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您尚未 [登录 - 注册] ┆ 风格 ┆ 搜索 ┆ 帮助繁體版无图版 ┆ 


--> 标题: 【原创】美女与野兽(藏飞)
您是本帖第351个阅读者。
性别:女<br>状态:离线<br>积时:8 个月 22 天 9 小时 1 分 3 秒
louise8959


等级:漫画小组
头衔:未定义
帖数:540
金钱:3371
幽巢币:75
收藏 举报 1F 信息 | 留言 | QQ | Email | 主页 | 编辑 | 引用
【原创】美女与野兽(藏飞)

顺便帮本吧打个广告




┤本贴版权归 louise8959 和 本论坛 共同所有.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签名档 --------------------------------------------------------
幽游之巢欢迎您!
Posted:2012-9-3 5:36:28
性别:女<br>状态:离线<br>积时:8 个月 22 天 9 小时 1 分 3 秒
louise8959


等级:漫画小组
头衔:未定义
帖数:540
金钱:3371
幽巢币:75
2F 信息 | 留言 | QQ | Email | 主页 | 编辑 | 引用


《美女与野兽》改编版

雪……

无尽的飞雪……

藏马看了看窗外,如同柳絮一样的轻雪正无声的悄然落下,温柔的扼杀了大地最后一丝生气,冻结了秋日残留的最后一点温暖的色彩,渐渐地,慢慢地,在庭院中积累着。

一如他冰冷的心。

没有一丝暖气。

藏马叹了口气。

一阵敲门声从门外响起,藏马懒散了回过头,然后又把注意力放到窗外的飞雪上,不去多做理会。

敲门声没有消逝,依旧锲而不舍的一下一下传来,声音越来越大,重重的敲在他的心上。

唉……

没法视而不见了。

他起身去开门了。

门外是个花甲老妇人,她面容枯槁,衣衫单薄,几处还露着破洞,冻得通红的手瑟缩的插在袖子里,灌着风的帽子斜歪的套在脑袋上。整个人在雪地中瑟缩着,显得一副不胜寒的样子。

“请问你想要什么?”藏马打量了一下乞丐打扮的老妇人。“是想要借宿,还是想要吃的?”

“都不是,孩子,我只想跟你谈谈。”

“谈谈?谈什么?”

“你想让一个老婆子这么站在外面说话吗?”

“啊……抱歉。”

藏马的身子微微侧过去一点,放她进来了。

屋子里一如屋外那么清冷,火焰在壁炉里熊熊燃烧着,却怎么都驱散不了屋子里的寒气。那股粘滞的寒气,如同蛇一样,一遇到猎物就死死的缠上,一口一口的将他最后一丝生气吞下,变成一副麻木不仁的行尸走肉。

钻心彻骨的寒冷……

“好的,你想谈什么?”藏马并没有请她落座,而且站在客厅中说话。

“孩子,我听说你是这一带罪漂亮的人。”

“承蒙抬举。”

“最优秀的人。”

“谢谢夸奖。”

“最被爱的人。”

“表面如此。”

“也是最不开心的人。”

藏马沉默了,她说到点子上了。

“为什么?”

“……不为什么。”

……没必要为了一个陌生人而浪费口舌。

“是因为你不相信真爱了吧?”

“没有真爱。”

“你被自己蒙蔽了双眼,总有人会爱你。”

“她们总是有目的的。”

“你有被爱的资本。”

“那不算什么。”

“美貌。”

“那又如何。”

“智慧。”

“没有关系。”

“优雅。”

“毫无用处。”

“为什么你会这么想?”

“她们口口声声说爱这些品质,但惟独不爱我这个人。”

“这些品质是你的一部分。”

“你错了……虽然他们口口声声说这些都是我的优点。但是……她们真正想要的不是这个。”

一群心口不一的人。

“哦,我懂了。”

“我不喜欢言语和行动分家。”

“你拥有的太多,也被太多人想要拥有。你不信任别人的话,因为你早就知道对方背后的含义,是不是?”

“不错,还有什么想要说的?”

“你看不见,索性闭上了双眼,只能看到你自己,就如同镀上银子的镜面一样。”

“已经习惯了。”

“你还想不想看见?”

