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您尚未 [登录 - 注册] ┆ 风格 ┆ 搜索 ┆ 帮助繁體版无图版 ┆ 


--> 标题: 【原创】谎言(藏飞)
您是本帖第368个阅读者。
性别:女<br>状态:离线<br>积时:8 个月 22 天 9 小时 1 分 3 秒
louise8959


等级:漫画小组
头衔:未定义
帖数:540
金钱:3371
幽巢币:75
收藏 举报 1F 信息 | 留言 | QQ | Email | 主页 | 编辑 | 引用
【原创】谎言(藏飞)

还是有段虐,无所谓,耸肩……



┤本贴版权归 louise8959 和 本论坛 共同所有.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签名档 --------------------------------------------------------
幽游之巢欢迎您!
Posted:2012-9-3 5:35:15
性别:女<br>状态:离线<br>积时:8 个月 22 天 9 小时 1 分 3 秒
louise8959


等级:漫画小组
头衔:未定义
帖数:540
金钱:3371
幽巢币:75
2F 信息 | 留言 | QQ | Email | 主页 | 编辑 | 引用


谎言

清凉的晚风拂过山峦,宁静的大地还未睁开眼,迷迷蒙蒙的沉浸在雾色之中。

很惬意,很舒服。

一只白狐趴在山坡苍翠的草地上,安静的享受着这一切。

不过它并不是一只普通的白狐,而是这个山上的神灵。

他的名字叫藏马。

他原本是人类,为了保证这山上曾经的一个村落能风调雨顺,他被献祭给这个大地,成为了这个山上的神灵,每年接受村人的祭拜,保证村人六畜兴旺,人丁安康。

但后来,那个村子,渐渐的消失了,把他独自留下。

作为被献祭给这个山的灵魂,他不能走出这个山半步。

这是一百年,两百年,还是三百年前的事,他早已忘记了。

整个山都是他的,他已经和这座山融为了一体,他就是这座山。

被遗弃的山,被遗弃的神灵。

日复一日,他幻化成不同的姿态,在山间游走。

日复一日,习惯一成不变的时光。

早已化成了‘无’。

他一直都是这样想的,直到那一天,山中的宁静被打破的那一天。

两支军队,闯入了宁静的山中,展开了激战。

藏马幻化成一团雾气,在上方冷眼旁观着这一切,反正谁输谁赢,谁生谁死都跟他毫无关系。

他只是在一旁看着,就像一位神灵该做的那样。

不久,战场归于死寂,尸横遍野。

他从上面飘了下来,看看这些人身上有没有他感兴趣的东西。

都是一群死人而已,没有什么有趣的东西……不过他也实在是很无聊了。

这时,一个少年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他倒在血泊中,散乱的黑发披散在苍白的单薄的脸上,细长的眼睛紧紧的闭着,精巧的鼻子好像冻结了一样,鲜血从小巧的嘴唇流了下来。

艳丽……藏马真的是这样想的。

几乎还是孩子,这样年纪轻轻的死掉真是可惜。

他化成了人形,惋惜的将少年抱在怀里。

少年的腰部划开了一个大口子,胸口也有一处致命伤,血浸透了衣服。

真是太可惜了……藏马情不自禁的用手按在了少年的胸口。

但他却感到了一丝微弱的心跳。

微弱,但的确存在。

他犹豫了一下,将少年抱走了。

少年慢慢的睁开了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银发的人类。

但他却有一对银色的狐耳。

他惊讶极了,后退两步。

“你好,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叫藏马,是这片山的山神。”

少年木然的看着他。

“你……已经死了。”

“是吗……”

“对,否则你不可能看到我的。”

“对……我想起来了……之前我……”少年撩开自己胸口的衣服,却没有找到他该看到的伤痕,他抬起头,困惑的望着藏马。

“死了以后都这样。”

“是吗?”

“没错。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飞影。”

