈。”
酷啦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奇牙和雷欧力在听到夜的理由后便一直在窃笑。
“呵,酷拉皮卡这小子,还说不是女朋友呢……”

“……喂,我们真的不是……”

“别解释了,没人会相信你的,呵呵……”


* * *

寂静的森林。
乌云遮住了尽有的一点星光,月亮也已不见。
深夜,是魔物们最活跃的时刻。

一阵轻而急促的敲门声。

“呵,小杰吗?进来进来,我等你很久了。”

粗糙的木门划出“吱呀”的声响。

五人面前出现了两张相似的脸,狰狞,却有着温和的微笑。
“真难得啊,四个人都到齐了……”
“快点进屋啊!”

夜没有表现出任何惊讶。
轻轻鞠了一躬,她微笑:
“您好。”

“呵……客气什么。”

杰第一个走进木屋。
然后是雷欧力,酷拉。
夜最后一个踏过了门坎。

屋内很温暖。
壁炉里的火烧的很旺,不时传来些噼噼啪啪的响声。
一只大锅架在上面,里面不知道在煮着什么。
一个修长的背影遮住了那口锅。

那人短短的碎发柔顺地贴在颈上。
黑亮的发丝挡住了她的耳,上面只有一个空空的耳洞。
女子闻声回头。

一张略显苍白的脸,普通的相貌,却看不出她的年纪。
一双丹凤眼,淡茶色瞳孔中有着罕见的清澈。
长而浓密的睫毛。
帅气而大方的微笑。

“你们好,我叫司魔悠。”

夜望着眼前的人儿,惊恐地睁大了眼睛。
心,突然剧烈抽痛起来。

她……

“夜?……夜!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啊……不,没什么。”笑着摇摇头,她不要酷拉皮卡为她担心。

“你好,我叫夜,是准备参加猎人考试的考生。”

“呵……我知道你的名字啊,刚刚你的男朋友不是叫过了吗?”悠笑得狡杰。

酷拉脸上微微有些发烫。“你好,我是……”

“酷拉皮卡,后面的三位分别是杰·富力士 ,奇牙·揍敌客和雷欧力先生,对吗?他们已经告诉我了。”修长优美的食指,指向还站在门口的凶狐狸夫妇。

“呵……都愣在那里做什么?坐啊!先在这里过一夜,明天我会带你们去考场的。”


“对了,司魔悠……小姐,你也是准备参加考试的吗?”

悠愣了两秒,随即笑了出来。

“呵……我看起来像考生吗?”

“那么……?”

“我是新任的猎人协会副会长,全职三星猎人,也是这次考试的考官。”


第四章. 


这次的猎人试考场位于巴托奇亚共和国的登托拉地区,也许是离自己家太近的缘故,奇牙一路都黑着脸。

考场在地下室,所有不相关的人从这里开始便要止步。

“那么,加油吧!”酷拉皮卡简直比当年自己参加考试时还要紧张。

“呵,放心好了,我没问题的。”夜笑得很自信。

悠挑挑眉,“哦……?你就那么自信,能完成我出的题目?”

“……应该吧……- -b”某人感觉自信心正在下降。


◎ ◎ ◎

“您是第21位考生,这是号码牌,请拿好。”

夜看了眼牌子,随意把它别在胸前。
转头巡视四周,底下室极为宽阔,方圆几百里内空无一物。
再远的地方有几个大得过分的擂台,台上种植着大片森林,也有河川与沙丘。
几早已到场个考生在附近休息。

呵……看来能干的人很不少呢……
不过,她有信心可以考上猎人。

轻磕上双眼,夜倚着墙壁坐下,她需要休息一段时间,来想想这些天发生的事。
一个修长的身影映入她的脑海。
好看的秀眉皱了起来。

……那个人……

真的……是她吗?
她,后悔了?
还是说,她从来就没有决定什么?

自己的幸福……还能够,维持多久呢?

呵……所谓的幸福,也只是个快乐的假象吧……
他,总会感到她的不同的……
他所爱的,不是一个名字,一个身份,而是一个有感情,有习惯,有心的……人。

但是,就让这个假象维持下去吧……
她,也是胆小的啊……一旦拥有,就会更加的害怕失去……

现在,她已经无力改变什么。

………………

一只手,搭上了她的肩。

夜猛地睁开眼。

那人显然被她吓了一跳,但随即又恢复了镇静。

一个矮胖的中年人,表情憨厚,眼中却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算计的光芒。
胸前的号码牌,显示他是第46个到达的人。

“那个……这位小姐,你应该是第一次来吧?我叫东巴,已经是第37次参加考试了哦!”

“你好。”夜礼貌性地点点头。

“呵呵……你是第一次来,大概不熟悉状况吧?要不要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里的老生啊?”

夜张了张口,想要回绝,但他已自顾自地讲了起来。

“这边的是若轩·零,这是她第二次来参加考试。她很有实力,上次没有合格是因为杀了一个考官。那个是梦涯,这已经是她第5次来参加考试了,不过并没有年年都来参加。还有……”他停顿了一下,“哎呀,不好意思,居然一下就说了这么多话。这里有点热呢……你应该渴了吧?我这里有果汁,要来一罐吗?”