“看见什么?”

“看见人生。”

“我已经看得够多了。”

“我指的是真正的人生。”

“我经历的就是真正的人生。”

“这只是一个侧面,你从没有经受过排斥和孤独。”

我很孤独……

但藏马说不出口。

“只有一个办法能够帮你从这八重苦中解脱出来。”

是吗?

我不感兴趣。

老巫婆从破烂的衣袖里掏出一只血红的蔷薇,郑重的递了过去。

“你想干嘛?”藏马看着蔷薇,挑了挑眉毛。

“这将是你的魅力,也会是你的孤独。”

“我不接受可疑的东西。”

“你厌倦世事了,对吧。”

沉默。

“你想寻求清净,对吧。”

无语。

“我能实现你的愿望。”

藏马伸出了手。

蔷薇在他手中化掉,像鲜血一样在他手中流动着,融化在皮肉里。他感到身体发飘,脚跟站不稳,倒在了地上。

他低下头惊愕的看着自己的胳膊,发现上面长出了柔顺的银色毛发,双手也变成了爪子。

藏马抬起头来,他并不感到愤怒,只是感到疑惑。

“我说过要把你解脱出来,这是最简单的办法。”

是吗,那随便了……

“谢谢。”这时他惊讶的发现自己还能说话。

“不客气。”老妇人转过身去,推开了大门,消失在茫茫的雪地里。

藏马目送着她消失的背影,找镜子看看自己到底变成什么样子。在一人多高的穿衣镜中,他看到一个硕大无朋,有着九条尾巴的银狐,血红的眼睛在微弱的灯火下闪着寒光,让人不寒而栗。

藏马笑了,尖尖的嘴巴上弯一个弧度。

这就是解脱之道吗?

很好……

没过多久,藏马变成妖狐的消息在小镇中传开,整个镇子爆炸了。所有人都跑到他家里来看他,在种种疑惑,惊惧,同情和幸灾乐祸之后,事件渐渐的平息了。

新鲜劲儿过去了,他们便不再回来了。

她们也不再回来了。

藏马知道是为什么。

他依然拥有美貌。

依然拥有智慧。

依然拥有优雅。

只是这些都不是人类想要的。

人类是不会爱上野兽的。

他决定离开了。

他在城外的树林中,修筑了一个蔷薇环绕的城堡。鲜红的花朵在风中摇曳,尖锐的尖刺在花下生光,既是装饰,也是守卫。

藏马在其中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春秋。

他开始懂得寒雪之夜那个老巫婆说的话。

既是他的魅力。

也是他的孤独。

春花凋零,夏荷残落。

秋叶落木,冬雪消融。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藏马开始感到孤独,感到寂寞。

有时候他想要回头,想要回到从前,哪怕一次也好。

但他知道这没有意义,因为他很快会厌倦那种生活。

只有火红的蔷薇接连不断的盛开着,为他的生活增添了一抹亮色。

他的魅力。

他的孤独。

他的热情。

都在森林中的一角无声无息的花开花落,不知人间几何。

他渐渐习惯了……

又是一个寒雪之夜。

冰菜轻轻地拨弄着壁炉的炉火,准备回房间开始做饭。

在这之前,她进入了儿女的房间里。

她的双胞胎睡得正熟。

她微微的笑了。

就算是没有丈夫,有孩子也就够了。

等做好了晚饭,她把自己的孩子叫了起来,一家人吃了一顿不算丰盛的晚餐。吃完饭后,冰菜收拾收拾碟子,准备出门进行采购。

马上就是圣诞节了,再不去的话就要等半个月了。

“妈妈,别这么晚出门。”飞影拦住了母亲,疑惑的看了看窗外。

黑漆漆的夜幕隐藏着危险。

“别担心,还早呢,只是天黑的早了一点而已。”

“如果要去的话,我跟你一起去!”

“你把我当成什么了?”冰菜轻声的笑了。“我不一直都是一个人去的吗?小孩子不要跟过来。”

“我不是小孩子!我是男子汉!”

“是是……”冰菜温柔的按了按儿子的小脑袋。“是妈妈的男子汉。”

雪菜也在一旁笑了。

“说吧,你们连两个小家伙想要什么?”

