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您尚未 [登录 - 注册] ┆ 风格 ┆ 搜索 ┆ 帮助繁體版无图版 ┆ 


--> 标题: 【原创】黑欧泊
您是本帖第357个阅读者。
性别:女<br>状态:离线<br>积时:8 个月 22 天 9 小时 1 分 3 秒
louise8959


等级:漫画小组
头衔:未定义
帖数:540
金钱:3371
幽巢币:75
收藏 举报 1F 信息 | 留言 | QQ | Email | 主页 | 编辑 | 引用
【原创】黑欧泊

http://tieba.baidu.com/f?kw=%B2%D8%B7%C9#



┤本贴版权归 louise8959 和 本论坛 共同所有.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签名档 --------------------------------------------------------
幽游之巢欢迎您!
Posted:2012-9-3 5:37:52
性别:女<br>状态:离线<br>积时:8 个月 22 天 9 小时 1 分 3 秒
louise8959


等级:漫画小组
头衔:未定义
帖数:540
金钱:3371
幽巢币:75
2F 信息 | 留言 | QQ | Email | 主页 | 编辑 | 引用


黑欧泊

若是选一种宝石配得上飞影的话,藏马会选择黑欧泊。

那是一种美丽的宝石,有着深色的底色,泛着如玉石一般圆润的光泽,看上去并不像钻石或红宝石那样璀璨,一副很不起眼的样子。但只要给一点光线,里面耀眼的不同颜色的火彩就会闪现出来,非常漂亮。

但就是这么一种漂亮的宝石,却背负着不幸的恶名。

它是不幸的厄运宝石,跟飞影很相配。

藏马一直都是这样想的,不过他并没有告诉飞影,他知道这个小火妖要是知道的话,肯定会发飙的。

不过,不管是怎样的宝石……都是有价值的东西。

甚至是对唾弃他的人来说。

没想到的事情来了,冰女族向飞影求援,说冰河之国有毁灭的危机,要他回去一趟。飞影万万没有想到会有这种的事,他感到哭笑不得,难以接受,但最后还是应承了下来。

藏马问他这是为什么。

飞影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开口了。

“藏马,我跟你,还有其他的妖怪都不一样,你们都有自己的同类。”

“那又怎么样,事后她们会把你解决掉的。”

“我知道……”

“那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是为了雪菜。”

“雪菜?她不是希望她们都死掉吗?”

“如果她真的毁灭了冰河之国,她一定会后悔的。”

“后悔?”

“没错,一定会后悔的,那样她就变得跟我一样了。藏马,你不知道……我过去过的是什么日子。我既不知道我的父亲是谁,也不知道母亲是谁,我是被唾弃的底层的妖怪,是一个怪胎,在这个世界上一无所有……没有同类的人,你想象不到那是一种怎样的孤独。如果冰女族都死了,雪菜……一定会后悔的,虽然她现在可能不知道。”

藏马不是很理解他说的那种孤独,因为他自己没经历过。

但如果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他最后一个妖狐,或者最后一个人类……的确是一种相当可怕的事情。

就算不是最后一个人类,他也很难想象出那些被灭绝的种族的心情。

就好像……最后的塔斯马尼亚人,那个在短短的几十年时间就被英国人灭绝的小土著种族的最后一个孑遗,或者在小说《最后的莫希干人》里的莫希干族父子,他们会有怎样的心情,他并不理解。

那绝对不是什么好的感觉。

有些事藏马不想去了解。

后来他还是陪着飞影一起去了。

冰女族不让藏马进入地界,因为他是外人,让冰女族的姑娘们看到很不好。

藏马知道她们在顾虑什么,苦笑着从里面退了出来。

他的确不适合在冰河之国里露面,若是再出现像冰菜那样的叛逆,那些老妖婆一定会抓狂的。

不过,这也不能怪她们,她们这样做是有理由的。

冰女一族并非一开始就没有男人,古时候他们被称为雪鬼,居住在人间界的雪山上,是很平凡的一族。

但后来,这一切随着冰泪石被当作宝石而结束了,这种石头除了可以用作天然的装饰品之外,还蕴含着强大的治疗和安定心神的能力,它的价格被迅速地抬了上去。

冰女一族的好日子结束了。

很多冰女因为冰泪石的缘故被抓走了,过了不久都被人类折磨死了。他们奋起反抗,但最后依旧落个差点被灭族的下场,男妖都死光了,仅剩的几个女妖逃到了异空间的雪山上。

然后她们被称为冰女。

感谢冰雪女神赐予她们的奇异的生育能力,让她们没有绝种。但活下来,说不上是恩赐,还是诅咒。很多相似的种族都不见了,只有她们活了下来。因为稀少,让偷猎者更加疯狂了。冰女的女孩儿向往爱情,偷偷地来到了外界,但她们并不是总能得到爱情的,她们经常会被外界的男人欺骗,甚至会因此给自己的种族带来杀身之祸。所以冰女族的长老们才这么严格。

