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坛首页联系我们论坛帮助
» 您尚未 [登录 - 注册] ┆ 风格 ┆ 搜索 ┆ 帮助繁體版无图版 ┆ 


--> 标题: [原创]【粮食】梦初始时【小阎王X牡丹,牡丹X藏马 1-10 完】
您是本帖第816个阅读者。
性别:女<br>状态:离线<br>积时:4 年 4 个月 6 天 23 小时 47 分 52 秒
皎杰


等级:管理员
头衔:无良人士
帖数:4624
金钱:1318
幽巢币:1315
收藏 举报 1F 信息 | 留言 | QQ | Email | 主页 | 编辑 | 引用
[原创]【粮食】梦初始时【小阎王X牡丹,牡丹X藏马 1-10 完】

[一]

BY:皎杰

阳光透过森林交错的树叶,斜斜射了下来,在地上投出斑驳的影。
牡丹奔跑在丛林间,追逐着蹦跳的小兔。风微微拂过,粉红的短裙飘荡出好看的形状,酒红的瞳孔闪着灵动的光,蓝色的长发飞散开来,她用手轻轻理下头发。脚边是颜色各异的花朵,随风摇摆。
强烈的阳光让她停止了脚步,那是她从没去过的丛林尽头,听哥哥说,丛林之外居住着和他们精灵不同的族群——人类。她没有见过人类,更不知道人类是什么样子。
前方微微泛出白光,牡丹下意识地躲在一棵大树后面,追逐的兔子瞬间没了踪影。
好奇心驱使着她即使害怕也要探出头来,白光闪过之后,她看到了世界上最漂亮的城堡。
泛着淡淡橘红的城堡露天而立,青绿色琉璃瓦筑成的屋顶在阳光的照射下奕奕生辉,纷纷扬扬的花瓣在空中飘荡,勾勒着一幅精美绝伦的画面。
牡丹只觉得头脑里一片空白,脚不知不觉地就向前迈去,等回过神来时,已驻足在了华丽大殿的下方。
近看大殿更是光彩夺目,灿烂到让她忘记了抬脚离开,而是慢慢上前,轻轻叩响大门,一个好听的声音在里面响起。
门随后被打开,出来一位漂亮的女人,她用微微透明的纱巾遮住大半的脸,纱巾下隐约可以看到俊俏的鼻子和红艳的薄唇,配合着弯弯的淡金色眼勾起足以令万物沉沦的迷人笑容,一身金色的华服更显她的雍容美艳。
女人见到牡丹先是吃惊,随后用她白皙的手拍拍牡丹的脑袋,说:“女孩你迷路了吗?”
牡丹点点头,想想不对,又摇摇头,视线始终没有从眼前的女人那里移开,她只觉得,这个女人笑得太让她舒心了。
女人大方地把门打开,请她进去,说:“我叫卡诺莎。”
牡丹在心里默念了两声,对上卡诺莎温柔的目光,她觉得自己的声音小得连自己都听不到,“请问卡诺莎小姐,你是人类吗?”
卡诺莎再次笑了,“是。”

城堡里比外面更漂亮,奢华的哥特式风格,诺大的彩色玻璃上画着漂亮的图案,富丽堂皇。
卡诺莎带着牡丹,让她在大厅坐下,自己去给她泡茶。
牡丹不停地看着周围,这里比她住的小木屋漂亮太多了,就像是哥哥常说的天堂那样美。
物体落地的清脆声音在安静的屋子里特别响亮,牡丹向声音源望去,她看见在一间漂亮的屋子里,一个帅气的男孩坐在大镜子前的地上,脚边零七碎八地放着一些物品。
牡丹好奇地走了过去,在他身边蹲下,看见男孩子伸手将地上的物品拾起,一层一层向上堆积,男孩绯红的发在阳光下发出淡淡的白光,头低着却可以看见长长的睫毛。
转眼间,男孩已经将地上的物品堆积为了一个新的物品,牡丹仔细地看着眼前的新物品,它像极了一只展翅欲飞的大鸟,红色的身躯就像要放出火焰般耀眼。
“这是……什么?”
男孩终于抬头看了牡丹一眼,牡丹的心猛然一跳,瞬间被他墨绿的瞳孔吸引,那是如邃如深潭的眸子,不时间透露淡淡金黄,自然的伊始,君临天下王者的颜色。只是那眸子里泛出了不应该属于男孩俊美外表下的神态,落寞,冷淡。
男孩口张了张,又闭上,再张了张口,还是没有声音。
“和藏马玩的开心吗?”背后响起卡诺莎的声音,“看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
牡丹一回头,就看见卡诺莎手里抱着一只蓝色的人形布偶,布偶戴着大大的圆圆的帽子,正中央一个“王”字,眯着眼一副庸懒的模样,最最可爱的就是嘴上还含着个奶嘴,因为注入了能量,布偶充满了生命力,偶尔嘴微微张开,打着哈欠,神奇的是奶嘴竟然没掉下来。
“好可爱!!”
牡丹一眼就看中了布偶,将它从卡诺莎手里接过,布偶也像是发觉换了主人,睁开眼眨了眨,向四周望望,发现卡诺莎后,扑腾着要蹦过去,可能是因为能量不足难以支持它的行动,刚一离开牡丹的胳膊就往下掉,牡丹眼明手快地接住它,结果他不领情地把脑袋一偏,牡丹用一只手拍拍布偶的头,布偶气愤地抬起头来瞪住她,牡丹呵呵地笑了。
布偶不理会牡丹,继续挣扎着要往卡诺莎的方向挪去,几次努力后没有成功。
在布偶有些泄气的时候,牡丹将布偶抱起来,说:“和我玩不是一样吗?”不忘惩罚地捏捏布偶圆嘟嘟的脸,布偶因为没了能量无法行动只能继续瞪住她。