“不要。”飞影抢着回答。

“总得要点什么吧。”

“……那就来把刀好了。”

“就算是男孩子,也别老舞刀弄枪的。”冰菜略带责备的说。

“我才不会让人欺负……”看着母亲严厉的目光,飞影的音量降了下来。“……你们。”

冰菜笑着摇摇头。

“女儿,你呢?”

“我要……”雪菜突然腼腆的笑了。“我要一束蔷薇花。”

冰菜的笑容收敛了。“恐怕这时候会有难度,花店里的一定早就被抢光了。”

“不是非得要!”雪菜马上变得惶恐。“只是说说而已!”

“没事,我会看看的。”冰菜安慰的笑了,起身出门了。

飞影疑惑的看着妹妹。

“你要那种没用的东西干什么?”

雪菜神秘的一笑,从底下的抽屉里掏出了一堆别针和架夹子。

“这是什么?”飞影还是不解。

“我学会了一种花朵胸针的做法。”

“雪菜……”飞影马上知道妹妹要蔷薇想干什么了。

“妈妈还不老,可自从有了我们两个,她就自觉得是老女人了。”

在他们两个眼里,母亲是最年轻漂亮的。

事实也的确如此。

“早说啊,丫头。”

“但摘下来的花保存不了多长时间,明天才要用到……”

雪菜歉意的笑了。

飞影也笑了。

冰菜在买完必需品之后,便去花店买女儿所要的那种花。

很可惜,现在正是蔷薇玫瑰抢手的时候。

走了几家都没有。

她不得不遗憾的回去了。

外面的雪下得更大了,积雪能没过人的膝盖。冰菜一脚深一脚浅的在雪地中走着,雪粒打在脸上,发出沙沙的声响,刺骨的寒风一个劲儿往衣服的缝隙里钻,让她几乎睁不开眼。

呼……好冷。

她抬头看了一眼远方街市的灯火,继续向前走着。

一对绿莹莹的眼睛在树林里盯着她,慢慢的向前靠近。

她突然感觉不对,猛的回过头,直视了那双眼睛。

马上倒吸一口凉气。

她再看了看前边。

被包围了。

在找不到食物的冬天,狼也会很饿。

一头饿狼在打量了她一会儿,猛的扑了过来。

冰菜用手中的东西重重的打了过去,在包围圈里撕开一个缺口,慌不择路的逃跑。

不知道跑了多久。

没有狼追过来

冰菜疑惑的停了下来,感到很纳闷。

周围没有雪。

她疑惑的四处看了看,发现这儿跟森林的其他地方很不一样。

一道蔷薇的篱笆横亘在眼前,火红的花朵发出微冷的清光。

她连忙后退了两步,这花显得太妖异了。

但不知怎的,她没法把眼睛挪开。

没法把眼睛从这红色的垣墙挪开。

它们看上去……

是那么的美丽,

那么的热烈,

又那么的孤独。

让她的心感到隐隐的作痛。

就像是被勾了魂一样,她身不由己的走了过去,轻轻地伸出了手。

摘下。

一只巨大的银狐马上从篱笆后边现身,冰菜吓得后退了两步。

“人类,你要为这付出代价。”

冰菜疑惑的看了看他,又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蔷薇。

“很抱歉,你想怎么样?”

“用命偿。”

“如果我不想死呢?”

“那就一直呆在这儿。”

冰菜笑了。

“有什么好笑的。”

“你并不想杀我,只是太孤独了吧?”

“……这无关紧要。”

“可怜的孩子,就像这些花一样。”

“我不是孩子,我比你的岁数要大得多!”

冰菜的神色变得有些黯然。

“对不起……因为我自己是个母亲,所以觉得谁都是孩子。”

“你……有孩子?”

“两个。”她的脸一下子就被点亮了。“他们都是我的小天使。”

藏马看着被母性光环所笼盖的女人,不理解是什么让她如此幸福。

“我不能留在这儿,我的孩子还在等着我。”

“我是不会让你轻而易举的走的。”

“但我一定要回去,否则他们会担心的。尤其是我的儿子,拜托!”

