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您尚未 [登录 - 注册] ┆ 风格 ┆ 搜索 ┆ 帮助繁體版无图版 ┆ 


--> 标题: 【原创】恶行(藏飞)
您是本帖第304个阅读者。
性别:女<br>状态:离线<br>积时:8 个月 22 天 9 小时 1 分 3 秒
louise8959


等级:漫画小组
头衔:未定义
帖数:540
金钱:3371
幽巢币:75
收藏 举报 1F 信息 | 留言 | QQ | Email | 主页 | 编辑 | 引用
【原创】恶行(藏飞)

有一点点虐……



┤本贴版权归 louise8959 和 本论坛 共同所有.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签名档 --------------------------------------------------------
幽游之巢欢迎您!
Posted:2012-9-3 5:19:13
性别:女<br>状态:离线<br>积时:8 个月 22 天 9 小时 1 分 3 秒
louise8959


等级:漫画小组
头衔:未定义
帖数:540
金钱:3371
幽巢币:75
2F 信息 | 留言 | QQ | Email | 主页 | 编辑 | 引用


恶行

妹妹雪菜要嫁人了,但作哥哥的飞影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对方是个侯爵藏马,容貌俊美,财产众多,的确是个理想的伴侣。

但是……他的名声并不好。

不是不好,而是非常不好。听说他性格恶劣,喜爱恶作剧,经常喜欢给人难堪,不仅如此,关于他的稀奇古怪的传闻车载斗量,都说他和魔鬼有来往,名声很差。

父亲是因为钱的问题才想要把妹妹嫁给他的,现在父亲的资金周转不灵,处境非常艰难,需要一大笔钱。

说白了就是将女儿卖了,但父亲安慰女儿,他并不经常在城堡中呆着,女儿不见得会吃多少苦。

这一天,他来看新娘子了。

飞影不喜欢他,因为他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他有着一头罕见的银发,是他自己的头发,而不是现在流行的假发套,让人看着……心里有些发憷。面庞倒是很英俊,但不知道是眉目,还是举止,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让飞影总感觉他不是人,而是怪物。

没错,的确是怪物。

吃完饭后,他没说好,也没说不好,这让父亲有些担心了。

不同意才最好,飞影就是这样想的。

但没想到这个怪物找他说话,把他领到了外面去。

虽然不情愿,但有碍于父亲的面子,不得不跟他一起走。

他问的都是一些无聊的问题,让飞影感到很烦,他想赶快回去。

然后一只手突然从背后伸了过来,用一块布死死的捂住他的嘴,他吓了一大跳,拼命挣扎起来,但他的脑袋越来越晕,身体也越来越没力气,最后晕了过去。

等到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头顶上的天花板华丽异常,搞不清楚在哪里。

“你醒了。”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飞影转过头,看到藏马就在他身边。

“你这是干什么?”飞影想要坐起来,却发现自己的四肢被死死的锁住了,然后他发现自己是赤身露体,顿时紧张起来。

“干什么……还不明显吗?”

“你的……等一下,雪菜呢?”

“放心,我只带出来你,因为我觉得她可能承受不住。”

“承受不住?”

“没错,而且别想着逃跑,你的父亲把你卖给我了,你就是我的。”

“我不是你的。”虽然知道父亲可能干得出来,但他拒绝成为任何人的东西。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从你的眼睛里可以看得出来。”

说着藏马从旁边的炉子里拿起了一根烙铁。

“你……你要干什么?”飞影看着他拿起的东西,顿时紧张了起来。

“这是我们家族的徽章,到底在打在哪里……目前我还才考虑。”说着他把烙铁移到了飞影的脸的上方。“是在这里……”他看着飞影被恐惧扭曲的脸咯咯的笑了,还是将烙铁下移到他的肩膀的上面。“还是在这里……”

飞影紧张极了,他能感觉到那根烙铁惊人的热度,汗水顺着脸流了下来。

但藏马还是依旧带着恶作剧的神态,好以整暇的看着他无比恐惧的脸。

“怎么样……说不说?”

飞影沉默着,死死的闭上了嘴。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要不然……这里吧。”

他感觉到了那根烙铁伸向了他的下体。

“不——!”