不管是什么生物……都是被欲望驱动的。

其实一切不幸的根源,并不是飞影这个忌子,而是他脖子上的冰泪石,那才是真正的不幸之石。

但冰女们是不会接受这种说法的。

虽然不能跟着一起进去,但他相信飞影,相信他能把一切问题处理好,他比那些冰女们要强得多。

飞影来到了冰河之国,除了几个接待他的冰女之外,所有人看到他就躲。

领头接待他的是泪,这让他心里轻松了不少。

这个女人比较好对付,从她嘴里能套出很多话。

后来他才知道,为什么冰女族那么讨厌他了。

在冰女族的预言中,忌子会毁灭所有人,他会给整个种族带来末日。

对于那个预言,飞影怎么都想不通,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灭绝这个种族。但他也并不想跟这个种族扯上什么关系,赶紧把事办完就能赶紧离开。

问题在于支撑着冰河之国的轴心,它裂开了一条缝,力量正在衰竭。

虽然不知道行不行,但飞影还是决定试一试,他把自己的妖气灌了进去,意外地发现很合适。

然后他开始了艰苦的修补工作。

后面的冰女们并没有帮他的忙,而是在一旁冷眼旁观,就好像这些与她们无关一样。

飞影感到气恼,但还是把火气压了下去,他决定速战速决,快点干完快点离开。

经过几个星期的时间,轴心的妖力被注满了,但飞影本身也变得虚弱不堪了。

总算是快大功告成了……

飞影看一眼下面,看看有没有出什么差错。突然,他感到有一点不对劲。

狭长的裂缝下面暗涌着蓝光,好像有什么东西升上来了。

难道……是他做错了什么,飞影感到担心,凑了过去好好看个仔细。

不知道为什么……那道蓝光……让他感到有一点熟悉的……很怀念的感觉……

他被狠狠地推了下去。

飞影惊愕地转身,看到推他下去的正是泪。

她的脸上还是那样一副歉意的表情。几个冰女族的长老凑了过来,开始填补剩下的洞。

难道……你过去的忏悔都是假的吗?

飞影感到愤怒,但他已经没有力气反击了。

飞影不会明白,他来帮助冰女族这件事本身对冰女族的威胁,比他的存在的威胁还要大,他会给那些不懂事的小冰女们一种‘外界的男人并不可怕,如果能生出这样的儿子也不错’的印象,这对冰河之国来说是一个大威胁,她们不会容忍的。

所以他必须死,而且只要他一死,预言也就不成立了。

没有忌子活下来,冰河之国就永远存在。

冷气扑面而来。

但不知道为什么,后面的蓝光将他融化掉了。

“欢迎回来,我的孩子。”

飞影的耳边响起了一个柔和的女声。

“你……是谁?”

“来,我的孩子……你马上……就会全都想起来的,现在……先脱离这个没用的躯体吧,我的孩子,你受苦了……”

飞影并不理解她在说什么,他感到自己飘了出来,快速地被吸入了下面的光中……

藏马一直在外面跟踪着冰河之国,这一天,他突然感到有一些不对劲儿。

冰河之国在下沉。

难道是飞影搞砸了?那他现在人呢?

藏马焦急地跑了过去。

很快冰河之国掉了下来,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上。

藏赶了过去,感到凶多吉少,他顾不得冰女的禁令,闯进去开始搜查。

所有的冰女都死了。

藏马惊呆了。

这跟冰河之国的下坠没关系,她们是突然全都死掉了,没有外伤。

飞影呢?

藏马开始在废墟中四处寻找飞影,但怎么找都找不到。

时间越长,藏马就感到越绝望。但他下决心一定要找到飞影,他太大意了,对飞影也太放心了,以为他什么都能办到。

现在后悔也已经完了,但他至少要将飞影带回去,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就这样,他翻遍了冰河之国的每一寸土地,却一无所获。

但他依旧没有放弃。

藏马不知道,他的一举一动都被别人看得清清楚楚。

在一面巨大的镜子面前,一个美丽的银色长发女人坐在白色的躺椅上,怀里抱着一个同样是银发长发的女孩儿。

“我的孩子,你的情人在找你。”那个女人笑着对孩子说。

“他不是我的情人。”

“真是令人感动呢,你想让他进来吗?”