转眼快要日落,牡丹觉得她应该回去了,便向卡诺莎告别。
卡诺莎见天边蒙蒙胧胧的橘黄色,有些担心地询问牡丹住在何处,她可以送牡丹回家。
牡丹笑笑,说没什么,她就住在森林里的湖水旁,不会有事。
“啪——”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牡丹奇怪地望向屋子里,她看见了坐在镜子前的男孩和之前不一样的神情,牡丹读不出其中的意味,只觉得他绯红的发因为摇摆而凌乱,前倾的身子想要起来,却怎么也站不起来,张着的嘴里很努力地想要说什么,也没有任何声音。
地上是之前砌好的红色大鸟散落后的一块块物品。
牡丹有些紧张地看向卡诺莎,卡诺莎摇摇头,说:“没事,欢迎再来玩。”

[待续]

2009/01/06
9:55
[二]

BY:皎杰

回家的路上,牡丹很开心,四周是被夕阳染成的橘黄色,沁的人暖暖的。
她想要快点回家,和哥哥分享她的快乐。
夜幕慢慢降临,鸟儿在林间盲目地乱窜,与树枝树叶发出嘈杂又混乱的声音,树叶漫天飞舞。
快到湖了,牡丹发现被树叶缝外的天空一片火红,在只有月的夜空里格外刺目。
害怕在她心中蔓延开来,她用尽一切力量奔跑,从来没觉得过这片森林是如此的宽广,就像跑不到尽头般。
当她不顾一切地冲到湖边,她看不到熟悉的村庄,四周只是茫茫火海。
她不敢相信,也无法相信,这燃烧的地方曾经是他们精灵的家,停住脚步呆呆看着火肆意地窜上已被染红的天空,消失,再窜上。
硬物落下的声音使牡丹回过神来,火中是她熟悉的身影。
“哥哥!!”
牡丹不顾一切地冲上去,想要移开压在哥哥背上的木板,但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也无法移开它,直到木板下的哥哥发出虚弱的声音。
“牡丹,幸好你没事。”
泪顺着牡丹的脸滑落,她的哥哥缓缓垂下了抚摸她湿润脸颊的手。

在这仿佛永远也燃不尽的大火中,一个人向牡丹走了过来,他的披风被火光冲得老高,在空中不羁地跳动。
“你是这里幸存的人吗?”
牡丹不敢点头,她害怕这个答案是正确的。
那人弯身扶起了牡丹,将她护在怀中,黑色的发在火中尤为眩目。
“我叫幽助。”
扶起牡丹的身子瞬间僵硬,牡丹顺着他的视线,看到了在染红的天空下,高高的山崖上有一个人影。
牡丹愣愣地说:“卡诺莎小姐……”
只是现在的卡诺莎,给她的感觉和刚才不太一样,现在的她就像月一般漠然孤高,金黄色的裙子冷峻无比。
刹那间,比四周更红的火焰从卡诺莎右手的魔杖中窜出,在空中盘旋而上。
幽助将牡丹放在地上,一个蓝色的生物从他背后飞出,扑打着耳朵落在牡丹面前,转眼间在她周围形成了一个不大却刚好能包裹住她的蓝色空间中。
“它叫B仔。”幽助裂嘴笑开,随即一跃而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向卡诺莎。
猛烈的撞击声仿佛要将大地天空都撕裂般震耳欲聋,紧接着是声源处向四周袭散开的强烈气流,大火在风中更猛烈地跳跃着。
牡丹用双手护住了自己的头,蜷缩在一团,几分钟后感觉周围趋于平静,才抬起头,四周的断壁残垣已被狂风吹得不在,火焰在她身后依旧肆无忌惮地燃烧,天空还是通红通红。
她连忙看向刚才卡诺莎站的位置,那里空空如也,下面的山体因为收到了巨大的能量冲击,已经塌陷大半,碎石从山顶接连不断地滚落,掉在地上发出撞击的声音。
牡丹迅速从地上站了起来,向山的方向跑去。一个力道猛然将她向后拉去,幽助的脸呈现在她面前。
她从幽助的怀里挣扎着想要站起来,抬手却发现满手的缨红。
幽助笑道,“精灵,不要再动了,我快要抱不住你了。”
牡丹呆呆地看着眼前浴血的人,他黑色的长发在风中异常地耀眼,他也是人类吗?
就在她发愣的一刹那,一个力道再次将她揽入怀中,浓烈的血腥味在她身后弥散开来,甚至有滴滴掉落在了她蓝色的发上,形成更加眩目的红。
牡丹非常艰难地回过头去,不远处的卡诺莎狰狞着,仿佛刚才对幽助的一击已用尽了她所有力气般,用手杖杵在地上,大口喘着气,血从她的身上蔓延到地面。
卡诺莎的笑声突然在空中回荡,那个曾经关心过她的声音,那个她觉得温柔无比的声音。
声音越来越远,越来越弱,直到只能听见火燃烧木头的声音。

牡丹手足无措地看着抱住她的幽助,他的眉头紧皱,下唇被咬得发紫,手却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
她想伸手,抚平幽助眉宇间,眼泪却早已先于行动而滴落。
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竟然用生命在保护着她的安危。
幽助了然地笑了笑,说,“人类让你们精灵受苦了。”
她的声音哽咽着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幽助!!”另一个陌生的声音。
“萤子。”幽助说道,萤子急急地跑过来,褐色的长发在红得荼靡的天空下飞散。
“你先带这个精灵去加佩王国,她……她曾经见过卡诺莎……可能……”幽助将牡丹交给萤子,闭上了眼。
天边还是火红火红。

[待续]

后记:
雷吧雷吧再雷吧~哈哈
2009/01/06
14:27
[三]

