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您尚未 [登录 - 注册] ┆ 风格 ┆ 搜索 ┆ 帮助繁體版无图版 ┆ 


--> 标题: 【原创】梦狐(藏飞,有H)
您是本帖第310个阅读者。
性别:女<br>状态:离线<br>积时:8 个月 22 天 9 小时 1 分 3 秒
louise8959


等级:漫画小组
头衔:未定义
帖数:540
金钱:3371
幽巢币:75
收藏 举报 1F 信息 | 留言 | QQ | Email | 主页 | 编辑 | 引用
【原创】梦狐(藏飞,有H)

嘛……这个我自己都承认了



┤本贴版权归 louise8959 和 本论坛 共同所有.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签名档 --------------------------------------------------------
幽游之巢欢迎您!
Posted:2012-9-3 5:10:16
性别:女<br>状态:离线<br>积时:8 个月 22 天 9 小时 1 分 3 秒
louise8959


等级:漫画小组
头衔:未定义
帖数:540
金钱:3371
幽巢币:75
2F 信息 | 留言 | QQ | Email | 主页 | 编辑 | 引用


梦狐

“王子在十六岁的时候会离开人世。”预言家就是这样说的。

“你竟敢诅咒我的儿子!”国王大惊失色道,不敢相信唯一的儿子会有这样的命运。

“这不是诅咒,而是预言,千真万确的预言。”

“那他……会怎么死?”

“被玫瑰的尖刺扎死。”

“那好,传我的命令,全国都不要种玫瑰了。”

“没用的。”预言家摇了摇头。“总会有人偷着种的。”

“那么……”国王看着刚出生不久的儿子说:“那就让他一步都不要走出王宫好了,任何人都不许偷着把那种花带进来。”

“没用,天命就是天命。”

“等到他活过十六岁,我就要你的脑袋。”

十五年过去了,小王子长大了,他的名字叫飞影。

因为父王不让他出门,现在他每天的日子很无聊。

除了这个房间,偶尔能去的就只有一个小花园,那是他最好的游乐场。

但里面往往一个人都没有,因为父王怕有人给他带不该带的的东西。

好无聊……他每天都是过着这种日子。

但是今天很例外,园子里突然有了一个人,他的头发是红色的。

飞影感到很好奇,哪有人的头发是红色的啊。

“喂,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我叫秀一,是来赏花的。”

“赏花?这是我的花园,任何人都不许进来”

“是吗,抱歉,我还真不知道。”

“算了,我饶了你……”其实飞影对有这么一个人能来还是很高兴的,他好长时间没有看到别人了。“我的花园漂亮吧?”

“是很漂亮,不过单调了一点。”

“单调?”

“对,很单调,而且……没有玫瑰花呢。”

“玫瑰?那是什么?”

“是一种很漂亮的花,你没见过吗?”

飞影摇了摇头。“从来都没听说过。”

“我下次来的时候会带给你的。”

“你还是不要来的好,父王看到了会砍了你的头的。”

“那就看他能不能发现我了,你不会告密吧?”

“当然不会!”

“那就好。”说着那个怪人走掉了,很快消失了。

“奇怪的家伙……”

不过飞影对他的事并没有多想。

当天晚上飞影做了一个梦,一开始还很不错,周围是一大片五颜六色的,各式各样的花,好像所有季节的花朵全都在这个时节开放,天很蓝,他躺在一个像明镜一样清澈的湖边,微风吹得他很舒服。

他的感觉很好。

湖的对面突然冒出了一个白色的东西,飞影警觉了,看了过去。

那个东西好像是一只动物,有一点像狗,但好像不是……它的嘴巴更尖一些。个头也更大一些,就好像是一头狮子,他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大的狗。

那只白色的东西向他跑了过来,飞影立刻逃跑了。

被抓到一定会被吃掉的……

但他根本就跑不过它,很快就被追上掀翻在地了。

它张嘴叼住了飞影的脖子,飞影害怕极了,开始死命的挣扎。它的牙齿虽然没有咬下来,但在他身上划出不少的伤。

飞影突然醒了,眨了眨眼,看到了顶上黑漆漆的天花板。

天还没亮,他还躺在自己的床上。

刚才的事不过是一场梦而已。

但身体上有几个地方隐隐作痛,又让他觉得刚才的不是梦。

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觉得很奇怪。

第二天,他又看到秀一了,这一次秀一手里多了一朵红色的花。

“这就是玫瑰。”秀一在向她招了招手,把花递给了他。

“没什么好看的啊,还长了这么多刺。”

“个人看法不一样吧,而且,一朵花的确是没什么好看的,一个玫瑰园才叫好看。”

“玫瑰园?”

“对。”

“可惜我没机会看呢,父王说等我过了十六岁才肯放我出去。”

“这样啊……对了,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

“昨天晚上睡得不好,被一个白色的东西追了。”

“是做噩梦了,什么样的白色东西?”