“随便……”

藏马的脚下突然裂开了一条缝,他还没来得及叫一声,便被整个吞下去了。

藏马感到有些紧张,恐怕这是遇到了什么吃妖怪的妖魔,他开始想紧急的应对策略。

但随着深入……又感觉好像不像,周围的通道根本就不是岩壁,而是一层淡淡的蓝光,将他整个融掉。

这不是妖怪的腹中,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什么。在他心中,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安详的感觉。他努力地想要把这种感觉抛之脑后,但却怎么都做不到。

最后,藏马终于到达了地面。面前裂开了一条路,藏马踌躇了一下,决定向前走。这条路并不长,很快他就走到头了。

他看到了一个大厅,在中间的一个宽敞的躺椅上,坐着一个女人,她的怀里抱着一个孩子。

藏马感到很困惑,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来,你是来找这个孩子吧?”那个女人笑着看着他。

“呃……不是,请问您……是谁啊?”

“我是冰女一族供奉的冰雪女神,同时也是创造出冰河之国的神。”

对方一定不容小瞧了……那么……

“既然您是神的话,那么您一定知道飞影的下落了,请问他在哪儿啊?”

“你要找的人就在这里。”说着冰雪女神指了指自己怀中的孩子。

藏马愣住了,这是一个银发的女孩子……

等一下……仔细看的话,她和飞影长得很像……除了头发是银色的,外加上眼神有些清冷,其他的地方都很相似。

这到底是……

“请……请问这是怎么回事?”

“你所要找的那个人是我的孩子,是我让她生在冰女族里的。

“这是我自找的。”她怀中的孩子突然开口说道。

“怎……怎么回事?”

“是这样,其实我早就想灭掉冰女族了,但这孩子一直向我求情。所以我和她有个约定,如果她能让冰女族有所改变,那么这一族还可以继续存在,不过不能,我就毁灭这个种族。”

“什么?”藏马大惊失色道。

“不过……很可惜,她们没有。”

“有那种预言,她们当然会害怕,因为我的到来是她们的死期的倒计时。”飞影不满地插嘴道:“她们是绝对不会让我活下去的。”

“预言呵命运不是我能控制的,我的孩子,她们的命运已经注定了。”

“请问这都是什么意思,你……您为什么要毁灭冰女族?”

“妖狐,冰女一族是我创造的冰系种族之一,在她们逃到这里以后,这个冰河之国也是我创造的。但是后来,她们违背了我的初衷,犯下了罪孽,所以我要消灭掉她们。”

“是她们杀掉了忌子吗?”

冰雪女神摇了摇头。

“不对,要比那个更大。她们不跟外界交流,不爱外人也就罢了,但她们所犯下的最大的罪孽就是,连自己人,甚至包括她们自身都不爱,这是一个种族所能犯下的最大的罪孽。”

“那么……您还不如让她们没有冰泪石的好,这样她们就可以学会爱了。”

冰雪女神笑了。

“冰泪石……那是我们几个神做出的一种尝试,不过看来都失败了,没有一个种族能活得长的。我是出于愧疚,给了她们实现一个愿望的机会,但她们并没有放弃冰泪石,而是要一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

藏马无语,这是冰女族曾经做出的选择,是她们自己不愿意放弃冰泪石。

但这也是人之常情,很多人不也是到死都想把财产带到另一个世界吗?直到死才后悔有那么多钱吗?别人又有什么权利责备她们呢?

“后来,她们的做法实在是有违我的意愿,我想让她们毁灭,要不是看在这个孩子的份上我早就动手了。”

“那么……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还有一件事不明白,您……为什么让飞影投生为男孩儿呢?作一个女孩儿不是更容易融入到她们之中吗?”

“我在给她们机会。”冰雪女神冷静地说道:“一个女孩儿的降生不会给她们带来多少改变的,只有一个男孩儿才能带来意外,我给过她们改变的机会,但她们全都失败了。”

“失败?”

