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色英雪

BY:浦饭优

发表于: 2005-1-24 21:51:55

[“在到处都是杀戮的魔界中没有爱字的存在,至少我不知道他的存在……”
“可是哥哥是爱雪英的……”
“是呀,因为你是我唯一的亲人,我唯一能活下去的理由……”]
又想起了哥哥的话,在四周全部都被寂静笼罩却随时都有可能被杀掉的魔界一处,哥哥已经去世了,因为救我,死在了敌人的剑下,哥哥将我托付给他的朋友,一个人人畏惧的厉害人物——魔界极恶盗贼……妖狐藏马……
他是位有着修长身材的人,长的很俊秀,不,应该说是冰冷,从他的脸上完全看不出任何的表情,银色的长发和那如月光般摄人的金色眼眸时常会给我一种可怕的感觉,待在他的身边我觉得很不安,我好怕……
“雪英,怎么又一个人在这里,你那么喜欢赤雪英月吗?”一个男人的声音打破了我的思绪,他就是那个让我感到害怕的保护者——藏马
“为什么它叫赤雪英月?月字我理解因为它的花蕊是如新月般的淡黄色,英是花的意思,赤雪呢?赤是指红色,雪是指白色,可是它却是蓝色的。”我好奇的问,是呀,即使是魔界的花蓝色也是少见的,而且他的蓝不同于一般,是一种淡淡的银蓝,和我的头发一样的颜色……
“因为它在雪中会变成血一般的红色。”藏马还是那样的冰冷没有多一句的话
“圣洁的白色之中点缀着血般红色,这其实很美的,白色和红色,搭配在一起真的很美,我喜欢。”我微笑着说,虽然害怕,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藏马同样的给我一种很安心的感觉,这很矛盾吧,或许是因为我知道他的厉害知道待在他身边不会有人伤害的到我,除了藏马之外……除了藏马,他会伤害我吗?不知道,我为什么又有这种奇怪的想法,藏马,好像迷一样的人……
“哦?你喜欢吗?那我就带你去看。”藏马的语气中夹杂着一丝让我不安,很不安的感觉
我和他走出他精心培育的花房,走出我们的住处,这还是第一次,哥哥去世后的3个月以来第一次再踏入到处都是寂静和随时可能被杀掉的魔界大地,踏入?我不是一直都待在魔界吗?那里,是呀,那里对我来说其实是远离魔界的净土……
藏马带我走到魔界的圣山上,传说这里是常年积雪的,可是我没来过,因为听哥哥说过,这里也是经常有战争的,每次都会血染整个山顶,将洁白的雪玷污成深红色,难道藏马就是想让我看这个?我不要,会睡不着的,虽然说出来可笑,可是我真的好怕,哥哥也说过,魔界怎么会有我这种人,完全的人类长相,不敢杀生,害怕血,我也觉得很奇怪,不过我喜欢这样的自己,因为,我不愿伤害任何生命,哪怕他真的很肮脏……
“不想,哥哥死后失眠了好久,现在好不容易能睡下了,不要,我不要!”忽然,我停下了脚步,不愿再向前走,大叫着,好像发疯了一样
“雪英……”藏马好像被我这忽然的举动吓了一跳,愣了一下,之后又立刻恢复了妖狐的冰冷“我不会无聊到带着女孩看尸体。”藏马这话好像完全看穿了我的想法,虽然觉得可怕,但是也觉得好开心……开心?为什么?因为他能了解我?不知道,我好迷茫……自从和他相遇后,就一直在迷茫……
“藏马,我……害怕,从哥哥去世后,一直都好害怕,因为觉得这世界上再也没有人爱我了,我已经没了依靠,后来,哥哥把我交给了藏马你,但是,我依然害怕,不再因为魔界,而是因为藏马,藏马你的冰冷让我觉得很不安,可是,待在你的身边又让我很安心,或许很矛盾,但是,我……”我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还要说些什么,但是,此刻,我哭了……
“雪英……跟我来。”藏马看到我哭了,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冰冷……不知道,因为我低着头哭着,没有看到他此刻的表情,但是,他的话语让我知道,藏马就是藏马,一个没有感情的冰冷的人……
不能再哭了!我对自己说,因为如果和藏马走散我会很危险,所以,无论如何痛苦,如何害怕,我也要忍着,擦干泪,追上藏马,和他一起向山顶走去……
“这里是圣山的山顶,这些是英月的种子,现在种下,明年的这个时候应该会开的很旺盛,虽然我可以用妖气让它们现在就开放,不过,还是有些期待你会觉得日子有趣些。”或许是上天的恩惠,一路上没有看到什么血或尸体,也或许是藏马早就知道哪里的路是干净的,但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藏马带我来的目的是种英月,我好开心……
“谢谢你,藏马!”我笑的像个孩子
“或许是千年的杀戮让我变的如此,但是,雪英,相信我,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我也绝对不会伤害你,不然哪天我也死了,怎么有脸去见你哥哥……”
“不要,绝对不要!如果你死了我要怎么办,如果你死了,那么也带我一起!”我用双手捂住了藏马的嘴,不让他再说下去,不要,绝对不要,心好痛,不能失去他!绝对不能!