“有点像狗,但嘴巴很尖,浑身是白色的,长着一条很大的尾巴。”

“那是白狐吗?”

“不可能,狐狸都是红棕色的,而且……那只狐狸大得像狮子,哪里有那么大的狐狸啊?”

“反正都是你想象出来的,是不是?”

“呃……”

“一个噩梦而已,睡醒了就好了。”

也对,秀一说得有道理。

这一天晚上的梦中,周围的背景是黑夜,天空上挂着一轮新月,月光却分外明亮,头顶传来树叶轻轻摇曳的沙沙声,他又看见了那个狐狸,不过这次他没怎么逃跑,反正他也跑不过野兽,等时机成熟,他就会醒。

梦杀不死人。

狐狸叼着他的脖子,不过并没有咬破,他感觉那根灵活的舌头正在转着圈舔着他,弄得他好痒,他放松了下来,觉得它和家里养的宠物狗没什么两样。

然后,狐狸用爪子将他的衣服撕开,趴在他身上,用肚子上的皮毛蹭着他。

它的皮毛很滑很顺,摸起来比父王最名贵的皮衣还要舒服,尤其是背上的,手感比梳好的头发还要长还要滑,就好像流水一样顺畅,在月光下皎洁异常。

他情不自禁的用手顺着狐狸的后背梳理起它的毛发,一个长长的东西突然卷住了他的手,然后他意识到那是狐狸的尾巴。

这只狐狸要他两只手一起抚摸它。

真是一个小调皮,飞影差点笑出声来,他照做了。

那只狐狸也没闲着,忙着用身体和四肢蹭着他,那条尾巴更是像一只灵巧的大手一样爱抚着他,让他感到很舒服。

没错……是非常舒服……他想不出有比这更舒服的事,那条尾巴淘气的抚摸着他的全身,挑弄着他的大腿,他很自然的顺从了那条尾巴。

一阵剧痛传了过来,他突然感到有东西开始进入身体,这让他从迷迷糊糊的迷醉状态中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这才注意到那只狐狸的下身已经和他的密不透风的贴在一起,他想夹起双腿,却只能夹住狐狸毛茸茸的身体。

他感到恐惧,想要大叫出来,但狐狸不停地用牙咬着他的脖子,用舌头舔着他的脸,那条尾巴加紧抚弄着他,弄得他透不过气来,连后退都不能后退。

该死的……为什么他还没醒……

那只狐狸撕开他的身体,飞影感到好痛,这种痛是他从来都没经历过的,他本能地抓住狐狸的皮毛,但那比水还滑的毛总是从他手中溜走。他承受的不光是痛苦,一种莫名其妙的热度在他身体里堆积,狐狸的触摸对他来说就好像岩浆,将他像雪糕一样融化掉。

他的身体越来越没力气,热度像波浪一样袭来,他的身体里的肌肉也像波浪一样颤动着,要等着体内那热度惊人的东西碾过感觉才算好一点,他虽然看不到,但感觉狐狸在他身体里长大,进出越来越顺畅,异样的感觉像潮水一样越涨越高……

最后他感到一股熔岩灌入了他的体内,滚动的热度让他再也承受不了了,他失去了意识。

飞影醒了过来,他还在自己的房间里。

身体里一阵又一阵的痛疼传了过来,但他的下身里什么都没有。

又在做梦……

想到刚才的梦境,他不禁脸红起来。

一定是身体得了病,才会做这种怪梦。

没错一定是……

但他不想把这件事告诉别人,这太难以启齿了,如果能好起来,就当没这回事算了。

没错,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他打定主意了。

秀一又来了,看到飞影的脸色不太好看,关切的问他睡得怎么样。

一想起来飞影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没有多说什么。

秀一没有再勉强他,他转移了话题,告诉了飞影很多有关于外面的世界的事,让飞影对外面的世界产生了向往。

十六岁生日很快就要到了……

他突然觉得很急切。

等到晚上,那只狐狸又来了。飞影想要藏起来,但没有地方藏。

狐狸很快把他按倒在草地上,又开始了。

又是一个梦而已。

白狐很快让他屈服了,它很温柔,非常温柔,温柔的犹如正在照射着他们的月光。

他的后背摩擦着狐狸厚厚的皮毛,这感觉还是那么好。

白狐张嘴咬着他的脖子,他顺从的将脖子伸了出来,感受着狐狸的尖牙在他的脖子上滑动。

一条大大的尾巴爱抚着他的身体,让他感到很满足,在白狐的爱抚下他张开了双腿。

他完完全全顺从于一只动物。

白狐进来了,不停的用自己的身体摩擦着他,紧紧地抱着他,大大的像绒毯一样的尾巴轻轻的垫在了飞影的腹部,爱抚着他。飞影的手死死的抓着下面的草地,沁人的芳草的清香让他放松起来,稍稍抬起身子让狐狸更深入一些。