“没错。当这样一个孩子降生的时候,她们可以做出很多选择,但她们却做出了最坏的一种,那就是杀掉他,如果光是这样也就罢了,她们还要虐待那个冰女和他的妹妹,将最后的一点亲情给撕破,这根本就是在做很多余的事。她们其实并不怎么爱自己的子女,而且很享受虐待他人的快感。那个可怜的女孩儿……成为了一族的众矢之的,连她的母亲都不同情他,骨肉亲情荡然无存。她们不仅虐待自己的亲人,在自身上也要套上重重的枷锁,清规戒律越来越多,将自己的身体和心磨得血肉模糊,连自己都不爱。还有……”冰雪女神看了自己怀里的孩子一眼。“不知感恩,为了自己可以活下去不择手段,这样的种族没有存在的必要。”

飞影沉默了一会儿,回答道:“我输了。”

现场陷入了可怕的沉默。

“那么……”过了一会儿藏马首先开口道。“我想把飞影带回去,可以吗?”

“带回去?”冰雪女神好笑地看着他。“她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但是我想把他带回去。”藏马急切地说道。“请……请您……请您让他跟我回去。”

“要是我不同意呢?”

藏马一下子紧张起来了,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打得过神,并不是每一个神都像小阎王那样啊。

女神看着藏马笑了,又低下头看着飞影,

“那么……我的孩子,你愿意跟你的情人一起走吗?”

“他不是我的情人!”

“愿意吗?”

“……我想回去……”

冰雪女神笑了。

“至于你……想要把她带回去,要不要来几样考验呢?”

藏马的神经一下子绷得紧紧的,但没后退。

“别这样,就好像我会吃了你似的……在时间面前,不管是什么样的考验都是没用的,如果你们两个执意要离开,我也不勉强,不过……我有句忠告,要学会爱人爱己,不要活在自己设置的地狱里。”

“那么……雪菜呢?”飞影轻松了,不免有些担心地问。

“不用担心,我的孩子,我会让有资格活下去的人活下去,是你救了她。”

“我……救了她?”

“对,如果没有你的话,她跟其他人一样,救了她的人是你。”

“不……如果没有她的话,我想我活不到现在,是她救了我。”

“所以你们有资格活下去,我的孩子。好了,如果你们想回到你们的世界的话,那就就赶快吧,你还要再经历一些历练才能回来,但愿那些冰女在来世能多学一点。”

他们两个的身体都升了起来,不一会儿就回到了外面的世界,然后异世界的大门便关上了。

飞影变回来了,藏马的心情一下子放松了下来,狠狠地给飞影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放手。”闷闷的声音传了过来。

“这里没有人……”

“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该想想回去怎么跟雪菜说这件事啊?”

“……”藏马无语,这的确是一件很难解释的事。

“这下麻烦了。”飞影叹了口气。

“我去跟她说吧。”

“也对,反正你最擅长说谎。”

“飞影……”藏马哭笑不得地看着他。

飞影打了一个哆嗦,失去了火焰妖气的他感到有些冷,大概要过几天才能恢复。藏马见状,用大衣裹住了他,把他抱在了怀里。

“喂——”

“没人看到呢。”

飞影没有在抗议,两个人一起往回走了。

虽然没有拯救得了冰女族,但他并不觉得有什么遗憾,他已经尽力了。

藏马则感到一阵后怕,他差点失去了飞影,如果不是女神的话,他简直不敢想象后果会如何。

不过他感到真是讽刺,冰女族陷入了一个怪圈当中,也许这是众神对她们的戏弄。

但他不敢保证,这种事,如果放在人类身上,或者其他种族身上,会有第二种结果。

学会爱人,学会爱己,不要活在自己创造的地狱中。

没有地狱,也没有诅咒,一切都是人在自己诅咒自己。就连有名的被诅咒的珠宝‘希望’蓝钻石和‘光明之山’钻石也一样,如果没有人类的欲望与贪婪,诅咒又怎么可能兴风作浪?

黑欧泊也好,忌子也好,本身都不是什么被诅咒的东西,这是别人强加给他们的,在这么做的同时也让自己身陷地狱。

他们都不会再做愚蠢的事。

回望着倾圮的冰河之国的遗址,藏马忽然想起了女神的笑容,如果那样的话……

藏马和飞影一定是受到女神的祝福的。

他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

藏马低下头,下巴轻轻地靠在了飞影的头上。

他一定会好好保护好自己的宝石,不让他受到任何伤害。

——————完——————




┤本贴版权归 louise8959 和 本论坛 共同所有.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签名档 --------------------------------------------------------
幽游之巢欢迎您!
Posted:2012-9-3 5:38:13×
 每页10条,共1页,合计2条记录
9  1  :
转到  

Powered By:YxBBs V2.3.0
Processed in:0.029297s, 数据查询:17次
您是本站的第位访客 © 2003-2018 幽游之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