BY:皎杰

加佩王国是人类的王国,高高的城墙里围着像卡诺莎城堡那样华丽的建筑,萤子带着牡丹从门的一侧进入,牡丹愣愣地看着地上琉璃砖映出自己哭泣的脸。
推开一座雕刻有巨大狮子头像的门,里面的样子别具一格,四周是比外面更明亮的琉璃瓦,纯白直立的柱子撑住圆形的天顶,正前方摆放着巨大的礼器,里面熊熊燃烧着蓝色火焰,火焰背后,是几乎占满了整块墙壁的六芒星。
一个年纪很大留着白色胡须,身着白袍的人从前方走来,萤子单膝跪地,恭敬地说:“长老。”
牡丹看着眼前的人,又看看身旁的萤子。
“她就是可能见过王子的精灵?”
“是的。”
“那么精灵,告诉我你见过王子吗?”
牡丹奇怪地看着眼前的老人,老人矍铄的颧骨上一双眼睛如鹰般灵敏,就像是猛兽盯住了猎物一般,她不喜欢他这样看着她。她摇摇头,她不知道他们说的王子是谁,他们不是因为可怜她想就她才救她的吗?
“幽助救了一个废物。”
救她,是有这样的目的吗?
“十分抱歉。”

萤子带着牡丹离开屋子,走在来时的琉璃地砖上。
萤子突然转过身来,紧紧握住牡丹的手臂,急切地问到:“你再想想行吗?你见过王子吗?”
牡丹低下头,她无法忘记保护她的身体渐渐变冷的人类,同时她也无法相信,人类毁了他们精灵,救她又只是因为人类有他们想要达到的目的。
她突然想到曾经在祭祀神殿中听到的老者的一句话。
人类,是一种擅于伪装自己的生物。
“我不知道!!你们就为了知道这个救我吗?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救我!就像你们人类杀掉我们精灵族的其他精灵一样杀了我!!!”牡丹不受控制疯狂地咆哮。
“啪——”重重的耳光声,在诺大空旷的屋子里格外刺耳。
牡丹颤抖地摸着像火烧一样疼的脸颊,好不容易止住的泪又一次涌出来。
萤子也怔住了,回过神来时伸手想要捧起牡丹的脸,看看有没有弄伤她,牡丹气愤地甩开萤子的手。
萤子的手停在空中,眸子垂下,被长长的褐发遮盖。
“对不起。”萤子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静。
“我可能激动了点,但是幽助是为了救你而死,他死了,你还活着,请不要磨灭这个事实。活着一天,就应该珍惜,当你哭泣你没有鞋子穿的时候,你想过吗,可能会有人没有脚。对于人类屠杀你们精灵的事情我很抱歉,我们所追查的也正是这些人类,请相信我,幽助不会仅仅是为了向你询问一件没有保证的事情才救你……他不会的……”
萤子终于还是没能忍住,泪顺着她姣好的脸颊滑落,滴落在地上。
牡丹看着眼前悲痛的人类,她迷茫了,人类究竟是怎样的生物,该不该相信他们呢……眼前的女孩子很悲伤,就像是一个碰一下就会碎的陶瓷娃娃,但她却在努力让自己站着,站不住了扶柱子也要站住,她害怕一蹲下,就再也站不住了。
“对不起……”牡丹低下头,“我真的没有见过王子……”
萤子惊奇地望向和她说话的精灵,这个精灵在向她道歉,“那你是怎么见过卡诺莎的呢?”
“无意中跑到她的城堡,她让我在那里玩了一会。”
“城堡里只有卡诺莎一人吗?”
“还有一个布偶,和一个草绿色短发的男孩……”牡丹脑袋里浮现出了男孩绿中透着点金的瞳,那里面蕴藏着她读不懂的语言,既迫切,又渴望,还孤寂,甚至愤怒,深不见底。她不明白男孩为什么会有这些,但是,它却像烙印一样深深刻在她的心里。
“真的,你确定?”萤子猛然抓住牡丹,那力道大的让她有些发疼。
“恩……好像叫……藏马……”
“是的,他就是王子!!”

[待续]

2009/1/6
14:31
[四]

BY:皎杰

术士,战士,结界师们集中在了已成废墟的牡丹村落前,希望她能回忆如何到达卡诺莎城堡。
牡丹看着曾经美丽的村庄,想起那漫天的火红,心就像是被人狠狠掐住一样的疼,疼得喘不过气来。
一个人类上前使劲敲了一下牡丹的肩膀,“精灵,快说,卡诺莎的城堡在哪里?”
牡丹的肩被敲的很疼,却远不及心里的万分之一。
“别这样。”萤子阻止了这不算友好的动作,摸摸牡丹的头,她的心里和她一样难过,幽助在这里永远闭上了他的眼。
“前面。”牡丹指着森林的一处,从背上张开两个透明的翅膀,扑打下鳞粉,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一行人跟着牡丹,走了很久,牡丹说:“我在这里发现了兔子,跟着它向那个方向跑去,快要到森林尽头时看到城堡。”
萤子看看身旁的术士,“有办法吗?”
“试试吧,范围已经缩小很多了。”
术士从他黑色的斗篷里张开手,身体慢慢浮到空中,以极快的速度在空中划出一道六芒星,紧接着从六芒星向外发射出强烈能量,凝结成一块诺大亮丽的物体,迎着太阳光,就像镜子一样,将照射在上面的太阳光向斜下方反射到更大的范围,所及之处,是淡淡的金黄。
众人惊奇的发现,在满是金黄的地方,有一处是和平时一样的景色。
“就是那里!!!”
人类以最快的速度冲向目的地,结界师们念动咒语,瞬间听见玻璃碎裂的声音,可惜除此外什么也没有。
“妈的,卡诺莎还活着,她又把王子带走了!!!”一个身材魁梧的战士将手上的大斧重重插在地上,忿忿说道。
“现在她还吸收了精灵们的血。”刚才找到城堡位置的术士意味深长地看了牡丹一眼,“但她的伤势严重是事实,我们还有时间。”