“你到底为什么会这么幸福?”

“因为我爱他们。”

“爱是什么?”

“你没有父母吗?”

沉默。

冰菜叹口气。

“可怜的孩子。”

“我不想放你走。”

“可是……”

我要见识见识你的爱到底是什么。

冰菜叹口气,思绪再次回到了两个儿女身上。

但愿他们不要做出什么莽撞的事。

但愿……

飞影在家里,一边看着表,一边焦急的望向了窗外。

已经十二点了,但母亲还是没有回来。

雪菜虽然平静的坐在一边,但眉宇间也写满了惶恐。

不能再等了。

“我要去找她。”

飞影拎起平常用的刀,收拾收拾准备出门了。

雪菜把他送到门口。

“路上小心,哥哥。”

飞影保证的说:“别担心,我会把妈妈带回来的。”

飞影开了门,投身风雪之夜。雪下得更大,已经连走路都有些困难了。

他低下头,寻找着有价值的线索。

走着走着,惊悚的发现了一排狼的脚印。

这让他心中一沉,但还是强忍着心痛走下去。

最后,他顺着找到了凌乱的人类的脚印,一堆货物散乱的倒在了一边。

飞影木然的站在那儿,任凭飞雪打在他身上。

过了好久,他才鼓足勇气向前走。

他不想看,却又不得不看。

好害怕……真的好害怕……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感到希望越来越渺茫。每一步都像是催命符,使他那颗沉重的心变得越发不堪重负。

母亲……

前边的积雪渐渐变薄,而后消失不见。

脚印也消失了。

飞影抬起头,看了看四周,发现周围干干净净。

他警觉的把手按在刀柄上,小心翼翼的往前走。

一团红色的东西出现在了他的眼帘。

他快步的跑了过去。

惊讶的停下了。

是蔷薇花,很多很多的蔷薇花。’

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

危险。

但还是按捺不住的上前。

一团银色的东西突然冒了出来,把他吓了一大跳。

拔剑,寒光闪闪的剑锋直指。

“这就是你的孩子吗?“那个银色的脑袋转了回去。

呃?

飞影顺着他的目光望去,顿时松了一口气。

妈妈还活着。

他感到整个身体垮了下来,力气和紧张感一齐被抽走。

太好了……

冰菜走过去想要把儿子扶了起来,飞影挡住母亲的胳膊,自己站起来。

他是男子汉。

没事了,该走了。

“等等,我没说过你们能走。”

银狐的声音从后边传来。

飞影恶狠狠的回头。

“干嘛?”

“她摘走了我的蔷薇,所以不能走。”

“借口。”丝毫不买账的语气。

“那又如何?”

“那我就让你同意。”抽刀。

蔷薇藤像蛇一样扑了过来,飞影挥刀砍断。

“不赖,小家伙。”

慵懒的回答。

一根树枝从后边砸在了他的脑后。

他还没来得及叫痛,就被藤蔓紧紧的缠住。

尖锐的刺扎进了肉里,血流了出来。

飞影呲着牙,不过一声没吭。

冰菜连忙跳了出来,惶恐的说道:“我留下来就好,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不要!我说过要把她好好带回去!”

藤条勒紧。

咬牙。

“你们两个得留下一个。”

“我!”异口同声的回答。

藏马笑了。

“雪菜在等你。”飞影不去看母亲的表情,闷闷的冒出来一句。

“孩子……”

“快回去!”

冰菜叹口气。

“好的,不过别闹别扭,他也挺可怜的。”

都这个时候还有心思同情敌人……

飞影苦笑。

冰菜走了几步,回头看了儿子一眼,狠狠心走了。

藤蔓松开了,飞影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疼……

他面前的藤蔓开始移动,挪开一条道路来。

飞影知道是什么意思,忍着痛进来了。

“你倒是真有勇气,小东西,几岁了?”

“我不是小东西!”

恶狠狠的口气。

“呵呵呵……你就不怕我吃掉你?”

“少唬我,要吃的话早吃了。”

藏马沉默了,直来直去的性格。

他开始想想别的话题。

“你好像很不高兴。”

“废话。”

“是因为我让你的圣诞晚宴泡汤了吗?”