“害怕了?放心,我不会那么做的,不然……你会死的。”说着藏马亲吻着他的额头,飞影微微的放松了。

腹部突然传来的剧痛让他大惨叫起来,藏马毫不留情的将烙铁按在了他的腹部上,嘶嘶啦啦的声音和皮肉烧焦的味道传了过来。

等到烙铁完全冷却了,他才将手挪开。

“怎么样?再敢嘴硬的话,就一天一个,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我……是你的……”犹犹豫豫的声音传了过来,小得几乎听不到。

“乖孩子。”藏马轻轻的吻了一下飞影的额头。

然后藏马占有了他,飞影没想到自己会变成这样,但同时又有些庆幸那个人不是雪菜,她那么柔弱,肯定吃不消的。

在玩弄他很久后,藏马走了出去,把门关上了。但不一会儿,门又开了,一个红发的少年走了进来。

飞影虽然有点迷迷糊糊,但还是打起精神,警觉的看着他。

“别害怕,我是奉命来给你疗伤的。”说着他拿出了一点药膏,抹在了飞影的伤口上。“可能一开始会有一点刺痛。”

飞影咬着牙,忍耐着一阵又一阵的刺痛,尽量不发出声响。

“好了,应该不会发炎……有事的话叫我,我叫秀一。”

地狱生活开始了,每天晚上藏马都会来虐待他,等他玩够了再由秀一给他疗伤。

但飞影却连这个房间都出不去。

藏马会把他捆绑成屈辱的姿势,会鞭打他,一开始飞影并不想吭声,但等到二百多鞭下来的时候,他往往会忍不住开始惨叫起来。他会将滚烫的蜡烛油滴到他身上,烫得他全身上下没一块儿好地方,他会把刀在他身上划来划去,虽然并不刺进去,却搞得飞影精神崩溃,甚至还有一次把枪塞进他嘴里,胆敢不听话的话就扣动扳机。

对于他的遭遇,藏马的仆人,秀一很同情他,甚至暗示他可以帮助他逃跑,他对他一直很温柔,非常温柔。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身上总有一种让飞影觉得说不清的东西,他感到很不舒服……

所以他没答应。

有一天,藏马搞得他实在是受不了了,弄得他一天晚上晕倒了好几回。

秀一照例很温柔的帮他把绳索解开,温柔的给他疗伤。

“我想出去……”飞影迷迷糊糊的看到虚掩的房门,但他没什么力气。

“好,我可以帮你,不过……”

秀一的身体靠了下来,开始抚摸飞影疼痛的身体,飞影知道他想干什么,这种动作太熟悉了……

等一下……

他转了过来看着秀一的表情,突然明白为什么他一直觉得不对劲了……

秀一开始亲吻她的脖子,飞影没有拒绝他,按着他的脑袋把他贴得更紧一些。

然后伸出一只手去拿旁边的台灯,重重的砸在了秀一的脑袋上,他一脚把身上的人踢翻,从屋子里逃了出来,没头没脑的开始逃窜。

整个屋子修得像迷宫,他根本不知道哪儿是哪儿,很快就迷路了。

该死的,找了半天,他根本找不到门在哪里,不得不去找窗户。

但他还没找到窗户之时,一只手拽住了他。

那个人是……藏马。

他的脑袋在滴血,银发粘在了一起。

飞影的怒火升了起来。

“要杀就杀,没必要耍我吧!”

“我没想杀你……我很心疼你。”

“说谎!”

“我没说谎……飞影,告诉我,为什么……秀一对你不够好吗?”

“跟你一个德行。”

藏马笑了,拽过飞影的手。

“还真是有活力,你过来,我给你看样东西,这样你就知道……我有多心疼你了。”

然后藏马将他拽入了一个地下室,打开了大门。

“进来,给你看一样好东西。”

一股令人作呕的气味扑面而来,等到看到里面是什么东西的时候,飞影惊呆了。

里面全都是尸体的碎片,大大小小的被摆列成各种各样的图案,屋子中央有一个祭坛,是用人骨盖成的,密密麻麻的被火光烧得透亮。

除此之外,屋子里还有很多刑具,飞影想都不愿意想它们到底是拿来干什么的。

“看到了……我说过我很心疼你。”藏马把正在发呆的飞影强行推了进去。“我承认我是用烙铁烙过你的肚子,但我没有撕开,把内脏取出来,我是有蜡烛油烫过你的身体,但我没有把你放进油锅里,我是有拽过你的头发,不过我没把整块儿头皮拉下来……你明白了吧,我很心疼你呢……”

飞影木然的站在那里。

藏马笑了,将他领到了一个椅子面前。

“看,你知道这是用来做什么用的?”