[待续]

2009-1-6
14:33
[五]

BY:皎杰

回到加佩王国,萤子带着牡丹去伊甸园,她告诉牡丹,伊甸园里的人类和牡丹一样,都是失去了父母和亲人的孩子。
牡丹看着萤子,眼里有丝丝害怕,“我以后都要在那里吗?”
“我相信牡丹会和他们成为好朋友,我会天天来看你。”
牡丹低下头,她不想去,她也没地方可去。
“放心。”萤子笑了,眼里带着柔柔的宠溺,牡丹却觉得她好像看到了深埋在眼底的痛苦,和她一样失去了至亲至爱的痛苦。
“你是我很珍惜的人,我保证每天来看你,没有工作的时候就带你出去玩。我和幽助也是在这里长大……”
“你……很爱幽助吗?”
萤子眨了眨眼,长长的睫毛下是无法掩饰的悲哀。
“是。”
“对不起!!”牡丹深深地对面前的人鞠了一躬,是她让眼前这个美丽又坚强的人类女子永远失去了她的爱人,她还曾经自私地迁怒于她。
“没事。”萤子弯下腰,在牡丹耳朵边轻轻说道:“所以你要努力,非常努力地让这条生命活下去哦,要不,我可不会原谅你。”
“恩!!我叫牡丹。”
“萤子,不介意地话,以后我就是你的亲人。”
“恩!!”

伊甸园是一座漂亮的大房子,高高的柱廊,大大的拱门,华丽的屏饰,在宽敞的屋子里坐着很多和牡丹差不多大的人,最前方的修女向牡丹招招手,示意她过来。
牡丹看看萤子,得到她的回复,畏畏缩缩地走了上去。
修女向萤子笑笑,萤子也报以一笑,向牡丹投去一个鼓励的眼神才离开。
修女将手放在牡丹的肩上,向坐在下面的人介绍:“她叫牡丹,是精灵族的后裔。”
坐着的人立即骚动起来,纷纷议论,有些人更是好奇地盯着牡丹,在最前排的甚至伸手拉牡丹粉红色的裙子。
“安静!”
“牡丹,你的位置在那边。”女人指了指靠后排的位置。
牡丹谢过修女,向后排走去。
“明明就不是人类,跑来我们这里做什么。”一个不大的声音刚好传入牡丹耳朵,她颤抖了一下,坐到自己位置上。
“我叫小阎王。”牡丹这才发现身旁还坐着一个男孩,他向她友好地伸出了手。
牡丹受宠若惊地不知道该怎么办,刚想伸出手回应,前方的男孩转过头来,鄙夷地看她一眼,说:“哟,小阎王,精灵这种种族也不放过?”
牡丹僵住了,很久后低下头,紧紧咬住下唇,没事的,没事的。
小阎王收回手,也没有再说话。
下课后,原本在位置上的人马上就蜂拥到牡丹面前,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她害怕地向座位后面挪了挪,周围却越围越拢,七嘴八舌地议论着她。
一个男孩伸出手,使劲抓住牡丹的头发,疼的她叫出声来,那男孩还很高兴地说:“和我们人类的头发一样嘛,她也知道扯头发会痛耶。”
四周响起了笑声,牡丹只能强忍住泪,下唇被她咬的泛白。
“够了!”一个声音突然响起,让笑声瞬间凝固。
“小阎王。”拉住牡丹头发的男孩带着挑衅地说道。
“跟我来!!”小阎王没有理会对方,拍掉拉住牡丹头发的手,将还愣在原地的牡丹拖出了伊甸园。

两人跑了很久,直到两人都跑不动时,牡丹才发现他们面前有一片森林,茂密的树枝绵延得很高很远。
“来里面。”
牡丹这才看清了眼前的男孩,褐色的发,褐色的眼,挺好看挺帅气的。
“我不会欺负你的。”小阎王笑了,两个小酒涡若隐若现。
看着他诚挚的眼,牡丹脑袋里又浮现出了那双碧绿的瞳,饱含了无数的情感,深不见底。
“来。”
牡丹情不自禁地跟着小阎王向森林里走去,渐渐她看见前方有片地方闪着银光,神秘无比,慢慢靠近,才发现那是一个清澈的湖,阳光折射在上面,美丽非凡。
“我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来这个湖边,看着它就觉得格外舒心。”小阎王说着,踩上湖边的草地。
“恩,它好漂亮……”牡丹一步一步靠近,刚想伸手捧起水时,小阎王阻止了她:“小心哦,听说水里面有怪物,你一碰水它就出来了。”
牡丹吓得连忙把手收回,却看见小阎王坏坏地笑。
“你骗我~~”
“我才没有,要不你试试~”
说罢,拉着牡丹的手就要伸进湖里。
牡丹连忙将自己的手收回,万一是真的呢……
收回的结果是看见小阎王更开心的笑。

[待续]

2009/1/6
14:47
[六]

