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您尚未 [登录 - 注册] ┆ 风格 ┆ 搜索 ┆ 帮助繁體版无图版 ┆ 


--> 标题: 【原创】迷迭香(藏飞)
您是本帖第450个阅读者。
性别:女<br>状态:离线<br>积时:8 个月 22 天 9 小时 1 分 3 秒
louise8959


等级:漫画小组
头衔:未定义
帖数:540
金钱:3371
幽巢币:75
收藏 举报 1F 信息 | 留言 | QQ | Email | 主页 | 编辑 | 引用
【原创】迷迭香(藏飞)

http://tieba.baidu.com/f?kw=%B2%D8%B7%C9#



┤本贴版权归 louise8959 和 本论坛 共同所有.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签名档 --------------------------------------------------------
幽游之巢欢迎您!
Posted:2012-9-3 5:39:47
性别:女<br>状态:离线<br>积时:8 个月 22 天 9 小时 1 分 3 秒
louise8959


等级:漫画小组
头衔:未定义
帖数:540
金钱:3371
幽巢币:75
2F 信息 | 留言 | QQ | Email | 主页 | 编辑 | 引用


迷迭香

在去魔界之前,藏马给飞影一丛淡蓝色的小花。

“这是什么?”飞影感到有点莫名其妙,不知道老狐狸在打什么算盘。

“是迷迭香。”藏马温和地回答他。

“有什么用吗?”

“它能增强你的记忆力……让你不会忘了我。”

“哼。“飞影转过身,不再理会这个絮絮叨叨的狐狸。

他不想要什么好的记忆力,那对他来说没什么用处。

他没有什么好回忆的。

飞影去了躯的阵营,开始了艰苦的训练生涯。他每天过得都非常辛苦,除了杀妖怪,吃掉战败者的遗骸,就是睡觉,没有放松下来的时候。

他是蛊。

是躯炼制的蛊。

飞影知道他对躯来说并没有特别的意义,他和幽助还有藏马不一样。幽助是雷禅的后代,藏马有一个不知道是敌是友的黄泉,总之那两个巨头是不会让他们死的,但飞影就不一样了,他并没有特别的出身,也没有不可取代的能力,有的只是勉勉强强称得上是天才的战斗力,而且在广袤的魔界,还称不上是最强的。他在躯这里,不过是她炼蛊的材料。

他不过是被放入这个大缸的毒虫之一,跟其他的妖怪一起缠斗,他要把其他的妖怪都吃掉,都杀掉,继承他们的毒素和战斗力,活到最后才能变成蛊,才能变成特殊的那一个。如果他在这个过程中死了,下场和其他被他杀掉吃掉的妖怪一样。

他不能松懈一丝一毫,要时时刻刻做着战斗准备。

但是……即使是在这么紧张的时刻,他也有走神的时候。虽然曾经一遍又一遍地告诫自己,记忆力是没用的东西,他需要的只有现在,但他还是会控制不住地想起过去。

那些……都不是什么愉快的回忆。

从他一出生开始,门就被关上了。

在他还不理解生命是什么,父母有什么意义的时候,那些冰女就让他失去了一切,打算让她死掉。

他并没有太怨恨这些冰女,毕竟这在魔界是很正常,很普遍的事情,她们仅仅是选择不要他,不想养他,把他像垃圾一样扔掉,只是后来他没有像她们预想的那样死掉,而是流落到魔界中,被一群低能的盗贼收养,虽然口头上并不承认,但飞影曾经珍惜过那些养育过他的妖怪,想要留下来。

没错,他想珍惜过,也曾经试图那么做过,但是……他们却都把大门关上了。

飞影再次经历了被抛弃这种事。

在短短的一生中,飞影学会了一件事,那就是不要做多余的事,既然别人已经在你面前狠狠地甩上了门,就没必要挽回了。他不会哀求那些人把门打开,哭着跪下来抱着他们的大腿,那样太丢人了,而且一点用都没有。

后来他去了冰河之国,却发现他的母亲已经死了。他并不怎么想报复,但也没有呆在那里的理由,冰河之国没有人欢迎他,所以他出来找错过的妹妹。

虽然他偶尔也会想起抛弃过他的那些妖怪,但他知道已经关上的门是不会再打开了,那段回忆紧紧是被当成一段很不愉快的经历被压在记忆之底。

想起这些事情的时候变多了……真的很不愉快……

飞影冷笑了。

他想起了那只狐狸说的奇怪的话,一定是那只讨厌的狐狸施加的影响。

真是讨厌的感觉。

他并不喜欢那束花的味道,所以早早地扔掉了。

花是那样脆弱的东西,不适合在魔界久居。

战斗接着继续,敌人越来越强,躯正在炼制蛊,想要做成最强的蛊。

而他是否是那个蛊,还是未知数。

这下飞影真的感到了生活的艰辛,比在搏命的暗黑武道大会时还要辛苦。那时虽然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但大家至少是一条心的,背后有人支持着总比孤军奋战要好得多。