“雪英……”藏马愣了一下,之后拿开我的手,忽然,将我抱入怀中,这一瞬间,我停止了哭,很惊也很喜?是很开心……靠在他的胸膛前,觉得好安心,不再害怕,希望永远这样……
……………………………………
……………………………………
在被圣洁的雪覆盖的山顶上,我和藏马一起种下了英月的种子,之后一起从原路走回了我们的家……
那晚,在他的怀里睡的很香,从哥哥去世后,第一次睡的那么好,很安心,很幸福……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着我,从睡梦中醒来,揉揉了睡眼,寻找着他的身影,可是,房间里却只有我一个人,不安再次席卷了我,立刻跑了出去找寻他,在花房我看到那熟悉的身影,一身的素白,银色长发,金色眼眸的他,我跑过去,从后面搂住他的腰,此刻,我才再次安心……
“你醒了?怎么了?”藏马转过头看着我,让我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是的我了解了,只有在他的身边,我才能感觉的到我是活着的,我是幸福的……
“因为睁开眼睛没有看到你,我害怕。”我用撒娇的语气嘟着嘴说
“傻瓜,我说过,我会一直陪着你的。”藏马看到我这个样子转身将我抱在怀里,然后轻轻的说着让我觉得好安心的话
“除非是你有事情要做否则以后不论什么时候都不能离开我的视线,让我看的到你,让我知道自己的存在,让我安心……”
“我答应你……”
对于魔界的来说,时间只是个多余的词,只要不死就能永远的活着,无论是一千年还是一万年,但是,对我而言,时间足以证明许多的事情,和藏马住在一起已经有六个月了,确定我们的关系是在三个月前,从那之后,我就成为了他的妻子,藏马只要是和我单独相处就会丢掉他的冰冷,取而代之的是无限的柔情,这对我而言是幸福……
就在我认为一切都会永远这样的时候,‘他’出现了,把一切全都改变了,那个躲走我亲人和一切的人……
“藏马,他是……你的朋友?”我走到客厅,看到一位少年,黑色的长发长的也很俊秀
“他是黑夜鸟,这是我的妻子,雪英。”藏马为我们介绍着彼此
“雪英……鹰的妹妹吗?”黑夜鸟打量着我
“恩。”
“请问,你也是我哥哥的朋友吗?”我听到黑夜鸟说认识哥哥,激动极了
“是呀,你和他一样,拥有魔界唯一,不现在才应该说是唯一的蓝色头发和眼睛。”黑夜鸟的样子仿佛在回忆着
“唯一的……”我不明白他的话
“虽然魔界有许多人拥有蓝色头发,但是却没有你这淡雅的银蓝色,虽然魔界有很多人拥有蓝色的眼睛,却没有人拥有你这和天空一样幽远又仿似泉水般透彻的眼眸,你的蓝是与众不同的,唯一的……”黑夜鸟详细的解释着
“那,为什么只有我和哥哥拥有这种颜色?”我更加好奇了
“因为你们是被认为早已灭亡的圣族的人……”
“黑夜鸟!”藏马打断了黑夜鸟的话,似乎有什么是他不想让我知道的
“圣族……哥哥从来没和我说过,为什么我的族会灭亡!”我的情绪有些激动
“雪英,忘了吧。”藏马静静的说,但是我能感觉的到,藏马现在很不安,为什么,这还是第一次,有什么事能让藏马不安?
“可是……”我想问下去,但是,我看到此刻藏马冰冷的脸孔,我放弃了……
“雪英,我现在要和黑夜鸟说事情。”藏马示意我离开,我乖乖的走回卧室,但是心里却始终为刚才黑夜鸟的话耿耿于怀
…………………………
…………………………
“刚才你为什么不让我说呢?”在我离开后黑夜鸟问藏马
“如果让他知道灭掉圣族杀死他哥哥的人,就是我们这次的对手‘猎人’她一定会要求跟我们一起去的!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的!”藏马坚定的说
“是吗,你那么的爱她?可是藏马你要知道,你之所以有现在的成就,完全是因为你的心中没有爱。”黑夜鸟警告着
“或许我真的变了。”藏马说着嘴角轻轻上扬,有种自嘲的感觉
和以往一样,藏马没有和我打招呼就离开了,但是,这次我觉得似乎再也见不到藏马了,不安、害怕,我这是怎么了?不是本应该习惯了吗?