BY:皎杰

第二日牡丹一进伊甸园,就看见自己位置旁边被人围的水泄不通,从空隙中可以看见丝丝褐色短发。
牡丹连忙跑上前去,昨天拉着她头发的男孩今天把目标对准了小阎王。
“小阎王,你要是能找到雪之花,我就原谅你昨天对我的无礼。”
雪之花?
“不然的话……”男孩的余光瞟向正在朝这边跑过来的牡丹。
“行。”
“那好,我们走。”男孩松开小阎王的领子,手一挥,在小阎王身边的人散去,离小阎王最近的人在走时还不忘狠狠拍下小阎王的头。
“怎……怎么了?”
小阎王摇头,“我去找个东西,修女来了帮我说一声今天我请假。”
“恩……”
牡丹看着小阎王起身,然后向门外走去,他要去找雪之花吗?那是什么?……
牡丹整理自己的书本,放好,看着身旁空出的位置,心里竟有几许失落。昨天和他在湖边玩耍的事情还历历在目,临走时他高兴地问她,愿意和他做朋友吗?
前方传来昨天那男孩的冷笑,让她不自觉地打了个寒战,奇怪地看看那男孩,又看看小阎王离开的方向,不由自主地就起身,向小阎王离开的方向跑去。
直觉告诉她,小阎王可能会有危险。
她不想失去这个昨天才认识的人,这个在她最伤心的时候关心她,她要告诉他她愿意和他做朋友。

气喘吁吁地追上正在往山上走的小阎王,不顾他惊讶的眼神,牡丹小声地说道:“我……我愿意和你做朋友。”
小阎王吃惊了几秒,马上说道:“恩,很高兴认识你,我的朋友。”
“你要和我一起去找雪之花?那里很危险。”
“就在前方的山上,那里有怪兽,就这样,吼——”说罢,小阎王做了一个怪兽袭击人的动作。
牡丹扑哧笑出声来,酒红的眼眸泛着光,“我不怕。”
小阎王嘟了下嘴,向前走去:“你被吃了我可不管哦。”

山很高,两人费了很大的劲,才爬到一半,牡丹有些支持不住地问:“雪之花在山顶吗?还有好远啊……”
小阎王一手握拳,在另一手掌上一敲,说道:“好像不一定在山顶,可能在山腰。”
牡丹酒红的瞳孔直直盯住小阎王:“你不知道在哪里吗?”
“我只知道在这坐山里。”
牡丹跌坐在地上,她觉得她不应该跟过来。
“我去看看。”牡丹张开她银色的翅膀,慢慢升上空中,撒下银色的粉末。
小阎王愣愣地看着飘在空中的牡丹,蓝色的发就像她身后的阳光那样耀眼,衬得她凝脂般晶莹剔透的皮肤赛雪的白,精致的脸上酒红的眸正在仔细地察看四周每一个地方,漂亮得无以形容,这就是真正的精灵吧……
“前面!!有闪闪发亮的物体。”
牡丹的话让小阎王回过神来,连忙朝牡丹指的方向跑去,一直跑到尽头,他看见最边上,有发光的植物。
“应该是这个。”牡丹从空中落下来,走到小阎王身边,“小心一点,前方是悬崖。”
“恩。”
小阎王匍下身子,慢慢前进,手终于拿到植物,轻轻一扯,闪亮的植物瞬间在小阎王手里显现出六片银色的细长花瓣,就像冬日的雪花一样。
就是它!
小阎王高兴地将雪之花举过头顶,向牡丹挥手表示庆贺,牡丹也报以他一笑,她能给她的朋友帮忙真是太好了。
也就在这是,小阎王身下的岩石发出剧烈的声响,断裂开来,速度快得让他无法反应过来。
本来以为会跌落下去的小阎王却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一只滑嫩的手紧紧握住,抬头才发现牡丹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冲上来,一手抓住悬崖边上的树枝,一手拉住了正要掉落的他。
牡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只知道看见小阎王要掉落的一瞬间,脑袋里浮现出了她的族人,还有为救她而死去的幽助,她不要再有她重视的人死去!!
手被勒得火辣辣地疼,颤抖着却倔强不愿意松开。
被拉住的小阎王明显看出了牡丹的吃力,“牡丹……你松手吧。”
碧绿的眼眸立即扫了下来,她能救他的,他不应该放弃,只要再坚持一下,她的翅膀就能张开。
“牡丹,很高兴认识你。”
说罢,牡丹只觉得拉住小阎王的手突然不见了,小阎王自己挣开了她的手?!
不!!他是她昨天才认识的朋友!!!
牡丹来不及细想,将拉住树枝的手松开,落下时翅膀终于张开,她以更快的速度向小阎王冲去,终于在即将到地面时将他拉住,翻转过身体,以她的身体落地。
砰————
地上厚厚的枫叶发出一声巨大的闷响,牡丹只觉得背上疼痛难忍,渐渐失去知觉。

也不知道昏睡了多久,牡丹醒来时四周很暗,微微动了动,背还是疼,估计翅膀也被刮伤了。
“你醒了?”是小阎王的声音,他很激动。
牡丹点点头,想坐起身来,却力不从心。
“别动……”小阎王连忙扶住牡丹。
“你……没事吧?”
“……恩。”
“那就好……”
大段的沉默后,小阎王终于开口:“为什么……要救我,你差一点……”
牡丹笑了,“我们是朋友。”
“是朋友就能做到这样吗?”
“恩,萤子告诉我,我们都应该努力地活下去,只要有希望,就不能放弃。再说啦,我是精灵,从那么高掉下来,也只是受点伤,我的鳞粉能治疗伤口,一会就可以回去,如果是你的话,早就没命啦……”
“你……”
“你不用在意,但是你要答应我,不要轻易放弃希望,要努力地活下去,为了关心着自己的人……”
“恩。”

[待续]

2009-1-6
15:02
[七]

牡丹的伤治疗好时已经很晚了,两人回到伊甸园被修女狠狠骂了一顿,第二日小阎王将带回的雪之花交给男孩,男孩很讲信用地没有再刁难他们。
只是每每牡丹问起小阎王为什么要找雪之花给男孩时,小阎王总是一脸通红说没什么,那个男孩想要而已。