而且……那个时候,藏马还会时不时地拿出看家的恢复妖力和体力的药物和食品给他,虽然有些好吃,有些不好吃,但在没有的情况下,才感到那些药物的可贵。没有了那些药,他感到压力更大了,甚至有的时候胸口和头会一阵一阵的痛,身体也有几处怎么都好不了的溃烂,这样高强度的训练糟蹋了他的身体,后遗症一点一点的显现出来,比战斗中受的伤还要恼人。

其实飞影并不喜欢在这里呆着,也不喜欢过这样的日子。

但他别无选择,他没有选择的余地和权利。

为了大人物的权利之争,他们被分开了,彼此为敌。

昨日是朋友,明日就是敌人,变化得还真快。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活下去。

不知道那几个人怎么样了。

有时候他还能偶尔记得幽助那个白痴那爽朗的表情,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变化。在幽助他们几个向前冲的时候,藏马总是微笑着在后面给他们打点一切。桑原那小子虽然没什么能耐,但他总能出奇制胜,运气好得出奇,每到那种时刻,那个毁容的就会开心得大笑,手舞足蹈,得意洋洋地自吹自擂,在他妹妹面前更甚……

那时候他们就算是输了,也会很开心。

但是现在……

飞影感觉到,他们已经把大门给关上了。

没错,关上了。现在他们不再是朋友,而是敌人,他们全都把门给关上了。幽助,藏马,还有他,分处于三个不同的阵营,外加上绝对站在人间界那一边的桑原,他们已经被完完全全地分开了。

现在想这些有什么用呢,最重要的是活下去。

他麻木地,劳累地度过每一天,为了活着而活着。

最后一战终于来了,躯派来了最后的毒虫——时雨。

在这一刻,飞影已经预见到了自己的未来。

所有对他敞开过大门的人都已经把门给关上了。

这个曾经是他的师父的人,教会他一切的人,对他敞开过大门的人,要与他进行一场生死决斗,他们是势不两立,你死我活的敌人。

他的未来已经命中注定了,那些曾经对他敞开过大门的人都把门给关上了,将他扔在了外面,都想要他死……

这一刻他已经看透了生死成败。

他想要结束。

忌子飞影,和命运做了一辈子斗争的人,这一刻,决定投降了。

时雨锋利的刀划开了他的肚子,飞影的身体飘了起来,这一刻他感觉不到什么疼痛,而是觉得很轻松。他记得不久之前,他也曾经将刀捅进了藏马的肚子,但那时他真的不是故意的,他从未想过要伤害藏马。

他还清清楚楚地记得藏马为了要救治人类母亲那焦灼的样子,藏马的母亲得的病并非是人类的普通的疾病,而是受到了袭击藏马的妖怪的妖毒,藏马治不了,人类医生把这种中毒当成其他疾病诊治了,根本一点用也没有。那时候,飞影感觉到藏马对母亲的心情……跟自己对雪菜的感情很相似。爱可能有一些,更多的是出于责任,或者说是愧疚。

如果没有我就好了……

如果没有我的话……

现在时雨总算是为了藏马报仇了呢,藏马知道了,一定会很开心的。

这一刻飞影也感到很开心呢。

因为……他已经无法对幽助,藏马,还有那个毁容的举刀了。

他也不用举刀了,他逃过去了。

真的是……太好了……

圆满的结局。

但这一切还没有结束,他终于变成了那只蛊。

三个人的战斗一触即发。

飞影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知道失去了雷禅的幽助是最弱的,就算飞影,幽助和藏马联合在一起,也顶不过三巨头中的一个。

但没想到藏马会背叛黄泉,更没想到他会有那么多忠于他的死士——虽然粗制滥造了点,藏马只是让他们的妖力值超过十万,但每一个都缺乏必要的战斗经验和支配妖力的能力,一个妖力只有三万的经验丰富的老妖怪都能把他们干掉。

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已经很了不起了。

幽助一提议,藏马立刻附和他,外加上雷禅的那些旧友,局势便产生了变化。

躯也同意了,他们三个竟然非常意外的没有成为敌人。

真的……是非常意外。

飞影惊讶地看着藏马,藏马则一如既往地笑了,向他招了招手。

那扇门没有关上。

但飞影心中的不确定的感觉还在扩大,他没有理会藏马。

后来飞影输了,不得不在魔界服劳役三年。

他们谁都没有赢,如果在以前的话,他们是一个团队,靠着彼此的力量突破一个又一个极限,不管在何时,只要他们在一起,就还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浦饭队。但是现在,幽助,藏马,飞影被分开了,仅仅是单个的个体,是无法超越那些极限的。

他们几个偶尔会见面,但都是因为公事。

有时候飞影会想狐狸现在到底在干什么,但他又不敢去,这不是距离的问题,对他这样的以速度见长的妖怪来说,只要几分钟,即可完美地在魔界和人间界来一个来回,但他就是不想去。