在焦虑中我度过了2天,可依旧不见藏马回来,我越来越害怕,每天每天都守在英月旁边等他,终于,第四天的晚上,我听到了开门声,激动的跑了出去,可是看到的却不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
“黑夜鸟,藏马呢?他没和你在一起吗?”我焦急的问
“藏马……”黑夜鸟的声音有些哽咽,低着头,我看不到他的脸,在我几欲崩溃之时,他缓缓的将手中的东西交给我,当我打开那被布包裹着的物体时,我知道,我真的崩溃了,一只雪白的狐狸,身上满是鲜红的血,在纯白上,到处都是赤红,不,这不是我要的,不是!我抱着怀中已逝的生命朝圣山跑去,黑夜鸟本想追我回去,可是他放弃了,因为他知道,此刻,没有人能阻拦我,除非我死……
在白雪覆盖的山上,到处都是被冻结的尸体和一片片的血迹,可是,这些现在对我来说已经等于不存在的了,现在的思想只有一个,到英月那去……
踩着尸体,趟着血迹,终于走到了山顶,这不曾被污染的圣洁之处……
“藏马,还有九个月,英月就开花了,我曾经是说过喜欢洁白之中被红色装点,但是,但是,我现在恨透了那样的自己,藏马……”我凝视着白雪,一个人自言自语,之后将怀中的‘他’埋在英月之中……
头也不回的走回了我们的家……曾经的家……
来到了他精心培育的花房,我将所有的英月都聚在一起,之后自己躺在其中,闭上了双眼……
…………………………
…………………………
“哥!等等我!”一个银蓝色长发,如新月般淡黄色眼眸的漂亮女孩边跑边说
“真是的,总是这么慢,会迟到的!”一位将深绿色的头发后背梳着,棕色的眼瞳炯炯有神,长的非常帅气的少年在前面边跑边喊着说
……………………
……………………
“浦饭幽助!浦饭优!你们两个这是开学以后的第几次迟到了!还有!浦饭优!我和你说过几次了!把你的头发染回原来的颜色!你这白不白蓝不蓝的像什么样子!”一位带眼镜的老师严厉的说
“优的头发本来就是这个颜色的!”幽助上前说
“你们是兄妹,怎么可能头发颜色不同!狡辩是没用的!”
“可是我们眼睛的颜色也不一样!”幽助继续维护着自己的妹妹
“狡辩!”老师已经气急了
“老师!浦饭优同学的头发确实是本来的颜色,我和他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是真的。”忽然,一位身材高大,橙色飞机头的少年站起来说
“总之,你们迟到了就要去罚站!”老师似乎是没什么可说了,所以只能先把他们哄出去
“今天真要多谢桑原君。”优站在走廊笑着对幽助说
“啊。”
“哥哥,对不起,每次都因为我连累你。”
“以后早点起床知道吗?”幽助没有过多的责备,可以看出他很疼这个妹妹
“是!”优调皮的立正敬礼
……………………
……………………
“南野君,这次考试你又是第一,你好厉害哦”一个黑色长发的女孩有些脸红的说
“是呀,南野君你都是怎么学习的呢?”一个棕色长发的女孩同样红着脸说
“谢谢,我只是运气好而已。”说话的是位有着如血般鲜红的绯色长发,如泉水般透彻的绿色眼眸的俊秀少年,他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让人觉得很舒服
“南野君真谦虚。”黑色长发的女孩说
“我想看完这本书。”少年微笑着说
“那我们待会再来。”
“再见。”两个女生知道少年是在婉约的拒绝和她们继续聊下去
“哦。”少年再次将视线移回他手中的书,一本名为《英雪》的书
时间总是转眼既逝,但又缓慢的前进,无论你是多么强大的人,在时间的面前,只能屈膝承受……
“终于放学了,学校对我来说简直是地狱!”优满脸的无奈
“你呀!在学校不是装的挺乖吗?刚出校门就原形必露了。”幽助敲了下优的脑袋,优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哥哥,你又要去修炼呀!真是的,我又会无聊了……”优嘟起嘴说,一副满是不舍的样子
“无聊就去找萤子呀。”
“才不要!就算无聊死也不找她!”优好像被触动了导火线的炸药一样的大叫了起来
“喂喂!萤子到底怎么你了,从小时侯你就不喜欢她。”
“错!是讨厌!非常的讨厌!”
“为什么?”幽助满脸的不解
“因为她总是欺负哥哥!总是欺负我最爱的哥哥!”优说话的语气十分坚定
“哪有?!”
“她总是打哥哥,还说哥哥是笨蛋!还总是拖哥哥的后腿!还总是给哥哥添麻烦!我最最最最最讨厌雪村萤子了!”优的样子可以看的出,她真的已经恨到骨子里去了
“没那么过分吧!其实萤子还是有好的一面。”幽助辩解着
“哥哥每次都维护她!我才是你最亲近的人!我才是最爱哥哥的人!比世界上任何人都爱!”优哭着冲幽助大喊,之后转身跑回家去了
“这个家伙……”幽助看着优的背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黄昏的阳光映射着两个人,将彼此的影子拉到最长,但是,却依旧不能相交……
…………………………
…………………………
“藏马,这次要麻烦你了,暗黑武术大会其实我是很想阻止的。”在一个大殿上,一个小婴孩坐在正中央
“小阎王,我来不是问这个的,我是想知道雪英的事,你查的如何了?”刚才在学校还被女生们称为南野君的红发少年,现在却被称为藏马,而且和刚才完全不同,此刻的表情十分严肃
“本来灵界只是管辖人界的,可是,既然是你想知道的,我也就去调查了,虽然不是很详细,但是,确实有收获,雪英——圣族的公主,因和哥哥出外游玩所以没有被杀,而又因为年纪幼小所以对家族的事几乎没有什么印象,后来因为哥哥也惨遭杀害所以就住在了你那里,之后,你被猎人追杀,黑夜鸟将你的尸体带回给了她,她将你埋在圣山山顶,当晚,因悲伤过度在你家的花房去世了,好像是躺在赤雪英月之中,这些就是我能查到的全部。”小阎王严肃的说着每一个字
“那她现在是不是转世了?是谁?”藏马迫切的想知道
“这点我就查不到了,因为那年的资料连同灵界至宝暗玉一起被盗走了。”
“是吗,谢谢您。”藏马很失望的向外走
“藏马,你应该知道如果在武术大会上获胜就能实现任何愿望。”小阎王叫住了藏马示意着他什么
“谢谢。”藏马似乎理解了,脸上露出淡淡的笑
…………………………
…………………………
淡绯的樱花随风飘落,仿佛遗忘了最初的思念般,漫无目的的摇摆着……
“优,我要走了。”幽助站在优的房门外提着一个不是很大的包,看来行李并不多
“你去和雪村萤子告别好了,反正我什么都不是!”优趴在床上气呼呼的说
“你到底在生什么气!你是我最重要的妹妹,她和你根本不一样!”