这日两人又一起坐在湖边,牡丹开心地看着湖面上飞舞的蝴蝶,景色就像她那已经消失了的家一样美丽。
小阎王也总是这样陪牡丹坐着,偷偷地看她专注的侧脸,粉嫩的肌肤上透着红润,蓝色的长发在阳光非常好看,她是真正的大自然的精灵。
湖的彼岸森林里隐约出现了一个人影,一步一步走的很艰难,在要到湖边时终于倒下。
牡丹迅速起身,沿着湖岸向对面跑去,在他倒下的一瞬间,她仿佛看到了记忆中的那绯红的发。
她突然觉得这条路好长,跑了很久都跑不到对面那人的身边,她第一次如此急切地想要见一个人。
近了,很近了,牡丹除了看见那绯红的发,更看见了倒下的人身上的大片血迹,在纯白的长袍上分外刺眼。
她不顾一切地上前扶起地上的人,将他的头放在自己的腿上,轻轻拨开凌乱的发,是那张已经悄悄进入她心底的帅气的脸,不会错的,就是他,在卡诺莎城堡里遇见的男孩,加佩王国的王子,藏马。
“他是……?”随后来到的小阎王见牡丹小心翼翼地将眼前的人保护着,心里掠过丝丝不自在。
“他是你们的王子,藏马。”牡丹说着,将藏马的头放回草地上,对小阎王说道:“来,帮帮我,我们必须救他。”
小阎王极不情愿地上前,将藏马扶起,让他靠在自己怀里。
牡丹张开翅膀,鳞粉点点滑落,放着光,覆盖在藏马受伤的地方。
小阎王从这个角度,正好能看见闭着眼睛为藏马疗伤的牡丹,她的脸上是他难得一见的紧张,即使不断的使用鳞粉让她疲惫不堪,她还是义无返顾,他怀里的这个人,对她很重要吗?
在长时间的治疗后,小阎王怀里的人动了动,牡丹松了口气,直起身睁开墨绿的眼,长长的睫毛下饱含着各种情感,小阎王看的很清楚,那是担忧,惊喜,依恋,眷慕,很多很多。
“可以帮我照顾一下他吗?我去通知萤子。”
“可是你……”你很累。
“没事。”

好不容易见到了萤子,牡丹顾不上休息,向她说明了情况,她立即和牡丹一起,向森林方向跑去。
但是,无论怎么跑,也找不到森林的入口,森林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萤子心里顿时一阵不安,问:“谁告诉你这里有森林的?”
“是我的好朋友小阎王,我们经常在这个森林里玩,现在怎么找不到了呢,我记得是这里没错,我离开时他就留在森林里照顾藏马王子……”
“这里从来就没有森林。”
牡丹的心咯噔跳了一下,跟着萤子的脚步,向伊甸园跑去。
一进伊甸园,萤子就与大殿上正在授课的修女急急打个招呼,问:“伊甸园里有小阎王这个学生吗?”
修女细细地想了想,摇头。
牡丹僵住了,这怎么可能,她明明就和小阎王在这里学习了一个多月。
她上前拉住上次扯她头发的男孩,她相信他一定认识小阎王,他还刁难过小阎王让他去寻找雪之花。
男孩的回答让牡丹失望,男孩的眼眸里没有一丝波澜,他没有说谎。
牡丹跌坐在地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待续]

2009/1/6
15:08
[八]

伊甸园外传来了骚动,萤子一跃而出,只见天空被团团黑云围住,不远处的城堡塔尖上,站着一个人,金黄色的长裙随风疯狂地舞动,长长魔杖的一端,是凶恶的眼镜蛇模样。
“卡诺莎……”萤子咬牙切齿地说道,红发随着怒气微微上扬。
听到这个名字的牡丹冲出门外,卡诺莎和那天站在山崖上俯视燃烧的村落一样,站在高耸的城堡塔尖上不以为然地看着下面的一切。
“加佩王国的人类们,很遗憾,你们将不会再看见升起的太阳。”卡诺莎的声音穿透整个加佩王国,狂乱中带着笑。
“卡诺莎!!!”随着话音的落下,萤子已经高高跃起,向卡诺莎站立的地方冲去!!
卡诺莎淡淡看了萤子一眼,说:“加佩王国的国王已经被长老囚禁在结界里,王子现在也在我的手里,你们没有胜算。”
一道强烈的光射向瞬间失神的萤子,萤子只觉得肩膀巨痛,跌落下来。
“萤子!!”牡丹对长老还有印象,那个曾经问她是否见过王子的老人,眼像鹰一样锐利,他囚禁了国王?
“牡丹……”暗处传来牡丹熟悉的声音,阻止了她向前的行动。
“小阎王??!!!”

“小阎王!!请告诉我!!我所看到的不是真的是吗?”牡丹上前拉住小阎王,这不是真的!!
“请来这边。”小阎王没有回答牡丹,转过身。
牡丹顺着小阎王的方向,看见了之前她和萤子怎么找也找不到的森林。
她有些担心地回头看向掉落在地的萤子,及时赶到的术士和结界师们在她以及整个城市的上空张开了结界,暂时阻止了卡诺莎疯狂的进攻。
她在这里帮不上忙,她需要的是一个真相。