呵……终于开始了吗?就知道他不会那么好心……

“不要拿!”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传了过来,“他才是最危险的呢!每次都会算计新人……”

东巴的脸色变的苍白,“我,我不是——”

“你好!我叫酷拉·影,也是第一次来参加考试,你叫我小影就好。”刚刚说话的人走到她的身前,“顺便”把东巴挤到一边。

酷拉?夜抬头,仔细打量着眼前的人。

那女孩有着鲜艳的紫瞳,火红的长发披在肩头。和她相仿的年纪,眉宇间,却仍带着些许未除的稚气。

紫眸……应该和他没什么关系吧,也许只是碰巧名字比较相似而已。

“你好,我叫夜。”回给她一个微笑,不知为什么,夜觉得她很喜欢眼前这个女孩。

“那,我就叫你小夜吧,以后你就是我的朋友了。”灿烂的笑容,少有的纯真,影的身上有着不曾属于她的一切。“等一下考试开始的时候,我们可要互相帮助哦!”

“……好。”

接下来的时间,两人无视石化的东巴,静静坐在一起数着到场的人数。

“978,979……”影嘟着小嘴,边数边抱怨,“今年怎么多啊……不是说往年都只有不到500人吗?”

“……还有2分钟就到时间了,应该不会再有太多人进来了。”

“但愿吧……真是的……”

“……限时以到,请各位考生准备就绪。”悠的声音从不远出传来。

第一场就是她?夜有些惊讶。

但她并没有太多时间去思考。

考场内杂噪的人声渐渐安静下来。
严肃而带着野性的气氛令人颤栗。

在场的人,无论是男是女,年老抑或年幼,世界各地的精英们,此刻都聚集在这里,向着猎人的世界,进发!


*** *** *** *** *** *** *** *** *** ***


第五章.


“这次的猎人试只有一场,”悠懒洋洋地斜靠在墙上,“我是考官司魔悠。下面我会开始讲解比赛规则。”

“此次比赛为一对一淘汰赛,以抽签的方式决定顺序。”

“比赛时可使用任何武器,手段,战术。对手认输或身亡时既获胜。”

“并非只有第一名才可成为猎人,我会在比赛其间观察你们的行为,并挑选出具有能力者授予猎人资格。”

“……最后,不要妄想伤害我,否则下场绝不是失去资格那么简单。”


“那么,请两位选手上场。第一轮比赛,现在开始!”


* * * * * *


“小夜,你抽到的是几号?”小影八爪鱼般的趴在夜身上,眨着眼。

“36号,你呢?。”

“我是492……最后一个才轮到我,真讨厌呢!”为了充分表现自己的不满,她把小嘴撅得高高的。“不知道夜的对手会是谁呢?哎……”

“我想我已经找到那个人了。”夜的声音中难得掺入一丝紧张。

某人兴奋得两眼发光。“谁?谁啊?”

“……他。”夜低声答到,轻轻指了指自己的左前方。“名字是枫……应该是化名。我想,他不太好对付。”

小影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然后,怔住。

她也看到了那个男子。

仿佛是一个易碎的梦境,
世界退尽了全部的色彩,
浓郁的黑与白轻轻弥漫。

没有声音。

苍白的脸庞,妖异而俊美。
空洞而深不见底的眸,带着嗜血的黑色。
额前的倒十字架若隐若现。

一种轻柔而空灵的风致。
恐惧在静逸中蔓延。
挪不开视线。

他,是天使,还是恶魔?

抑或,两者皆非?

……

无从辨别。


◎ ◎ ◎


“小影?怎么了?”夜伸手在她面前晃晃。

“啊?哦。没,没事。”

“如果累了,就早些休息吧。今天应该不会轮到你出赛。况且,现在的比赛也没什么好看的。”

“哦。”

“你很悠闲嘛!”一个不冷不热的声音懒洋洋的从一旁传来。

小影吓了一跳。
“考官?你怎么在这里?不是要观察比赛吗?”

打个哈欠,再伸伸懒腰,某人似乎清闲得很。“不用看了,那两个家伙一看就知道及不了格,我只是在等他们结束。”

“是,是哦……” 

“嗯……而且前面那几对也都水平一般,想考上猎人估计得下辈子了……唉,怎么都是群废物啊……”毫无形象的再打一个哈欠。这么无聊的打斗,看得我直想睡觉啊……

“这,这样吗?”小影嘴角开始微微抽搐。

“你既然这么无聊,干嘛还要申请做考官?”夜实在看不过去了。

“就是无聊,所以想找点事做啊……顺便看看我未来的同行。^ _ ^ ~”

“你……算了。= =”又是这样……每次跟她在一起都只有无奈的份……

“你们认识啊?”小影左看看,右看看,终于下了定论。她们这么熟,绝对不是第一次见面。嗯。

“算是……吧。”

“对了,夜,你这次的对手是?” 

“144号。”

悠向四周张望着,渐渐地,皱起眉。

“你是说,那个黑发,穿大衣的男人?”

“对。”

悠的瞳孔微微收紧。

“在这里等我一下。”她顿了顿,随即快步走开。


 
本站东东,未经我允许,请勿随意转载或做商业用途,违者我究的N次方(N∈正整数)
Copyright2003-2007 幽游之巢 All right reserved
我的其他站点:彼岸的格桑花 | 皎杰小店 | 玻璃迷宫 | 落繁·雲天
站点维护:皎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