“是呀,她是你最重要的女朋友!和女朋友相比妹妹根本不算什么,就和陌生人一样!”
“你这个顽固不化的家伙,随便你了!”幽助生气的离开了
“什么吗!哥哥最讨厌了!”听到关门声,优又气的哭了出来
(那家伙到底在想些什么!我们可是兄妹!)幽助走在路上生气的想着,其实他不是不知道优的心意,但是,没办法,兄妹就是兄妹,这是无法改变的
樱花继续着死亡的旅行,幽助在这两个月里也经受着接近死亡的考验,优没有哥哥在身边,连好学生也装不下去了,打架、跷课、迟到、早退,甚至根本就不去学校,总是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看着漫樱的飘落,望着天边的霞云,感觉好孤独……
转眼两个月过去了,或许这并不是一个很长的时间,但是,却将浦饭优从优等生变为了让老师们讨厌,同学们害怕的人……
“啊!你们两个想做什么?!”一个水蓝色头发梳着马尾辫的女孩害怕的后退
“牡丹你一定知道的!幽助到底去哪里了?”一个黑棕色短发的女孩表情恐怖的问
“我弟弟和真也不知道去哪里了!”一位棕色长发,叼着根烟,看起来很成熟的女人表情也很恐怖的问牡丹
“他们一直没有消息!”短发女孩说
“我也很担心,究竟去了哪里了……”牡丹一身的冷汗
“你一定知道的,快老实说出来吧。”桑原的姐姐凑近了逼问
“求求你牡丹!”短发女孩说
“你们别难为牡丹了,我知道哥哥他们在哪,不过,牡丹,请带我去。”忽然,优推门走了进来
“优,你知道幽助在哪?”短发女孩焦急的问
“我好像和你不是很熟吧,雪村萤子,请你在叫我的时候加上姓氏。”优的表情很冷
“优!不可以说呀!”牡丹阻拦着
“哦?”桑原的姐姐听出了牡丹的漏洞
“哥哥他们是去比武了,是场只能赢不能输的比赛,对手是妖怪,他们代表的是人类,就是这样,牡丹,带我去见哥哥!”优的表情十分严肃
“这个……”牡丹犹豫着
“恩?”桑原的姐姐用极其恐怖的眼神看着牡丹
“是……”无奈的牡丹只得答应
在远离大陆的孤岛上,到处都聚集了妖魔,等着看幽助他们的死亡……
优和牡丹等人坐在观众席上看着,优的视线一直凝视在幽助的身上……
“那是……红色的长发……”忽然,就在一瞬间,优的视线被一抹绯红所吸引
“他是藏马君。”桑原的姐姐解释说
“静流姐你认识他?”
