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您尚未 [登录 - 注册] ┆ 风格 ┆ 搜索 ┆ 帮助繁體版无图版 ┆ 


--> 标题: 【原创】胧月夜(藏飞)
您是本帖第369个阅读者。
性别:女<br>状态:离线<br>积时:8 个月 22 天 9 小时 1 分 3 秒
louise8959


等级:漫画小组
头衔:未定义
帖数:540
金钱:3371
幽巢币:75
收藏 举报 1F 信息 | 留言 | QQ | Email | 主页 | 编辑 | 引用
【原创】胧月夜(藏飞)

http://tieba.baidu.com/f?kw=%B2%D8%B7%C9#



┤本贴版权归 louise8959 和 本论坛 共同所有.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签名档 --------------------------------------------------------
幽游之巢欢迎您!
Posted:2012-9-3 5:38:52
性别:女<br>状态:离线<br>积时:8 个月 22 天 9 小时 1 分 3 秒
louise8959


等级:漫画小组
头衔:未定义
帖数:540
金钱:3371
幽巢币:75
2F 信息 | 留言 | QQ | Email | 主页 | 编辑 | 引用


胧月夜

一年一度的祭祀又到了。

今年轮到他们这一家了。

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情,因为母亲早上醒来,看到了插在门板上的白色的箭。

那是祭祀的标志,说明他们一家已经被山中的魔物选中了。

为了村子的风调雨顺,六畜兴旺,他们必须这么做。

父母哭着为唯一的儿子飞影准备最后一顿饭,送他上路了。

好在那些怪物喜欢吃活物,不需要宰杀,只要将他装进供盘里带入神社中就行了。

飞影不想死得这么窝囊,他在怀里揣了一把刀。

没有人检查他,因为他们都认为魔物是不可战胜的。

他被放在神社里一直等待着。

等到天边金色的霞光褪得差不多,只留下淡淡的白光,细细的月牙登上树梢,外面才传来动静。

那些人正说着粗话,笑骂着朝这里走来了。

飞影感到很困惑,妖怪呢?为什么这些人敢来,他们会被妖怪们吃掉的。

门被打开,那些人进来,飞影看到了几个人影,但到底是谁,他却看不清。

“大人,这是这次弄到的贡品。”一个谄媚的声音传了过来,飞影认出来了,他是村中的巫师,他一下子明白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妖怪,这一切都是巫师搞得鬼,弄到人以后送到外地卖掉。

“你干得不错,盯了他很久了。喂,小子,你应该感到高兴,你不会死的,不过……要付出一点代价……”

很久?

一只手伸过来摸他的脸,飞影感到恼火,他拔出藏好的刀,没命地砍下去,惨叫顿时响了起来。他开始在这狭小的空间里乱砍,但很快被制服了。

“干脆挑断这个小子的手筋脚筋好了……该死的——”那个挨砍的人很生气,但他的话还没说完,声音就戛然而止了。

温热的东西喷到了飞影脸上。

他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但周围传来的惊叫声告诉他这不是什么好事。

“没事的。”一个声音从阴暗处传了过来。

飞影闻到了一股清甜的花香,眼皮很沉,抬不起来,最后在黑暗中闭上了眼。

第二天早上,村民们打开庙门,发现里面横七竖八地躺着十几具尸体,尸体被撕成了碎片,这些人一定是在不该来的时段冒犯了妖怪才死得这么惨。

这让村民们对妖怪的存在更加深信不疑了。

飞影慢慢地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在一个山洞里,山洞里面很光滑平整,而且很干燥,不那么潮湿,就好像有人刻意修饰过一样。

他躺在一块大大的毯子上。

这里……是哪里?

飞影起身,打算到山洞外面看看。

外面都是些参天巨木,绿油油的叶子在太阳下泛着银光,叶片在风儿的抚摸下沙沙作响,和忽远忽近的鸟鸣搭配在一起,就像乐章一样动听。

飞影迷惑了,他走出来几步,但很快就不得不停下来了。

他的面前有一堵墙,虽然看不见,但他没法走下去了。

怎么回事?

他试过别的地方,发现自己面前有一堵厚厚的看不见的墙。

飞影感到害怕,但他已经死过一回了,也就无所谓了。

父母应该觉得他已经死了。

他不安地回到了洞穴,在角落里发现了一些烤肉和水,他犹豫了一下,拿过来享用掉了。

这一天在不安中过去了,夜幕渐渐降临,雾气开始升起,让褪去的晚霞变得柔和,温暖,然后这温暖渐渐消逝,在白日里被太阳晒得滚烫的石头也变得凉了起来,夜色渐渐变浓,白天喧闹的鸟鸣沉寂下来,只留下细草和树叶在风中互相抚摸的沙沙声。

窄窄的一弯新月升起来了,浸淫在朦胧的雾色中,好似裹着层层华丽的衣服不愿意露出脸的贵妇。星星次第睁开眼,像没睡醒一样,眼睛睁开,闭上,一闪一闪的。

是时候该睡觉了,飞影回到洞穴中,打算躺下。

他刚躺下,就出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他并不是一个人,在他身边躺着一个黑影,这个黑影是白天从来都不曾有过的,他甚至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他张皇失措的想要逃走,却被一把抱住,这个黑影的皮肤摸起来很光滑,看样子大概是个人类。紧紧抱住他的身体是那样强壮,并不暴力,但无法逃脱。一只手坚决地将他的头向后扳,一双软软的东西靠了过来,过了很久他才意识到那是一对颤动的嘴唇,正在用力地吸吮着他。

飞影想看看这到底是什么,但周围一片漆黑,他什么都看不到,只能模模糊糊的感觉着一个黑影趴在他身上。

“你是谁……?”