藏马骗了他,飞影没有死,但他知道如果飞影知道自己还活着,就不会留在这里了。

为此,他甚至还特意把飞影带到了那片战场,让飞影看到了他自己的尸体。

那是藏马制造出来的一个幻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做。

飞影只是瞥了一眼,不再看下去了。

他接受了他已经死了的事实。

但他很遗憾一件事,那就是他还有一个从小相依为命的妹妹,他当兵就是为了多挣些钱,好让她早日带点嫁妆嫁出去。

但他现在却死了,没办法看到她出嫁了。

藏马无语,对自己的行为微微感到了愧疚。

但他已经说谎了,就没办法再回头了。

有一队人到山上,给这些死去的士兵收尸,将他们的骨灰带回乡。

同时,也将藏马的秘密永远埋葬了。

藏马松了一口气。

飞影不懂得死了是什么样,藏马说什么,他都相信了。

现在他经常会给飞影采摘一些野果,带着他飞过山涧,在夜空低下看星星。

藏马不再感到自己是‘无’。

飞影经常跟他说,他感觉他好像还活着一样,死了跟活着没什么两样。

但看到藏马阴沉的脸,他便不再提起这件事了。

藏马以为可以永远这样,但他错了。

一个少女进入了山中,来找她的哥哥。

她没有得到哥哥的尸骨,她坚信哥哥还活着。

藏马虽然早有防备,使用幻术让他们兄妹永不相见,但她的坚持不懈还是让他感到不安。

最后他终于忍不住了,变成了一个人类少年,跟那个少女搭话,并得知了她的一切。

藏马指着远远的一个方向,告诉少女,她的哥哥已经随着军队,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少女谢过他之后,匆匆赶了过去。

只要她不再烦他们就好了,藏马就是这样想的。

但没过多久,藏马却在山涧中看到了她的尸体,她是不小心从悬崖上跌落下来摔死的。

飞影就在他身边,但他看不到他的妹妹。

他的妹妹也并不知道她的哥哥近在眼前,她的灵魂挣脱开身体,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找哥哥去了。

藏马感到了愧疚,找了个时间,将少女的尸体埋藏在樱花树下。

埋得很深,这样就能把他的谎言一同掩埋掉了。

但他想错了,飞影想要回去,就算是个鬼魂,他也想要去看他的妹妹。

他对藏马提出了这个要求,但被藏马否决掉了。

因为到那时候,他的谎言会被完全揭穿。

但飞影还是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溜掉了。

藏马很快追上了他,这座山很大,他跑不了多远,更何况飞影一直被他的幻术迷惑。

这一次飞影却不让他靠近,将他推开。

“走开,你骗我!”他撸起了自己的袖子,上面是一道深深的血痕。“我没死!”

藏马无话可说,他知道,飞影一直在证明自己还活着。

“为什么要骗我?”

“我没骗你。”

“我还活着。”

“你已经死了,就像我已经死了一样。”

“你死了?”

“没错,我死过,你看我跟你有什么不同吗?”

飞影脸上显出很犹豫的神色,没有人知道死后的世界是什么样,但他知道藏马不是人类。

他不知道,该不该信任他。

他不知道活着的证据是什么.

“就算是死了,我也要看雪菜一眼,就算她看不到我也无所谓。”

“你会吓到她的,还是别去的好,死人在活人眼中是很恐怖的。”

“那我不让她看到就好了。”

“人类在鬼眼中是食物,你会吃掉她的,自己却没有感觉。”

飞影脸上显示出了动摇的神色,但还是转身准备离开。

藏马拦住了他。“既然你这么急着要去,我会帮你的忙,这样你就不会吃掉她了。”

飞影感激的看着他,但藏马的心,却在隐隐的作痛。

他知道自己的谎言,早晚会被揭穿。

“飞影,你说……我还活着吗?”

“活着……”飞影打量了他一下,做出了肯定的回答。

但藏马清清楚楚的记得他已经死了,很久很久以前,身体被割碎,四分五裂,被敬奉给这片大地,这座山。

他被遗弃在这里,好不容易有个相伴的人,他却要走了。

同时他也知道,如果飞影知道了真相,一定会恨他,非常非常恨他。

他不想让他走,却又没法拦住他。

落下一吻,权当道别。

但这一吻以后,就再也无法停下来,他很久没有吃过活人的血肉了。

他用牙啃咬着飞影洁白坚韧的脖子,小心翼翼的不去撕开它。

飞影一开始很害怕,不过很快就放松了。

他信任藏马,这让藏马更加感到心酸了。

很快,他便被剥的一丝不挂,躺倒在藏马身下。

看着在月光下的洁白的,如同大理石雕的身体,藏马再也控制不住了。他狠命的啃咬这具身体,同时残存的理智告诉他,不要真的将他吃掉。飞影把这一切都忍了下来,他知道藏马很伤心,所以尽量在安慰他。

同时飞影也有讨好的意思,藏马知道这是为什么,这让他感到更愤怒了。

他毫不留情的撕开了这具身体,像恶鬼一样得意的看着飞影在他的攻击下痛苦和快感交织的脸,变着法子狠狠地折磨他。

最后,飞影终于受不了了,开始向他求饶,但他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是很享受的,将飞影的哀求声和呜咽的声当成最美的音乐。