“好像是幽助和我那个笨弟弟的朋友,怎么了?”静流看出了优的异常
“恩,总觉得有种很怀念的感觉……”优看着藏马,出神了……
(那如血的鲜红,如嫩叶般的翠绿,好像花一样的人,一种罕见的花……)优这样想着,不知何时幽助已经不再是她的焦点
…………………………

“第二场比赛!藏马选手VS吕屠选手!”裁判介绍着双方选手“开始!”声音落下两者并没有立刻展开战斗,但是,很快便开始了攻防战,忽然,不知道为什么,藏马站住一动不动任吕屠宰割
“藏马!”优叫着,冲向赛场
“小妹妹,你是浦饭那边的人?”忽然,一个大块头的妖怪阻止了优的去路
“给我闪开!”优一拳下去,正打在妖怪的胸口,只听几根肋骨断裂的声音,随即,妖怪倒了下去,优踩着他冲去赛场
“优……”萤子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女生就是她所认识的那个优
“优你怎么来了?”牡丹见优跑到比赛场奇怪的问
“藏马君为什么不还击?!”优满脸的焦急,就在这时候,藏马的脸上被吕屠狠狠的划了一刀,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藏马~~~~~”优冲着赛场大喊,藏马转头看向优,那淡雅的银蓝映入眼帘,他吃惊的愣住了
“喂!你在看哪里,南野秀一弟弟!”吕屠不知好歹的向藏马挑衅
“你没机会了。”藏马回过神,看着吕屠,此刻眼中满是冰冷
“哦?你不顾及你母亲的安全了吗?”原来藏马之所以会任吕屠摆布是因为他母亲的性命受到了威胁
“我说过你没有机会了。”
“那就试试!啊!”吕屠说着要按下手中的好像遥控器一样的东西,忽然,身体僵住了
“我已经在你的身体里种下了西马奈荃草的种子,它的根现在已经遍布你全身,本来这么残忍的招式我不想用,但,你这种卑鄙小人就例外了。”藏马夺过吕屠手中的遥控器,并告诉了吕屠他之所以不能动的原因,之后,转身走下擂台。吕屠听后低头发现自己的胸口上有一个小伤口,从里面长出一个植物的小芽,立刻吓的脸色大变
“求求你,放过我,我是开玩笑的,真的!”吕屠哀求着
“死吧!”藏马站住,转过头宣判了吕屠的死刑,而此刻的眼神是从未有过的冰冷……
“藏马……呜……”优看到了那个冰冷的眼神,忽然一种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痛直击着优的心,优抓着胸口跪倒在地上
“优同学你没事吧……”桑原正想过去扶优,可是却看到藏马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优的身旁
“你没事吧?”藏马扶着优关心的问
“痛……好痛……心……好痛……藏马……藏马……为什么看到你会如此的心痛……”
“黄色的眼睛……恩?!”看到优的眼眸藏马似乎些失望的样子,但是,好像忽然又想到了什么,藏马一愣,之后将优抱在怀里,让她依靠着自己的胸膛
“藏马……这种感觉好熟悉哦,为什么?为什么?”优躺在藏马的怀里,有种很安心的感觉
“是呀,很熟悉的感觉……”藏马的眼神开始游离,思绪仿佛被带到了遥远的前世……
(雪英,第一次见到她是受了重伤,奄奄一息的朋友——鹰带到我家的,说来我们已有几百年没见,刚认识他时他还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盗贼,那时并不知道他有个妹妹,后来我见很有素质便培养他成为魔界有名的盗贼,和我一起,猎取过很多东西,但是,从未听他提过有妹妹的事,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他每天都会有不知所踪的时候,原来是去看他的妹妹,她被他藏起来并在周围布上强大的结界,没有人找的到她,就算找到也无法接近她。后来,因为我和黄泉的事情,他也和我失去了联系,直到几百年后,他忽然出现在我的面前,满身是血,用极其虚弱的声音说“这是……我妹妹……雪英,今……后就拜……托给……你了……”语闭,就倒了下去,“哥哥!”一个声音传入我的耳朵,那是一个女孩,一个拥有世间罕见的银蓝色秀发的女孩,她的眼眸是和天空一样幽远的蓝,如泉水般的透彻,生得楚楚可人,我虽已活了数千年,但是,如此的女孩,还是第一见到,一向不把女人放在眼里的我,却在此刻被她吸引住了,她一直拼命的摇晃着鹰,泪早就在脸上泛滥了,我回过神,立刻检查鹰的伤势,我呆了,几千年来,第一次,把我妖狐藏马振住了……他全身都是伤,尤其是胸口的那一剑,断剑还深深的插在心脏上,不知道他是怎样支撑到我这里的,忽然,我想到了他刚才说的要我帮他照顾他的妹妹,妹妹?原来他有个妹妹,就是这个女孩,这是我们的相遇……
我一直在想,如果今天的事被传出去,恐怕我千年的生命就会毁于一旦,妖狐藏马竟然看一个小女孩到出神,竟然被一个受了重伤的妖怪振住,他们真是一对兄妹,一对奇兄妹……
终于从哥哥的悲伤中走出来的她一次忽然走进了我培育的花房,就在那众花之中,她的视线被一抹银蓝吸引住,那是和她的秀发一样的颜色,她问我那是什么,我告诉她,那花名叫赤雪英月“英月吗?的确呀,它的花蕊是和新月一样的淡黄色,真美……”此刻的她,出神的看着花,此情此景,真的让我有种想立刻将她拥入怀中的想法,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英月……)藏马这样想着,看优的眼神中充满深情……
“喂!藏马,你想对我妹妹做什么?!”幽助忽然打断了藏马思绪
“你妹妹?”藏马此刻的表情就犹如当年听到鹰有妹妹,而且就是雪英时一样
“她叫浦饭优,是幽助的双胞胎妹妹,藏马你奇怪也是必然的,因为他们虽然是双胞胎却没有一点相似的!”桑原给藏马解释着
“谁说的!我打架的功力不比哥哥差!除了发灵丸和什么灵气之类的……”优听到桑原这么说就好像否定她和幽助的关系般,立刻从藏马的怀里蹦起来,举拳就要打桑原
“那个,不是的……”桑原立刻辩解,因为刚才那妖怪的事件他可是亲眼看到,而且不打女人是他的原则,再说,伤了优,幽助还不杀他一万次!