“你以为呢?”

“那你干嘛要她回去?”

“跟你没关系。”

“……你想挨打吗?”

“你想威胁我吗?”

“我不想打架,只想知道为什么。”

“哼……雪菜准备了一个花朵胸针,不能让她失望。”

“完了?”

“没了。”

“那个人是你妹妹吧?”

“对。”

“她很漂亮吗?”

“那当然。”

“所以你爱她?”

“说什么呢?”

“为什么?”

“哼。”

“说话。”

后面的蔷薇藤开始蠢蠢欲动。

还是开口的好。

“漂不漂亮都是我的妹妹,但有个可爱的妹妹是件让人高兴的事。”

“但总是不一样吧?”

“无聊。”

“如果她像我这样呢?”

“什么?”

“我原来是人类。”

“哦。”

“变成妖狐的样子。”

“嗯。”

“你好像不奇怪。”

“跟我没关系。”

“跟你真是没法沟通。”

“彼此彼此,我也听不懂你到底在说什么。”

“哪儿听不懂?”

“你净说莫名其妙的话,有区别吗?”

“没有吗?”

“是你自己这么想的吧?”

呃……

“……因为大家都这么想。”

“你连自己的想法都改变不了,就别指望能改变别人的想法。”

藏马无语。

他……的确是这么想的。

也没法强求别人改变想法。

原来错在自己啊……

“小东西,你说的对。”

“哼,什么时候让我走?”

“不知道。”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你刚才说错话了,差点就让你回家了。

“哼。”差劲的理由。

不去管他了。

飞影疲惫的躺下,却差一点跳起来。

“怎么了?”藏马察觉到他的古怪神态。

“没事。”

银色的脑袋绕过来。

“是一根刺。”

“不用你管。”

“不拔出来会感染的。”

“哼。”

狐狸的嘴巴凑了过来,亮出闪亮亮的一口白牙。

飞影连连后退。

“怕什么?”

“离我远点儿。”

一只巨大的爪子毫不客气的按住了他的腹部,将他死死的按在地上,尖尖的嘴凑挨在他受伤的胳膊上。

飞影感到一阵恐惧。

“走开!……啊……”

拔出来了。

“我有那么吓人吗?”

“……哼。”

“抱歉,吓着你了。”狐狸脑袋凑过来,在他的脸上蹭了蹭。

飞影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控制住自己的心跳。

呼……

他的皮毛柔柔软软,如同高级丝缎一样。

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

不是想要吃人。

他镇定下来了。

“这样就不怕了吧?我是很有诚意的。”

才怪……

狠狠瞪。

狐狸眼睛眯起来。

他在笑。

“哼。”

“你身上还有其他伤口吧?”

“不用你管。”

“虽然不致命,但——”

“托你的福。”

环顾四周。

除了蔷薇,一无所有。

“就你一个人吗?”

“也不是……偶尔会有人来。”

“那人呢?”

“没人会跟一只狐狸呆一辈子。”

这话倒是不假。

一时容易,一世难。

“那你……是怎么生活的?”

“好奇了?”

“你不是说你原来是个人类吗?”

“没错。”

“作一只狐狸能行吗?”

“人什么都可以忍受,再说这样我可以清静一些。”

“怪人……”

“但有时也会寂寞。”

“后悔了?”

“谈不上。”

“怎么了?”

“如果我变回人类,就会怀念现在的日子,如果我没变回人类,就会怀念还是人类时的样子,没必要。”

“悖论。”

“没错。”银色的脑袋枕在爪子上。“……所以还是消停点的好。”

“也是。”

有点冷了……

“进来吧。”狐狸起身,打了个招呼,向蔷薇的花架走去。

飞影无言的跟上了。

出乎意料的是,里面意外的宽敞,地板是严丝合缝的软木,墙壁是由无刺的蔷薇花交叠而成,显得柔弱而美丽,淡雅的清香越发的浓郁,充斥着整个狭小的空间。

“你……就一直住在这儿吗?

“没错。”

“这些花永远都不谢吗?”

“对。”

“不腻吗?”