飞影木然的摇了摇头。

这张椅子全身都是钉子,上面还有一个铁头箍。

“这上面在身体各个关节部位都有套子,只要一套住,在上面施压,外加上这个铁头箍……扣在你的脑袋上挤压……你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了吧……”

飞影木在那里,一句话也没说。

“你打了我的头呢,要不要请你坐上去?”

飞影机械式的摇了摇头。

“别担心,我目前没有把你绑上去的打算,不过以后怎么样,这取决于你的态度。”

说着藏马把他按倒了,就在这个地方要了他。

现在飞影的脑子里只剩下逃。

过了一阵子,藏马突然把他翻了过来,让他自己动。

飞影连火气都没有了,机械的顺从了他。

他看到了藏马闭上了眼,觉得正是机会,冷不防的站了起来,狠狠地踢了藏马的下面。

但他知道自己肯定打不过藏马,还是先跑为妙。

他起身冲出了地下室,找了一个最近的窗户撞开了玻璃冲了出去。

碎玻璃将他的身体划出了不少的伤,但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这下总算能逃出去了。

幸好这是黑天,跑出来没有人看到,他随便跑进了一家店,弄了点衣服和钱出逃了。

他想回家,又觉得不该回去,是父亲将他卖掉的,而且回家的话,藏马很快会找到他。

思来想去,他还是觉得跟随着经常出入国境线的走私贩子更可靠一些。

但那要走很长时间,飞影先挑了一家旅店住下了。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当天晚上那家有人被杀了,老板坚持说是他干的。

虽然对这么一个几乎还是孩子的孱弱少年能否杀人表示怀疑,但警员已经打算抓他结案了。

飞影不想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掉,他看到旁边的壁炉,将里面正在燃烧的木柴捡了出来,直接扔在了面前的几个人身上逃了出去。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没过多久,火势蔓延开,整个旅店的人都被烧死了。

他不敢再住旅店了,跑到一个农家,在草堆里借宿一个晚上。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半夜有人行不轨,他抓起旁边捡草的钉耙,狠狠地打了下去,把对方的脸皮连带着眼珠都扒了下来。

那个人死了,他也吓坏了。

之后他便一直霉运不断,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能撞见这种人,他搞不懂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有一天,他被藏马给找到了,藏马很容易制服了他,这次藏马没有大意,一开始就捆上了他的手脚,然后带了回去。

“总算找到你这个小淘气了。”

“要杀就杀!别拐弯抹角的。”

“杀掉你,开玩笑!干得不错,我很欣赏你,一路闹出这么多乱子。”藏马带着欣赏的眼光看着他。“我没看错人,你在外面锻炼的很好。”

“你什么意思?”

“整天生活在父母的羽翼下的你太弱了,弱到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连保护自己的意识都没有,就像那些绵羊一样,现在总算是变成狼回来了。”

“等一下!”飞影忽然想到了。“你是故意放我走的?”

“你说呢?”

飞影沉默了一阵子,过了好久才说:“我问你,我为什么这么倒霉?”

“呵呵……为什么,因为你不想当绵羊啊。这个世界上发生这种事没什么可奇怪的,只是很少被揭发罢了。”

“也对,这里还有你一个。”

“过来,我告诉你这都是怎么回事。”

“你什么意思?”

“来。”说着藏马把他带到了一副画像面前。“这是我的祖父。”

“你的祖父……怎么了?”

“他是喜欢研究黑魔法的人,不止他,还有我的父亲和叔叔都是。上次你看到的那些死尸,并不是我一个人杀掉的,而是我的先祖还有他的会友攒下来的,除了那个地下室,他们还传下来了不少人体标本。”

“杀那么多人做什么用?”

“一个嘛,是为了活人献祭,另一个……是为了好玩。”

“好玩?”飞影想起了那个被他剥下脸皮的男人,杀人的感觉让他想吐。

“对,很多人很喜欢,我是看着他们做这个长大的,他们经常会把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女人和小孩儿,送进刑房里,有时候最后会杀掉,有时候不会……到现在那个地下室还会做不定期的黑弥撒。”

“你也参与了。”

“飞影……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这个世界上的坏人很多,而且他们都急于寻求同类,如果不跟他们一样,你就活不下去。如果想要压倒他们,就要坏得比他们更出类拔萃。那些所谓的纯洁的,只会等到别人去拯救的家伙没资格活下去。”

“那又怎么样,你迟早是会受到制裁的。”

“制裁?呵呵……那是当然的事情。但是飞影,有一点,你还不懂,在这个世界上,恶行是不死的,旧的恶行会被新的恶行制裁,仅此而已。”