就在大家都在极力打圆场时,只有藏马的实现一直盯着贵宾席的小阎王,似乎是在想着什么……
果然,比赛刚一结束就不见了藏马的身影,而就在小阎王为幽助他们的胜利高兴时,从他身后出现了一个人,就是藏马……
“我有事想问您”藏马的表情十分严肃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你猜的不错。”
“那么,请您唤醒她的记忆。”
“这个我做不到,记忆的封印就像人类的细胞一样,和她是一体的,是绝对不可能解除的掉了,除非有奇迹……就像……咳……我查到会告诉你的。”(差点说漏嘴)小阎王注意到了自己说了不该说的立刻撤开话题
“那就麻烦您了。”一向细心的藏马不可能没察觉到小阎王的异样,但也不好多问,道谢后就离开了
“差点说出他们以前的事情……”小阎王满身的冷汗
“小阎王大人,您说的是妖狐藏马和雪英的事吗?”一个灵界的蓝鬼好奇的问
“不,是比那个更久远的云和水的事……”小阎王看向天空的白云,看起来心情十分沉重
“云和水?”蓝鬼满脸的问号
“我想阎王大人说的应该是在远古时,还没有人界、魔界、灵界、天界的时候,那时世界刚刚形成,还没有生物,但是却有云和水,传说有一朵云一天偶尔向下看,发现了自己在水中的倒影,发现了,心中映着自己的水,不经意间,爱上了水,水也是,他的心中时时刻刻都有着云的影子,水思念云时,就请求太阳将自己照耀,之后变成水蒸气,飘到天空,和云和为一体,当云想见水时,就请求寒冷将自己冻结,之后变成雨,落到地面,和水永远相伴,两者就是这样,互相都包容着对方,爱着对方,直到有一天,生物出现了,因为过度的贪婪,水被动物喝光,云被鸟儿冲散,他们就这样的被拆散了,再后来形成了人界、魔界、灵界、天界,云转世为雪英,水转世成妖狐藏马……”一个穿着黑色和服的女人叙述着
“原来如此,这么算来,他们已经有两世的情缘了?不会吧!两世都被活生生的拆散了!”蓝鬼吃惊的说
“是呀,这正是我最头疼的,也是最过意不去的。”小阎王满面愁容
“可是为什么呢?”
“听说似乎是因为当初创造世界时,天神要这个世界的每种生物,都是彩色的,树选择了棕和绿,草选择了清和黄,花说希望各种颜色都有,就在世界变的到处都五颜六色时,水却固执的保持着透明,云也坚持着她的素白,所以惹怒了天神,天神说如果他们能够连续三世都相爱,就允许他们在一起,因此,就演变成今天的局面。”黑衣的女人继续解释
“那么今生就是第三世了吧?”
“是呀,但是,今生他们却有个最大的障碍……”小阎王若有所思的看着会场
而此时,他们的话却被藏马听的一清二楚,原来他离开时将传音草的种子留在了小阎王那,他深深的了解到,他和优的缘分是从两世前就已经注定好的了……
不知道是不是命运的安排,原本都已经改变了容貌和身份的两个人又再次相遇,而且,一直认为自己不可能再回到妖狐模样的藏马,在第4场比赛中被对手使用了迷一样的烟雾时,时间倒流,原本应该回到婴孩的他,却奇迹般的恢复了妖狐的模样……
“那是……”当烟雾散开时,优看到了那银发金瞳,一身的素白,冰冷的眼神,俊秀的容貌,看到眼前的这一切,优感觉心好痛,痛的滴血,她昏了过去,眼角还挂着泪……
“优!”随着烟雾的消失,藏马又变回了红发碧眼,而就在这时,他看到了优昏倒在地,立刻跑过去抱起“优,你怎么了?醒醒!优!”无论藏马如何呼唤,优都没有醒来,而且,一直不停的在流泪“优!优!雪英!醒醒!雪英!”忽然,藏马对着优呼唤出她前世的名字
“恩……藏马君……”不知道是偶然还是……听到雪英这个名字之后,优醒了过来
“太好了,你没事吧?雪英……”
“雪英?好熟悉的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
“这是你的名字,你前世的名字,雪英!前世,我是妖狐藏马,就是刚才你看到的样子,你是我的妻子,你叫雪英,你有着和现在一样银蓝色的长发,但是,你的眼眸在前世是和天空一样的幽远的蓝,前世,我被猎人杀死,你因为悲伤过度,在我死去的当晚也去世了,你还记不记得这个?”藏马讲述着他们的前世,并从头发后面拿出一粒种子,用妖气使他生长、开花,一朵银蓝色的花,他的花蕊是如新月般的淡黄色,盛开着,给人一种不容侵犯的神圣感……
“赤……雪……英……月……”优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着花的名字
“没错!雪英,你都记起来了吗?!”藏马很激动
“什么!找到浦饭了!”忽然桑原大喊到,原来是牡丹从外面跑进来告诉大家已经找到失踪的幽助了
“啊!哥哥!”优立刻站起身,向外跑,去找自己的哥哥……那个自己好爱好爱的哥哥……
“雪英……原来……”藏马明白了小阎王说的障碍,那就是优现在深深的爱着幽助……(无论是水和云还是妖狐和雪英,这些两生两世的事情现在都被优对幽助的爱所阻碍着,马上就要恢复的记忆也……)藏马这样想着,脸上有些悲伤的神情,因为,现在的优或许因为渺茫的存在着前世的记忆所以对自己有些不同,但是她现在最爱的却是幽助……