无回答。

“是谁……?”

“我……没有恶意。”一个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是我救了你。”

“我知道,但你是谁?”

“很抱歉,我不能让你看到我的真面目,但我绝对不会伤害你的。”

这是什么意思,飞影感到有些恼火,他的手向后面乱抓,一下子僵住了。

他的手摸到了一条尾巴,又长又滑。

他明白了,在他身上的绝对不是人类,所有的问话都烟消云散。但他有一点不明白,如果这是妖怪的话,为什么还不吃掉他?

那个妖怪正在用牙齿刮着他的脖子,弄得他一阵一阵的紧张。

不过好在那个妖怪的手很温柔,他正非常温柔地抚摸着他的全身,时不时地用温柔的指尖在他的肌肤上滑动,让他感到很难耐。

这个陌生人的拥抱……非常温暖,温柔……就好像要把他融化掉一样……

空气中飘来一股淡淡的花香,但周围一片漆黑,飞影什么都看不到。

渐渐地他身不由己的沦陷了,成了陌生人……不,不管是什么,总之是一个怪物的俘虏。

飞影的手开始在怪物的身上滑动,他摸到怪物有一头柔顺的长发,摸到他好像有两只耳朵,摸到了他的其他的五官,还有光洁的散发着清香的皮肤。

但对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却不知道。

然后有什么东西进入了他,他惊叫起来。

“痛吗?对不起,不这样的话,过一会儿你会更难受的。”宠溺的声音传了过来,飞影稍稍的放松了一点,紧张不起来了。他不知道陌生人是谁,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来,他不想管这些了。

他简直不敢相信就这样把自己交给了一个陌生人,任凭他一点一点地扩张自己的身体,哆哆嗦嗦的陶醉在这种近乎快感的痛苦中,越陷越深,仿佛掉进一个无底洞。情欲的泉源从心底喷涌而出,将他的全身淹没。

然后陌生人突然抽离,一股更大的压迫感进来了,他大叫着紧紧地抱住了陌生人,就好像紧紧地抱住波涛汹涌的大海上的一块浮木,他要被卷进漩涡,到达更深的地方去。陌生人一次又一次地将他压下海底,每一次都让他感到如同窒息了一般的重压。他感到天上的群星落下,摇曳生辉,在他面前一片漆黑的布景上闪闪烁烁。他的一切都迸发出火花,颤动不已。

他不知道这坚持了多久,就这样被坚韧的身体紧紧地缠着,是过了几分钟,还是几小时他都没有概念了,直到最后,一股如同岩浆一样滚烫的洪流将他的意识冲走。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飞影眨了眨眼睛,不知道昨天晚上的一切,是否是真实。

但下体传来了一阵疼痛,仿佛在提醒他,昨天晚上要把他全部烧掉的热情都是真的。

很……莫名其妙的经历。

白天依旧没什么改观,他无法从这里出去。

他回到洞穴里,发现角落里多了一些小的生活必需品和一些食物,一定是那个陌生人留下的。

后来,每到完全天黑,月色朦胧的时候,陌生人就会出现,跟他欣赏头顶上的夜空,陪着他睡觉。但这个人对飞影来说依旧是陌生人,他对他一无所知。飞影从来都不知道他的名字,长什么样,他唯一知道的是指尖传来的触感和偶尔传来的声音。

虽然知道陌生人不会伤害他,但他还是……感到很不安,他不知道陌生人到底是什么,不知道他从哪里来,会不会再来了。

他感到很不安,非常不安。虽然知道很多事还是不知道得好,但他还是想看一看,哪怕这个陌生人是面目狰狞的恶鬼也要看一看。

飞影尝试着用钻木取火得到火种,费了好大劲儿他才成功。

这一天妖怪又来了,跟他缠绵了一会儿,便睡着了。

飞影把火种拿了出来,点燃了一根树枝。他紧张极了,哆哆嗦嗦地拿到妖怪面前。

在微弱的火光下……他看到了一个妖怪,一个美丽的妖怪,有着绝美的面孔,头顶上长有的耳朵显示出他并非人类。

但就在这时,妖怪睁开了眼,看到他,一下子跑掉了。

飞影呆在了那里。

妖怪再也没有回来,但飞影可以从这里走出去了。

后来他才得知这里是什么地方,距离他的家乡足足有千里之遥,但他已经不想管这些了,他想找到那个妖怪,问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

他得知了这一带有妖狐的领地,推定这个陌生人是妖狐,孤身一人前去拜访。

一个年长的妖狐接待了他。

“你一定是藏马口中的那个人类了。”年长的妖狐打量着他。“以人类的标准还可以。”

原来他叫藏马,飞影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

“来这里做什么?”