呜咽声渐渐小了,最后完全听不到了。

然后藏马才渐渐清醒过来,注意到了飞影的处境,他的下体被藏马给撞的惨不忍睹,胳膊和腿上的骨头也被掰断了。

飞影明天是绝对走不了路的。

以后也走不了了。

但即使这样,他早晚会走的。

就算打折双腿,挑断脚筋,他也会摸索着爬着离开他。

就算是得到了他的身体,他也不是自己的。

就算是能留住他,他也不过是个人类,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衰老。

藏马抚摸着遍布着骇人的齿痕的身体,感到这个认知比他的离去还要恐怖。

反正他的命是自己救来的,反正放任他这个样子,他也是废人了。

藏马犹豫了一下,变成了一只大白狐,张开嘴将飞影的纤细的脖子含住。

狠狠的咬了下去,温热的血一下子涌入了喉咙,速度快得让藏马几乎来不及喝下去。

他知道他很准确的咬断了动脉。

呜咽的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飞影醒过来了,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藏马咬得更深了,不去看飞影的表情。

飞影想要喘气,却只能从喉咙里吐出血沫子。

“……藏……藏……马…”断断续续的声音传了过来,然后是一些碎屑的泡沫破裂的声音。

藏马吓了一跳,飞影认得他,知道杀他的凶手是谁。

他本来想让他没有痛苦的走的。

“你放心,我很快……把你带到你妹妹那里去,这只是个仪式。”藏马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他又说谎了,但他真的举行了仪式。

是当时村子里的人把他变成这个山中的神灵的仪式,一点一点的把人千刀万剐,将他祭祀给这片大地,这个山的神灵。

他快速的先堵上了飞影的喉咙的伤口,否则他活不到仪式的结束。

若不是之前咬断了飞影的声带,他就不得不听到他的惨叫了,就像很久很久以前,藏马自己的惨叫一样。

一直到仪式结束,飞影都很安静,连动都没动一下,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现在他跟他一样,成了出不了这个山的怨灵。

藏马说谎了,他不会把飞影的灵魂交出去的,更不会让他们兄妹见面。

他告诉飞影这是让他保持人类神智的仪式,但他现在走不出这个山,若是想要走出去的话,则必须借助藏马他的力量。

飞影很生气,但他自己试过了,他真的走不出去。

他又信了藏马一回,同时也答应了藏马,如果能让他看到他妹妹,就永远和他在一起的条件。

藏马让他看到了妹妹,但那却是他制造出来的幻影,一个飞影自己想象出来的幻影

妹妹能够幸福快乐的成为新婚妻子和母亲的幻影。

飞影什么也没说,看了一会儿,跟着藏马回去了。

这是藏马对他说的又一个谎。

有时候藏马会感到很愧疚,不知道那个少女会在什么地方徘徊,去寻找永远都找不到的哥哥。

但他无法放弃怀中的身体,别人的死活对他来说是没所谓的。

他一直认为自己做的没有错,直到有一天,他看到飞影背着他在哭。

这让他惊慌不已,因为飞影从来都没哭了,就算是杀了他的时候也没有。

“你怎么了。”

飞影捂着自己的嘴,没有说话。

“说啊”藏马催促道。

“藏马……我一直觉得……”飞影断断续续的说了出来。“你……你在对我说谎……但我……宁愿……宁愿相信你没骗我。”

在这一刻,藏马才意识到,谎言不过是自欺欺人的东西。

他把飞影抱在怀里,感到他的每一下颤抖都在刺痛着他。

这就是用谎言换来幸福的代价。

也许……当时他没有杀掉他,没有欺骗那个少女,没有骗他说他已经死了,没有救他……

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的话——

一想到飞影能高高兴兴和妹妹一起回去,他突然感到怒火中烧。

藏马忽然感到不确定他是否能做出更好的选择。

因为如果他的任何一条谎言不成立的话,他就会失去飞影。

这一刻,他终于发现,自己的本性是多么的虚伪和自私。

现在他作茧自缚,掉入了自己设置的地狱当中。他甚至不能确定飞影对他的感情是什么,会不会是因为怕自己的猜想得到证实才留在他身边。

他活该。

为了自己的欲望犯下了罪孽。

“放心,我没说谎。”

藏马紧紧的拥抱着他,感受他那瘦小的身体紧贴着自己。

又一句谎言滑出口中,但他的心却早已麻木。

明知道用谎言堆积起来的幸福是地狱,却依旧说个不停。

不知何处是尽头。

也许上天是为了考验他,才让他们两个相遇。

藏马却交了一份很失败的答卷。

为了爱欲堕入了深深的罪孽。

但只要能留在他身边,这已经无所谓了。

因为他,早已是地狱。

————————完——————




┤本贴版权归 louise8959 和 本论坛 共同所有.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签名档 --------------------------------------------------------
幽游之巢欢迎您!
Posted:2012-9-3 5:35:31×
 每页10条,共1页,合计2条记录
9  1  :
转到  

Powered By:YxBBs V2.3.0
Processed in:0.031250s, 数据查询:17次
您是本站的第位访客 © 2003-2018 幽游之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