森林里不像外面那样黑云密布,依旧是阳光灿烂如三月。牡丹跑了很久,在终于看到湖的时候,发现小阎王漂浮在湖面上,抬起的手指尖上站立着一只蝴蝶,褐色的发在闪着七彩光芒的湖面上轻柔飘动。
“小阎王。”牡丹叫他的名字,那个在她最无助的时候给了她帮助的朋友的名字。
瞬间,小阎王移动到牡丹面前,轻轻握住她的手,说:“我们不要管人类的纷争可以吗?我们一起在这里生活下去好吗?”
牡丹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小阎王,他……在说什么?
“我也是精灵,我同卡诺莎订立了契约,我帮助她统治加佩王国,她就永远不打扰我以后的生活。”
牡丹更加吃惊地看着小阎王,张开的嘴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混乱的脑袋里思索不出,整理不出现在的情况。
小阎王眼里流露出丝丝落寞,埋下头,褐发将红色的眼深深掩盖:“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我们见过面,在一个月以前。”
牡丹努力地回想,她不记得她曾经见过这样帅气的一个男孩。
“你第一次说要和我玩。”
玩??难道是……牡丹再次看着眼前的男孩,怎么可能……
“你是……卡诺莎城堡里的布偶?你叫小阎王??”
“牡丹,我们就在这里生活好不好,这里没有纷争,也不会有痛苦。”
“牡丹,好不好,我们会一直是朋友,一直都是。”
小阎王激动地握住牡丹的手,他红色的眼里只有渴望与请求。
牡丹轻轻从小阎王手里离开,看着周围漂亮到完美的景致,闭上眼,阻止渐渐充盈的泪溢出。
“我曾经很恨人类,他们毁了我的家园,但是萤子让我知道生命的宝贵,她让我知道我应该努力地活下去。生活在这里会快乐,可是快乐不会永恒,生活在外面会痛苦,可是痛苦也不会永恒。伴随着快乐与痛苦的生活,才会有意义,这样,短暂的生命并不会比永恒黯然失色。”
四周很安静,蝴蝶在湖面轻轻飞舞,凌乱华美。
小阎王自嘲地一笑:“在我决定来找你时,就知道你的决定了。但我还是不死心,希望能从你的口中听到其他的决定。”
“小阎王……对不起……”

“这里是幻之梦,只有我给予了暗示的人才能看到,王子会倒在这里,是因为卡诺莎怕王子逃跑,提前让我给王子做过暗示,让王子以为幻之梦是他父王的城堡。王子在卡诺莎袭击你的村庄时就逃跑了,所以我进入伊甸园,在这里布下幻之梦,等待王子的到来,离开时再消除伊甸园里人类的记忆。”
“因为这样……你才想要和我做朋友……”世界的一角在溃塌,牡丹一次次质疑她所听到的,她已经被打击得体无完肤了,为什么痛苦还在接踵而至。
“不是的!!”小阎王激动地按住牡丹的肩:“我是真的很想很想和你做朋友,在你让我重新感觉到飞的一刹那,我就想和你做朋友!!”
“小阎王,你知道王子在哪里是吗?”牡丹已经不知道她应该说什么,做什么了,本来以为不会再遇到比让她村庄消失更让她伤心的事,但是她现在心真的很痛。
“你一定知道是吗?求求你告诉我好吗?”牡丹反拉住小阎王的衣襟,她在很努力地相信他,相信他还是她的朋友。
“即使找到王子,人类也没办法……”
“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要不卡诺莎不会千方百计地囚禁王子,小阎王,你知道吗?!!”牡丹紧紧地拉住小阎王的衣襟,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拼命不肯放手。
小阎王看着牡丹,从山崖落下时她是那样勇敢地救他,现在的她又是那样的柔弱,泪顺着她的眼流到她的颊,再滴落在地。

[待续]

后记:
完了,我自己都被雷到不行~天啊~~下次再也不突发奇想地改原创文了~5555。
快点完结了它!!
2009-1-6
15:17
[九]

小阎王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脑袋里猛然传出一个声音。
不能毁坏契约,那样会以生命为代价。
“转生。”
“什么?”牡丹抬起头,直视小阎王。
“唯一的希望,就是让王子转生。”小阎王感觉在说出话的一刹那,他的心脏像是在被人渐渐握紧似的,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这个湖叫时间停止之湖,在湖里转生能让人类具有无穷无尽的能力,神会把力量赋予应该得到力量的人。”心脏好疼,越来越疼,疼得他只能用一只手按住心脏的位置在地上坐下。
“还有,王子在那边。”小阎王用另一只手指了指不远处,那里的景物由清晰到模糊再到清晰,牡丹看见了躺在地上的藏马。
牡丹迅速跑了过去,藏马费力地睁开眼,碧绿色的瞳一如她第一次见到时那样震撼她的心。
“你是……那个精灵?”藏马开口说道,想要起身,却发现身上疼得厉害。
这是牡丹第一次听到藏马的声音,低低的嗓音带着磁性。
“恩。”
“那时候真的很对不起,我的嗓子和脚被卡诺莎……不,这不是理由,我是能够阻止你向卡诺莎说出你们村落地点的……对不起……”藏马带有磁性的嗓音沙哑着,绯发下英俊的容貌上满是悲伤。
“这不是你的错。”牡丹摇头,她从来就不觉得藏马有错。

“卡诺莎与长老囚禁了国王,萤子和其他人类正在抵抗,现在唯一的办法是,请您进入到时间停止之湖里。”时间很紧,牡丹想起小阎王刚才的话,拉着藏马跑到湖边,平静的湖水泛起层层涟漪。
以最快速度明白了牡丹刚才话的藏马看向身边的湖水,它上面闪着亘古不变的五彩华光。
“如果不是被选中的人进入湖里,时间将会静止在湖里,永远无法出来。”远远地,小阎王用一手捂住自己的心脏,另一只手扶住树干,努力让自己站起来,褐发因为渗出的汗而紧紧贴在苍白的脸颊上。
可惜,这也是现在唯一的办法。
牡丹紧张地看向藏马,这不会是一件简单的事。
藏马毫不犹豫地说:“我愿意进去。”
就算这是唯一的办法,他也要试一试,他绝对不能放过任何希望。
“这是你的决定?”
“恩。”
小阎王费力地让自己转过身来,让背靠住树干,以一只手,在空中缓缓绘着奇妙的咒符。
“这个……”藏马金黄色的眸看向牡丹。
“我叫牡丹。”
“牡丹,还记得在卡诺莎的城堡里你问过我我用红色的积木堆积的是什么吗?那是凤凰。”藏马将头向上仰起,想要看透这个虚幻的空间,看向外面为自己生存而战的同伴们,“凤凰会一次次燃烧自己,一次次在烈火中重生,一次次发出更耀眼的生命火光。”
藏马看着绘制完咒符的小阎王,轻声说道:“谢谢你。”
随即一跃而上湖的中央,落下时停在湖面上,小阎王念出咒语,藏马瞬间在湖面消失。