反正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梦……

熟悉的感觉再次袭来,将他最后一点思考能力尽数夺走。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过去,梦中的白狐隔三差五的来访,跟他享受鱼水之欢,秀一会在白天来访,陪他一起玩。

秀一很喜欢他,但飞影却对他有一点愧疚,一想到晚上的事,即使是一场梦,也让他感动坐卧不安,他觉得如果那么做,是在背叛秀一,但那种梦他实在是说不出口。

他不会喜欢一只只在梦中存在的白狐的,这一点确信无疑,但那只白狐却反反复复的出现。

他觉得一定是什么地方出了岔子,那不是他自己的梦,而是一只雌狐的梦,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掉了进去。

但他同时又有些……羡慕或者嫉妒那只雌狐。

飞影深切的体会到自己是那样的没用,竟然战胜不了一个梦,无法从自己的欲望中解脱出来。

他厌烦自己了。

有一天晚上,他从梦境中醒了过来。

但这一次……他面前并不是像往常一样空无一物,他正抱着一个人。

在月光下,他认出来了,这个人是……秀一。

飞影呆住了,然后才意识到秀一在自己的身体里,滚烫的东西还在他的身体里流动,跟刚才和白狐在一起的感觉一模一样。

“怎……怎么回事?”他目瞪口呆的问。

秀一也吓坏了,没有说什么。

飞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沉着脸问道:“都是你做的,是吗?”

秀一点了点头,无声的出来,抽出他们身下的垫布帮他擦干净。

飞影顿时怒火中烧,冷冷的说道:“出去。”

“等一下,我帮你擦一点药……”

“不用你操心,走。”

秀一沉默了,然后他从这个屋子里消失了。

飞影看着空荡荡的屋子,感到好生气。

后来他终于体会到秀一的药有多有效了,没有他的药,他疼了好几天。

秀一偶尔来找他,但他都装作没看到。

那个狐狸也会偶尔会出现在他的梦里,搭着脑袋一副很可怜的样子。

但飞影没理会他。

他是生秀一的气不假,但再怎么生气过几天气也就消了。

秀一和白狐是他的初恋。

秀一陪着他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愉快的白天,教给了他很多东西,他有生以来头一次这么迷恋一个人,白狐陪着他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狂野的夜晚,让他的身体不断地想要,没有了它感觉空荡荡的。

但当谜底揭穿的时候,他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没错,他不知道秀一到底是什么东西,跑到这里来有什么目的,也不知道依照自己的地位,该拿他怎么办才好。

更何况,预言家预言他活不过十六岁。

过一阵子,秀一不再出现,屋子的花瓶里徒然增添了一朵红色的玫瑰。

飞影感到了悲伤,他知道这是说分手。

在他就要过十六岁生日之时,父王突然去世了,现在就剩他一个人了。

大臣们决定在他十六岁生日的时候举行加冕典礼。

过了十六岁就没事了,他曾经天真的这样想。

在那一天,他把秀一送给他的那朵玫瑰当成胸针别上了。

说来也奇怪,那朵玫瑰一直没凋谢,一直那么娇艳欲滴。

但大臣们谋反了,他们绝对不会允许他活过十六岁的,那时那个预言也是他们收买预言家捏造出来的,他们的目的就是把王子囚禁起来,让他成为一个没有朋友党羽,可以任人宰割的人,国王死了,他们就可以动手了。

飞影拼命地逃,但还是没躲过去,卫兵发现了他,向他放箭。

他的胸前别的那只玫瑰突然开始疯长,无所的荆刺条冒了出来,形成了一个围栏,但还是有一只箭漏掉了,划伤了飞影的胳膊。

那只箭有毒,飞影倒了下来。

玫瑰荆条很快将整个城堡吞没了。

秀一跑了进来,看到飞影倒下来的身体,跪在了地上。

他还是晚来了一步,早知道这样,他就应该强行把他带走才对。

秀一走过去将他抱了起来,发下他有点气,顿时松了口气。

那点毒不够致命,秀一救活了他。十六岁的飞影离开了人世,跟着秀一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要是我那时再也醒不过来了,你打算怎么办?”一百年以后,想起过去的事情,飞影突然发问道。

“再也醒不过来……我不介意陪你一起在梦中旅行呢。”

飞影一下子脸红了,将一只枕头重重地砸在了秀一的脑袋上。

——————完——————




┤本贴版权归 louise8959 和 本论坛 共同所有.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签名档 --------------------------------------------------------
幽游之巢欢迎您!
Posted:2012-9-3 5:10:29×
 每页10条,共1页,合计2条记录
9  1  :
转到  

Powered By:YxBBs V2.3.0
Processed in:0.031250s, 数据查询:17次
您是本站的第位访客 © 2003-2018 幽游之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