……………………
…………………………
“哥哥!哥哥他怎么了?!”优看到幽助一直昏睡不醒担心极了
“他没事,只是太累了。”桑原解释着,因为他不想看到优忧伤的神情,从小一起玩到大的他,总是看到优的脸上挂着忧愁的神情,除了和幽助在一起……桑原了解雪英喜欢幽助的心情,他也从来没有用什么兄妹的禁忌去说教过优,因为,他深知,这是优紧有的一点幸福……是的紧有的,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想,但是,他就是这么觉得,有的时候他甚至希望萤子从未出现过,因为那样,就不会时常看到优悲伤的神情了,是的,因为女朋友的缘故和优在一起的时间变少了,所以桑原更多的看到了优那忧伤和寂寞的神情,虽然很想对她说些什么安慰的话,但是,他知道,除了幽助,没有人能留住她的笑容……
“哥哥!不许你碰哥哥!”优将幽助搂入怀中,推开了扶着幽助的萤子
“优……”萤子不知道该说什么,是的她也知道优对幽助的感情,但是她是幽助的妹妹所以自己从来都没有在乎过什么,可是却十分的在意……
“优……要和萤子好好相处……”幽助不知道是醒着还是睡着,忽然说了这么一句,霎时间,优觉得整颗心都快碎了,即使是梦中也依旧牵挂着萤子……泪……无声息的滑落,优强忍着,将幽助扶去酒店……
“优她……”牡丹即使再笨也看的出,优对幽助绝对已经超出了正常兄妹的界限……
一个人思念着前世的海誓山盟,一个人徘徊在两世的交界之处,来来去去,生生死死,却漠然的淡忘了曾日的刻骨铭心,或许曾经就不该相识,或许是早该淡忘过去的一切……
优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幽助带回酒店,把他放到床上,盖好被子,之后,自己坐在床边,看着他,用那带着寂寞、悲伤、深情的目光凝视着他,这个自己一直一直深爱人……
“哥哥……嗯嗯……幽助……早就想这样叫你了,其实我爱你,是从很小的时候了,你记不记得,有一次,我摔倒了,膝盖破了,流了好多的血,你把我背我家,当时,在幽助你的背上觉得好安心……还有一次,妈妈不在家,我发高烧,你背我跑到医院,当医生接过我时,你累的倒在地上,那时我好感动……还有一次,幽助你为了我喜欢的贝壳,一个人跑到海边,还遇到暴风雨,差点掉下悬崖,我都记得,幽助……这是我的幽助呀!我的!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现在什么都像着雪村萤子!为什么!我爱你!比她更爱你呀!我的心一直在痛,不知道为什么,从小就这样,可是和幽助你在一起时,就不会了,我觉得好开心,好开心,可是,现在,我的心无时无刻不在痛,因为,雪村萤子的出现!从那时起我每天都被这痛折磨着,我知道,我已经没多少时间了,幽助,最后,让我多看你一会吧……”优此刻看起来很平静,平静的异常,只是深情的注视着幽助,不再有悲伤,不再有寂寞,有的只是莫不去,遮不住的深情……
“优……”幽助在梦中唤着……这一声,使得优平静的脸上显现出一抹笑容,一抹看起来那样让人心痛的笑容……
“优!”忽然,幽助从梦中惊醒,看着身边的优,趴在自己的床边,似乎是睡着了,幽助用颤抖的手臂将她抱入怀中,优的表情是那样的平静,嘴角还挂着一抹微笑……
“雪英!”藏马好像忽然感觉到了什么,奔向酒店
“优!”牡丹,似乎也觉查到什么,跑回酒店
“牡丹,发生什么事了?”桑原和萤子也跟着跑了回去
“雪英!”藏马冲进房间,却呆了……
“优……藏马君……”第二个跑进来的牡丹看到藏马呆站在那里,似乎明白了什么,表情异常的悲伤……
“牡丹,到底怎么了……”桑原跟着进来后,看到的情景让他也呆住了
“幽助……啊!优!她怎么了!”最后跑进房间的萤子看到幽助呆坐在床上,抱着优,优安静的躺在幽助怀里,一动不动……
许久,大家都不愿相信优去世的事实,尤其是幽助和藏马,但是,最后医生的诊断却惊呆了所有的人,优的死因,是心碎了……
“优……为什么……为什么……”自从优走后,幽助就一直重复着念着这句话,而藏马则因为好不容易相见却这样的匆匆而悲伤不已……
“看来,必须向你们坦白了……”就在大家都失魂落魄之时,小阎王终于肯说出实情……
“在远古,曾经有一段水与云的传说,传说有一朵云一天偶尔向下看,发现了自己在水中的倒影,发现了,心中映着自己的水,不经意间,爱上了水,水也是,他的心中时时刻刻都有着云的影子,水由于过度思念云时,就请求太阳将自己照耀,之后变成水蒸气,飘到天空,和云和为一体,水因此失去生命,云悲伤极了,不停的落泪,他的泪水再次化成水,水复活了,云却消失了,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伴,他们请求天神,转世能在一起,于是他们转世成为魔界的王子,就是幽助你的前世,和人界的公主,优的两世前,你们相爱,但是,你却因为为了做魔界第一而整天刻苦训练,忽略了她,当你得到魔界第一时,回到城堡找她时,她早已被嫉恨你的人杀死,此刻的魔界王子你,因为后悔、内疚和悲伤,不久也去世了,那时优早已转世,她遇到了藏马的前世,优是光,藏马是影,光和影一直相伴着,有光必有影,有影就一定有光,本应该是幸福的一对……但是,黑暗吞没光时,一切都是黑的,影也就不存在了,之后光转世成雪英,影转世为妖狐马,因为某些原因,你的转世时间变的比一般人要长,而这时雪英也转世了,所以你们同时转世,因此你们成了兄妹……这就是事实”小阎王讲述着