“我要你死。”

“你现在还小……”藏马揉了揉他的脑袋。“我期待你会成为我的共犯。”

“你做梦。”

“别开玩笑了,你的手……已经沾满了不少鲜血,不再是那个纯洁的小男孩儿了,是吧?就算死了,上帝也不会收容你的。”

“也不会收容你的。”

“没错……连地狱都不会收容我,我会带上你,把你也变成那种东西。”

“走着瞧吧。”

过了不久,藏马真的受到了制裁,有人告发了他,他受到了审判。

那个人正是他在黑魔法协会中所谓的好友,不过他的地位一直不高。

他的令人发指的罪行很快被揭发出来,整个国家震惊了,他很快被判处了死刑。

但国民已经无法忍受贵族的行径了,他们展开了暴动,推翻了政府。

“现在你知道厉害了吧?”藏马看着那些疯狂争抢财产的人群,笑呵呵的对着飞影说道:“现在知道人类是怎么一回事了吧?”

原先在正义的旗号下的革命,现在完全变成了一场暴民的暴乱,大家疯狂的抢劫财产,跟强盗没什么两样。除了断头台这一类主菜节目外,政府偶尔会把几个贵族投放到人群当中,让百姓将他们活活撕成碎片。

但实际上,这些人很多不是贵族,那些杀掉他们的百姓也根本就不认识他们,光是合法的杀人这个念头就让他们兴奋不已。

“怎么样,看到了吧?恶行是不死的,只要人类还存在……人类本身,就是魔鬼。每个人,只要一有机会,就会作恶,会喜欢那种血腥的感觉。”

“你闭嘴。”飞影生气的对他说。

但让飞影没想到的事还在后面,他那懦弱无能的父亲竟然也被指控跟贵族有联系,也要被推上断头台了。

现在有罪的贵族已经差不多被杀光了,群众需要一个玩偶,需要能发泄怒火的对象,不管是谁都好,他们才不在乎那个人到底是否有罪。

不管怎么活动都没有用。

但藏马十分擅长一样,他会用一种秘术,能随意改变一个人的容貌,这也是他老是能逃出来的原因之一。

他给飞影的建议是让他找两个人进行替代。

如果活动无用,飞影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妹妹死掉,就只能找两个无辜的人进行替代了。

虽然不情愿,但飞影照做了,两个人惨叫的无辜的人被推上断头台。很快被处死了。

这下他也是共犯,滥杀无辜的共犯。

藏马在他背后嘲笑他,如果先前是出于自卫的话,那现在就是为了自己而害人了。

恶行是不死的,只要还有人类存在的话。

这一批骄奢淫逸的贵族被杀掉了,取而代之的一群以滥杀为乐的暴民,然后国家又会产生一批新的贵族,又回到老路上来,几千年都不会有改变的。

看着藏马得意的样子,飞影真想撕烂他的脸。

他尝试过反抗这个魔鬼,但看来他还坏得不够。

但藏马说了,要想战胜他,必须要成为比他更邪恶的狼,现在他还差一截。

又一鞭子狠狠的打落了下来,这是对他的上次的反抗的惩罚。藏马的理论很奇怪,他认为痛苦比快感更真实,憎恨比爱情更长久。

谁知道呢……

不过他是永远不会忘掉藏马这个该死的家伙的。

虽然现在没有了刑房,但藏马还会搞出别出心裁的花样,在不缺胳膊少腿的前提下使劲儿的玩儿。如果光是鞭打的话倒也罢了,只要藏马不使出一些奇怪的招数就好了……

一想起藏马的某些玩具,飞影就开始发抖。

藏马很了解他的身体,知道什么时候能给他制造痛苦,什么时候能让他投怀送抱,这是最麻烦的,失去理智的他让飞影感到羞愧不堪。

藏马突然给他翻了一个身,他感到身体里的东西狠狠的拧了一下,整个身体都在随着藏马的动作欢乐的抽搐着。

他总有一天会要了这个家伙的脑袋。

这是他在身体再次沦陷之前最后的想法。

——————完——————




┤本贴版权归 louise8959 和 本论坛 共同所有.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签名档 --------------------------------------------------------
幽游之巢欢迎您!
Posted:2012-9-3 5:20:23×
 每页10条,共1页,合计2条记录
9  1  :
转到  

Powered By:YxBBs V2.3.0
Processed in:0.031250s, 数据查询:17次
您是本站的第位访客 © 2003-2018 幽游之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