他对藏马的态度……有点像对雪菜。

当初与雪菜见面的第一眼,飞影没有说出自己的身份,他自有他自己的顾虑。飞影并不确定雪菜对他这样罪孽深重的哥哥的态度会怎样,与其被拒绝,还不如不说得好,他没法打开那道门,那就让它虚掩着好了,至少没有关上,以后还是有机会的。

但是……时间拖得越久,他就越没有办法打开那道门。

飞影总不能说自己一直都在说谎,一直知道自己是她哥哥却不说出来。日子拖得越久就越无法解决,他自己陷入了自己编排的怪圈里了。

自作孽,不可活。

他对藏马也是一样。

他曾经和藏马有过关系,但他并不觉得有什么,这对藏马来说也不意味着什么。妖怪没有贞操概念,人类的无聊的观念与他们无关。在藏马之前他并没有考虑过这种事,他觉得很无聊,不值得。后来藏马向他提出了要求,飞影答应了,委身于他,飞影也只是觉得‘藏马是可以的’,‘他这个人有资格’或者‘这么做不吃亏’之类的想法。他们在一起,喜欢在一起,但并没到没有对方就活不下去的那种程度,而且谁都没有想过所谓的永恒的爱情这一类的东西,这让人感到不舒服,浑身起鸡皮疙瘩。

人类就是这样,一群活不了几十年的可怜生物,却偏偏喜欢说什么永远。连明天都不知道会怎样,怎么可以说永远。

他不想变得那么可笑。

隔了这么久,藏马身边应该有别人了……已经把他给忘了,或者说没有忘,只是对他的感情变了……飞影不想听这些,所以他选择不去见藏马。

他想让门虚掩着。

或者淡忘掉一切。

时间拖得越久就越是无法解决,干脆全部斩断掉,遗忘掉好了。

但他并没有遗忘,还是会时不时地想起那只死狐狸。

有一次飞影从树上掉下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了狐狸看他时那得意的表情,飞影气得差点将睡觉的树给烧掉。

飞影跟别人不同,由于有邪眼的关系,他的记忆就像相片,录像,录音那样清晰,不管过了几十年都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在他猝不及防的时候猛地撞进他的脑海里。

可恶的记忆力。

就算藏马不给他那种东西,他的记忆里也已经好得出奇了。

他很讨厌这样的感觉,但从来都不表现在脸上,那样太傻了。

他不犯傻,不等于躯会不犯傻,她又在发火了。

飞影招惹了她,被踢了出去,直挺地扔在了魔界的草地上,没人会给他疗伤的。

他知道这个样子会死掉的,在这种时候,只好去求……

飞影打了一个哆嗦,他不想这么做,但在权衡了一下之后,还是决定去一趟。

他有十足的理由这么做。

到了藏马家门口,他犹豫再三,怎么都不敢进去,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他总算下定了决心,在树上偷看了一眼。

藏马在屋子里,没有其他人呢……

飞影犹豫了一下,放出了一点妖气告诉藏马他来了。‘

藏马打开了窗户,没有表情地注视着他。

飞影感到自己的心脏要停了,转身打算走掉。

藏马突然笑了,打破了脸上那一层坚冰,向他张开了双臂。

飞影惊讶地看着他。

一秒钟以后,他扑进了藏马的怀里,好不容易止住血的伤口一下子裂开了。

他总算是推开了门,心中的坚冰一下子化开了。

“不要忘了我。”藏马在他耳边就是这样说的。

飞影其实一点也没有忘记。

只是……只是,有一点胆小……

他一直都很胆小。

因为他没有挽回的能力。

先把腹部的伤治好,之后这一夜就在藏马怀中度过了。

好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他完全卸下了心中的包袱了,这种感觉很舒服。

借口用完了,是时候该办正经事了。

但藏马这家伙竟然敢拿躯的事调侃他,真是活腻了。

飞影真想撕烂这个狐狸的嘴,他来这里又不是为了说这个的。

不过看着藏马略带着醋意的口吻和眼神,他觉得还是算了,这个问题以后再说了。

这时候,飞影突然想去看看雪菜,也许是时候向她承认真相了。

他决定不会在她说出答案之前跑掉。就算她推开了他,他也不是无处可去了。

可能藏马的迷迭香起了作用,它永远开在了他的心上,让他不会遗忘不该遗忘的东西,并且能够向前踏出一步,没有选择放弃。

——————完——————




┤本贴版权归 louise8959 和 本论坛 共同所有.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签名档 --------------------------------------------------------
幽游之巢欢迎您!
Posted:2012-9-3 5:39:58×
 每页10条,共1页,合计2条记录
9  1  :
转到  

Powered By:YxBBs V2.3.0
Processed in:0.031250s, 数据查询:17次
您是本站的第位访客 © 2003-2018 幽游之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