“我想问他一些事。”

“他不能见你。”

“为什么?”

“被人类看见了真面目,就要马上离开,这是族规,人类就喜欢打妖狐的主意。”

“我要见他,一眼就好,以后不会再来了。”

“是吗,把这个喝了,你就可以见到他了。”说着妖狐拿出了一杯酒。“否则绝对不行。”

飞影迟疑了一下,拿起来一饮而尽。

他一下子倒了下来,感到天旋地转,恶心得想吐,但捂上嘴不让自己吐出来。

等到这恶心的感觉稍稍好一些,他把手拿开,看到自己的手满是皱纹,枯黄干瘪。

他吓了一跳,然后看到自己全身的皮肤都是这个样子,简直像个怪物。

“你这个样子就可以见他了。”面前的妖狐平淡地告诉他。

飞影沉默了一会儿,转身走了。

“这才聪明,别再来了。“

后来飞影远离了所有人,在深山里住了下来,就当作自己是早就死了。

早就死了……

他不知道照着这个样子活了多久。

但突然有一天,藏马出现在他面前,他吓呆了,躲回了屋子里。

“飞影,我听说了……”藏马急切地说:“今后由我来陪着你——”

“不要,你走开!”飞影堵上门,不让他进来。

“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要是早一点修炼出人形就好了。”

“走开!”有什么用啊,他真的不想让藏马看到这个样子!

“你变老了有什么关系,你看,我比你更老!”

飞影愣住了,比他还老?他偷偷地透过门缝看了一眼,顿时倒吸了一口气。

“你看,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

飞影打开了门,但几支箭射了过来,正中了他的胸口。

他惊愕地看着藏马,然后倒下了。

藏马跑过去抱住了他的身体,但箭射中了要害,回天乏术。

他回过头来,看到是族中的长老。

“您为什么要这么做?”

“藏马,你怎么还想着这小东西,要知道过了几十年以后,他就会变成这个样子,人类这种短命的东西,不值得留恋。”

“要杀也应该杀我才对!”

“你是我们一族的希望,我们不能失去你。被人看见了就要离开,这是规矩。就像那个葛叶一样……不能在人类身边久居。”

藏马憎恨地看着他,半晌过后,僵硬地说:“从此以后,我和妖狐一族,无半点关系,不是血亲,而是血仇。”

然后他将飞影的身体好好安葬,然后将他的灵魂注入到竹子里,让他随着竹筒一起长大。

等到三次满月以后,就应该长成了。

但等时机成熟之时,藏马想要去取竹子的时候,却发现竹子被不见了。

然后他才知道……那个竹子被人类取走了。

飞影被人类抚养着。

藏马去看望他,飞影每次看到藏马过来,都会生气地把头扭开。

他误会了,就算变成那样,藏马也没想过要杀掉他。

藏马想要找一个解释的机会,但怎么找都找不到,飞影一直躲着他,不肯见他。

藏马所能做的就是,让那个原本穷困的家庭富裕起来,好让飞影过好一点的生活。日子久了,飞影对他没那么抵触了。

又一只白色的箭插在了他们家的门板上,藏马感到哭笑不得,飞影在楼上看着他直笑、

然后飞影把那些人都杀掉了,顺便把神社给烧了。

他们两个又相遇了,又是一个月色朦胧的月夜。

“飞影,我……”此时此刻,藏马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住口。”飞影用一根手指压上了他的嘴。“什么都别说,想要的话……就追过来吧……”

飞影跑掉了,把呆愣的藏马留在了原地。

藏马反应过来,追了上去,跟着他进了一片竹林。

月亮已经完全被竹子的叶片给遮盖住了,竹林里一点光都没有,连声音都没有,只有淡淡的竹子的清香在空气中飘着。

藏马不知所措地站在了原地,他需要一点时间定位飞影的位——

一只手突然搭上了藏马的肩膀,被藏马一把拽住了。

他把那个人扑倒,耳边立刻传来了一阵笑声。树林摇曳着,仿佛在陪着一起笑。

朦胧的银光透过竹子照射进来,将斑驳的竹影投射在他们身上。

这个世界……依旧是那样宁静,祥和,恬淡。

除了衣服摩挲的沙沙声,再没有一点声音。

——————完——————




┤本贴版权归 louise8959 和 本论坛 共同所有.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签名档 --------------------------------------------------------
幽游之巢欢迎您!
Posted:2012-9-3 5:39:05×
 每页10条,共1页,合计2条记录
9  1  :
转到  

Powered By:YxBBs V2.3.0
Processed in:0.017578s, 数据查询:17次
您是本站的第位访客 © 2003-2018 幽游之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