藏马笑了。

“习惯了,没感觉。”

“笨。”

“变又怎么样,不变又怎么样?”

是不怎么样……

“傻狐狸……你叫什么?”

“……藏马。你呢?”

“飞影。”

记住了,小东西。

没有人会一辈子看一朵花,所以……

仅仅是熟视无睹而已。

所以我跟其他人的关系一直不太好。

再美的东西看上一万遍也会腻的。

藏马挑了一个角落里躺下了。

他的样子很落寞。

飞影突然觉得很心痛,不知道为什么。

虽然他跟村子里的人关系一直不好,但至少有母亲和妹妹。

不像这只傻狐狸……

他在对面的角落里躺下了。

度过了一个没有亲人的圣诞节。

日子很平常的过去了。

这座蔷薇城堡不单单只有蔷薇。

还有各式各样的果实,

和常常会误闯进来的动物。

飞影发现,狐狸其实并不坏,他很寂寞,但不会因为寂寞而随便爱上什么人。

与其一次又一次失望和受伤,他宁可独处一隅。

他不愿意走出去。

就这样守着不变的蔷薇,

守着曾经的美丽。

但一成不变的美,

已经变成了一种恐怖。

藏马拥有美貌。

拥有智慧。

拥有优雅。

但这一切全都于事无补。

他从来都不愿意走出自己的牢笼。

因为拥有的更多。

失去的也会更多。

蔷薇篱墙。

心之篱墙。

日子一天天过去。

藏马开始后悔让飞影留下。

因为他不愿意让他走了。

他知道他会一去不复返。

就像其他人一样。

他知道飞影并不专一,他心里还有好些人。

没有自己的位子。

这让他感到不安。

他曾经问过飞影。

飞影的表情很古怪,不明白他是怎么想的。

不明白爱几个人有什么矛盾的。

“因为你会慢慢厌倦我,不爱我,忘记我。”

一句淡淡地解释。

“一开始就没有。”奇怪的狐狸。

藏马惨笑了。

该来的总会来的。

雪菜订婚了,是跟他一直讨厌的桑原。

虽然飞影不喜欢毁容的,但做哥哥的一定要在场。

藏马知道他只要挣脱这里,就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有一瞬间他想掐死他。

但他有些下不去手。

他知道这么做没用,不是为了爱,也不会消除寂寞。

“我会回来的。”飞影看出藏马的疑虑,闷闷的说了一句。

这样的谎话我听得太多了。

藏马没有戳穿小东西,而是默默的在篱笆上打开一个缺口。

在我后悔前走吧。

“笨狐狸,保重。”