看着消失的藏马,牡丹握住双手暗暗祈祷,她希望藏马能平安出来。
现在她更应该谢谢小阎王,小阎王在最后一刻还是愿意帮助人类。
可是刚才还站立着的小阎王,现在没了踪影。
牡丹跑到刚才小阎王站的树下,树下躺着那只可爱的布偶。
恐惧蔓延上来,为什么!!小阎王只是说出了救人类世界的方法,为什么他会变成这样,就像是生命硬生生地被什么东西夺走一样。
牡丹将小阎王抱在胸前,在心中呐喊,她不要失去他,就算他曾经骗过他,他还是她的朋友!!
小阎王仿佛听到了牡丹内心的呼唤,非常努力地张开他红色的眼,嘴微微动着,声音很细很小,但牡丹听的非常清楚。
小阎王说:“怎么又哭了,我喜欢你的笑容,那是真正的精灵的笑容。答应我,以后一定要开心。”
牡丹不停地点头,蓝色的发凌乱地撒在身后,泣不成声:“我救你,我马上救你!!”
小阎王虚弱地摇摇头,“这是契约。牡丹,如果可以的话,下次还要和我做朋友。”
“恩,一直一直和你做朋友……”
小阎王的眼渐渐闭上,周围的森林开始变化,牡丹隐约可以看到外界残破不堪的景象,美伦美奂的城堡不复存在,人们为逃生而四处奔跑,深红的火焰席卷着整个王国,曾经的繁华付之东流。
她的同伴被侵袭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么无助和绝望呢……
平静的湖面突然翻腾出很高的浪花,骚动不安。
牡丹缓缓地将手上的小阎王放下,展开翅膀,泪止不住地向下滑落。
同样的事情,发生一次就足够了……
牡丹轻轻地张嘴,清脆婉转的声音如铃声般缓缓溢出,就像有生命般,悄悄地融入森林的每一个角落,飞出幻之梦,飘向整个世界,世界万物仿佛在这一刻静止,它们都细细地聆听着这宛如天籁的歌声。

“牡丹,要记住哦。”
“恩,奶奶说的牡丹一定记住。”
“牡丹,我们精灵可以唱很好听的歌,会给善良的人勇气和幸福,只是那需要我们以生命来歌唱。”
“恩,牡丹记住了,但如果牡丹遇到了希望幸福的人,也一定会为他们歌唱的。”

[待续]

2009-1-6
15:21
[十](完)

阳光直直地从天穹落下来,撒在被绿色覆盖的世界上。
萤子扶开遮挡住眼的额发,细心浇灌播下的种子,种子开始发芽,不久后这里将再次绿树成林。
世界前所未有地美丽。
她向着金黄阳光深深鞠躬,然后大声说道:“精灵们,谢谢你们。”
今天她必须早点回去,王子将登上他的王位。

[完]

后记:
向看完这文的人致敬~本人中途就被雷到不行--!但更强悍的是,我把它坚持完了~哈哈
新文,耽美的~应同志们的要求~飞藏的文文~即将开始写哈~~
此文CP……饿……不知道会不会乱~主流:飞藏,次流:幽飞,黄藏,幽萤,AND SO ON……(众:这人没救了。)
大家要帮忙顶起哈~~比较轻松的架空文~~
名字,思考下。--!
大概就是《狐狸向前进》,汗汗~到时候再说。
2009-1-6
15:26



┤本贴版权归 皎杰 和 本论坛 共同所有.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签名档 --------------------------------------------------------
自家的淘宝店~绯惑手工

http://feihuoshougong.taobao.com/

Posted:2011-4-13 13:54:06
性别:男<br>状态:离线<br>积时:3 小时 19 分 3 秒
cjxicerain


等级:妖怪蛋蛋
头衔:未定义
帖数:6
金钱:30
幽巢币:0
2F 信息 | 留言 | QQ | Email | 主页 | 编辑 | 引用


This is all very new to me and this article really opened my eyes.Thanks for sharing with us your wisdom.I recently came across your article and have been reading along. I want to express my admiration of your writing skill and ability to make readers read from the beginning to the end. I would like to read newer posts and to share my thoughts with you.




┤本贴版权归 cjxicerain 和 本论坛 共同所有.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签名档 --------------------------------------------------------
louis vuitton For Women

Herve Leger Outlet

Posted:2012-4-24 9:02:11×
性别:女<br>状态:离线<br>积时:16 小时 1 分 47 秒
youkolin


等级:妖怪蛋蛋
头衔:未定义
帖数:7
金钱:35
幽巢币:0
3F 信息 | 留言 | QQ | Email | 主页 | 编辑 | 引用


看贴要顶顶。还没仔细看。等看完了再详细评论



┤本贴版权归 youkolin 和 本论坛 共同所有.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签名档 --------------------------------------------------------
幽游之巢欢迎您!
Posted:2012-8-28 23:33:12×
 每页10条,共1页,合计3条记录
9  1  :
转到  

Powered By:YxBBs V2.3.0
Processed in:0.031250s, 数据查询:21次
您是本站的第位访客 © 2003-2018 幽游之巢