“可是,这和上次说的不一样呀!。”蓝鬼疑惑的问
“这是重要机密,怎么能说实话!”小阎王一副“你懂不懂!”的样子
“原来如此,这么说,优小姐和藏马先生有两世的情缘,和幽助先生也有两世的情缘了?”蓝鬼追问
“不,和幽助已经是第三世了……其实,优命中注定的人就是幽助,可是因为当时我不小心,写错了,搞成了她和藏马有两世的情缘,真是对不住大家呀!”小阎王满是愧疚……
虽然知道了真相,可是大家却依然的沉默,好像在想些什么……
飞雪飘满大地,冰冷的落在人们的脸上,融化,无情,无色……
“雪英,这就是当年我们一起种下的英月。”藏马将一束如血般赤红的花放在一个墓碑前,在白雪之中他显得更加的艳丽
“自从恢复了前几世的记忆之后,幽助那小子就消失了,萤子疯了,现在一切都乱了……”桑原静静的说
“他是去找雪英的转世了……他那天晚上说过,无论再过几世,一定要让雪英幸福……今生他辜负了雪英,再见面一定首先对她说声爱她……”藏马没有任何语气的说着,冰冷的表情宛如这飘飘坠坠的雪般
“你真的打算放弃吗?”桑原不明白,虽然是一时搞错,但却也曾经那样的爱过
“她一直都心痛,就是因为不能和幽助在一起,没有和她的真爱在一起,既然爱她就要让她幸福,不忍看她心痛呀……”
“藏马……”桑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是呀,因为爱着对方,所以才希望她能够幸福
(再见了……雪英……)藏马想着,转身,离开了……
…………………………………………
…………………………………………
[
“你和我在一起不会幸福的……”一个深绿色短发,棕色眼瞳,长的十分帅气的男人同他那既冰冷又温柔的目光看着眼前的女孩
“我不在乎,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女孩坚定的眼神证明了她的绝不动摇的心,女孩拥有世间绝无仅有的银蓝色长发,她的眼眸如天空般幽远,如泉水般清澈
“你是人界的公主,这样会委屈你的。”
“你也是魔界的王子呀!公主和王子在一起何来的委屈?幽助,我真的好爱你……”
“我知道了……”
…………………………
……………………
“优!我终于成为了魔界第一!”幽助激动的冲进自己的房间找寻自己的妻子,可是空荡荡的房间却不见熟悉的身影
“陛下,您回来晚了……王妃她……”一个女仆哽咽着
“优!优她怎么了?!”幽助的情绪很激动,已经快到崩溃的边缘了
“在您离开的这几百年里,王妃日日夜夜都在思念着您,忽然有一天,王妃开心的说‘今天是我和幽助约定的日子,幽助说今天会回来,我要去迎接他!’就自己一个人跑了出去,在路上,遇到了曾经被您打败的人,之后……被杀了……”女仆已经泪流满面,而幽助,却呆在原地,一动不动……
…………………………
…………………………
“幽助!我爱你!”
“幽助!我好心痛……”
“幽助……”
]
回想着曾经,幽助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什么而生存,伤害了最重要的人,自己也同样被伤害着,被自己伤害着,寻寻觅觅,已经20年了,却依旧不见那心中的身影……
“如果时间倒退你会如何对优?”忽然一个声音传入幽助的耳朵
“当然是用我的生命爱她!……”幽助坚定的回答,忽然,他好像察觉到了什么,看向声音的来源
“虽然时间不能倒退,但是,我们依旧可以在一起,小阎王因为歉疚所以今生他让我恢复了前几世的记忆。”一个银蓝色长发,如天空般幽蓝的蓝色眼眸的女孩微笑着看着幽助
“优……”幽助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幽助……这次我们不再以兄妹的身份……”
“啊!是以夫妻的身份……优……我爱你……”幽助将优紧紧的拥入怀中,这是隔了上千年岁月的再次拥抱,深深的感受着彼此的心跳、体温、呼吸……
终于,相隔沧海桑田,两颗破碎的心又再度结合在一起,无论你是以怎样的形态出现在我的面前,重要的只有一点,那就是……我爱你……


………………………………………
我哭~
本来一开始要写优藏的~可是可是~~~
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又变成幽优了~~
哎我还是最爱幽助
算了
前世幽幽
今生幽优
就让我一直和幽助缠绵相守吧~

<完>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