直接说永别得了。

一天过去了,藏马开始想念那个毫不客气的对他戳戳点点的小东西了。

两天过去了,一只兔子误闯进来,藏马抓住了它,后来才想起来没有烤兔肉的人了。

三天过去了,蔷薇毁掉了一片,藏马刚想斥责飞影不要拿它们开刃,却想起他已经不在了。

四天……

五天……

藏马感觉更孤独了,他知道自己不是因为寂寞去爱的,因为要那样的话他可以等待下一个。

但一成不变不会得到永远,他知道。

也清楚。

本来早就习惯的蔷薇花显得格外的扎眼。

就好像是在嘲笑他一样。

飞影说过不爱她。

他不会回来。

但他没法改变自己,自己就是这么一只傻狐狸。

很多事不是想变就变的。

十天过去了。

藏马感到坐不住了。

他并不想出去。

因为他清楚自己不受欢迎。

但他实在是等不了了。

飞影说过他会回来。

但他没说什么时候回来。

也许十天。

也许十年。

也许百年。

他不敢去找他,因为他知道自己很难保持冷静。

但是……他想去看一眼飞影到底怎么样了。

就一眼也好。

他再次走到篱笆面前。

鲜红的蔷薇依旧在嘲笑他。

藏马突然感到怨恨。

老巫婆曾经说过。

既是他的魅力。

也是他的孤独。

如果毁掉它自己也许就不会这样想了。

美丽的高墙轰然崩塌。

鲜红的花瓣儿霎时化成灰土。

有形之物皆会化成无形。

藏马打了个寒战。

感觉自己的结局也会是如此。

但他还是小心的迈出一步。

踏在泥泞的林地上。

陌生的感觉袭上心头。

他突然感觉这几百年恍若一场浮华虚幻之梦。

因为自己的犹疑不决而荒废了

有一瞬间他想哭,但并不后悔。

因为他总算明白了。

一步……

两步……

他不知道这时间的魔咒能持续多久。

也许自己就会像蔷薇一样死掉。

只要能见上一面就好……。

三步……

四步……

渐渐地他感到自己支持不住了。

躺倒在地上。

视线一片模糊。

但他活的已经够久了,没什么好抱怨的。

也许上天是为了惩罚他,所以安排了这场相遇。

让他痛苦的死去。

“狐狸!”

模糊的声音。

藏马想要睁开眼,但什么都看不见。

“你是怎么回事?”他感到自己的脑袋被抬起来。

是飞影,他回来了……

“你……回来了……”藏马虚弱的一笑。

“我说过我会回来!你怎么了?”

怎么了……直到临死时我才明白,自己太在意在别人心中的位置,害怕她们会一去不复返。

原来真的会回来啊……

你是想让我明白这个吗?

也不算太坏呢……

“你到底是怎么了?”

“不知道……飞影,你恨我吗?”

“啊?”

“给你添了很多麻烦啊……”

“死狐狸,又在胡说八道!跟你在一起我也——不是,你不是几百年都活了吗?给我起来!”

藏马摇摇头。

“你给我起来!我就知道你会出事,所以提前回来了,白痴!”

藏马笑了。

对不起……

“白痴狐狸!”

“没错……我……好像要死了……毕竟活的太久了。”

“一定——”飞影想要他从地上拽起来。

“没用的,陪我到最后吧。”

“别说傻话!”这一刻她真真切切的感到惶恐。

“是不是傻话你自己清楚,陪着我。”

飞影感到喉咙发哽,但还是做了下来。

把狐狸尖尖的脑袋抱在怀里。

不开窍的狐狸……

没错……直到这一刻我才明白爱是不可磨灭的。

为什么要那么计较……

我是傻狐狸……

银色的毛发渐渐的失去光泽,变成落叶的颜色。

眼瞳变成了浑浊的灰土。

四肢成了变成僵硬的木板。

飞影感到恐惧,但没有松手。

空虚袭上了他的心头。

他几乎都不能动了。

藏马在他怀里尖尖的化成了土灰,然后整个崩碎。

他的眼睛鼻子都被糊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才睁开眼。

落在他膝盖上的是一个人类。

飞影吓退了几步。

“你……你到底是谁?”

那个人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惊讶的看着不知所措的飞影。

“我……我还……活着?”

“什么还活着?”飞影感到不明就里。

“我是傻狐狸。”虚弱的一笑。

“不……不可能!”

等等……藏马说过他曾经是人类。

不知怎的,飞影感到眼泪要流出来,但他没有哭。他不会哭,一辈子都不会。

他过去把藏马扶了起来。

“你现在想去哪儿?”

“先到……我原来住的地方再说吧。”

飞影点点头,搀着他走着。

蔷薇藩篱碎了。

心之藩篱碎了。

只剩下零落的灰土。

藏马无言的将乱花收拢,权当是纪念。

拨开厚厚的花瓣以后,怔住了——

底下是嫩绿的新芽。

他笑了。

“有什么好笑的?”

“啊,没什么,现在是什么时候?”

“都四月了。”

“这样啊……”我懂了。

藏马笑着上去拥抱,飞影别扭了两下,不过没拒绝。

春天早就来了,

只是自己没发现。

有形之物皆归于无形,

但生命不息。

再没有什么好怨恨的。

再没有什么好彷徨的。

雪,已经化了。

————完————




┤本贴版权归 louise8959 和 本论坛 共同所有.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签名档 --------------------------------------------------------
幽游之巢欢迎您!
Posted:2012-9-3 5:36:57×
 每页10条,共1页,合计2条记录
9  1  :
转到  

Powered By:YxBBs V2.3.0
Processed in:0.031250s, 数据查询:17次
您是本站的第位访客 © 2003-2018 幽游之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